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八章 组合拳
  • 第五十八章 组合拳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宋欣欣很镇定:“我就是,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有个案子请你回去协助调查。”检察官们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嘚瑟劲很像香港电影里廉政公署去警察总部提人的片段,如果是刑警部门,肯定不会轻易就范,说啥也得和他们纠缠一番,但这里是法医鉴证中心,宋欣欣也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她还以为是别人牵扯到什么案子需要自己作证呢,镇定无比的对部下们说:“我去去就来,等我回来接着开会。”

        宋法医就这样被检察官们带走了,一辆车,连司机四个,两个人坐在后排,把宋欣欣夹在当中,就差没上手铐了。

        来到检察院,一位名叫李艳军的女检察官接手了宋欣欣,和她面对面坐着,翻动着手上的卷宗,语气略带鄙夷:“是你自己说呢,还是我提醒提醒你。”

        宋欣欣比她还冷:“我不懂你什么意思,有事你就说,没事我就回去了。”

        李艳军说:“来了你就走不了啦,你涉嫌伪造国家文书罪,身为公安局的干部,知法犯法,严重性你应当了解。”

        宋欣欣冷笑:“请问我伪造什么国家文书了?”

        李艳军说:“好吧,我就提醒提醒你,你有个养女,现在的名字叫宋亚男,以前叫毛丫,剩下的不用我说了吧。”

        宋欣欣脑子迅速转动着,当初毛丫的奶奶被藏獒咬死,举目无亲,是她毅然收养了这个孤女,办了领养手续,上了户口,如果走正常程序的话很麻烦,自己确实是找了熟人帮忙,干净利索的就把户口给办了,要知道近江的户口可是很值钱的,很多外地人求之不得,莫非这件事上出了问题?

        李艳军说:“想起来了吧,宋亚男的户口是怎么上的!”

        宋欣欣一言不发。

        ……

        检察院把公安局一号法医带走的事情迅速传到沈弘毅耳朵里,他急忙找人了解情况,原来是蕴山分局下面一个派出所长被人举报了,这个所长多年来为他人办理假户口,收取巨额贿赂,而这些户口里,就包括宋欣欣的养女宋亚男的一份,老实说检方是在吹毛求疵,但就怕他们是刻意而为。

        沈弘毅的消息渠道很多,不到下午他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一切都是为了抓宋欣欣,甚至连那个倒霉的所长都是牺牲品。

        要抓宋欣欣的人是近江市委书记刘飞,沈弘毅的老板,至于宋法医和刘书记之间的龃龉,沈弘毅也掌握一些,早先刘飞还在当市长的时候就多次流露出对宋法医的欣赏和好感,宋欣欣的快速晋升也正是得益于此,沈弘毅当然明白刘飞的心思,他也曾矛盾苦楚过,在仕途还爱情中何去何从,所幸最终没有让他走出抉择,冰山一样的宋欣欣拒人千里之外,刘市长碰了一鼻子灰。

        再后来,各种机缘巧合下,宋欣欣和刘飞又有过几次交集,都是和案件有关,小商村被查和宋欣欣有关,刘书记有私生女的消息被曝光,也和宋欣欣有关,多次触怒龙颜,被检察院查也在情理之中。

        沈弘毅再次陷入矛盾当中,身为市公安局一把手,他的能量是极大的,如果宋欣欣不是刘书记点名要办的人,他完全可以将其毫发无损的救出来,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残酷,刘飞为了整宋欣欣,不惜牵扯出一大串公安系统的人,可以恨意之深,自己贸然去面见求情,怕是毫无胜算,搞不好把仕途也耽误了。

        公安局长表面看起来光鲜无比,但是升降全在于刘书记一句话啊,自己还没进常委,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可是宋欣欣怎么办?孤苦可怜的孤女,还收养了一个小孤女,如果按照检察院的意思,起码要判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宋欣欣原本光明无限的前途就全完了。

        而且听说负责宋欣欣一案的女检察官是检察系统出了名的铁娘子女强人,经她手公诉被判死刑的人就不下十个,李艳军本来是管刑事案的,这次被特地调来负责伪造国家公文案,可谓杀鸡用牛刀,上级领导的用心可想而知。

        最终沈弘毅还是没去找刘飞求情,他召开大会,要求市局全体干警端正工作态度,开展自我清查,与**之风作斗争。

        私下里,沈弘毅帮宋欣欣找了很好的律师,同时努力寻找证据,帮她开脱罪名,能免于起诉最好,实在不行的话,上了法庭也未必判有罪,退一万步说,即便判决有罪,也不会顶着上限判个十年吧,三五年出来还不耽误人生。

        宋欣欣被检察院羁押了,同事们想去看她,自然被拒之门外,不过公安们有的是办法,还是将消息传递给了宋法医,说亚男有我们照顾,你尽管放心。

        法办一个宋欣欣只是开胃小菜,刘飞的后续招数还在不断使出,首先是孙继海被正式批捕,等待他的将是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紧跟着传出一则令人震惊的消息,周文大秘徐宁的父亲,前南泰县委书记、人大主任徐民被双规。

        卸任官员双规,是很少见的事情,徐民在南泰县为官多年,虽然颇有清官名声,但是在当年大环境下也不免收了一些好处,帮人办了一些事情,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纪委只是不想多事而已,真想办谁,一办一个准。

        徐民的落马使得近江官场变得微妙紧张起来,谁都知道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省纪委办了徐民,剑锋直指徐宁,而徐宁正是周文的秘书,秘书完蛋,领导的覆灭也就不远了。

        这段时间,徐宁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心中恐惧不已,他出身干部家庭,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县政府当公务员,一直给周文当秘书,虽然勤快能干,但是没经过真正的风雨历练,遇到挫折难免低沉不振。

        不久后,网上曝出新闻,江北市车辆管理所一名交警违规帮人办理摩托车牌照,而这名交警正是徐宁前女友的哥哥,此人是退伍军人出身,在徐宁的安排下进入车管所当了一名合同制交警,借助职务便利收受大量贿赂,已被批捕。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种搞法,徐宁被抓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周文只得壮士断臂,做预防性处理,将徐宁调离自己身边,换了一个新秘书。

        徐宁的事情尘埃尚未落定,又有一人出事,近江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耿直,因为违纪被一撸到底,双开处理,说起来他犯的错误简直不值一提,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究其原因,还是刘汉东的缘故,如果不是他放水,上次刘汉东也不会轻易逃掉。

        耿直被检察院以渎职罪名批捕、提起公诉

        ……

        市委大院,刘飞站在窗口,外面雪花飞舞,寒风瑟瑟,西伯利亚寒流带来了冬的信息,也带来了首都的喜讯,增补中央委员的事情有了眉目,据内部消息称,刘飞很有可能递补上去,把头上的候补二字去掉,这可是仕途上极其重要的一步,重要性不言而喻。

        刘飞信心满满,踌躇满志,他步子走得太快,以至于政治地位和行政级别脱钩,现在终于要步调一致了,按照事先规划的蓝图,解决中央委员身份后,下一步就该是常务副省长了,紧接着是省长,省委书记……

        “看来今年大年初一在雍和宫烧头柱香还是有用的。”刘飞暗道,以前他是坚定地无神论者,还嘲笑过徐娇娇的信仰,但是后来无意中发现连岳父徐新和也和上师们保持着联系,做出一些重大决定前总要咨询上师的意见,渐渐的他也开始迷信起来,权当是给自己的心理安慰。

        想到在雍和宫上香的往事,刘飞就忍不住摇头,大冬天雍和宫前有人彻夜排队,为的就是抢头柱香,其实当他们七点钟进庙的时候,别说头柱香了,前十柱香都轮不到。

        距离明年春节没多少日子了,这次恐怕抢不到雍和宫的头一炷香了,可是近江也有寺庙,和宗教局的人打个招呼,到时候清晨去烧一炷香,应该没有问题,刘飞想到这里就觉得悲哀,中国人很有意思,一方面没有任何信仰,另一方面又什么都信,连自己这样清高睿智的高级干部也不能免俗。

        秘书轻轻敲门,打断了刘飞的思绪。

        “刘书记,全市反腐会议照常举行,下午两点半市委机关礼堂。”秘书说道。

        “知道了。”刘飞摆摆手,下午这个会议是早就安排好的,最近他要狠抓干部作风问题,也算敲山震虎吧,给周文那帮人一点颜色看看。

        两点半,机关礼堂座无虚席,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基本上都到场了,市委秘书长主持会议,刘书记做重要讲话。

        刘飞自从升任书记以来,着装也不再特立独行,平时和其他高级干部一样,要么是深色西装,要么是深色夹克衫,夏天就是白衬衫配西裤,严肃大气,中规中矩。

        他坐在主席台上,手上不拿稿子,直接脱稿演讲,滔滔不绝。

        “有一句话叫做打铁还需自身硬,作为一个领导干部,首先要自身硬,经得起上级纪委查,经得起网络人肉搜索,一身正气两袖清风,不贪不腐,没有乱七八糟的朋友,这样你才能管得住下面的人,你自身不硬,说出的话,那就是笑话!”

        台下干部们正襟危坐,不敢窃窃私语,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倒霉的是谁,搞不好这次大会后,就有人当场被纪委带走。

        他们这么猜不是没道理的,礼堂入口处,有几个穿藏青西装的彪悍男子在探头张望,不知道什么来头,但是看气势就像是纪检部门的执法人员。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