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闹大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沈弘毅说:“你把证据交给哪个部门的?”

    刘汉东说:“中纪委,怎么了?”

    沈弘毅陷入深深思索,半晌才道:“中纪委办案有他们的考虑,时机不对,证据送上去也是搁置,你们那步棋走的确实漂亮,但最终功亏一篑,因为在这个体制中,我们不是裁判者。”

    刘汉东沉默了,沈弘毅是官场中人,深谙政治规律,刘飞集团疯狂攫取财富,不惜以数十条无辜生命为代价,铁证如山,高层依然不动如山,只能证明刘飞背后的靠山太硬,想依赖明君清官伸冤做主,无异痴人说梦,其实这个道理他早就懂,只是不像今天理解的这样透彻。

    与他相比,沈弘毅更加绝望,刘汉东已经把家属转移到国外,钱够几辈子花的,哪怕把刘飞杀掉,从此远走天涯不在踏足中国也无所谓,但自己不行,事业前途全在这儿,一个卸任的公安局长,无权无职无资源,又背上了谋杀的黑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从警多年,冤假错案听说过不少,只是从没想到自己也沦为其中一个案例,死刑外加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才是自己的终点。

    “有枪么?给我一支。”沈弘毅说。

    “你想做什么?”刘汉东看着他。

    “闹大,哪怕死也要轰轰烈烈的死,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正义。”沈弘毅坚定无比地说。

    刘汉东想了一下说:“近江没有美国领事馆。”

    沈弘毅一挥手:“开什么玩笑,就算死我也不会叛国,我有个计划,你想不想听。”

    刘汉东说:“我也有计划。”

    ……

    市委大楼,班子主要领导们面色严峻,听公安局长张俊涛汇报关于沈弘毅涉嫌杀人的重大案件。

    张俊涛开会的时候陈词滥调,向领导汇报的时候却言简意赅,直指要害,他分析说沈弘毅**不成,杀人灭口,证据链充足,提请市领导作出决定,立即逮捕沈弘毅。

    周文意味深长的看了刘飞一眼,他有些幸灾乐祸,沈弘毅曾经是刘飞的得力干将,现在却沦为杀人凶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开始崩溃,刘飞自毁长城,距离覆灭也不远了。

    刘飞表情淡漠,其实内心在纠结中,下面人太过积极主动,错误领会了自己的意图,直接把沈弘毅打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事情做得有些过头,但是作为老板也不好说什么,沈弘毅毕竟当过宋剑锋的秘书,而且这个人城府很深,留着也是个祸害。

    张俊涛目光炯炯,等待着领导的决断,陷害沈弘毅并不是他的安排,而是黑子派人搞的,张俊涛误以为刘飞的授意,主动配合,做戏做全套,把屎盆子彻彻底底扣在了前任头上,此刻他很有成就感,就像是捡回了飞盘的猎犬一般。

    证据确凿,性质恶劣,几个主要常委都没有异议,市委市政府做出决定,解除沈弘毅的党政职务,立即批捕。

    会议结束,张俊涛回去成立专案组,亲自组织抓捕,刘飞继续忙工作,丝毫不受影响,而周文回到办公室后马上打电话给徐宁,让他联系刘汉东,抢在警察之前找到沈弘毅。

    “沈很可能是被嫁祸,这是一个突破口。”周文一针见血的指出。

    可是徐宁按照预留的号码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

    刘汉东在近江市的安全屋就设在省委家属大院,这里保安森严,四通八达,最主要是高度安全,派出所查户口怎么也不敢查到这里来。

    沈弘毅用一部卫星电话遥控指挥,案发后四十八小时是黄金破案时间,必须争分夺秒,抢在真凶毁灭一切证据线索前查个水落石出。

    市局方面,张俊涛亲自挂帅抓捕沈弘毅,对于沈菲菲案倒是没有继续跟进,这就给了徐功铁等人可乘之机,沈局长在位五年,早已将公安局经营的铁桶一般,张俊涛虽然善于弄权,但毕竟时间太短,除了几个关于钱权的岗位抓在自己手里,整个公安局还是姓沈的天下。

    刑侦支队群情激奋,姓张的做事太龌龊了,把沈局长挤走也就罢了,还弄这种低级的栽赃陷害,刑警们干别的不行,就会破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沈菲菲到底是谁杀的,对他们来说就是一道二年级算术题。

    刑警们立即调查酒店式公寓以及周边摄像头,近江实行天网工程,路面、沿街店铺所有摄像头都是和公安局指挥中心联网的,高科技设备下,犯罪分子无所遁形。

    一查就查出了问题,周边摄像头全部失灵了,案发前半小时的录像都是空白。

    这一手用来哄老百姓是没问题的,但是对刑警来说就太小儿科了,通过对沿街店铺工作人员的讯问,得知案发前有一组人员来过,这帮人开大型suv,都是便装彪悍男子,自称国家安全人员,要求他们临时关闭摄像头。

    一个店员用手机拍下了这些“国安”的照片,虽然模模糊糊,但徐功铁还是辨认出,其中一人正是刘飞的驾驶员兼保镖黑森。

    真凶呼之欲出,但谁都不敢说出来,除了沈局长的前车之鉴,禁毒支队的老耿也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一大堆证据汇聚到沈弘毅面前,如果他还在位的话,案子就可以宣告侦破了,凶手是黑子,幕后指使是刘飞,可现在黑白颠倒,真凶高高在上,触不可及,他一言九鼎,他的话就是法律,不,比法律还大。

    “抓捕黑子,劫出王海,去北京。”沈弘毅沉着的说道,“我们不是单枪匹马,高层一直在关注,只是缺少切入点而已,闹大了,谁也不能只手遮天,这就是我的计划。”

    “我喜欢。”刘汉东赞道,“沈局长斯斯文文一个人,没想到脾气这么直接。”

    沈弘毅自嘲的笑了:“我还有别的选择么,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破釜沉舟,在此一举。”

    “我的计划基本和你一样,不过稍微复杂些。”刘汉东说,“北京不是那么好去的,搞不好半路上咱们就被武警给堵了,要玩就玩大的,把所有人都牵扯进来。”

    “好!”沈弘毅一锤定音。

    ……

    市政府,周文的私人手机突然响了,是个奇怪的号码打来的,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

    “周市长,我是刘汉东,稍等一下,沈弘毅和你说话。”

    紧接着那边换了人,是沈弘毅的声音:“周市长,我是沈弘毅,我被人报复陷害,主使人就是市委书记刘飞……”

    周文听完,直接问道:“你有证据么?”

    沈弘毅说:“有,但是我需要周市长的帮助。”

    周文感觉到肾上腺素在分泌,扳倒刘飞的机会来了!他沉声道:“我以组织的名义向你保证,正义一定会得以伸张。”

    和沈弘毅通完电话,周文立即拨通了省委副书记韩珏的保密号码。

    “韩书记,有件事情很重要,需要当面向您汇报。”

    二十分钟后,周文赶到省委大院,在和韩珏密谈了半小时后,安排秘书打电话让市公安局副局长徐功铁和刑侦支队长胡朋立即赶来。

    徐胡二人接到通知在第一时间赶到省委,站在他俩面前的是省委副书记韩珏和市长周文,两位领导的表情都非常严肃。

    韩书记说:“据我了解,沈弘毅是被人陷害的,真凶有很深的背景,可以说只手遮天,老实说,我和周市长的压力都很大,但是身为一名党员,我们绝不能容忍有人凌驾于党,凌驾于法律之上,现在我宣布。”

    徐功铁和胡朋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

    “秘密成立沈案专案组,徐功铁任组长,胡朋副组长,直接向我负责,查出真凶,绳之以法,党纪国法不容亵渎,你们两个人,有信心么!”

    “有信心!”徐功铁道。

    “万死不辞!”胡朋紧跟着道,两人已经凉了的一腔热血瞬间沸腾起来。

    “要注意方式方法。”周文补充道,“目前形势对我们不利,公安机关掌握在他们手中,广大干部群众是受蒙蔽的,所以我们还无法大张旗鼓的和他们斗争,只能采取秘密、灵活的方式,具体怎么办,我相信你们会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的。”

    “明白!”徐胡二人异口同声道。

    “也不用过于谨小慎微,解放思想,放开手脚,记住,你们的背后是组织。”韩珏生怕两人忌惮刘飞的威势,又加了一句。

    送走了两位警官,周市长和韩副书记相视而笑,如同多年老友一般,事实上他俩曾在江北共事过,韩珏担任市长的时候,周文是市委常委,南泰县委书记,只是周文属于郑杰夫体系,韩珏则是韩家的千里驹,两人其实没什么交情,但在更加强势的刘飞面前,却成了天然的盟友。

    “韩书记。”周文笑道,“是不是向朱书记汇报一下。”

    韩珏拧起眉毛道:“等一等吧。”

    周文点点头,心照不宣,事情还闹的不够大,闹大了才好做文章,不怕乱,就怕不够乱,乱了敌人,锻炼了群众,刘飞啊刘飞,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回你不死也得褪层皮。

    ads——>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