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六章 纵火
  • 第五十六章 纵火

    作品:《匹夫的逆袭

        热门推荐:、 、 、 、 、 、 、

        向瑾华两口子一致认为,这孩子需要心理辅导治疗,近江有几个心理诊所很有名气,不如留在这里给女儿看病,不过出来这么久,旅费花的差不多了,再住招待所怕是经济上撑不住了,商量后决定搬家。23}{wx}.{}

        既然决定常住,那不如租个房子来的方便,在朋友的介绍下,张严军租了一处酒店式公寓,每月租金两千八,公寓是用老办公楼改造而成,一层里包含了三十多个房间,大多数房间是没有窗户的,通道狭窄曲折,白天也必须开灯,住着很不舒服,但是胜在距离心理诊所较近,步行即到,购物吃饭也很方便。

        张严军和向瑾华两口子都是请了长假的,有的是时间陪女儿看病,他们每天生活相当有规律,上午下午各去一次诊所,早饭吃的是街头买的煎饼果子,豆浆油条,中午和晚上有时候吃盒饭,有时候下馆子点四菜一汤,酒店式公寓是个套间,向瑾华陪女儿住里间,张严军住外间,他们特地挑了一套没窗户的,就是为了防备女儿跳窗逃走。

        就这样过了一周,张淼的病情略有缓解,心理医生给她开的药方很简单,多和正常人交往,多和年轻人交往,唱歌跳舞吃喝玩乐,总之用潜移默化的方法使病人从梦靥中走出,据医生说,张淼的症状不是特例,很多在传销窝点呆了许久的人都这个样子,不能急,要慢慢治疗,慢慢引导。

        张家人没留意到,他们已经被人盯上了,至少有三班人轮换着盯梢监视,甚至在酒店式公寓里租了房子和他们同住,张家人的一举一动,生活规律,行动路线,**下的馆子,甚至喜欢吃的菜都被人记录下来。

        负责监视张家人的是王海,他作为徐娇娇的管家,肩负着替女主人排忧解难,铲除麻烦的使命,不过这次任务有些艰巨,徐娇娇要张家人死!

        虽然任务艰巨,但王海还是毅然承接下来,他在北京混的时候干的就是黑监狱,盯梢绑架,非法拘禁,这些活儿驾轻就熟,杀人这事儿也不是没干过,虽然一次性杀三口人有些显眼,但是处理成事故就显得正常了。

        王海动用了六个马仔执行这次任务,领头的就是他侄子王力,不过这事儿瞒着刘小飞,毕竟要处理的是刘小飞的同父异母的姐姐,虽然没感情,但心理上总要有些芥蒂。

        经过一周时间的观察,王海最终想到了纵火的办法,因为这个酒店式公寓的布局很紧凑,防火设施形同虚设,主要在合适的时间点一把火,绝对能把张家人烧死。

        行动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张家人从诊所回来,进了房间,十分钟后,两个头戴棒球帽的男子出现了,手里拎着啤酒瓶,在走廊里鬼鬼祟祟的走着,来到张家人所住套间门口,四下张望,用啤酒瓶向里面倾倒汽油,随后用一条链子锁将门从外面反锁。

        执行任务的是王海和王力叔侄俩,用外人要花大钱,不如亲自上阵,反正没啥风险,公安局都是自己人,到时候徐主席打个招呼就把案子压下了。

        王力毕竟胆小,负责把风,王海拿出打火机,正要打火,忽然两侧房门齐开,从里面冲出几条大汉,为首一人一记飞踹将王海踢到墙上,王力见势不妙刚想跑,也被人按住一顿暴打。

        五分钟后,110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王家叔侄俩已经被铐在一起,鼻青脸肿的蹲在墙角,装汽油的啤酒瓶,打火机等证据摆在一旁,公寓住客们都被惊动,纷纷斥责这两人的疯狂行径,要不是有人拉着,这两人很可能被当场打死。

        警方将涉案人员全部带到派出所,报警的人自称叫孙继海,是一名私人侦探,接受张严军的委托保护张家人的安全,他早就发现有人盯梢,于是将计就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没想到这两个丧心病狂的犯罪分子居然是要纵火烧楼,如果被他们得逞,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警察审问纵火未遂的嫌疑人,两人一言不发,拒不招供。

        无孔不入的新闻记者们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消息,赶到派出所进行采访,警方还没意识到这案子的复杂性,并未进行阻止,任由孙继海向记者们出示各种证据,包括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证和驾照。

        半小时后,市局来了两辆警车,将王海王力孙继海以及张家人全都接走。

        案子牵扯到市委书记夫人身边的工作人员,市局不敢等闲视之,副局长徐功铁亲自办理,这案子非常简单,但是又极其复杂,受害者是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张淼一家人,而据内部消息称,张淼的母亲向瑾华和刘飞是大学同学,而犯罪嫌疑人又是刘飞现任夫人的管家,不用出动刑侦专家,就是警校毕业生都能看出来这里面什么猫腻。

        案子就是这么简单,但是涉及到的人都不简单,负责张家人安全的所谓私家侦探,名叫孙继海,是前江北市局的一名警官,而且此人是周市长提拔起来的,后来因为违纪被清理出公安队伍。

        这案子,水深啊,徐功铁不敢擅自处理,将案子上交给沈弘毅。

        沈弘毅是明白内情的,作为公安局长,该知道的他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他也掌握,张淼和刘飞进行过dna比对,而且确认是刘飞亲生女儿,这件事近江没几个人知道,沈弘毅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政治前途对亲生女儿一家痛下杀手,甚至不惜用酒店式公寓里几十条人命来陪葬,这一点确实符合刘书记的手法,想当初520公交车爆燃案,不也是几十条无辜人命来换取青石高科的巨额财产么,不过如果真的是刘飞授意,那出手的就是地下飞办了,办事也不会这么毛糙,所以这案子已经是刘书记那位善妒的夫人徐娇娇所为。

        沈弘毅也头大无比,他一边下令封锁消息,一边亲自向刘飞汇报。

        市委大楼,刘飞正在研究新一年近江经济发展的方针策略,忽然沈弘毅前来,他心中没来由的一颤,有些不祥的预感。

        办公室里,秘书上完茶就离开了,只留下刘书记和沈局长。

        沈弘毅将笔录摆在桌上,一言不发。

        刘飞看完,努力保持着镇定,但还是忍不住颤抖起来,他背转身去,不让沈弘毅看到自己失态,停了足有两分钟,他恨徐娇娇这个蠢娘们,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恨周文,私下里设套让徐娇娇去钻,更恨王海这个狗奴才,胆大妄为把自己坑的有苦说不出。

        ”弘毅,你的看法是?”刘飞终于恢复了淡定,从容问道。

        沈弘毅早已打好了腹稿,他侃侃而谈道:“首先,这是一起未遂案件,虽然性质恶劣,但到底没造成恶果,犯罪嫌疑人应该是和被害人有私人恩怨,当然这只是合理的推理,具体结论还要等预审结束。”

        刘飞说:“严肃处理,一定要严肃处理,为了一己私怨,差点酿成群死群伤的重大火灾,这种人简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管这个人有什么身份,有什么背景,有什么人打招呼,务必要还人民群众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

        沈弘毅心里有了底,告辞离开,向徐功铁面授机宜,徐功铁面露难色:“沈局,这事儿不该咱们扫尾吧。”

        “咱们不做也可以,你看着处理吧。”沈弘毅的心情也很复杂,不管怎么处理,这事儿都涉嫌渎职违法,但是明知道不可为,也要为之,只是要把危害性降到最低。

        “小心点为好,周那边也参与了。”徐功铁说,孙继海是周文的人,这事儿相当复杂,稍有不慎就会牵扯进高层斗争,不过事到如今,必须要选一边站了。

        ……

        王海自恃是徐娇娇的管家,根本不把给自己做笔录的警察放在眼里,他口出狂言,说怎么把老子关进来的怎么放出去,敢给我瞪眼,当心我一句话就扒你们的警服。狂归狂,自己的身份倒是只字不提。

        相比之下,王力就嫩多了,被警察一通吓唬就按捺不住了,叫嚣道:“你们知道我是谁么,我实话告诉你们,我在执行高度机密的特种任务,事关国家安全,耽误了大事,你们几个小警察担得起么!”

        预审老刑警笑眯眯问道:“那你是哪个单位的?空口无凭,总要让我们相信才行吧。”

        王力说:“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说了,希望你们能保密。”

        预审刑警说:“政策我们懂,该保密的绝对保密。”

        王力叹一口气说:“好吧,其实我是市委警卫处的特工,公安现役编制,我叫王力,不信你们可以去查。”

        隔壁,徐功铁看着监控屏幕上的王力,心里叹道:“这小子嘴不严,怕是命不久矣。”

        傍晚时分,王海和王力被分别押上警车,送往市郊的第一拘留所,与此同时,地下飞办的云东等人也在去往拘留所的路上。I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