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七章 刘飞出招
  • 第五十七章 刘飞出招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启.蒙.书.网☆☆无.弹.窗☆全.免.费]

        押送王力的是一辆昌河面包车,随行人员有一名警察,两名协警,王力坐在后排铁笼子里,事到如今他才知道害怕,市委警卫处的身份丝毫不起作用,他叔叔是王海,他兄弟是刘小飞,他经常出入刘书记家的牛逼资历都于事无补,他现在是纵火未遂犯,前途全毁,等待他的是法律的严惩。じWWW.じ

        面包车在夜色中疾驰,驾车的协警浑然不觉远处有一支枪口在瞄着自己,一百米外,路朝先坐在厢式货车的车厢里,端着一支八一杠自动步枪,准星慢慢从警车驾驶员转到面包车轮胎上,屏住呼吸,稳稳扣动了扳机。

        子弹呼啸而出,路朝先打了个提前量,正好击中轮胎,高速行进的面包车瞬间失去平衡,侧翻在地,擦出一串火花,警察们都没系安全带,被撞得七荤八素,昏死过去。

        这儿地处偏僻野外,路过车辆不多,路朝先乘坐的货车开了过去,下来几个人,装作救护的样子,撬开了警车后门,王力满脸是血,惊恐的看着头戴面具的黑衣人。

        黑衣人手上拿着一支铁棍,二话不说抡了过来,王力下意识举手抵挡,胳膊当即骨折,黑衣人继续砸过来,王力一偏头,铁棍砸在车厢内壁上,深深的一个凹坑出现,可见用力之猛,这是奔着要命去的。

        “东哥,是你么?”王力从黑衣人的动作上看出眼熟之处,这人很像是云东,“咱们还一起喝过酒呢。”他惨叫道,话音刚落,云东一记闷棍砸在他脑门上,脑壳都凹进去一块,血射起老高,如同喷泉。

        云东再次举起铁棍,忽然一枪打来,正中他手腕,这是一颗步枪子弹,巨大的力量将手腕整个打断,铁棍应声落地。

        负责警戒的路朝先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急忙调转枪口,可是他根本找不到对方,没装光学瞄准镜的八一杠也完全没能力与真正的狙击手抗衡。

        开枪的是刘汉东,他用的是一支85式狙击步枪,在二百米外指哪打哪,第一枪打断了云东的手,第二枪直接就奔着厢式货车的引擎盖来了,一枪击穿了发动机,黑色的机油喷满了挡风玻璃。

        路朝下见势不妙,大叫扯呼,地下飞办众人慌忙四下逃窜,云东也来不及捡他的断手了,一个跟头翻下路基,跌跌撞撞跑远。

        路朝先的心在砰砰猛跳,对方来路不明,实力超强,这是专业的狙击手水平,自己贸然出去肯定死路一条。

        碰巧有几辆运送渣土的泥头车路过,路朝先瞅准机会,背着步枪跃出车厢,趴在泥头车的外壁上逃走,等泥头车开出去一百米远,路朝先悄然落地,趴在路边,拽过八一杠,瞄准了警车。

        这条路没路灯,黑漆漆的很适合隐蔽,敌在明,我在暗,完全可以扳回一局。

        果然,一辆没挂牌照的越野车开了过来,车上的人没下来,直接在车内开了一枪,是对着路朝先方向发射的照明弹,军用照明弹从天窗**出,直冲天际,冉冉落下,把这一带照的如同白昼,路朝先无所遁形。

        越野车里探出一人,手上拿的分明是装了消音器的mp5冲锋枪,路朝先见势不妙,一个懒驴打滚滚进了排水沟,子弹跟着他掀起一阵阵尘土,路朝先觉得屁股被火筷子烫了一下,他没敢查看,头也不回的跑了。

        当昏迷的警车驾驶员苏醒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押运犯人失踪,地上遗留了好多子弹壳,他挣扎着拿起手机,拨通了值班室电话。

        市局刑警迅速赶到现场,封锁道路,展开调查。

        ……

        王力失踪,云东重伤,王海在押,连路朝先都挨了一枪,加上纵火被人抓现行的事情,综合看来,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针对刘飞。

        刘飞召见了黑子,主仆二人相对无言。

        “如果二哥还在的话,绝对分分钟干挺他们。”黑子忽然说道,眼中流露出无限怀念。

        刘飞苦笑,姚广的眼睛是怎么瞎的,黑子难道忘了,但此时不宜灭自己威风,他淡定问道:“王力掌握什么情况?”

        黑子说:“那个什么活佛,是王力帮着小飞做掉的。”

        刘飞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此事公诸于众的话,自己的仕途才真的完球了,绝对不能让王力把这事儿说出来,不过现在人已经失踪,想控制都控制不住了。

        “一定要找到王力。”刘飞说,“不惜一切代价。”

        除了动用黑白两道的力量之外,刘飞紧急飞往北京面见岳父,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开诚布公的将妻子儿子所做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北京西山,翁媳二人进行了一番对话,和以往相同,徐新和总是言简意赅,一针见血。

        “政治斗争是残酷的,是你死我活的,精力的分配要权衡,不能全部扑在工作上,适当的要花一部分在其他方面。”

        在岳父面前,刘飞时刻都像个虚心求教的小学生,他检讨道:“我懂了,前段时间,我全部身心都扑在工作上,忽略了对家属的管理,今后一定引以为戒。”

        徐新和摆摆手:“领导干部也是人嘛,那些事情你不要想了。”

        有了岳父这句话,刘飞放一万个心,他小心翼翼道:“爸,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徐新和说:“等等,还有件事。”

        刘飞凝神屏息,静候岳父发话。

        徐新和说:“最近反腐力度不减,中央委员下马的就好几个,你这个候补委员,是该进步一下了。”

        刘飞按捺不住狂喜道:“爸,能轮到我么?”

        “总要争取一下嘛,最近你注意一下,不要弄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别的事了,走吧。”徐新和手一弹,刘飞赶忙起身告辞。

        回程的高铁上,刘飞接到了黑子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一个特大好消息,王力的尸体在一条臭水沟中被发现,颅脑受重创而死,应该是被云东当场打死的,也就是说,王力根本没有机会泄露机密。

        “好,很好。”刘飞大喜,“云东的伤势怎么样了?断手再植手术成功么?”

        黑子沮丧道:“不行,是被枪打得,血管筋脉乱七八,根本连不上了。”

        “一定要做好安置工作,不能寒了战士们的心。”刘飞嘱咐道,放下电话,百感交集,岳父说的对,政治斗争无比残酷,需要付出无数的鲜血与汗水,从今天开始,自己应该狠下心来,披荆斩棘,让对手颤抖、恐惧!

        他拿起平板电脑,上网搜索关于自己的消息,果不其然,在岳父的干预下,所有不利消息全部被屏蔽,什么市委书记私生女,高管妻子纵火灭情敌满门,制造车祸杀人灭口之类的全都不见了。

        回到近江,刘飞先去医院慰问了因公负伤的云东和路朝先,云东的右手断了,从此成为废人一个,但他毫不灰心,激动不已的告诉刘书记,自己还有左手,写字开枪干活都不耽误。

        刘飞坐在床边亲切地说:“小云啊,现在科技发达了,组织上会帮你联系最先进的机械手,非常灵巧的那种,你看过终结者么,就和电影里演的一样。”

        云东瞪大了眼睛:“老板,真的有这种东西?”

        刘飞说:“普通民用的当然买不到,但是我们可以联系军用的嘛,江北重工就有这样的高精尖机械手,还是试验品,价格相当昂贵,但是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代价也要搞到。”

        云东乐了:“那我以后就是终结者二代了。”

        刘飞也笑了,其实他只是在安慰云东,江北重工是有类似产品,但是以他刘飞的面子肯定搞不来。

        当然除了安慰之语,刘飞还是拿出了真金白银的,首先帮云东解决了组织关系,编制落在公安局,正儿八经正科级,还有一张货真价实的民政部颁发的残疾警察证,以后每月都享受国家的补助。

        路朝先的伤势比较轻,屁股上挨了一发九毫米手枪子弹,做了手术就基本好了,现在只是在养伤而已,刘飞对他就没这么客气了,直接给了五万块慰问金了事。

        从医院回来,刘飞开始秘密调查对手的情况,首先是私生女消息走漏的问题,他多了个心眼,没有通过沈弘毅去查,而是用地下飞办的关系进行秘密调查,几天后得到了答案。

        有证据表明,泄露消息的是人是公安局法医鉴证中心的主任宋欣欣。

        至于在纵火案中给王海下套的人,则是周文的心腹,前江北公安局警官孙继海。

        孙继海至今押在公安局,虽然他是报案人,但警方还是给他定了一个寻衅滋事罪,并且努力寻找其他罪名,公安想找谁的麻烦太简单了,孙继海成立了一家侦探事务所,接了不少业务,但是却没开过**,妥妥的偷税漏税罪,深究起来,判他几年不成问题。

        至于宋欣欣,也有的是招对付她。

        这天上午,宋欣欣正在单位给业务骨干们开小会,忽然会议室的门开了,门口站了三个穿藏青色西装,胸前佩戴红色检察官徽章的人。

        “你是宋欣欣么?”检察官严肃问道。

        ads——>

        baidu_clb_slot_id="933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