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一章 狭路相逢
  • 第十一章 狭路相逢

    作品:《匹夫的逆袭

        

        挂着市局牌照的轿车驶入看守所前院,徐功铁和胡朋夹着小皮包匆匆下车,甩上车门,蹬蹬蹬上台阶,副所长等人还没离开,见到徐局立刻诉苦,说警卫处的人强行将王海带走了。

        “你们这是渎职!”徐功铁板着脸毫不客气的训斥道,“我不是提前打了电话么,怎么还能交给别人。”

        副所长为了撇清关系,拿出云东签字的文件说:“有手续的。”

        徐功铁接过看了看,意识到这是重要证据,叠起来放进了自己的皮包,副所长想说点什么,还是忍住了,毕竟徐局分管看守所,这一摊都是他的事儿。

        “走了多久,什么方向,开什么车,什么号牌?”胡朋问道。

        副所长心惊胆战,一个副局长,一个刑侦支队长,两位大员亲自出马提王海,另一边是市委书记的身边人抢先一步把人带走,其中发生了什么故事,谁也不敢胡思乱想。

        一名年轻的干警说道:“刚走没两分钟,向东去了,一辆很大的黑色越野车,一眼就能认出来,牌照四个八。”倒不是他记性好,实在是黑子开来的这辆骑士十五世太过扎眼。

        徐功铁和胡朋交换一下眼神,恶狠狠对副所长说:“回来再找你算账。”

        两人又急匆匆的出了办公大楼,上车,一溜烟的开出去了。

        副所长擦了把冷汗,预感到一场警界大地震即将发生,而自己正位于震中位置。

        这回换成胡朋驾车了,他开车风格比徐局猛烈多了,一出大门就是个甩尾,向东疾驰而去,徐功铁从手包里拿出配枪,哗啦一声推弹上膛,他是副局长,不适合用大型手枪,所以配备的是一把六-四式,弹匣里只装了五发子弹,也没带备用弹匣,用来对付一般犯罪分子是绰绰有余的。

        “这回要玩命了。”胡朋单手掌着方向盘,右手拔出配枪在腰带上蹭了一下上膛,他是刑侦口的,配的是九毫米92式,装弹十五发,攻击力极强。

        两人心里都七上八下的,到底不是年轻小伙子了,对方可是刘书记的贴身保镖,特种兵出身,射击格斗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和他们对抗,凶多吉少,但事到如今,不上也得上了。

        徐功铁给沈弘毅打电话,可是打通了没人接。

        此刻沈弘毅正坐在摩托车后座上赶路,风呼呼从耳边吹过,手机响了根本听不到。

        胡朋心急火燎,大脚油门,警车在乡间公路上掀起一道尘烟,忽然徐功铁喊道:“看,就在前面!”

        前面不远处,骑士十五世停在路上,两米五的车宽占据了大半个路面,刚才黑子开车的时候,前面有一辆巨力三轮农用车慢吞吞的开着,任他怎么鸣笛都不让路,其实这也不怪人家,路就这么宽,两边都是水沟,农用车能往哪儿开,可是黑子不管这些,他急着要把王海处理掉,猛按喇叭不管用,索性一脚油门撞过去,把农用车撞了个人仰马翻,倒在路边排水沟里。

        把农用车撞了,黑子还不满意,一脚刹车停下,要下去教训人,云东劝他:“黑哥,算了,咱们还有事儿。”

        “一会就好。”黑子说,他跳下车来,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就打。

        农用车上是一家三口,好在沟里没水,摔得不重,妇女和小孩惊魂未定,就看到一个铁塔般的汉子用蒲扇般的巴掌抽自己的老公和父亲。

        “你聋还是瞎啊?”黑子一边掌嘴一边骂道,在他的魁梧身躯前,这个车轴汉子如同孩童般毫无还手之力,被抽的满嘴流血,牙也崩了。

        正是这段小插曲导致徐功铁追了上来,坐在副驾位置上的云东不经意瞄了一眼后视镜,发现有辆江O牌照的黑色帕萨特追过来,心生警惕,拍着车门喊道:“黑哥,有人过来了。”

        黑子这才停了手,眯着眼睛看着后方,不由得啐了一口,骂道:“操,沈弘毅的人。”

        这时徐功铁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大喊道:“站住,别动。”

        黑子强忍住开枪的冲动,急忙跳上车,启动,挂档踩油门,骑士十五世呼啸而去。

        水沟里的一家三口目瞪口呆,看着徐功铁的警车追过去。

        黑子猛踩油门,骑士十五世巨大的身躯在乡间公路上疾驰,车后排躺着的王海奋力挣扎,用头去撞车窗,黑子怒道:“弄死他。”

        路朝先从兜里拿出一条细细的钢索来。

        “等等。”云东喊道,“现在不行。”

        “怎么不行,全都弄死不就结了。”黑子怒火中烧,他当然明白徐功铁和胡朋为何而来,如果王海落到他们手里可就完了,如果有必要,得把这两人也除掉。

        云东是个有主见的人,路朝先也不算黑子的部下,两人都不动手,黑子扭头拔枪,打算亲自毙了王海,正巧此时前面拐弯处一辆改装过的五菱宏光面包车开了过来,黄色的车身上涂着两个大大的黑字:校车。

        骑士十五世实实在在撞到了面包车的车头,满载小学生的校车被瞬间撞翻,打了几个滚栽进庄稼地里。

        “我操!”黑子大骂一声,也来不及枪毙王海了,猛踩油门驶离现场,他是属猛张飞的,粗中有细,撞了校车不打紧,回头把责任推给徐功铁他们就行了。

        云东回望庄稼地里的校车,心中五味杂陈,因为他看到徐功铁的车停下了。

        在重大车祸面前,胡朋和徐功铁都选择了停车,但是救人的同时也不能放弃追击犯罪分子,徐功铁留下救援,胡朋继续驾车追击。

        黑子瞟一眼后视镜,赫然发现警车已经追了过来,胡朋也是急眼了,左手持枪伸出窗外,连开三枪鸣枪示警。

        路朝先打来钓鱼包,拿出一支折叠托的五六式冲锋枪,对黑子说:“减速。”

        黑子放慢了速度,警车追了过来,前轮贴住骑士十五世的后轮,胡朋用力打方向,如果对方是普通民用汽车,这一招兴许有用,可是骑士十五世的吨位太大了,公路撞击占据绝对优势,除了军用装甲车,连重型卡车都干不过骑士十五世。

        豪华越野车的窗户打开,路朝先探出身子,黑洞洞的枪口瞄准胡朋。

        胡朋下意识的俯身躲避,一串枪响,再抬起头来,风档玻璃上七个弹孔,弹着点非常密集,能打出这样效果的必然是训练有素的枪手。

        警车急刹车停下,路朝先继续开火,密集的弹雨倾斜在警车上,将风挡玻璃达成了马蜂窝。

        一个弹匣瞬间打完,胡朋再次抬头,看到骑士十五世已经远离,他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的画面,庄稼地里被撞得变形的黄色校车,哀鸿遍野,不知道多少小学生无辜死伤,鲜红的血和刺鼻的硝烟刺痛着人民警察的心,什么官场倾轧政治斗争,此刻胡朋全都抛诸脑后,他只记得一件事,就是抓住罪犯,绳之以法。

        骑士十五世里,黑子问:“打死了么?”

        路朝先换着弹匣:“妥妥的,没人能躲过我的长点射。”

        云东表情复杂,没说话。

        忽然黑子大骂道:“我操,又上来了!”

        后视镜中,胡朋已经将千疮百孔的风挡玻璃推了下去,开足马力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开枪射击,子弹打在防弹越野车上叮当作响。

        路朝先想探出身子开枪,哪知道警车已经靠了过来,两车摩擦出一长串火花,声音无比刺耳,剧烈震动之下,路朝先的枪也脱手了。

        黑子大怒,猛打方向盘撞击警车,两车互相碰撞,警车吃了大亏,被撞得面目全非。

        “停下,把这个疯狗料理完了再走。”路朝先喊道。

        黑子猛然醒悟,这里地处偏僻,选地方不如撞地方,干脆在这儿把全部业务都解决算了。

        骑士十五世戛然而止,横在道路上,周围升起一股尘烟。

        胡朋察觉到危险,迅速倒车,停在十几米距离外,他额头上流着血,眼睛看什么都是红色的,但依然轰着油门,死死盯着越野车。

        他火气上来了,今天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能让坏人好过。

        黑子面带鄙夷的笑容,拔出了手枪,路朝先捡起了五六式,云东也端起了79轻冲,在他们密集的火力下,这只疯狗绝无生路。

        忽然一阵马达轰鸣传来,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从骑士十五世边驶过,谁也没有看到,骑士手中的卵形手榴弹以俯冲轰炸机投弹的形式落到了超豪华越野车的底盘下。

        滴答,滴答。

        两秒钟,手榴弹轰然起爆,将骑士十五世掀翻,虽说是所谓的防弹装甲车,但毕竟是民用车辆,又不是专业防雷车,底盘更是车辆最虚弱的地方,当即炸的他们人仰马翻,无数细小的钢珠从底盘下射出,三人满身是血,遍体鳞伤。

        摩托车停下,刘汉东和沈弘毅跳下车来,迅速扯开双肩包,原来这不是简单的双肩包,而是特制的特警战术背囊,打开来形成两个组成部分,用战术搭扣连上就是一个防弹背心外加携行具,短突击步枪,备用弹匣、手枪、手榴弹,一应俱全,背上还有四个硕大的字母:SWAT。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