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五章 雌威
  • 第五十五章 雌威

    作品:《匹夫的逆袭

        商村,预想中的大规模反抗行动并未出现,因为警方的工作做得充分细致,核心人物全被控制,剩下的人一盘散沙,根本组织不起来。@@.@ . 3  X.

        第二天一早,村里恢复正常,上百名村民举着横幅带着鞭炮,自发来到村委会大楼前放炮,庆祝中央英明决定,打掉了商村的**集团。

        事实证明,没了商家人的统治,天塌不下来,大局已定,危机解除,武警机动师两个大队的兵力连夜撤走,只剩一个地方武警中队配合公安维持秩序。

        村里的网络和电话都畅通了,远在北京的商永贵接到家里的告急,心脏病发作被送进了**。

        病房,两位全国人大的工作人员向商永贵宣布,依法解除他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穿着病号服的商永贵不甘心失败,大叫着要见总书记,要见总理,要见某老,要告状鸣冤。

        病房的门关上了,没人搭理一个村委书记的呓语,这几年光省部级的官员就下马不知道多少人,谁在乎多一个商永贵。

        省委派出工作组进驻商村,发现诸多严重问题,绑架、非法囚禁、谋杀,铁证如山,海军派出了潜水员,从水库底捞上来六个铁笼子,里面的尸体已经被鱼虾啄的只剩下骷髅了,这只是商村的贵胄们弄死的一部分人。

        商村做生意的声誉很差,经常牵扯到诈骗案件,而外地公安机关无法进入商村取证抓人,往往不了了之,村里甚至抓捕一些生意上出现纠纷的合作伙伴,逼迫对方执行合同,地牢里囚禁的那个浙江的人大代表就是这么来的。

        村里表面上看起来富裕康,其实全部财产都是商家人的,村民只有房屋和汽车的使用权,每月的薪水也有一半以上被迫存进村里的信用社,发到手的只是代金券,只能在村里使用,想兑换人民币就得填表登记,每年限额五万,超出部分要村干部签字批准才行。

        以上只是商村嫡系村民才享有的权力,这些年来商村扩展迅速,方圆十几里的自然村都变成了他们的属地,其实就是殖民地,外姓人沦为打工者,享受不到所谓集体经济下的各种权力。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商村积累了大量财富,这些财富都掌握在商家人手中,村里的企业,股份全被商家人瓜分,他们不用像普通村民那样工作之余政治学习,早请示晚汇报,每周一三五下午开会学习老书记的讲话精神,他们也不受兑换人民币的限制,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这部分特权群体,包括商家本家们,村委委员、候补委员、预备委员们,他们占据了村里党政军所有重要位置,这些人正是商永贵统治商村的基础。

        此外,商永贵和他的儿子们还大量行贿,以金钱女色贿赂相关干部,并保留了账本和音像资料,这些证据全部都被省纪委拿走。

        商家还出资赞助国内左翼网站、论坛,这倒没什么稀奇的,因为商村一直是以意识形态相对保守著称,奇怪的是,商裕民和商富民各自在日本和美国拥有多处住宅以及豪车、股票等,据商裕民的儿子商玉成一直在国外居住,已经取得美国绿卡了,而商富民的儿子才上高中,也送到澳大利亚去了。

        ……

        近江市委,刘飞正在沉思,商村一夜之间就垮了,工业园陷入瘫痪,青石高科方面有数名高管牵扯进受贿案,被检察院带走调查,连总裁唐一诺都被叫去做笔录,这些都不算什么,让他头疼的是突然多出一个女儿来。

        向瑾华的女儿张淼,正是刘飞当年种下的骨血,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儿,刘飞毫无感情,作为政治家,他的思维和常人不同,深知此事如果爆出,对自己的前途相当不利。

        但是现在想封口已经晚了,据张淼是被刘汉东救回来的,而刘汉东和周文最近走的比较近,搞不好周文已经掌握了此事。

        “去省纪委。”刘飞对秘书,“帮我联系一下。”

        半时后,刘飞面见纪委书记,向他讲述了自己上大学时期的风流往事,那时候男未娶女未嫁,刘飞也没踏入仕途,最多只能算历史旧账,连作风问题都算不上。

        向组织和盘托出后,刘飞感觉神清气爽,以后不管有谁再拿这个做文章,他都能坦然面对了。

        晚上十,刘飞回到家里,发现徐娇娇坐在客厅沙发上,微笑着看着自己。

        “什么时候从北京回来的?”刘飞问道。

        “有事,下午飞回来的。”徐娇娇道。

        刘飞走到酒柜前,拿了一瓶进口矿泉水喝,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是徐娇娇走了过来,像以前那样,温柔的从背后抱着刘飞的腰,将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

        “很累了,早休息吧。”刘飞。

        “嗯,最近挺忙的吧,听商村被查了,你没影响吧。“徐娇娇问道。

        “没事,商家是咎由自取。”刘飞回转身,看着徐娇娇,发现她的笑容有些古怪,不由得心里一凉。

        果然,徐娇娇毫无预兆的突然爆发,两只手轮上了刘飞的脸,精心修过的指甲在刘书记脸上挖出八道血槽。

        “刘飞,你他妈的背着我在外面胡搞我也就忍了,你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不让我知道!我和你们拼了!”徐娇娇歇斯底里,疯狂的厮打着,刘飞招架不住,又不能还手,狼狈不堪。

        工作人员闻讯赶来,都不敢劝,唯有管家王海上前试图去拉徐娇娇:“主席,主席,消消气,别动手。”

        “滚!”徐娇娇火气上来谁的面子也不给,一脚揣在王海心窝,她经常打网球,连瑜伽,身体素质不错,这一脚力道不,王海被踹的捂着心口嘴歪眼斜治咳嗽。

        “注意你的形象!”刘飞大吼道。

        “注意你妈的形象,你不要脸,我还要什么脸!”徐娇娇嗓门极大,披头散发,抓起什么砸什么,家里博古架上全是值钱的古董,被他一顿乱砸,连价值连城的明代花瓶都摔碎了。

        “,这些年你是不是经常去看他们,夫妻团聚,父女团圆,阖家欢乐,其乐融融,对吧,就瞒着我一个人,刘飞,我早看你这人不对劲了,上大学的时候你追求我,不就是看我爸爸是市委书记么,你这些年根本就没有爱过我!”

        刘飞英俊的面庞极其扭曲,低吼道:“住口!”

        徐娇娇的话触痛了他的往事,没错,他是不爱徐娇娇,只是作为政治踏板而娶了这个女人,忍了这么多年,虽然已经成为副部级干部,但是岳父的政治资源还必须借助,所以还得继续忍,他默默劝着自己,别动怒,不忍则乱大谋,徐娇娇这样的人只能哄,不能打,不然家丑外扬,自己的前途就全完了。

        “让我住口,你也好意思!”徐娇娇叉着腰站在瓷器碎片中,“这些年你干的那些破事,你以为我不知道,连安馨这样的人你也想染指,刘飞,你他妈的是不是性饥渴啊。”

        工作人员们已经全都退了出去,这些领导的家事他们不敢听,也不想听,连王海也不例外,知道的越多越危险,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但是有一个人却推门进去了,徐娇娇扭头一看,立刻缄口不言,火气降了一半。

        刘飞来了,他紧握双拳,两眼喷火。

        “儿子,妈可被欺负惨了。”徐娇娇走过来,扶着儿子的肩膀哭泣。

        “妈,咱们走。”刘飞。

        母子俩就这样互相搀扶着出去了,只剩下刘飞一个人,他望着满地狼藉,缓步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拿了支烟想抽,却找不到打火机,叫人,工作人员也都不应,他静静坐了一会,将香烟揉碎。

        ……

        近江市委招待所,张淼一家人住在这里,女儿终于获救,向瑾华非常高兴,张淼的便宜爹张严军也很欣慰,女儿全须全尾,唯一的的遗憾是脑筋不大清楚,拒不回家,闹着要回团里。

        “回什么团里,回学校继续你的学业。”向瑾华苦口婆心的劝道,“女儿啊,妈都担心死了你知道么,和你爸爸在近江找了你三个月,人都瘦了一圈。”

        张淼面无表情:“我不回学校,我已经有工作了,是商村文工团的团员,正式编制,上面我表现的好,下个月让我当舞蹈组的组长呢。”

        向瑾华:“女儿啊,商村一窝坏蛋已经被铲除了,你不用怕他们,他们再也欺负不了你的张淼:”不可能,别骗我了,这些谎言我听得多了。”

        向瑾华见没法劝,只好侧面迂回谈其他的:“孩子,这几个月你都是怎么过的?他们饿你了么,打你了么?”

        张淼:“我过的很充实,比在学校那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强多了,在文工团里,我学到了很多道理,我们一起练功排演,一起政治学习,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我们吃的很好,睡的也好,没人打我们,相反,政委对我们非常关心爱护,比亲爸爸还亲。”

        一旁沉默的男人终于忍不住了,怒道:“洗脑洗成这样,这孩子算是废了。”

        张淼带着怜悯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养父,轻轻摇头:“你不懂,那是我们的事业。”

        男人:“你们的事业就是陪领导干部睡觉么,不知廉耻!”

        向瑾华心碎了,拉着丈夫道:“老张,别刺激孩子。”

        张淼凛然道:“那也是必要的奉献,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