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冲撞
  • 第十二章 冲撞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和沈弘毅快速向越野车包抄过去,前者是标准战术动作,后者身为公安局长,却业余了很多,好在骑士十五世里四个人都被炸的七荤八素爬不起来,失去了抵抗能力。

        沈弘毅持枪警戒,刘汉东探身将半死不活的王海拖了出来,手搭脉搏,还好,没死。

        黑子、云东和路朝先身上血迹斑斑,纹丝不动,不知死活,刘汉东将他们手边的枪抽过来抛在沟里,刚转过身来,忽然有人从背后扑过来死死勒住了他的脖子。

        是路朝先,他双眼凸出,脖子上青筋乍现,天知道他怎么这么大力气,勒的刘汉东说不出话,两人倒在干涸的沟里打着滚,由于车辆残骸遮挡了视线,沈弘毅并没发现这边的险情。

        沈弘毅冲胡朋挥手:“老胡,没事了。”

        胡朋没有回答。

        沈弘毅心一沉,提着枪跑过去,只见胡朋端坐在驾驶位上,胸口血迹斑斑,中了两颗步枪子弹,躯体都穿透了,人虽然睁着眼睛,但已然没了呼吸。

        “老胡!”沈弘毅喊道,眼眶瞬间湿润。

        那边刘汉东还在和路朝先缠斗,两人在坑里翻滚着,互相掐脖子,抠眼睛,眼瞅着路朝先不敌刘汉东,可是车里又爬出一个人,正是黑子。

        路朝先被刘汉东扼住喉咙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神向黑子求援,如果此时黑子上前助战,刘汉东凶多吉少,可是他却只是看了一眼,就连滚带爬的扎进了庄稼地。

        传说中牛逼的不行的黑子,居然临阵退缩,路朝先气的直翻白眼,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一口气泄了,哪还有活命的机会,他倒是条硬汉,眼瞅着要被俘虏,干脆不抵抗了,伸手从刘汉东战术背心上摘了一颗手榴弹,拔掉保险销,手一松,紧紧抱住了对方,他要同归于尽。

        刘汉东当然不肯和他一起死,捞起手榴弹塞进了路朝先的裤子里,一招兔子蹬鹰将他踹出了河沟。

        路朝先穿的是511的战术裤,裤脚束在高筒战斗靴里,手榴弹顺着裤管滚下去落不出来,急的他手忙脚乱,刚把裤子拉出靴筒,手榴弹就炸了。

        一阵血雨落在刘汉东头上,他处在反斜面上,弹片伤不到他,沈弘毅站在汽车残骸后面,也伤不到,正在逃窜的黑子却被一枚乏力的钢珠击中了屁股,疼得他趴倒在地,紧跟着又爬起来,一瘸一拐往前跑。

        黑子是条汉子,但是一物降一物,他被刘汉东打怕了,见这货就心惊胆战,而且对方人多势众,明摆着打不过,有路朝先顶着让他逃之夭夭是最合适的,傻子才留下来硬拼呢。

        他的选择是对的,刘汉东顾不上追他,因为云东也醒了过来,抽出手枪向刘汉东射击,两人你来我往打得热乎,哪还有空顾及其他。

        最终刘汉东一枪击中了云东的手腕,解决了战斗,此时远处警笛声响起,黑子也已经窜出了庄稼地,惊魂未定,气喘吁吁,忽然耳畔传来一阵熟悉的农用车马达轰鸣声,一辆红色巨力三轮农用车停在他面前,驾车的汉子脸上淤青,冷眼瞅着他。

        “你瞅啥!”黑子恼羞成怒,虎落平阳也不能被犬欺负了啊。

        那汉子没说话,车里的农妇尖声喊道:“揍他!”

        汉子猛拧油门,巨力三轮一头撞过来,把黑子撞翻在地还不拉倒,一家三口齐上阵,又踢又打又抓又挠,黑子虽然身负重伤,但是对付老百姓还是很有把握的,他大吼一声我操,扬起了拳头。

        小孩一把沙土撒来,迷住了黑子的眼睛,农妇递过擀面杖,汉子抡起来,夹着风声劈下,正中黑子脑门,打得他晕头转向,晃了两圈栽在地上。

        几百米外,徐功铁从侧翻的校车里救出了十几个受伤的儿童,但依然有几个孩子受伤过重没了呼吸,警笛声声越来越近,附近村民的农用车、派出所的警车,乡镇医院的救护车都来了。

        刘汉东击毙了路朝先,生俘了云东,成功截获王海,但是也付出了代价,他身上中了一枪,要不是穿了防弹衣,这条命就没了。

        胡朋就没这么幸运了,一句遗言都没留下就壮烈牺牲了。

        沈弘毅抱着胡朋的遗体欲哭无泪,刘汉东走过来说道:“不宜久留,警察马上就到,按计划行事,去北京。”

        “不!”沈弘毅说,“我们为什么要走,这里不是刘飞的私人王国,闹出这么大事情,我不信他能一手遮天!”

        刘汉东沉默了一会,说:“你说怎么办,我配合你。”

        最先赶到现场的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随后赶到的是徐功铁召唤来的看守所管教民警,现场之惨烈让所有人震惊无比。

        徐功铁现在还是市局副局长,他负责现场指挥,先将受伤的学生送去急救,枪战现场谁也不许乱动,王海和云东押进车里,严加看管。

        民警们看到前任局长沈弘毅也在现场,而且穿着防弹背心拿着冲锋枪,都惊讶万分,意识到案件的严重性和复杂性。

        一辆农用车驶来,立即被民警拦住,驾车的汉子表功说:“撞校车的坏蛋让俺逮到了。”

        众人过去一看,黑子躺在车厢里,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手脚也被绑住。

        徐功铁知道黑子的勇武,急忙安排干警回看守所去拿脚镣来,这种猛人就得上重刑械具才消停。

        陆续又有分局和防暴大队的警察赶到,单位多,人员杂,但都统一接受徐功铁的指挥,而徐功铁又是直接听命于沈弘毅。

        警察们正在忙碌,几辆闪着警灯却挂民用牌照的轿车驶来,车上下来一群便装男子,亮出证件:“警卫处的,我们的人在哪里?”

        徐功铁红着眼睛喝道:“把他们给我扣起来!”

        来的是地下飞办的年轻人,他们向来以警卫处特工自居,事实上也差不多,但是没有正式编制,徐局一声令下,在场民警立刻剑拔弩张,双方拔枪相向。

        徐功铁从民警手中抢过一支冲锋枪,冲地上扫了一梭子,子弹溅起一阵尘烟。

        “放下枪,否则当场击毙!”徐功铁沙哑着嗓子喊道,老战友牺牲了,他也豁出去了,都是百八十斤的纯爷们,人死鸟朝天,谁也不怕谁!

        地下飞办的增援力量全部缴械投降,当场上了背铐,勒令蹲在地上不许抬头。

        沈弘毅一直在联系北京,如此十万火急的情况,宋剑锋却打桥牌去了,手机也没带在身边,真是急死个人。

        好在徐功铁将事件向周市长做了汇报,周市长当即命令他务必保护好现场,直接向市政府和省委汇报,这就是说,徐功铁可以不接受张俊涛的命令。

        果不其然,张俊涛的电话打来了,徐功铁接了,暴风骤雨般的训斥扑面而来:“徐功铁,你怎么搞的!闹出这么大乱子,我也保不住你,你什么也不要做,我马上就到。”

        五分钟后,张俊涛到了,他身披风衣,带着一帮部下气势汹汹而来,见面就道:“徐功铁,我现在解除你的职务!”

        “对不起,我是直接受省委领导指挥的。”徐功铁生硬的顶撞道。

        “省委哪个领导?”张俊涛道,他也知道这里面水深,但是既然认准抱刘飞的大腿,就不能中途换人,不然谁的腿也抱不到。

        “张局是吧,这里没你的事,别瞎掺合。”有人在背后说道。

        张俊涛猛回头,看到一个挎着自动步枪的彪悍男子居高临下看着自己,他旁边站着的,竟然是同样打扮的沈弘毅。

        “你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张俊涛身后的小科长喝问道。

        “我是刘汉东。”那人不屑一顾的答道。

        张俊涛当然听过这个名字,刘汉东是刘书记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且有着来头很大的官方身份,想办他都办不动。

        来的人更多了,刑侦支队来了,法医来了,电视台来了,倒不是因为发生了枪战大案,而是重大群死群伤交通事故,主管维稳工作的省委副书记韩珏和近江市长周文不约而同的亲临现场,两位大领导一到,自然没张俊涛的发言权。

        张局长虽然是刘飞的人,但见到市长和省委副书记也得乖乖听招呼,但周市长和韩书记都没搭理他,而是和徐功铁对话交流,询问情况。

        周文说:“这起案件性质非常恶劣,案情相当复杂,必须马上成立专案组,韩书记,你的意见呢?”

        韩珏说:“我同意,专案组就让徐局长负责吧。”

        张俊涛脸上挂不住了,走到一边去给刘书记打电话。

        刘飞刚结束一个会议,独自一人来到窗前伸懒腰,窗外是傍晚时分的万家灯火,远处的跨江大桥灯光璀璨,淮江两岸霓虹闪烁,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属于刘飞的城市。

        秘书不合时宜的打断了刘飞的思绪:“刘书记,市局张俊涛电话。”

        刘飞接了电话:“喂。”

        “老板,我是张俊涛,有重要事情向您汇报。”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