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章 一场虚惊
  • 第二章 一场虚惊

    作品:《匹夫的逆袭

        

        在刑警们不眠不休的努力下,终于有了线索,当天有一辆丰田考斯特驶入近江玉檀国际机场,一行人上了金鹿航空的湾流公务机,据查,这次包机的目的地是北京。

        当晚的近江新闻联播上,破天荒的没有出现任何和刘飞有关的新闻,这也造成了谣言的进一步传播,普通干部和市民是接触不到高层信息的,就算知道了真相也不会相信,人总是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答案,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一天之间,刘飞被双规的事情已经风靡淮江两岸,连扫大街的清洁工都知道了。

        几家欢乐几家愁,那些依附于刘飞的干部们都胆战心惊,如丧考批,而周文派系的干部们则欢天喜地,恨不得放上一挂鞭炮庆贺,而普通市民则采取了五所谓的态度,不管中央办谁,他们都高兴,都支持拥护。

        如果再不把失联的刘书记找到,后果将不堪设想,在市委领导亲自指示下,沈弘毅立刻带领精兵强将奔赴北京调查,首都不比近江,不是自家地盘,想查什么线索都得当地公安配合,好在沈局长在公安大学的同学已经是北京刑侦总队的领导,老同学帮忙,事半功倍,很快就查出了刘飞的去向。

        一行人奔到昌平,在回龙观精神病院将刘飞搭救出来。

        众人看到满头银发的刘飞,差点没认出来,一夜之间白的不止是头发,心理遭受巨大打击的刘飞像是老了十几岁,憔悴不堪。

        刘飞并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感激涕零,在精神病院呆了十几个小时,他想清楚很多事情,这绝对是针对自己的阴谋,而且一定有高层人参与,眼下恶劣影响已经造成,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必须马上采取措施。

        汽车上,刘飞借了沈弘毅的手机,开始部署工作,他先给市委宣传部长打电话,让他在电视上播放自己以往讲话调研的片段,在报纸、电台、门户网站上大规模的报道,就说刘书记去北京开会了。

        随后,他又给秘书打电话,让他通知自己的家属和部下,千万不要出境,不要转移资产,做出什么出格的大动作。

        秘书说晚了,夫人和小飞已经抵达洛杉矶了,黑总也失去联系,根本找不这人。

        “让他们回来,立刻!”刘飞怒喝道。

        沈弘毅小心翼翼问道:“老板,现在是回近江,还是在北京留几天。”

        刘飞摆手道:“回近江,分秒必争,这是一场战争,不过在回去之前,先去美发店,我要把头发处理一下。”

        沈弘毅和三名刑警随行护卫,陪刘飞乘坐最近一班飞机回到了近江,一下飞机就风尘仆仆的赶赴会场,他临时安排了一个万人群众大会,目的是为了当众露面,这样谣言才会不攻自破。

        万人大会上,刘飞发表脱稿演讲,一如既往的言辞犀利,睿智幽默,引起一阵阵热烈掌声。

        会后,刘飞又马不停蹄的前往市区最大的购物商场调研,和群众们同乐,再次大出风头。

        晚上,刘飞召集市委常委们开会,他威严的目光扫视着众人,最后停留在周文身上。

        “这两天我在北京开会,听说家里谣言满天飞啊,某些人不要高兴得太早,邪不胜正,一切歪门邪道都是徒劳的。”

        听了刘飞阴阳怪气的话,周文不慌不忙道:“刘书记有话直说,不需要拐弯抹角,据我所知,北京最近没什么会议可开,而省委的定性是失联,我想请问刘飞同志,您身为市委书记,突然不打招呼就跑去外地,这种行为难道合适么?”

        这是周文第一次当面锣对面鼓的和刘飞言语冲突,众常委都摒了一口气,看刘书记如何出招。

        刘飞斩钉截铁道:“这叫引蛇出洞,某些人黔驴技穷,按捺不住跳出来用一点小事大做文章,反而暴露了内心的虚弱和卑劣,我会责令公安部门追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什么层面的干部,一定严肃处理。”

        周文冷笑不语。

        ……

        刘书记安然无恙,他的亲近之人都松了一口气,徐新和结束南美三国的访问,返回了北京,徐娇娇和刘小飞也从洛杉矶飞了回来,这同折腾,光是头等舱飞机票就花了不下十万块。

        已经逃到缅甸的黑家兄弟,听说刘书记没事,激动得热泪横流,紧紧拥抱,当夜不醉不归,第二天返回中国,搭乘飞机回近江。

        这一场乌龙摆的过于惊悚,王海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因为他已经将刘飞家庭丑闻以口述形式讲给了某南方报系驻近江的记者,代价是二十万人民币。

        这位记者也是个人物,一心想抓个大新闻,不惜自掏腰包买王海的独家内幕,可是事情的变化太过玄幻,明明被双规的干部又咸鱼翻生了,新闻肯定没法用了,用了就是造谣中伤,可他又不想白花二十万,于是打电话给王海,要求还钱。

        王海是什么人物,不讹人就是好的了,到手的钱哪有往回退的道理,他一口拒绝,坚决不愿还钱。

        “一手钱一手货,咱们谁也不欠谁。”王海理直气壮的这样说。

        “可是这新闻没法用了,大哥你体谅一下我,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记者央求道。

        “关我屁事。”王海这就要挂电话。

        “等等,姓王的你不仗义,别怪我不讲究,我把这些猛料寄给刘书记或者徐娇娇,你猜他会怎么想?”记者不是省油的灯,冷冷威胁道。

        王海慌了神,怎么忘了这茬,他忙道:“等等,王哥和你逗闷子呢,二十万是么,我给你二十一万,权当封口费了,咱都把这事儿忘了成不?”

        记者说:“二十五万,一口价。”

        王海紧咬牙关,目露凶光,刘书记回来了,他怕谁啊,当即答应:“行,二十五个,一分不少你的,咱们约个地方见面吧。”

        晚上十点钟,淮江大桥下的空地上,王海坐在奥迪车里抽着烟,火光一明一暗。

        记者开着摩托车来了,他将车停下,走到奥迪车旁敲敲车窗:“王哥,我来了。”

        王海降下车窗:“外面冷,车里说话。”

        记者进了汽车,搓搓手道:“真冷,对了,刘飞到底怎么回事?”

        王海敷衍道:“我哪儿知道,兴许是用的什么计策吧,刘书记就是心眼多,谁也玩不过他,这是二十五万,兄弟你点点。”

        “王哥敞亮,那我就不客气了。”记者接过报纸包,里面全是钞票,他立刻见钱眼开,忙不迭的点着,没注意王海悄悄掏出了钢丝锯。

        王海双手握住了钢丝锯的把手,猛然将钢索套在记者脖子上,用力勒紧,钢丝锯上带有细小的刀刃,记者的脖子被勒的鲜血直冒,他奋力挣扎,两条腿徒劳的瞪着,就这样保持了一分钟,终于慢慢不动了,两眼凸出,死不瞑目。

        “妈的,车都弄脏了。”王海骂道,记者尿失禁,奥迪车里一股骚臭味。

        记者死了,尸体必须销毁,王海干这个最在行,他先将记者的摩托车发动起来,猛拧油门,摩托车呼啸着冲进了江里,消失无踪,然后他驾车带着尸体回家,他家有浴缸,有电锯有硫酸,还有冰箱和很结实的黑色塑料垃圾袋。

        奥迪车开走了,江滩远处才站起一个女人来,用手捂着嘴巴不敢哭出声,两眼含泪,浑身颤抖。

        ……

        沈弘毅奉命彻查刘书记被绑架一事,事实上这根本构不成绑架罪,因为嫌疑人并未采取暴力手段,而且不是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只是将刘飞带到北京住了一晚而已,往轻里说,就是个恶作剧而已。

        但是事主不是普通老百姓,而是省部级领导干部,这起事件的动机很值得考量,甚至有可能牵扯到国外的**势力哩。

        刑侦口的精兵强将们根据现有线索进行追查,在技术部门协助下,证实确实有黑客入侵了天网系统,可以随意涂抹视频档案,入侵者的IP不在国内,而是在迪拜。

        至于包租金鹿航空飞机的人,也是使用的假身份,这帮人做事滴水不漏,付款使用的境外VISA信用卡,查都查不到身份。

        尽管查不到人,但刘飞还是锁定了目标,有这个魄力和能量的人,并且站在自己对立面的,唯有周文刘汉东集团。

        其实刘飞冤枉这俩人了,不论是周文还是刘汉东,都没这个头脑,他俩只是执行者而已,真正出谋划策的幕后大BOSS,此刻已经乘机飞回了西萨达摩亚。

        春节前,北京传来喜讯,刘飞的递补中央委员获得通过。

        ……

        近江市,枫林路十六号别墅,中央委员,省委常委,近江市委书记刘飞同志举行家宴,款待亲近亲属朋友。

        在“双规事件”中站稳了立场的都在邀请之列,除了徐娇娇刘小飞母子,还有沈弘毅、黑家兄弟和王海。

        刘飞举起红酒杯,感慨道:“这一年大家辛苦了,斗争日趋白热化,这一局咱们胜了,全赖大家临危不乱,从容应对,干得漂亮!干一个。”

        大家都举起了酒杯,刘飞指着王海说:“你,是忠臣。”

        王海用力的点点头,眼圈红了。

        刘飞又指着黑子说:“你,是良将。”

        黑子哽咽了:“老板,啥也不说了。”

        刘飞转向沈弘毅:“弘毅,你是好兄弟。”

        沈弘毅点点头:“谢谢老板。”

        刘飞高高举起杯子:“干!”

        大家碰杯,痛饮,为胜利干杯,为老板晋级为中央委员干杯。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