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三章 巨震
  • 第十三章 巨震

    作品:《匹夫的逆袭

        

        听了张俊涛的汇报,刘飞心头巨震,发生如此剧烈变故,自己竟然是最后一个知情者,连韩珏和周文都跑到现场去了,自己还傻乎乎的开会呢,不行,必须立刻挽回局势。

        一小时后,刘飞也抵达了事故现场,近江电视台的现场直播车也开过来了,但是已经没什么供他们表演的“道具”了,死伤人员都被送走,车辆残骸被拉走,枪战现场也勘察完毕,连围观群众都散场了。

        这种尴尬局面对于有着丰富经验的电视台编导来到不成问题,一招移花接木足以应对,现在重要的是弄点干货,刘飞毫不掩饰自己焦躁的心情,马不停蹄的赶赴医院,探望受伤学童,并做出重要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最好群众安抚工作。

        面对摄影机镜头发表完重要讲话后,刘飞亲自和张俊涛通电话,让他马上把黑森送回市委。

        “报告刘书记,黑森不在公安局,他目前去向不明。”张俊涛诚惶诚恐的报告道。

        “马上去查,不惜一切代价把黑森带回来,就这样。”刘飞恨恨挂了电话,不用猜也知道黑子是被周文那边控制起来了,他的脑子高速运转着,思考有什么拿住周文的办法,可是这几年周文一直很低调,不吃请,不收礼,连去外地考察都尽量不留宿,简直滑不留手,反观自己,全身都是把柄。

        “当领导不易啊。”刘飞感慨道,像周文这样碌碌无为的庸官,看起来全身都没毛病,自己殚精竭虑为人民服务,反落得一身麻烦,简直天理何在。

        当晚的近江电视台插播了刘飞视察车祸现场的新闻,技术人员娴熟的拼接了镜头,让观众误以为刘飞在第一时间就赶到现场指挥救护工作,但是令人玩味的是,省电视台的新闻对同一事件的报道,却没有提到刘飞的名字。

        省市两级宣传机构,都不约而同的没有提及枪战事件,对刑侦支队长牺牲一事更是极力掩盖,宣传部下了封口令,只字不许泄露。

        张俊涛连夜彻查黑子下落,让他感到无力的是,身为公安局长,竟然连一个被警察逮捕的嫌疑人都找不出,下面的人阳奉阴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都装不知道黑子关在何处。

        知道黑子和王海下落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其中就包括刘汉东。

        今夜注定无眠,无数人在奔忙努力,为的是同一个目标,扳倒刘飞。

        ……

        巡特警支队驻地,这里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支队长石国平威信极高,张俊涛的清洗也暂时没有波及到这里,地下飞办的小伙子们以及黑子、王海都被暂时扣押在这里,一个班的特警子弹上膛,严防死守。

        胡朋的遗体被法医解剖,他身中两弹,不知道是怎样的毅力支持着他战斗到最后一秒,英雄的衣服前襟上,别着一枚扣子大小的摄像头,这是警用执法记录仪的镜头。

        沈弘毅担任局长时期,给一线民警都配备了执法记录仪,这是一种佩戴胸前的微型摄像头麦克风,能完整记录执法过程,避免纠纷,而胡朋身上就佩戴了记录仪,从看守所出来之后的一幕幕惊险历程,都忠实记录了下来。

        所有文字材料和视频统统被整理出来,通过各种渠道发往各个目的地。

        此时沈弘毅已经和宋剑锋联系上了,两人通了长达一小时的电话。

        与此同时,刘汉东也在给宋双打电话,简明扼要的将事件来龙去脉告诉了她。

        宋双一边听电话一边做记录,听他说完便道:“我捋一下啊,刘飞被假双规的消息传出后,他的妻儿在第一时间外逃,他的管家王海因为心存不满,向外曝光刘家的丑事,可是形势急转直下,刘飞并没有被双规,王海担心他出卖主人的事情泄露,杀害了记者,记者的女朋友报案,沈弘毅抓了王海,掌握了刘飞的家丑,刘飞将沈弘毅贬官,派黑子等一帮手下企图灭口,在这个过程中与你们发生战斗,一名警官牺牲,十几个学生也在黑子造成的车祸中死伤,是不是这样?”

        “对。”刘汉东道,“事实就是这样,但只是冰山一角,我这里还有更猛的料,刘飞的儿子杀人,刘飞的老婆养小白脸,养活佛,对了,徐娇娇养的小白脸之一就是凌子杰。”

        宋双咯咯笑了:“幸亏芃芃没和他成,不过说实话,你这些所谓猛料一点都不猛,内参上比这过分的事儿多了去了,和那些土霸王比,刘飞算文明礼貌吃相好看的官儿了。”

        刘汉东说:“一句话,你帮我报道么。”

        宋双说:“报道指定不行,这种负面新闻过不了审的,爆料还差不多,就当是为芃芃报仇了。”

        放下电话,宋双乐滋滋的打开电脑,收邮件,打开微博准备放猛料,宋剑锋踱了过来,以拉家常的口吻问道:“双儿,干什么呢?”

        “写稿子啊。”宋双若无其事道。

        “别的稿子爸爸不管你,关于近江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许出现在网上。”宋剑锋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宋双知道父亲是老公安,自己这点小心思根本瞒不住他,撅起嘴道:“就许他们放火,我们老百姓连说一句的权力都没有。”

        宋剑锋说:“不要因为你个人行为影响到中央的全局部署,反腐任重道远,不在一朝一夕。”

        宋双针锋相对道:“单纯依靠体制内反腐永远也反不完,允许媒体自由报道,**现象能减少一大半。”

        宋剑锋说:“这个问题过于复杂,爸爸换个时间和你探讨,现在你服从命令就行,不许上网,记住么?”

        宋双不是叛逆的孩子,她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父亲造成麻烦,不高兴道:“知道了。”

        “乖,爸爸出去一趟。”宋剑锋走到门口,从衣架上拿了风衣。

        “这么晚去哪儿?”宋双站了起来,“要不要我开车送您。”

        “你休息吧,有车接爸爸。”宋剑锋披上风衣,出门去了,宋双多了个心眼,跑到阳台上去看,只见父亲上了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车牌照看不清楚,隐约看见是个白底牌子。

        宋剑锋乘坐的是中央警卫局的公务车,驾车是现役军人,彪悍干练,不苟言笑,一路无话,车到中南海侧门,警卫立正敬礼,放行。

        这不是宋剑锋第一次到海里来,但他有预感,今天将会临危受命。

        召见他的是国家能源安全领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郑杰夫,两人握手致意,郑杰夫说:“剑锋同志,中央准备启用你了,你有个心理准备。”

        “时刻准备着。”宋剑锋笑道,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么交代了,中央领导英明睿智,是不会长期雪藏一个廉洁奉公,能力超强的干部的。

        宋剑锋和郑杰夫被工作人员引入一间宽敞的屋子,请他们稍坐片刻。

        几分钟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宋剑锋的预感愈加强烈,此刻他的心情只能用壮怀激烈来形容。

        门口出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影,宋剑锋忽地站了起来:“总书记……”

        凌晨时分,红旗轿车驶过空旷的长安街,宋剑锋无暇欣赏街景,脑海中回荡的都是总书记的嘱托,反腐工作任重道远,形势严峻无比,**势力隐隐有反弹的势头,中央决定重启尘封数年的中办调查部,配合中纪委对贪腐分子展开秘密调查,而担任过公安厅长和中炎黄总经理的宋剑锋被认为是最佳主持人选。

        引起中央作出这个决定却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近江市委书记刘飞离奇失踪,数小时内他的妻子、儿子、身边的工作人员全部仓皇出逃,而就是这样的干部,不久后竟然被递补为中央委员。

        总书记的话言犹在耳:“贪腐分子危言耸听,说反腐就会亡党亡国,其实不反腐才会亡党亡国。”

        “不遗余力的反腐,是兴党兴国的必要前提。”宋剑锋自言自语道。

        中办调查部的级别不高,副部级而已,权力和资源也不是很大,数年前这个部门曾经在国家铁矿石战略规划上犯过严重错误,一度被关停撤销,人员解散,现在重新启用,只有宋剑锋一个光杆司令而已。

        宋剑锋忽然灵光一闪,资源都是现成的,就看自己会不会调动了,他拿起手机,拨通了沈弘毅的号码。

        “我现在以中办调查部部长的名义命令你,立刻将黑森、王海押解进京……我没有资源给你,你自己想办法,总之明天,不,今天上午我要见到这两个犯人……对了,你不是不想干司法局长么,调查部第一处主任愿意干么?”

        “老领导,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可以么?”沈弘毅的声音并不激动,相反有些疲倦。

        忽然听筒里传来噪杂之声,宋剑锋问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沈弘毅说:“武警支队包围了巡特警驻地,让我们交人。”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