•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平反
  • 第二十一章 平反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安杰的检举信很快就落到了纪委书记案头,纪委每天要收到大批检举信件,但是实名举报,并且与纪委正在抓的案子高度贴合的检举信可不多,简直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的感觉。

        青石出租车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安杰目不转睛的盯着桌子的手机,他在等电话,从没这么迫切的等过谁的电话,哪怕当初追一个小模特的时候也没这么心焦过。

        电话铃响了,是个陌生的固定电话号码,区号是近江的。

        安杰一把抓起电话接了,按捺不住的激动:“你好,安杰。”

        “安经理,我是省纪委的刘国骁,我们接到了你的实名检举信,请问你下午有时间到纪委办公室来一趟么?”

        “有有有,有时间。”安杰忙道,“我两点钟准时到。”

        挂了电话,他长吁一口气,瘫在椅子上,佘小青给的计策确实好使,主动检举揭发比被有关部门叫去喝茶,在意义上完全不同,是起义和被俘的区别。

        下午,安杰按时来到省纪委,通报姓名,门卫接待人员打电话上去,刘国骁亲自下来接他,在纪委一直呆到傍晚才走,安杰将自己掌握的所有情况全部说了出来,他还颇为感慨地说:“的哥是最辛苦的职业,堪称当代骆驼祥子,他们的血汗钱就这样被人搜刮走,实在令人痛心和愤怒,我忍了很久,内心的煎熬无人知道,我今天说出这些,就不怕打击报复,因为我是在尽一个公民的义务。”

        刘国骁手里转着水笔,笑道:“很好,其实呢,你不检举,我们也会去找你了解情况。”

        安杰讪讪地笑。

        ……

        省模范女子监狱,宋欣欣正在收拾行李,她的上诉案子还没开庭,但由于发现了新的证据,检方撤诉,中院也自己推翻了原判决,虽然在程序上有些不合规,但宋法医确实不需要再在监狱继续服刑了。

        狱警对宋欣欣都很客气,称她为宋老师,据内部消息称,宋法医沉冤得雪,和刘飞书记落马有很大联系,当然,刘飞还没真正下台,但是三岁小孩都知道,这只是时间问题。

        宋欣欣辞别了狱友,拎着简单的行李走出了监狱大门,大铁门在她身后缓缓关闭,远处站着的是女儿亚男。

        “妈妈!”亚男带着哭腔喊了一声,飞奔过来。

        宋欣欣和女儿紧紧拥抱在一起,热泪夺眶而出,此时她才发现,沈弘毅站在车旁,一袭风衣,玉树临风。

        沈弘毅摘下墨镜走过来“恭喜重获自由。”

        宋欣欣道:“谢谢你。”

        沈弘毅说:“以后咱们不再分开,一家人齐齐整整,有粥吃粥,有饭吃饭。”

        宋欣欣笑了:“你tvb看多了啊,谁和你一家人。”

        沈弘毅说:“我离婚了。”

        宋欣欣脸上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不是因为你。”沈弘毅接着说,“我们感情基础很差,她心里有了别人,一个单位的同事。”

        宋欣欣虽然有着冰山的称号,但骨子里还是挺八卦的,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处理的?”

        沈弘毅说:“一起生活了几年,没有爱情也有亲情了,我没有难为她,房子车子都没要,我只希望她能幸福。”

        宋欣欣由衷感慨道:“真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好的人。”她却不知道,那个给沈弘毅戴了绿帽子的系主任,已经被查出严重的经济问题、作风问题,以及学术造假,现在已经被捕。

        沈弘毅惨然一笑:“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总是被人发好人卡,或许我注定孤独一生吧。”

        宋欣欣说:“不会总得好人卡的。”

        沈弘毅心领神会,也不说破,拉起亚男:“走,咱们回家。”

        两个大人各牵着亚男的一只手向前走,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人。

        ……

        宋欣欣重获自由的时候,前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耿直也平反昭雪,他是从看守所出来的,走出铁门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几乎全支队的人都来迎接自己,当然还有老婆孩子,他们拿着鲜花,拉着横幅,不像接囚犯,倒像是迎候凯旋的英雄。

        耿直被拘禁了半年,经受了无数非人的折磨,昔日强壮的汉子如今瘦的一阵风能吹走,腿也有些跛,在检察院受审查的时候,李艳军指挥人把他铐在铁制的审讯椅上,连续一个月没挪过地方,皮肉都和椅子长在了一处,这还能忍受,最残酷的是熬鹰战术,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眼皮耷拉下来就用电击器戳人,把人整的生不如死,耿直当警察的时候没少给毒贩子上手段,对这些门清的很,所以李艳军用尽了招数也是草草收场,只能强栽几个罪名,把人转给了看守所。

        被关期间,家属同事都没探视过耿直,今天进入视线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憔悴瘦弱的男子,禁毒支队一帮铁骨铮铮的汉子都忍不住掉泪,家属更是嚎啕大哭,说我们家老耿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把他折磨成这样。

        耿直倒是没哭,他眼圈红红的,步履蹒跚的和每个人拥抱,完了上车,轻轻说了一声:“回家。”

        同事们没把他送回家,而是直接开到了医院,做全面体检,果然查出不少问题,耿支队可谓遍体凌伤,不少是抓捕毒贩的时候受的伤,但更多的却是李艳军他们刑讯逼供造成的,多年来积劳成疾形成的慢性病也不少,同事们强行将耿直留下住院,还安排了两个小伙子陪护,说啥都得让耿支队修养一段时间。

        暗地里,禁毒支队的同事们将耿直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和所患伤病都写成了材料,递交给了常务副局长徐功铁,抄送副厅长兼局长,市委书记周文那边也送了一份。

        耿直被诬陷的事实引发了警界震动,首先是副局长带着鲜花和营养品来医院探望耿直,好言抚慰,承诺公职待遇一切照旧,不受影响。

        徐功铁说:“老耿啊,赶快养好病,回到工作岗位上来,禁毒支队这一摊子还等着你来主持大局呢。”

        耿直没说话,他媳妇怒气冲冲道:“还嫌我们家老耿命长啊,我们辞职不干了,上夜市摆摊去,穷归穷,不用提心吊胆。”

        徐功铁笑眯眯说:“嫂子别生气,老耿受的委屈,组织上都明白,不瞒你说,我也差点下岗哩,现在台上那个人下来了,天晴了,老耿是受了冤枉,受了折磨,但是总比胡支队强吧,那可真是倒在黎明前哩。”

        这么一说,耿直的家属才没话说,气鼓鼓扭头在一边抹泪去了。

        耿直说话了:“徐局,我确实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

        徐功铁大手一挥:“给你三个月大假,完了想去哪个单位,都随你,想继续一线工作,你就干支队长,不想那么累,我就调你去警官学院当教员,级别不变,你看怎么样。”

        耿直说:“我个人荣辱没什么,我只是希望不要再出现同样的事情,咱们当警察的够辛苦了,再被自己人整,还有什么干劲。”

        徐功铁表情严肃,慢慢点头:“老耿,我向你郑重承诺,一定给你个说法。”

        ……

        七天后,近江市经济适用房小区,在系统内有着女版来俊臣美誉的检察官李艳军一家人住在其中一栋楼的顶层,虽说是经适房,但面积不算小,加上阁楼足有二百平方,小区配套设施齐备,花园、幼儿园、健身中心、超市样样俱全,最重要是房价便宜,比均价要低上三成。

        住在这里的大都是公务员,李艳军的丈夫是市委档案局的主任科员,两人是大学同学,同时入党,同时考研,同时考的公务员,一个在政法系统,一个在市委机关,都是铁饭碗,真是羡煞旁人。

        这年头公务员总是被妖魔化,说什么灰色收入,尸位素餐,其实大多数基层公务员都是勤勤恳恳,待遇微薄,李艳军和她丈夫就是这样,满打满算一年工资七八万,买辆好车都要咬紧牙关,经适房小区距离单位很远,两口子上班要么坐班车,要么骑电动车,家里存款就五万元,参加工作这么多年,没吃过请,没收过礼,可谓两袖清风,胸怀坦荡。

        一周前,院领导找到李艳军宣布组织决定,让她停职检查,李艳军想不通,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误,没错,宋欣欣案和耿直案都是自己经手的,并且亲自将前者送进了女子模范监狱,获刑十年,因此李艳军被评为了去年的检察系统劳动模范,并且被选举为省人大代表,据说很有希望晋升副检察长,没想到参加完两会没多久,居然被停职了。

        李艳军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她家订了许多报纸,娱乐类的从来不看,只看党报和参考消息这种,电视机也只是用来收看新闻联播,当然也有例外,李艳军就很喜欢看《甄嬛传》,百看不厌,台词都能倒背如流。

        忽然手机响了,李艳军赶忙抓起来接听:“你好,哪位?”

        电话是院里打来的,让她回单位一趟开会。

        “马上到。”李艳军激动起来,忙不迭的换了衣服鞋子,穿着检察官制服昂首挺胸的出去,破例打了辆出租车,吩咐司机:“在不违章的情况下,尽可能快点,我赶时间。”

        出租车一路风驰电掣,来到检察院大楼,李艳军满面春风,和同事们打着招呼,风风火火上楼,敲门,进入小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着检察长,院纪委书记,还有几个陌生人。

        一个国字脸男子站起来道:“李艳军,我是省纪委刘国骁……”

        李艳军就觉得天旋地转,腿一软昏死过去。

        ...b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