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一章 现形记
  • 第一章 现形记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飞满腹狐疑,问服务员:“这房间的客人呢?”

        服务员答道:“您不就是客人么?”

        刘飞返身回屋,四下查看一番,确实人去楼空,中纪委的人撤走了,只把自己丢在了这里。

        不对头,很不对头,这绝不可能!刘飞心中冒出无数可能性,冷汗渗了出来,难道说这是一场阴谋,针对自己的奸计。

        他拿起电话,拨总台,问清楚打长途的办法,一个电话打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没人接,打徐娇娇的电话,关系,打儿子的手机,关机,再打黑子的电话,依然是关机状态

        这几个号码是刘飞能记在心里的,平时联络全是秘书安排,他根本不知道号码,不过好在还有114查号台,刘飞拿出纸笔,打通了近江的114查号台,听了一大堆广告后,终于转了人工,成功要到了纪委和省委的电话号码,然后开始拨打。

        很不巧的是,今天是周末,而查号台记录的电话都是办公室普通电话而非值班电话,自然打了也没人接。

        刘飞怒了,摔了电话,下楼来到前台,对服务员说:“马上给我打报警电话,我被人绑架了。”

        服务员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先生,您不是好好的么。”

        刘飞说:“我是被绑架并非法囚禁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在你们酒店登记的人,你们单位也脱不了干系,马上报警!现在,立刻!”

        大堂经理带着两个保安上来了,当然没有动手打人,他们怀疑刘飞是精神病患者,疯子闹事对酒店声音有影响,必须哄着他,别让他闹事。

        “好的先生,我们现在就报警,请您在沙发上坐一会,别影响服务员帮别的客人办理手续好不好。”大堂经理彬彬有礼的将刘飞请到了一旁。

        保安打了110,过了十分钟,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一个五十出头的老民警带着俩协警,先和大堂经理唠了几句。

        “病人就在那。”大堂经理指着刘飞方向说,“大概是受迫害妄想症,非说被人绑架了,要是真绑架,他还能好好坐着?”

        民警笑了:“快过年了,精神压力都大,什么妖魔鬼怪都出来了,我把人带走就是了。”

        说罢上前,询问刘飞身份。

        “我是近江市委书记刘飞。”刘飞答道。

        民警倒吸一口凉气,这位精神分裂患者病的可不轻,居然妄想自己是市委书记。

        “得嘞,您要是市委书记,那我就是公安部长了。”民警笑着说,“跟我回所里吧,帮你联系联系家人。”

        刘飞大怒,他也算是封疆大吏级别了,平时下基层都是前呼后拥的,和人握个手,别人都感激涕零的,如今竟然被当成精神病人,岂能不怒,但他也不是那种当官当傻了的人,自己身上没有任何证件,口出狂言,不被人当成疯子才叫奇怪。

        民警将刘飞带离了宾馆,回到派出所,一大堆事儿等着处理,哪有闲工夫管他,刘飞见所里人都忙的脚不沾地,自己饥肠辘辘,干脆出门想买点东西吃。

        门口有个煎饼果子的摊儿,味道喷香,刘飞嗅了嗅,更觉饥饿,他摸摸身上,没带钱包,领导干部所有事务都有秘书代劳,平时不带手机不带钱包,如今可算是尝到了虎落平阳的滋味。

        “唉,市委书记,你过来。”老民警见不着人,寻了出来,隔得老远冲他喊道。

        刘飞转身回去:“请帮我联系江东省驻京办。”

        “好,稍等啊。”老民警带他回办公室,自己又出去一趟,过了几分钟后来,手中拿了套煎饼果子。

        “吃吧,刘书记。”老民警说。

        刘飞眼圈红了,虽然只是两块钱的煎饼果子,但意义重大,回去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这位基层民警。

        “相貌堂堂的,怎么得了这病。”老民警叹息道,拿出纸笔:“说吧,家住哪儿?”

        刘飞正色道:“我再重复一遍,我是江东省近江市市委书记刘飞,被坏人绑架到这里,现在我要求你联系江东省驻京办,你如果处理不了,请找你的上级。”

        “你先吃,所长忙着呢,这会儿没工夫。”老民警干了三十年公安,精神分裂患者见的不少,据他判断,这位很可能是生意失败的白领人士,血本无归就差跳楼了,重压之下精神分裂,幻想自己是市委书记什么的,这是一种病,得治。

        “联系江东省驻京办,谢谢。”刘飞道,他有些不耐烦了。

        “你平时都吃什么药?”老民警道,“不能停啊。”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精神病,我是被绑架的市委书记,我是中央候补委员!”刘飞气急败坏,简直要喊出来了,此时他已经猜到对方的阴谋所在,这一招实在是又狠又阴,如果不及时消除恶劣影响的话,假双规也变成了真双规,对自己名誉的损害是无法挽回的了。

        “对对对,你是中央委员,哪能是候补的呢,是正式的,大干部。”老民警像哄孩子一样哄着他,拿起电话煞有介事道:“江东省驻京办么,你们的市委书记在我们所呢,赶紧派车来接人。”

        刘飞见他不像是真打电话的样子,站起来拂袖而去。

        “拦着他。”老民警道,两个协警赶紧过来将刘飞按住。

        “放开我!”刘飞奋力挣扎,他平时日理万机的同时也保持着大强度的体育锻炼,每天光游泳就俩小时,身体棒的很,两个协警都按不住他,最后上了电棍和铐子才让他消停。

        刘飞被丢进了拘留室。

        过了俩个钟头,终于有车来接刘飞了,不过不是江东省驻京办的,而是回龙观精神病院的救护车,两个膀大腰圆一巴掌宽护心毛的男护士给刘飞打了一针镇静剂,将其拖到了救护车上,鸣着警报拉走了。

        ……

        江东省委大院,机要局局长敲响了省委书记朱家政的屋门,向他报告来自中纪委的回复。

        “中央并未对刘飞同志采取措施。”机要局长说,“他们完全不知情。”

        朱书记浓眉紧锁,这事儿透着蹊跷,不是中纪委拿人,难不成是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冒充执法人员从市委大院把一位市委书记给绑架了?

        “知道了。”朱书记摆手让机要局长离开,转向纪委书记:“老魏,你怎么看?”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现在还不好贸然下定论,我建议再等等看。”纪委魏书记说。

        “有道理,可以等等看。”朱书记点点头,政坛风云变幻莫测,刘飞又是颇有争议性的人物,据说最近中央要开会表决递补中央委员的问题,刘飞正是热门人选,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种事,绝对有原因。

        “那怎么定性?”魏书记道。

        朱书记大手一挥:“失联。”

        朱家政作为江东省班子的大班长,要负责的事情是全面的,刘飞一不是他的嫡系,二不是他的女婿,他没必要紧张兮兮的高度关注,省里的年轻后备干部又不是只有刘飞一个,中组部重点培养的还有省委副书记韩珏、近江市长周文,组织部长丁冠臣等。

        堂堂一个市委书记失去联络,这事儿简直没法拿出来讨论,刘飞的几个竞争对手都采取了袖手旁观的态度,省里也不急不躁,把球踢回了市里。

        周文身为近江二把手,当仁不让的挑起了重担,他组织召开了市委常委会,向常委们宣布了事实真相。

        “经省委有关部门确认,刘飞同志并未被中纪委双规,根据刘飞同志的秘书描述,刘飞是被几个人从会场请走的,至于去哪里,去做什么,去见什么人,我们不好凭空猜测,领导干部也有私人空间嘛。”周文这样说。

        常委们面面相觑,从没听说过这样匪夷所思的说法,刘书记到底还是出事了,搞不好是被犯罪分子绑架了。

        周文接着说:“市里没有一把手是不行的,我建议按照正常程序处置,成年人失踪超过多少小时,报警处理,让警方来寻找刘书记。”

        常委们纷纷举手:“同意。”

        在场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刘飞驯服的统治工具,刘飞说一他们不敢说二,有个性有棱角的干部都被撸下去了,此时刘飞失联,他们没一个能站出来和周文分庭抗礼的,周文说什么就是什么。

        市公安局,沈弘毅接到市委发来的命令,全力以赴查找刘书记下落,他顿时懵了,难不成另有玄机,刘飞是被人绑架的?

        这时候胡思乱想是没用的,沈弘毅赶忙召集精干刑侦力量,亲自挂帅侦破,一帮刑警跑到市委大院,调取录像,给目击者做笔录。

        很不巧的是,市委大院的监控坏了,不早不晚,就那个时间段的录像全成了空白,所以只能听取现场目击者的描述了,刘飞的秘书言之凿凿说刘书记确实就是被自称中纪委的人带走的,而且还亮了证件,表明了身份,说是第十一监察室的,叫王文斌。而勤杂工也证实刘飞确实是被那几个人带走的,上了一辆丰田考斯特。

        市委大门的门卫说不记得了,大门口每天进出车辆很多,各部委办局的,省里的,只要有通行证他们一般不查问。

        线索到这儿就断了,因为连市委大门口的监控也坏了,这坏的就有些蹊跷了,分明是有黑客入侵了天网系统。

        沈弘毅下令,撒开大网,地毯式搜索,一定要查出刘书记的下落。

        全市民警都调动起来,查宾馆酒店网吧出租屋,查汽车站火车站高铁飞机场,查所有登记在册的丰田考斯特。

        远在一千公里外,北京昌平回龙观精神病院的病房内,刘飞已经进入躁狂状态,他大声疾呼:“放我出去,我是刘飞!我要见你们院长!”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