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九章 物归原主
  • 第十九章 物归原主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是一把折叠剃刀,象牙刀柄,刀刃精钢打造,锋利到吹毛可断的程度,只要在喉管上轻轻一抹,一切烦恼就都消失了。

        刘飞握着刀,迟迟没有下手,此刻他想了很多,历史上许多伟人经历过大起大落,南非的曼德拉,在狱中度过几十年光阴,出狱之后照样能当总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人活着,就有机会。

        “咣”的一声,洗手间的门被踹开了,刘飞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剃刀已经被人夺了去。

        “你们是谁!”刘飞喝道,屋里突然多了两个便装男子,他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家里,还闯进洗手间夺刀?只有一种可能性,自己已经被全方位监视,一举一动都在控制之中,自杀是绝对禁止的行为,因为人死了就没法上法庭了。

        两个男子夺了刀,也没说什么,直接出门去了。

        刘飞意兴阑珊,连自杀的兴趣都没了,他坐在沙发上到处踅摸,忽然跳起来,抓起电话机,从下面抠出一个窃听器来,又拿过椅子踩上去,从吊灯罩子里找出摄像头,家里遍布监控窃听装置,恐怕不止这两个。

        这是变相的软禁,刘飞哀叹一声,他是党的高级干部,和普通群众不同,换了一般人,早就抓起来关看守所了,想想这也算一种级别待遇,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虽然明知道室内无死角窃听,刘飞还是拨打了冯庸的SKYPE号码,现在只有冯胖子是安全的了,和兄弟聊聊天,也能缓解一下压力。

        冯庸很快接了,兄弟两人相对默默无语,半晌那边才道:“老大,你还好么?”

        “我还好,就是你嫂子被抓了,小飞也不知去向。”刘飞黯然道,“你怎么样,安全么?”

        冯庸说:“我没事,我已经在这边入籍了,拿美国护照,再说我又没犯法,他们抓不到我的把柄,总不能派特工来绑架吧,中国又不是以色列,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人物,对吧。”

        刘飞说:“总之低调吧,有时间你找一下小飞的下落,劝他回国自首,法律会还他一个清白的。”

        冯庸说:“老大,我懂。”

        通话结束,刘飞知道,冯庸一定明白自己的意思,找到小飞,把他保护起来,除非政局出现巨大变动,否则永世不要踏上这块土地。

        美国,洛杉矶,冯庸在这里购置了十几处宅子,他虽然是金融人士,但骨子里却有着中华民族天然的爱好,就是添置不动产,他捞的钱一多半都花在购买房产土地庄园上,香港半山有豪宅,澳大利亚有农场,法国勃艮第有酒庄,伦敦西区有公寓,美国更是他的大本营,东海岸、西海岸、遍布老冯家的地产。

        成语说狡兔三窟,冯庸不止三个藏身地,他自信这些秘密购置的宅子,中国有关方面绝不可能掌握,就算撕开脸来硬干,大不了他拍拍屁股去墨西哥,那儿毒贩横行,政府无力,正是藏身的好地方。

        洛杉矶气候炎热,冯庸躺在游泳池旁边纳凉,远处屋顶上是戴着墨镜拿着枪的保镖,这些猛人都是退役的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参加过实战,杀过人见过血,雇佣价格不菲,,平均一个人的月薪要十万美元,但这钱花的值,冯庸已经断了条腿,不想把命也送了。

        冯庸仔细分析了国内的局势,虽然刘飞和姚广这两个兄弟都折了,但是老一辈还在,徐新和、程世涛依然有翻盘的机会,自家的背景和他们完全不同,祖父一辈是知识分子,父辈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代大学生,凭自己的本事干到证监会高层,属于技术官僚,很受最高领导人的欣赏,所以不必担心站队问题。

        现在他要做的是平稳着陆,把国内的资本都转移到国外,以后渐渐淡出金融市场,守着这几十亿美元过安稳日子就心满意足了。

        ……

        北京,某高档会所,刘汉东正在和一帮新朋友推杯换盏,请客的是郑佳图,在座的都是他的同学、朋友,年龄在三十岁上下,基本上都有欧美留学经历,席间英语倒是用的比汉语还多。

        “东哥,我敬你。”郑佳图端起一杯红酒,水晶杯晶莹剔透,酒液血一般红,他一仰脖饮尽,大呼痛快。

        “我上中学的时候,经常和同学去南城地摊吃米线,吃烧烤,还偷偷抽烟。”郑佳图沉浸在往事中,“还是老同学最亲啊,至少不会害你。”

        刘汉东知道郑佳图的辛酸史,他头脑太过简单,被京城这帮纨绔恶少玩的惨兮兮,差点把父亲的政治前途都赔进去。

        “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刘汉东说,“冯庸不还在美国逍遥自在么,现在该轮到他了。”

        郑佳图摆摆手:“不宜操之过急,上面有人发话,要保冯家,我也没办法。”

        刘汉东说:“那我只好采取自己的方式了。”

        郑佳图笑笑:“我什么也没听见。”

        旁边一个男子举起酒杯,用英语说道:“吉米,你的这位朋友什么路数?哪间大学毕业的?”

        郑佳图用英语说:“他啊,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男子面色就变了。

        郑佳图嘻嘻笑:“威尔逊,你没机会了哦。”

        威尔逊说:“你姐姐品味下降的厉害,这位明显没受过什么高等教育。”

        郑佳图说:“你小心点哦,他听得懂英语,精通英语、阿拉伯语。”转脸又对刘汉东说:“别介意,威尔逊是我姐姐的追求者之一,他不了解你。”

        威尔逊倒是个有教养的,举杯向刘汉东道:“sorry,祝贺你抱得美人归,不过在没结婚之前,我还是有机会的,如果现在是中世纪,我会选择和你公平决斗。”

        郑佳图道:“NO,NO,NO,威尔逊,这个万万使不得,刘汉东是国际雇佣兵出身,科林内战,他领导一支军队,你确信能打过他?”

        威尔逊傲然道:“普希金一介文人,还是选择和宪兵队长决斗。”

        刘汉东是个直性子,只会直来直去,他肃然起身道:“我尊重你的选择,虽然决斗在中世纪就已经被取缔,但我会找到一个合法的地方让你展示勇敢,而且我会让你先开枪。”

        气氛变得尴尬起来,郑佳图急忙打圆场:“都是朋友,别认真,威尔逊你真想决斗的话,先去找刘飞,他也是我姐姐的追求者哦。”

        威尔逊没有和刘汉东这样的粗人一般见识,他干了杯中酒说:“如果我的言语造成冒犯,非常抱歉。”不等对方回应,又对郑佳图说:“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失陪。”

        有这么一出,酒局不欢而散,刘汉东心里也不舒坦,郑佳图倒是没事人一般,问刘汉东:“别在意,这帮怂货就这个尿性,对了,你得抓点紧了,我听说近江政府要把黑森林涉黑财产都充公,欧洲花园不是你的么,得要回来,还有青石高科,那可是人家夏家的财产,被刘飞一帮人阴谋夺走的,也得物归原主。”

        刘汉东自忖和周文关系良好,况且这些财富确实是被强取豪夺的,便道:“我明天就回近江处理这些事情。”

        郑佳图说:“我陪你一起去,当然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是你出面毕竟要费时间的,我帮着联络会好很多。”

        刘汉东想了想说:“好的。”

        第二天,郑佳图订了两张头等舱机票,和刘汉东一起飞回了近江,事实证明郑佳图的话是对的,刘飞当政时期,黑森林集团已经通过各种手段将资产洗白,充公没问题,但是想返回个人名下,难上加难,所有的原始材料都被他们销毁了,牵扯到这么大一笔财富,谁也不敢擅自做主。

        刘汉东费了一番周折找到了祁麟和祁静兄妹,让他们出面申诉,虽然困难重重,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总要有个开始才行。

        与此同时,小商村工业园也被省环保局勒令关停,青石高科受到负面消息影响,在纳斯达克市场上重挫,一夜之间蒸发几十亿美元。

        ……

        青石高科总部,唐一诺焦头烂额,愁眉紧锁,他操盘的工业帝国即将彻底崩塌,不是因为经营不善,更不是因为资金短缺,而是因为政治性原因,幕后大老板明升暗降,被查只是时间问题,自己这个白手套也该想想后路了。

        这些年来,唐一诺明里暗里捞了不少钱,他未雨绸缪,提前将钱转移到瑞士的银行户口里,护照也随时带在身上,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走,之所以没有早早逃离,是因为他觉得还有翻盘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还有捞钱的机会。

        董事会秘书进来了,低声道:“唐总,有人在恶意打压股价。”

        唐一诺心烦意乱:“知道了。”

        董秘说:“我怀疑他们在暗地里接盘,吸纳流通股。”

        唐一诺摆摆手:“随他们去,爱咋咋地。”

        董秘哑口无言,只得离去,唐一诺忽然想到了什么,道:“等等,是哪家公司在收购我们的股票,是不是黄花科技?”

        董秘说:“查过了,不是黄花科技,是一家俄罗斯的能源公司。”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