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一章 敲山震虎
  • 第七十一章 敲山震虎

    作品:《匹夫的逆袭

        张宗伟连夜开车往回赶,他心急火燎,浑身燥热,扯开衣领,降下两边车窗,风呼呼的吹进来,热泪扑簌簌流下。www.00ksw.org

        他从小在江滨棚户区长大,父亲是个酒鬼加赌鬼,整天在外面鬼混根本不管家,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母亲家是近江老户,姥爷有兄弟四个,民国的时候号称省城四虎,是远近闻名的大流氓,后来被镇反枪毙,留下孤女寡母,所以张宗伟的母亲也不是善茬,是街上有名的泼妇。

        母亲很溺爱张宗伟,使他养成好勇斗狠的脾气,二十多岁就犯下大案判了死缓,在监狱里蹲了十几年,得亏家里的老房子拆迁弄了百十万的赔偿款,母亲上下打点,终于将张宗伟放了出来,所以虽然是个混蛋,但对母亲的感情是很深的。

        吹了半小时夜风,张宗伟狂怒的头脑终于冷静下来,自己四肢健全的时候都打不过刘汉东,何况现在是个瘸子,而且还背着逃犯的身份,这种情况下必须用脑子才行。

        路边有一家修车铺,张宗伟将车停在门口,冲里面喊道:“帮帮忙……”

        古道热肠的老板给张宗伟找了根拐杖,又把店里的电话借给他用。

        张宗伟先给詹子羽打了电话,问他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电话里不方便说,你回来再详细谈,老地方见。”詹子羽匆匆挂了电话。

        张宗伟想了想,又给一个老朋友打电话,这人是他在监狱里认识的哥们,算得上刎颈之交。

        那人说正在张家灵堂里帮忙,说老太太是头部撞在桌子角上死的,家里被人翻得乱七八糟,老头现在悲伤过度,丧事都是朋友在张罗。

        “小伟怎么回事?”张宗伟问。

        “小伟也不知道哪里弄了一笔钱,买了辆四五十万的跑车,和人家斗富抢马子,致人重伤进去了。”

        张宗伟脑子还算比较缜密的,立刻想到这事儿不简单,小伟随他爷爷,就是个小混混,不可能弄到这么多钱。

        “让我爸听电话。”

        老头子接了,泣不成声,重言倒语,啰啰嗦嗦,好不容易把事情说清楚了,张宗伟心里也有了数,这两笔巨款来的蹊跷,有人在陷害自己,忽然想到詹子羽并没有提到这件事,心里陡然一惊,不好!子羽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悲伤,愤怒,冤屈,憋闷,各种负面情绪轮番轰炸着张宗伟,他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他让老头把电话给朋友,问道:“造枪的老刑你还有联系么?”

        ……

        张宗伟打伤保安,抢劫汽车,从武警医院逃脱,江北警方极为重视这起恶劣的越狱案,派出得力刑警追捕张犯,刑警二大队当仁不让,韩光亲自带队赶赴省城,在近江警方的大力协助下展开搜捕,但是张宗伟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毫无踪迹可寻了。

        詹子羽也非常郁闷,张宗伟竟然没来见自己,只发了条短信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这没头没尾的短信让詹子羽既生气又害怕,生气是因为张宗伟太狡猾了,已经察觉事情败露,不敢面对自己;害怕是担心张宗伟知道他妈真正的死因找自己报复。

        不过眼下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还有更头疼的事情接踵而来,路虎车祸案被省厅划为重点督办案件,牛二蛋顶不住压力把杜延年咬了出来,现在警察正在通缉老杜,自己酒驾的案子曝光以后,父亲出面压了下去,现在又有死灰复燃的意思,据说省纪委监察厅开始介入。

        还有一件很不妙的事情,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建设局长周暨落马,被省纪委双规了,周暨当过金沐尘的大秘,是金系得力干将,北岸生态城项目就是他的手笔,金市长身边人接连出事,傻子都能看出趋势,老金快完蛋了。

        詹子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想逃又不甘心,他的人脉都在近江,跑到外国去狗屁也不是,于是请教父亲,詹局长倒是沉得住气,告诉儿子不要自己乱了阵脚,金沐尘是金沐尘,咱们是咱们,高层要办姓金的,未必会拔出萝卜带出泥,关键是你得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了。

        于是詹子羽在父亲的支持下开始弥补自己犯的错误,从江北抓来的丁波肯定是要放回去的,而且摆酒压惊,赔礼道歉,白娜那边也托人说和,送上二十万现金权当慰问。

        被开除的交警谭家兴也收到支队的通知,让他回去上班,“在家休息”期间的工资奖金照发,而且领导暗示可以转正提级。

        过了一天,金沐尘被双规的消息终于传来,金市长是在省政府开会的时候直接被纪委的人带走的,但没有正式公布。

        市公安局,政治处的一位副处长宣布对詹子羽的停职决定,收走了他的警官证和配枪,并且交给刑警支队配合调查,当然这些都是在詹树森的安排下做的,象征性的惩戒而已。

        詹子羽被带进了会议室,坐在他面前的是三位便衣警官,中间的是市局督察队的,左边是省厅刑侦处的万旭东,右边是一个不认识的家伙,自我介绍说是江北来的刑警,叫韩光。

        督察队关心的是詹子羽酒驾的事情,随便问了几句就算完,然后万旭东问和和李随风的关系,以及假酒总包的事情,詹子羽表示毫不知情,一定是搞错了。

        “你和张宗伟什么关系?”韩光忽然问起。

        “谁?张什么伟?”詹子羽一脸糊涂,“没听过这个名字。”

        “去年刚从监狱放出来的,号称近江第一狠的,有印象了么?”韩光摸出一支烟来在桌上敲着,气定神闲的很。

        “因为工作关系,我确实接触过很多社会上的朋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刑满释放的也不少,实在记不清楚。”詹子羽咬死口不认。

        “张宗伟带人到江北做了不少事儿,打伤刘汉东的家人,拿醋精泼白娜,听说是你安排的啊?”韩光抽着烟,似笑非笑。

        “听说?听说就能定罪了?我根本不认识张宗伟。”詹子羽道。

        万旭东插言道:“前天张宗伟的儿子张小伟涉嫌故意伤人被派出所抓了,提了你的名字,而且你也立刻赶去了,你还说不认识张宗伟?”

        詹子羽笑了:“近江认识我的人多了,大事小事都喜欢提我的字号,我一天晚上能处理十几个事儿,不是朋友就是朋友的朋友,场面上的事儿,打个招呼而已,事后都不一定记得起来。”

        万旭东打开案卷:“那你认识杜延年么?”

        “知道这个人,不熟,怎么了?”

        “杜延年买凶杀人,雇佣泥头车司机牛二蛋撞毁一辆白色路虎极光,造成车上人员重伤,事后路上的监控视频全都不见了,这事儿你知道么?”

        “老杜买凶杀人,你找他啊,找我干什么?”詹子羽两手一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和吴庆宇关系不错啊?”万旭东很随意的问道。

        “一般朋友。”詹子羽心里越来越忐忑,抱着膀子不可一世看着万旭东,开始不耐烦,“还有什么要问的,我赶时间。”

        “没了。”万旭东开始收拾东西。

        “我也没什么要问的了。”韩光道。

        詹子羽扬长而去。

        万旭东和韩光对视一眼,收拾东西一前一后上了天台,抽烟聊天。

        “敲山震虎,这一招不知道管不管用。”

        “有枣没枣打一杆,只要詹树森不倒,就没法办詹子羽,除非他自己犯错。”

        ……

        詹子羽坐在英菲尼迪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来,打火机没气了,打了十几次也没点燃,一怒之下将打火机扔了出去,他心乱如麻,万旭东和韩光的话让他极为惊惧,本来还想留着张宗伟去找刘汉东的麻烦,现在看来必须先把姓张的解决才行。

        他知道万旭东一定会派人盯着自己,父亲也交代过最近一段时间消停点,什么都别干,但什么都不干等于坐以待毙,等张宗伟被警察找到,什么都完了,这家伙知道自己太多秘密,还帮自己杀过两个人,最重要他黑了自己一千多万,必须把他除了才行,而且必须亲自动手。

        在车里坐了半个小时,詹子羽开门下车,围着车转了几圈,又趴下看了看底盘,终于发现一个硬币大小的黑盒子,掰开一看,里面有仪表板纽扣电池和手机SIM卡,这是无线追踪装置。

        詹子羽朝公安局大楼方向看了看,冷笑一声:”跟我斗,还嫩点。”将追踪器随手按在另一辆车上,弃了英菲尼迪,出门打车走了。

        回到家里,詹子羽从保险柜里拿出一把捷克造CZ75手枪,这是警方收缴的毒贩子的武器,被他偷拿回来使用,将手枪别在腰带上,两个弹夹放进口袋,换了衣服下到地库,角落里停着一辆落满灰尘的帕萨特,上车启动走了。

        詹子羽的社会关系确实厉害,很快就找到了张宗伟联系过的那位狱友,几句话下来就把张宗伟的踪迹套了出来。

        两小时后,詹子羽出现在枪匠老邢家里,这儿是郊区一处民房,紧邻着铁道和垃圾填埋场,相当偏僻。

        老邢正在屋里干活,车钳刨铣磨镗,木工电焊油漆,样样俱全,他拿起一根拉好膛线的钢管看过去,却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