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八章 面首
  • 第十八章 面首

    作品:《匹夫的逆袭

        

        整个两会期间,刘飞一直活在恐惧中,每分每秒他都在等待中纪委将自己带走,可是最坏的结果始终没有发生,北京倒是发生了另外一件与他息息相关的事情。

        北京朝阳区东三环中路,CC**总部大楼,俗称的大裤衩内,著名记者、主持人凌子杰正在准备上节目,他穿一件阿玛尼西装上衣,打着鲜红的领带,两会时期嘛,喜庆,下面却是运动裤和拖鞋,反正有台子遮挡着看不见,随意舒服就好,主持人都这么混搭着穿。

        助理忽然跑过来:“凌老师,有人找。”

        凌子杰不悦道:“让他等着,做完节目再说。”

        助理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凌子杰,还记得我么。”

        凌子杰定睛一眼,认出来了,这不是刘汉东么,听说他和郑杰夫家的大女儿关系挺好,怎么突然出现在央视,难道是有求于自己?

        “有时间聊聊么?”刘汉东笑容可掬道。

        “等我录完节目,请你吃饭吧。”凌子杰搞不清楚情况,他八面玲珑,也想通过刘汉东结交一下郑家。

        刘汉东却说:“不用了,节目取消了,我请你喝茶吧。”

        凌子杰这才意识到不妙,四下乱看,想寻求帮助。

        刘汉东还带了两个便装男子,小平头,目光锐利,一看就是强力部门的执法人员,两人上前,一左一右夹住凌子杰,其中一人拿出了钢制手铐。

        “给凌记者留个面子吧。”刘汉东说,“好歹相识一场,对了,朱芃芃托我向你问好。”

        凌子杰腿软了,走也走不动,硬是被架走的,央视的工作人员亲眼目睹了不可一世的大记者面色惨白,被人强行从节目录制现场拖走,无不心底暗爽,这货嚣张跋扈,目空一切,盼他倒霉的大有人在。

        凌子杰被带到停车场,押上一辆民牌旅行车,车门关上的一瞬间,他看到自己的座驾,那辆造型拉风的青石电动超级跑车正静静地停在专用车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开自己的车,或许一年,或许三五年,或许一辈子。

        中办调查部没有固定的办公地址,现在使用的是卫戍区的一栋六十年代的楼房,明显苏式建筑风格,门头上五角星的浮雕斑驳不堪,干枯的葡萄藤爬满向阳的那面墙,走进这里,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

        宋剑锋从中央警卫局借了一个班的兵,都是山东人,耿直忠厚一根筋,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绝不乱说乱问,部里给他们买了雅戈尔的西装成衣和衬衫领带,三千多一套全毛料子,穿在身上却活像民工,发型和眼神又表明他们的真实身份是军人。

        这个班的任务是警卫和通讯,配备92式、07式手枪,重庆仿造MP5冲锋枪,以及95步枪和88狙击枪,火力足以压制国内任何武装团伙,当然,对付硬茬子的时候会呼叫武警支援。

        门岗警卫向刘汉东敬礼,刘汉东回礼,命人将凌子杰关进囚室。

        楼上是宋剑锋的办公室,部门重启,设施都不齐全,老宋坐在一张老式写字台后面看文件,身后是陈旧的书架,摆满了牛皮纸封面的卷宗,上面一层陈年灰尘。

        刘汉东推门进来:“凌子杰带到了。”

        宋剑锋说:“先晾他八个小时再说。”

        刘汉东说:“什么时候抓刘飞?”

        宋剑锋放下笔,目光炯炯:“不能操之过急,刘飞是中央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副省级干部,惩治这样的**分子,必须舆论为先导,剪除羽翼,彻底摧垮他的心理防线,最后再一举拿下。”

        刘汉东若有所思:“摧垮心理防线,我懂了。”

        ……

        凌晨时分,沉睡中的凌子杰被冻醒了,四周是青灰色的墙壁,天花板上一盏昏暗的白炽灯,灯罩是绿色铁皮斗笠形,七十年代的产物,自己躺在一张红色的木质长椅上,椅子腿上用白油漆写着北京卫戍区后勤部固定资产的编号数字,地是粗糙的水泥地,屋里没有其他陈设。

        凌子杰浑身发抖,鼻子有些堵塞,两会期间的北京还很寒冷,他裹紧全毛料子的阿玛尼,却依然无法带来丝毫暖意。

        门开了,凌子杰吓得一哆嗦,旋即跪地求饶:“放过我吧,我有很多高层朋友,你们想要什么我都能办到。”

        进来的是刘汉东,他丢给凌子杰一叠A4白纸和一支水笔:“写你的交代材料。”

        凌子杰装不懂:“我交代什么?”

        刘汉东说:“你觉得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就写上。”

        凌子杰点头如捣蒜:“好的,好的。”

        刘汉东出门去了,凌子杰跪在地上,用长椅当桌子,笔走龙蛇开始写交代材料,他是北清大学高材生,无论写什么都是一气呵成,天亮的时候,洋洋洒洒五千字已经写好。

        上午八点,刘汉东再次进来,拿走了凌子杰的交代材料,回到办公室仔细阅读,看完之后气冲冲回去,一脚踹开门,冲凌子杰吼道:“和徐娇娇上床这一段,给我重写!写不到一万字别想吃饭。”

        凌子杰无奈,只好重写,将徐娇娇如何威逼利诱,最终霸占自己的龌龊事儿写的清清楚楚,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好不容易凑够了一万字,呼叫警卫,请刘汉东再来审核。

        刘汉东一目十行的看完,再次摔在凌子杰脸上:“亏你还是北清大学毕业的才子,这写的什么玩意?三流黄色小说么!要突出心理描写懂不懂,重写!”

        凌子杰欲哭无泪,饿着肚子再次爬格子,就这样重写了四遍,直到天色黄昏,最后一稿才让刘汉东满意,又拿来一台笔记本电脑命令他把稿子录入电脑。

        ……

        北京,江东大厦,这里平时是江东省驻京办,现在是江东省两会代表驻地,刘飞就住在这里,中央厉行节约,宾馆里没有了往日的红地毯、鲜花,标语横幅,连房间里的一次性洗漱用品都省了。

        刘汉东来到江东大厦,走到门口就被工作人员拦下:“同志,请问您找谁?”

        一张红皮证件递了过来,调查部为了工作方便,使用的是中央办公厅的证件。

        工作人员是抽调的武警战士,见到证件立刻敬礼:“首长好。”

        刘汉东径直上楼,刘飞的房号他早就查清楚了,来到门前砰砰的砸门。

        刘飞正在室内看报纸,最近他每天都坚持念佛,一遍《金刚经》能够平心静气,体会什么叫做四大皆空,正沉浸在佛经的奥义中,忽然被敲门声打断,不禁暴怒,什么时候驻京办的服务员素质变得这么低了!

        两会代表都不许带随员,刘飞是一个人住的,没有秘书帮他应付这些琐碎,他快步上前,一把拉开车门,赫然看到刘汉东,不禁瞪大眼睛,倒退了两步,呼吸开始急促,腿肚子转筋,要不是紧紧抓住桌子边,恐怕就得坐地上。

        终于来了,双规、移交司法,上法庭,判刑,秦城终老,这一切排山倒海而来,让刘飞喘不过气来。

        但是刘汉东并没有抓他,只是拿出一个档案袋丢过来:“看看吧,蛮有意思的。”

        刘飞清醒过来,刘汉东已经走了,地毯上丢着那个档案袋,不用问就是自己的罪证,他呆了一会,还是打开了袋子,从里面抽出一叠字纸来,扫了几眼就扔下了,这是凌子杰的亲笔供述,字字句句表明这位大记者是徐娇娇养的面首之一。

        对普通人来说,这是致命性打击,但是对刘飞来说不值一提,这些事情他早就了如指掌,他和徐娇娇各玩各的,表面上维持着政治婚姻,相安无事,自得其乐,既然政治上失败,这些丑事自然盖不住,公诸于众只是早晚的事儿。

        刘飞把这些纸撕得粉碎,继续读他的金刚经。

        ……

        央视名记者凌子杰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的事情根本瞒不住,一天之内全网尽知,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全世界都知道凌子杰是近江市委书记刘飞夫人徐娇娇养的小鲜肉,央视里对凌子杰不满的人,更是把凌的无耻钻营历史挖了出来,放在网上暴晒。

        最解气的是被凌子杰甩掉的朱芃芃,她爸爸朱华标已经被判刑,家里一落千丈,每天过的苦不堪言,能看到凌子杰倒霉,能让她开心好久。

        刘飞顶着极大压力开完了全国两会,回到近江还要参与江东省的政协会议,每天事务繁忙,见不完的人,握不完的手,这种假象有时候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物,但是肥皂泡总归是要破的,刘飞有时候会觉得别人的笑容里带着嘲笑,别人的眼睛总是不自觉地往自己头上瞧,仿佛那有一顶绿油油的瓜皮帽。

        事实上全近江的老百姓都知道了刘飞夫人的风流往事,什么英俊潇洒央视男记者,宝相庄严青海仁波切,还有仁波切胯下那根驴一样的宝货,据说被浸泡在高度白酒中,喝一口能有金枪不倒之奇效,总之老百姓的恶意是满满的,奇思妙想是无穷的,关于刘飞一家人的故事层出不穷,脍炙人口。

        刘飞接到了检察院的通知,他的妻子徐娇娇涉嫌侵吞善款,伪造账目,被依法批捕,现在关押在江北市桃园看守所。

        徐娇娇是异地审判,据说王海、黑子他们也都关在江北看守所,那里是周文的地盘,想托人送信,打探消息什么的,基本上没可能。

        刘飞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呆坐了一会,来到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没染发了,头上花白一片,老态尽显,他叹口气,从抽屉里拿出剃刀,架在了自己脖颈上。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