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陷阱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下班时间到了,沈弘毅驾车回家,担任公安局长的时候,出入都有专车,调任司法局后,局里的公车不负责接送领导上下班,他只能开自己的私家车,这是一辆红色的高尔夫,本来是买给妻子通勤用的,现在临时借来用。

    沈弘毅徜徉在车河中,脑子里思索着现状和前景,不经意间瞄了一眼后视镜,发现一辆银色大众轿车跟在后面,他学过刑侦,从警多年,对盯梢跟踪有着天生的敏锐感,这辆车在前两个街区前就出现在后视镜中,而且车里坐着两个年轻男子,这肯定不是偶然。

    到家的时候,那辆银色大众已经消失,换成了白色面包车,车里依然坐着两个男子,沈弘毅就明白了,这是跟踪监控的标准程式,起码有三辆车,三组人在盯着自己,都是生面孔,不是局里的刑侦高手,两种可能性,一是地下飞办的人,二是纪检部门的侦察员。

    沈弘毅紧张起来,如果是前者,说明刘飞要整自己的材料了,如果是后者,情况就更为恶劣,组织正式介入调查,自己的政治前途已经终结,双规只是时间问题,想到这些,他拿着钥匙的手都在颤抖,投了几次居然没投进锁眼。

    门开了,原来妻子在家,她表情有些不自然,沈弘毅的目光越过她的肩膀,看到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人。

    “有客人啊?”

    “我们系主任,有点事谈。”

    沈弘毅走进门,和系主任打招呼,这是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不但是大学系主任,据说还是诗人、作家。

    “一起出去吃晚饭吧。”沈弘毅道。

    “谢谢,不了,我该回去了。”系主任说。

    “我也走,系里要加班。晚饭你自己吃吧。”妻子拿起了大衣,跟着主任一起出门,这让沈弘毅有种错觉,人家是正牌两口子,自己才是外人。

    良好的修养让他没有语出不当,反而贴心地递过车钥匙。

    “不,我坐主任的车。”妻子冷淡的拒绝,高跟鞋一串响,出门去了。

    沈弘毅坐在沙发上,半晌没动,他意识到,自己的婚姻快终结了。

    这本是一桩政治联姻,夫妻两人没什么感情基础,只是门当户对罢了,一个是年轻有为的处级领导,一个是才华横溢的大学老师,所以一拍即合,婚后各过各的,长期不在一张床上睡,破裂只是时间问题。

    晚上,沈弘毅饿了,可是厨房里冷冷清清,冰箱里空空如也,他走到窗前,看到楼下停着那辆银色的大众轿车,监控人员就在附近,大概他们正吃着盒饭吧。

    估计家里电话已经被窃听了,手机更是早在监控中,沈弘毅坐立不安,在客厅里来回踱步,他知道刘飞想要什么,其实那天自己呈给刘飞的证据里,故意漏了一项,就是刘小飞杀人的铁证。

    忽然私人手机响了,是沈菲菲打来的电话,声音低沉:“大叔,我有事情找你,张毅出事前告诉我一个秘密,我现在想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我在酒店房间等你,你来吧。”

    电话挂了,沈弘毅陷入沉思,去还是不去?沈菲菲对自己有好感,这很可能只是她的借口,但也不排除张毅掌握了其他秘密的可能,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亲身前往。

    他走进书房,从柜子底层夹缝中取出一张在外地匿名购置的SIM卡,装进在电子市场买的山寨手机里,这种手机的串号成千上万台都是一样的,根本无法监听。

    通讯工具和武器缺一不可,但沈局长的配枪已经上交,他只拿了一支高压电击器,楼下的监视人员还在继续盯着,应付这帮人不需费太大周折,先上顶楼,从其他单元门出去就行。

    果不其然,当沈弘毅打车离开的时候,监视人员还在继续蹲守,他们盯着的是手机定位,屏幕上显示沈局长的手机没有移动,这就表示人还在家里。

    沈弘毅来到沈菲菲下榻的酒店,上次险遭杀害,沈菲菲就不敢继续住了,租了一个酒店式公寓,位于市中心,交通饮食都方便,只是管理不大严格。

    楼道漆黑,沈弘毅跺了一下脚,声控灯亮了,他走到沈菲菲房间门前,刚要伸手敲门,发现门缝里透着光,门是虚掩着的。

    “菲菲,你在么?”沈弘毅喊了一声,没人回应,屋里传来哗哗水声,隐约看见热腾腾的雾气,难不成沈菲菲敞着门洗澡,这孩子也太马大哈了吧。

    沈弘毅推门进去,又喊了一声,依然没人回答,洗漱间是磨砂玻璃遮挡的,看不到人影,他向前走了两步,赫然看到床边的地毯上露出一双赤脚,人是躺着的。

    “不好!”沈弘毅暗叫一声,走过来,果然见沈菲菲躺在地上,衣衫不整,两眼圆睁,纹丝不动。

    沈弘毅下意识的伸手去探沈菲菲脖子上的脉搏,人已经死了,尸体还是温的。

    这是陷阱!沈弘毅立刻醒悟过来,前任公安局长幽会女受害者,意图不轨遭遇抵抗杀人灭口,人家已经把剧本给自己写好了,物证人证什么的估计也都置办的妥妥的了,自己明知道这事儿不对头,还傻乎乎的往圈套里跳,实在无法原谅。

    这些念头都在电光火石之间,沈弘毅转身就走,边走边打电话,此时他谁也不敢相信,除了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

    徐功铁接了沈弘毅的电话,张口道:“沈局,你让我联系的人找到了,随时可以见面。”

    “把号码告诉我。”沈弘毅说。

    徐功铁念了一遍,沈弘毅过耳不忘,说道:“我这边出了点事,沈菲菲死了,他们会栽赃给我,刑警方面你盯着点,帮我查出真凶,就这样。”

    挂了电话,来到电梯旁,电梯门开了,里面站着两个巡警和一名公寓管理人员,大概是接到报警前来处理的,沈弘毅没有退缩,一边高声打电话一边走进电梯。

    巡警没留意他,跟着管理员走了。

    电梯下行,沈弘毅打通了徐功铁告诉自己的号码。

    “刘汉东么,我沈弘毅,朱雀大街和盐务街交叉口,我等你,就这样。”

    二十分钟后,沈弘毅上了刘汉东的车,此刻他才感觉到安全。

    “我出事了,他们杀了个人,嫁祸给我。”沈弘毅说。

    刘汉东驾着车,半开玩笑道:“沈局长,你怎么走到这步田地的?”

    沈弘毅苦笑道:“还是先说说你们上回的战果吧,大庭广众之下把市委书记带走,真是够大胆的,要说上面没有人支持,我很难相信。”

    刘汉东说:“你说的什么,我不懂。”

    沈弘毅说:“我知道你现在很难相信我,是不是苦肉计,明天就能揭晓。”

    刘汉东说:“你去哪儿,我送你。”

    “你安排吧。”沈弘毅靠在座位上,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

    刘汉东看着后视镜中狼狈不堪的沈局长,要说是苦肉计,那刘飞也太下本钱了,看来沈弘毅真的脱离了刘飞集团。

    ……

    110巡警来到公寓房间,发现了沈菲菲的尸体,立刻封锁现场,呼叫刑警、法医,救护车。

    刑警赶到,首先确定这是一起凶杀案,提取证物,拉走尸体,调取了公寓的监控录像,死者的身份确定后,开始调查最后和她接触的人,这一查不要紧,吓了办案刑警一跳,受害者在死前半小时联系过的人,竟然是前任公安局长沈弘毅。

    沈弘毅是一起买凶杀人案的受害者,而且是沈局长亲自带队救下的,两人相识很正常,约在公寓见面也在情理之中,大概是在会面中沈局长起了非分之想,遭到沈菲菲拒绝和要挟后,失去理智杀人灭口。

    张俊涛上任以后,把一些重要岗位的领导全换了,但是刑侦口很难换将,办案的还是那些人,案情太过匪夷所思,走漏消息也属正常,当夜胡朋就得到消息,在死者沈菲菲的指甲里发现了衣物纤维和血迹,正在进行技术比对,而且酒店公寓的监控视频里,有沈弘毅的身影,经张俊涛局长请示,市委主要领导批准,已经决定对沈弘毅立案。

    谁都能看得出,这是把沈弘毅往死里整的节奏,证据确凿,铁案如山,任谁也救不了他。

    在刘汉东提供的安全屋内,沈弘毅正在看电视,电视新闻报道说,市司法局长沈弘毅涉嫌故意杀人,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希望广大市民提供线索云云,市局开出的悬赏价码是五千元。

    “我就值五千?”沈弘毅苦笑道,他胡子拉碴,面容憔悴,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无法反应过来,昨天还是司法局长,今天就是杀人通缉犯,刘飞下手太狠了,放弃了先双规再移交司法的常规手段,直接上最狠的招数,这是要在通缉中击毙的路数。

    “你一定掌握了不少要命的秘密。”刘汉东说。

    沈弘毅摇摇头:“我掌握的证据不能对刘飞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对他的妻子儿子却是致命的。”

    刘汉东说:“我们倒是掌握了刘飞不少铁证,而且送到了有关部门案头,可是依然于事无补,丝毫阻挡不了他递补中央委员。”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