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章 弘毅是真男人
  • 第三章 弘毅是真男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场酒喝的天昏地暗,从刘家法国勃艮第酒庄带来的红酒喝光了十瓶,人喝多了就想倾诉衷肠,尤其沈弘毅这样经历了重大考验,自以为在领导心中更进一步的干部。*,,

        “老板,有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沈弘毅说道,此刻其他人都在酒桌上闹腾,只有他和刘飞在书房里。

        “你讲。”刘飞说,“自家兄弟,不要客气。”

        “能不能放宋法医一马。”沈弘毅深吸一口气,将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刘飞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不过转瞬即逝,他笑笑说:“好了,这事儿我知道了。”

        “谢谢老板。”沈弘毅再次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桌边,徐娇娇在向王海敬酒:“小海,好样的,不亏姐这么疼你。”

        王海谦虚道:“姐,真把我吓着了,好在咱大老板吉人自有天相,不但逢凶化吉,还更进一步,以后就是正儿八经的中央领导了。”

        徐娇娇撇撇嘴:“要不是我爸,他还早着呢。”

        王海装作没听见,领导的家事不能知道太多,不安全。

        刘小飞默默喝酒,这起事件给他的触动也不小,从贵公子变成无家可归的流亡者,落差之大令人难以承受,失而复得的感觉太好了,要知道刚听说父亲出事的时候,他肾上腺素上升,紧张的两天没睡觉,虽然家里在海外的资产不少,但是有关部门追逃的力度也很大,外国不再是保险箱和乐园,这些财产很可能都成了过眼云烟。

        虽然最终父亲赢了,宵小之辈百忙一场,终究是螳臂当车,挡不住历史潮流滚滚向前,父亲如愿以偿晋级中央委员,下一步就是副省长了,而外公更是力挽狂澜,如日中天,据家里人估算,下一届党的全国代表大会上,外公有可能成为正国级的领导人哩。

        刘小飞醉眼朦胧,心潮起伏,自己的出身决定了前途,已经无法更改,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外公的扶持下,父亲的仕途将会一帆风顺,终点站保守点说是副国级,往大里说,很可能执掌整个中国,而自己也必将走上仕途,就像美国那些政治世家一样,父亲总统,儿子也总统。

        “这就是我的宿命!”刘小飞暗道,此刻壮怀激烈,只是少了一个人陪伴,那就是已经牺牲的跟班王力。

        客人们渐渐散了,酒量极佳的刘飞走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染发的效果不大好,发梢已经显现了白色,下回要找个技术好的染发师傅来。

        想到一夜白头,无尽恨意浮上心头,刘飞握紧了拳头,酒杯碎了一地。

        “一个都不放过。”刘飞咬牙切齿道。

        ……

        春节长假后,各单位开始上班,市中级法院开始审理宋欣欣伪造国家文书罪,法庭上公诉人李艳军身穿检察官制服,铿锵有力,阴阳顿挫的宣读起诉书,被告席上,宋欣欣身穿便装,桀骜的仰着头。

        经过控辩双方的激烈交锋,最终一审判决如下,经合议庭判定,宋欣欣伪造国家文书罪名成立,判决十年有期徒刑。

        宋欣欣当庭表示不服判决,坚决上诉。

        李艳军鄙夷的看了宋欣欣一眼,这个女人没搞清楚状况,法院顶着上限判她十年,就已经很说明情况了,上诉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维持原判。

        沈弘毅得知判决结果,大出预料,刘飞不是已经同意了放宋欣欣一马么,怎么法院还这么判!这本来就是冤假错案,就算判三年都是极不合理的,何况是十年!

        十年,一个人的黄金岁月全完了,只因为触怒了领导,沈弘毅的脸在发烫,他深深的感到耻辱,不能保护深爱的女人,还得奴颜婢膝二对,自己不配称为男人。

        指望省高院的二审也不现实,在刘飞的授意下,高院必然维持原判。

        判决之后,宋欣欣就被转移到监狱服刑去了,监狱属于司法系统管理,公安局管不到,沈弘毅鞭长莫及,但他还是倾尽能力去打点协调,终于还是有些效果,宋欣欣服刑的监狱是省女子模范监狱,距离近江不远,管理规范,条件不错。

        在合适的时间,还是要去探视一下宋欣欣的,沈弘毅暗想。

        门被敲响,徐功铁进来了,沉声道:“沈局,有个案子,你看一下。”

        笔录放在桌上,沈弘毅一目十行扫完,心中惊涛骇浪,原来有个女孩报案称自己的男朋友被人杀了,她男友是个记者,在“双规事件”后离奇失踪,女孩坚称是被一个叫王海的人杀了,但是毫无证据,警方无从下手,就这样搁置下来,女孩不死心,通过关系找到了徐功铁,希望能为男朋友报仇雪恨。

        “王海,就是徐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徐功铁低声道。

        “他为什么要杀人,有什么动机呢?”沈弘毅双目炯炯。

        “报案人没说,我猜另有隐情。”徐功铁说道,他的老板是沈弘毅而不是刘飞,宋欣欣被判十年徒刑,其中缘由,作为老公安的徐功铁岂能不知。

        “就这样吧,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不能轻易动,影响不好。”沈弘毅轻轻说道。

        徐功铁会心一笑,留下了笔录,出去了。

        沈弘毅看着卷宗上的名字,陷入沉思。

        晚上,沈弘毅独自驾车出门,在车上打了一个电话,再次确认了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半小时后,某喧闹的酒吧内,沈弘毅见到了报案人沈菲菲。

        “你是刑警?”沈菲菲长着一双大眼睛,但是眉心很宽,看起来是个没什么心智的女孩子。

        沈弘毅拿出警官证亮了一下,又收回口袋。

        “看来你真的是刑警,你可以帮我么?”沈菲菲道。

        “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详细细,原原本本告诉我,我就无法帮你,换句话说,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沈弘毅盯着对方的眼睛,严肃认真的说道。

        “好吧,我们换个安静点的地方说。”沈菲菲道。

        两人起身正欲离开,忽然一个醉醺醺的家伙凑过来,摇头晃脑道:“菲菲,这人是谁,你新钓的凯子?”

        沈菲菲一脸厌恶:“不关你事。”

        那家伙伸手去挑沈菲菲的下巴,沈弘毅看不下去,一巴掌将他的手打开。

        “你行,等着。”那家伙根本没喝醉,只是借酒装疯而已,悻悻离开。

        沈弘毅带着沈菲菲出门,拿出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远处奥迪车鸣响一声,闪了两下灯。

        “你开奥迪的?”沈菲菲两眼放光。

        “工作车。”沈弘毅道,他有些后悔,不该开奥迪出来,可是自己是局长,从未身临一线,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适当的道具。

        两人走到车旁,忽然周围出现了几个黑影,都是一身痞子打扮,那架势很明白,男的暴打一顿,车抢走,女的拖走轮了。

        沈弘毅没有犹豫,他什么身份,岂能以身犯险,和这帮社会混混打作一团。

        这帮痞子们就看到这位文质彬彬的眼镜男子从腰间抽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来,顿时都呆了。

        沈弘毅不喜欢用小型手枪,77式和64式毫无威慑力,根本镇不住人,杀伤力也很有限,所以他的配枪是一把92式5.8毫米口径手枪,弹匣容量二十发,即便不带备用弹匣,也能打一场都市近战了。

        枪在手,沈弘毅无所畏惧,他抬手就朝痞子们脚下开枪,子弹钻进水泥地,溅起一团团碎屑,这可不是什么钢珠枪气弹枪,而是真正的军用手枪,枪声和膛口焰在夜色中很是惊人,痞子们吓傻了,全都不敢动。

        “面朝墙蹲下,扇自己脸,查着数扇,一百下,立刻!”沈弘毅表面上一副斯文面孔,狠起来连老公安都怕,何况这帮混混,痞子们立刻乖乖照办,面对墙角蹲下,一下下扇自己的脸。

        沈菲菲一脸崇拜,两眼都是小星星,二十出头的她何曾见过如此潇洒的男子,表面上如同儒商,出手就是侠客,好一个有味道的刑警大叔。

        沈弘毅没走,一直坐在车头,拿着枪盯着这帮混混扇完耳光才带着沈菲菲离开。

        “去哪儿?”沈弘毅驾着车问道。

        “我男朋友也有车,不过是摩托车,他死了,摩托车也被坏人推到江里去了。”沈菲菲语气幽怨,答非所问。

        “摩托车?”沈弘毅重复道,笔录里可没这一条,如果能把车打捞出来,倒是一个物证。

        “去酒店吧,前面就是四季酒店。”沈菲菲忽然情绪高涨起来,似乎男朋友的死对她的影响时效有效。

        沈弘毅心道酒店可不能随便去,堂堂局长如果被人查到带着女孩去酒店开房,影响可是致命的,他说:“不,车里就很好。”

        “那……去个安静点的地方,比如江滩。”沈菲菲脸上飞起两朵红云,不过沈弘毅没看到。

        十分钟后,沈弘毅将车停在了淮江大桥下,这里也是案发地点。

        “说吧,当时你看到了什么。”沈弘毅点了一支烟,倚在车头。

        沈菲菲陷入了恐怖回忆中,她痛苦的摇着头,但还是将当天发生的那一幕惨剧说了出来。

        “这应该是杀人灭口,你男朋友掌握了什么东西?”沈弘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