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678章 再遇鼻涕虫
  • 第678章 再遇鼻涕虫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王小军的供词被录成视频文件,发送给了徐宁,徐秘书先自己看了一遍,然后带着笔记本电脑来到周文的办公室,重头放了一遍。-

        周文沉‘吟’片刻道:“怎么才能保证他说的是真实可信的呢?”

        徐宁说:“派人去查一下不就行了。”

        周文说:“他说的这些情况,都是很难进行调查取证的,而且即便是真的,也不会对那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真爆出来,倒霉的不一定是谁呢。”

        徐宁沉默了,领导考虑问题更加全面细致,小商村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行政村,但是在政治上的意义非同小可,背景深厚难以想象,贸然与之为敌,就算是省会城市的市长也没有万全的把握,周市长现在奉行的是低调绥靖政策,而不是对抗争权,突然改变方针策略也是不合时宜的。

        但是徐宁还是觉得这样一个大事件不利用起来太‘浪’费了,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思忖再三,还是给远在金边的刘汉东打了个电话,他用的是秘密手机号码,即用即抛的,给领导当秘书,都快训练成特务了。

        徐宁用严肃的语调告诉刘汉东,这件事对于扳倒刘飞相当重要,但是周市长不掌握公安口的力量,所以还是要靠我们自己的能力去做。

        “只要证据确凿,必定能造成惊天动地的效果,某人一手打造的小商村工业基地也将面临巨大的危机,这就等于给他沉重一击,来而不往非礼也,在铁渣街棚改项目上我们先失一局,现在到了找回场子的时候了。”

        刘汉东并未被徐秘书‘激’情洋溢的发言感动的热血沸腾,他冷冷反问:“有什么支援给我?”

        徐宁语塞,顿了顿才道:“你需要什么方面的支援?”

        刘汉东道:“这事儿闹大了肯定要动手,万一有死伤,就会比较麻烦。”

        徐宁一咬牙道:“抚恤金我会出一部分,但是拿不出太多。”

        刘汉东道:“我不是这意思,死伤的当然是小商村方面,我可不想再惹上一身官司,你们要做好准备善后才行,再弱势也是个市长,也有话语权,对吧?”

        徐宁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你先拿一个计划给我,善后我会负责的。”

        ……

        柬埔寨,金边,刘汉东住在市郊一所房子里,这儿是t部队设置的安全屋,从武器弹‘药’粮食饮水到通讯医疗‘交’通,各种设施一应俱全。

        南亚天气炎热‘潮’湿,刘汉东不太适应,本打算立刻回国开展行动,可是当地朋友非要邀请他看一场地下拳赛,碍于面子只好接受,带着几个部下驱车前往,他的当地朋友是个红‘色’高棉出身的毒枭,在金边很吃得开,除了贩毒生意外,还经营地下赌场,拳赛就是赌场最吸引人的项目,刺‘激’血腥,不死不休,每天赌注都会在十万人民币以上。

        毒枭是赵辉介绍的朋友,曾经在堵截西部某族越境逃亡者的事务上帮过一些小忙,有心巴结天朝上国的贵客,特地为刘汉东安排了两个的南亚‘女’孩,肤‘色’微黑,小巧玲珑,眼神还带着羞涩,一个为贵宾捶‘腿’,一个帮他打扇,正对着包厢的是四方形的赛场,周围观众已经疯狂,各种下注,各种喊叫,气氛相当热烈。

        参赛的两个选手都是南亚人,身高不超过一米七,‘精’瘦彪悍,打起来很野蛮,但是刘汉东看的相当无趣,百无聊赖,问那个给他打扇的‘女’孩子:“你多大了?”

        刘汉东会说简单的高棉语,‘女’孩很乖巧的回答他:“十四岁。”

        “你呢?”刘汉东挑起捶‘腿’‘女’孩的下巴,这个长得更俊秀一些,大概有点华人血统。

        “十五岁。”‘女’孩答道。

        “简直就是禽兽。”刘汉东暗道,但是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入乡随俗,不能拿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别人,如果自己严词拒绝,这两个‘女’孩怕是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可自己又不能把她们买下来带回中国,所以如何处置,需要智慧。

        赛场中‘激’战正酣,两人打得血头血脸,用的都是泰拳招式,观众们也是如醉如痴,呐喊叫好咒骂声响成一片,忽然刘汉东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人群中闪过,再找已经毫无踪迹了。

        这货出现在这里难道只是巧合?刘汉东警惕起来,按了按腰间的手枪。

        毒枭察言观‘色’,笑呵呵的问刘汉东有什么事情?

        刘汉东道:“刚才看到一个老朋友,喜欢拖着鼻涕的一个家伙。”

        毒枭立刻招手让人过来,附耳说了几句,手下匆匆而去。

        片刻后,手下前来报告,毒枭道:“刘总这位老朋友在我们这儿还有些名气哩,曾经在我这儿做过拳手,您是想要死的呢,还是活的?”

        刘汉东道:“我想见见他,叙叙旧。”

        毒枭笑道:“我这就安排,刘总请继续看比赛。”

        此时场中已经决出胜负,输的那个被打得昏‘迷’不醒,生死不知,胜利者也鼻青脸肿,气喘吁吁。

        裁判举起了胜利者的手臂,场中一片咒骂,大多数人都输了。

        毒枭道:“刘总,您赢了啊。”

        刘汉东道:“我刚才没下注啊。”

        毒枭道:“刚才我替您下了一笔筹码,赢了算您的,输了算我的。”

        这也是示好的方式,输赢还不是毒枭一句话说了算的么,刘汉东微笑,接受他的善意。

        比赛打完已经夜里十二点了,毒枭察言观‘色’,见刘汉东意兴阑珊,没有继续再玩的劲头,便把其后的歌舞表演取消了,让人把刘汉东的“老朋友”带了进来。

        多年不见,詹子羽已经变了模样,人瘦削了许多,头发也掉光了,鼻涕倒是一如既往的拖着,他‘精’神萎靡,衣衫破旧,显然‘混’得不咋样。

        “这是个赌鬼,酒鬼,毒鬼。”毒枭介绍道,“人不人,鬼不鬼,已经废掉了。”

        刘汉东淡淡道:”你还记得我么?”

        詹子羽半坐在地上,脸上还有一道伤痕,他抬头,茫然看了看刘汉东,摇摇头。

        刘汉东从他眼神中看到萎靡和‘混’沌,正如毒枭所说,这人已经废了,本来脑子就有伤,再常年吸食毒品,能活到现在也是奇迹。

        詹子羽曾经是近江警界‘精’英,他父亲是市局一把手,他从警多年,广‘交’朋友,公安口提拔谁,全凭他一句话,詹家班的覆灭,固然有国家反腐的原因,但刘汉东也功不可没,两人‘交’手多次,虽然刘汉东一直占上风,但不得不说,詹子羽是个极难对付的敌人。

        如今,敌人沦落到这步田地,刘汉东却毫无快感,只有落寞。

        “给他好吃好喝,让他体面点的走吧。”刘汉东道。

        毒枭当即拍‘胸’脯承诺,今后刘总朋友所用的****他全包了,身故后也会找和尚给他超度。

        刘汉东起身离开,路过詹子羽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

        詹子羽身子颤抖了一下,低下了头。

        刘汉东回酒店了,他不会吧毒枭赠送的两个妞儿带回安全屋,这两个小‘女’孩都是雏儿,是‘精’心准备的礼物,必须笑纳。

        可是刘汉东又不想禽兽不如,他打算让两个‘女’孩在酒店过一晚,表示自己对礼物的满意,然后打发点钱就算了,当然这个想法他并未告诉任何人。

        酒店大堂,经理满脸谄媚的告诉刘汉东,高级套房早已开好,夜宵在桌上,连浴缸里的水都放好了。

        两个‘女’孩满脸羞涩,隐隐带点兴奋,却毫无痛苦悲伤的表情,或许承接了这份任务,报酬会相当丰厚吧。

        刘汉东正要进电梯,忽然看到小刀脸上的纠结和义愤,他这才注意到,忽视了小刀的感受。

        小刀虽然是江湖中人,但经受的都是老派传统的教育,讲究盗亦有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正义感比刘汉东还强烈一些,而且他妹妹如果活着的话,和这两个‘女’孩年纪差不多。

        刘汉东笑了,拉过小刀,将房卡塞在他手里,又‘摸’出一沓人民币:“这是你的福利,你自己决定怎么做。”说罢扬长而去。

        小刀愣了,傻傻站在原地,手里捏着房卡。

        刘汉东心中暗笑,明天且看小刀如何处置的。

        ……

        第二天,小刀回到安全屋,走路都有些发飘。

        刘汉东笑道:“双飞的感觉如何?”

        小刀一脸正义:“我什么也没干,给了两个妹子一人五百块钱,打发她们回家了。”

        刘汉东笑意更浓:“然后呢?”

        小刀的正义变成了愧‘色’:“闲着也是闲着,我打电话叫了大保健,两个。”

        刘汉东哈哈大笑:“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小刀又洋洋自得起来。

        刘汉东接着说:“你这个好人做的没意义,你不睡,自然有别人睡,说不定这两个‘女’孩下一个服务对象是个又老又丑的欧洲白人,或许是人高马大的黑叔叔,或许是个变态的日本猥琐大叔”

        小刀脸‘色’在变,说不清是懊悔还是愤怒。

        他问:“妈的,那还不如我睡了。”

        刘汉东说:“你自己心安理得就好,这世界上人太多了,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只能管好自己,不作恶,不帮凶,做到这一点,世界就美好了那么一点点。”

        小刀似懂非懂,嘴上却道:“叔,我明白了。”

        终于要离开柬埔寨了,刘汉东准备押解着王小军取道云南返回国内,启程那天,毒枭朋友又来送行,他告诉刘汉东一件事,鼻涕虫失踪了。

        “不是暴毙,是真的失踪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毒枭这样说。

        刘汉东笑而不语,如果自己的行动能给詹子羽一点触动,哪怕给自己再树立一个敌人,也是值得的。

        “妈的,老子现在越来越有佛‘性’了,不然也‘弄’个仁‘波’切当当算了。”刘汉东想。--30aahhh+25401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