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章 吴秘书舍身救主
  • 第七十章 吴秘书舍身救主

    作品:《匹夫的逆袭

        风吹过耳畔,呼呼作响,天上一架灰色涂装的军用运输机呼啸而过,声音震耳欲聋,这也是欧洲花园项目夭折的原因之一,噪音太大,商用民用都受到严重影响。www.00ksw.org

        刘汉东看到辛晓婉嘴巴在动,却听不到她在说什么,等运输机过去,才继续说道:“如果你想报仇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可以向纪委检举金沐尘。”

        辛晓婉摇摇头:“我检举他什么?生活腐化***么,老金虽然不是个好市长,但他是个好男人,这几年他对我一直很好,要星星不给月亮,我不能恩将仇报。”

        刘汉东道:“可是他要杀你啊。”

        辛晓婉道:“不是没杀成么,再说是我先对不起他的,两不相欠了,我不会做落井下石的事情。”

        刘汉东很震惊,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辛晓婉,起初他觉得这个女人就是个寂寞出墙的红杏,甘心做二奶的寄生虫,现在才发现她不但多才多艺,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既然辛晓婉不愿意检举金沐尘,刘汉东也不强求,反正金沐尘背后的多米诺骨牌已经开始一枚枚翻倒下,他下台只是早晚的事儿。

        ……

        吴庆宇跟金沐尘多了多年秘书,耳濡目染熏陶久了,审美格调相当之高,他也学金市长在外面养了个模特出身的小三,不过档次略低,只有普通三室一厅的公寓楼和甲壳虫小车供着,一个小三不能满足他对美的追求,隔三差五还要打个野食。

        前日,一个开发商邀请吴庆宇赴宴商谈拿地的事情,来的都是建设局、规划局的自家兄弟,吴庆宇就放开了,喝了两瓶红酒,当然是真正的进口红酒而不是山寨货,喝的醉意朦胧,开发商说安排了小节目,吴秘书也就笑纳了。

        水都大酒店号称政府第三招待所,虽然只是民营酒店,但政府单子接的特别多,官员们也都喜欢在这儿放松,因为比较安全,所以吴庆宇放松了警惕,欣然享用了开发商提供的十六岁摩尔多瓦小姑娘。

        正耍的开心,公安查房,不是治安大队的民警,而是特警大队的人马,一水黑头套防弹衣加上冲锋枪,吴庆宇抢在警察踹门进来之前,给詹子羽打了个救命电话,然后束手就擒。

        吴庆宇猜得没错,警方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名义上是抓嫖,其实是想引出大鱼,他缄口不言,拒不配合,最后还是市政府来了位副秘书长,把他领了回去。

        嫖娼被抓,对一个公务员来说是致命的,吴庆宇的档案上将会留下抹不去的误点,他的仕途基本上可以宣告终结了。

        就在吴秘书万念俱灰之际,金市长召见了他,和往常有些不一样的是,这次金沐尘亲自给秘书沏茶,递上香烟,关怀备至道:“小吴,以后有什么打算?”

        “老板,我对不起你。”吴庆宇痛心疾首,眼圈红了。

        金沐尘拍拍他的肩膀:“别太在意,男人嘛,总有管不住自己的时候,东边不亮西边亮,即使不在政府口干了,也有你的用武之地,成立个公司,做房地产开发或者市政工程,修路架桥,同样是为人民服务。”

        这样一说,吴庆宇豁然开朗,只要金市长这个靠山不倒,自己就不用愁前途。

        金沐尘脸色一变道:“但是,这件事到底是谁在幕后主使,谁想打我的黑枪,一定要查清楚,他们的后续动作还没跟上,如果纪委把你叫去的话,你心里应该有个数。”

        吴庆宇当即表态:“老板您放心,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了,就算在监狱里坐上五六年,也绝不乱说话。”

        金沐尘脸色和缓许多:“小吴,组织是不会亏待任何做出无私奉献的同志的,但是,你也要做好更大牺牲的准备。”

        吴庆宇心头剧震,金市长这话几个意思?难不成让自己去死?

        “你先休息一段时间吧,这边的工作有人顶着。”金沐尘道,这是下逐客令了。

        吴庆宇告退,心中忐忑不安,把手机也关了,坐在办公室里不敢出去,生怕纪委来找自己。

        他慢慢静下心来琢磨金市长的话,自己可掌握了不少秘密,金沐尘和詹树森、李随风合谋侵吞北岸生态城项目,派人暗杀辛晓婉,以及各种贪腐的证据,都在自己心里,假如纪委把自己双规了,以他们的手段,绝对能把自己的嘴撬开,金市长如果倒台,一切都完了,如果他不倒,自己就算判个十年八年,也能出来重新过上锦衣玉食的好生活。

        关键是,自己能不能过纪委那一关。

        吴庆宇心乱如麻,不知不觉连饭都没吃就在办公室过了一夜,做了无数噩梦。

        第二天上午,吴庆宇准备回家休息,拖着沉重的步伐出了办公室,就看见走廊尽头有几张陌生的面孔在办公室主任的带领下走过来,他心里一慌,下意识的扭头就走。

        “吴秘书,等等。”办公室主任在后面喊着。

        吴庆宇走的更快了,忽然前面也出现了两个人,同样的黑西装打扮,没打领带,领子上别着一枚小小的党徽。

        后面的人也跟了过来,当先一个国字脸的英挺男子拿出红皮证件道:“吴庆宇,我是省纪委监察厅第一监察室的刘国骁,请你……。”

        怕什么来什么,吴庆宇头皮发炸,没等对方说完就猛然冲进最近的办公室,爬上临窗的办公桌,茶杯报纸烟灰缸什么的被他踢得乱七八糟,工作人员吓坏了,急忙站在一旁。

        刘国骁等人走了进来,厉声喝止:“吴庆宇,你不要做傻事,我们找你回去只是例行调查,诫勉谈话。”

        吴庆宇凄然一笑:“谁不知道你刘国骁的名字,第一监察室专办大案。”

        “你先下来,有事慢慢说。”刘国骁道。

        吴庆宇不理他,对办公室主任说了一句:“张主任,帮我给金市长带个话,我感谢他这些年的栽培和照顾。”

        张主任喊道:“吴秘书,别!”

        话没说完,吴庆宇已经从窗口爬了出去,他所在的位置是十二楼,下面几层的工作人员就发觉窗外黑影闪过,然后是热水瓶摔烂在水泥地上的闷声。

        无数脑袋伸出窗口,看到地上躺着一具尸体,身下一滩血迹。

        救护车很快赶到,将吴庆宇拉走,市政府的警卫战士用水龙头将血迹冲的干干净净,省纪委的一帮人无功而返,灰溜溜走了。

        窗口,金沐尘抓着栏杆的手指都发白了,吴庆宇带着无数秘密去了另一个世界,用他的生命换来了自己的喘息之机,但愿这牺牲有有价值的。

        ……

        张老头兑换外币的“案子”在詹子羽的过问下很快解决,释放回家,他一进家门就惊呆了,老伴躺在地上毫无声息,家里被翻得一团糟,大衣柜洞开,八万美元不翼而飞。

        试了试老伴鼻息,早就没气了,老头嚎啕大哭,打了110,不大工夫警察赶到现场,詹子羽接到电话也来了,一脸严肃劝老头节哀,又说这是典型的入室抢劫杀人案,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威胁,必须立刻破案。

        在詹子羽的诱导下,张老头告诉警察,自家儿子和刘汉东有仇,这事儿八成是他下的手,警察当然不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现在小区都有监控录像,先调取了再说,可是物业却报告说摄像头故障,调取不了视频记录。

        江北市武警部队医院,这里是看守所定点医院,犯人生病受伤都在这儿治疗,张宗伟腿上有伤,所以不用住在看守所。

        傍晚,保安送进来盒饭,张宗伟吃着吃着觉得不对,慢慢从嘴里抠出一个纸团悄悄藏起来,等没人盯着自己的时候展开看了看,脸色突变,将纸条吞进肚里。

        “我要上厕所!”张宗伟喊道,因为他行动不便,看守所找了一名保安照看他,顺带着执行看押任务。

        保安没把张宗伟当回事,一个瘸子还能闹出多大乱子来,麻痹大意差点要了他的命,张宗伟等他走过来,猛扑上去用茶缸猛砸他的脑袋,一下两下七八下,保安慢慢不动了,张宗伟爬上轮椅,摇了出去,大模大样下电梯,进了医院停车场,正好有个女医生开着辆POLO过来,张宗伟摇着轮椅凑上去,以寻求帮助为名,将女医生打晕,爬上了汽车。

        张宗伟两腿都有伤,左腿中枪又被刺刀捅穿,根本没法走路,右腿只是被子弹贯穿了肌肉,伤势较轻,可以驾驶自动挡的汽车,他将女医生的钱包搜了出来,驾驶汽车开出停车场,直接上国道,回省城。

        POLO在公路上疾驰,张宗伟面色铁青,眼珠子都红了,刚才那张纸条是詹子羽派人送进来的,内容是,你母亲遭到刘汉东的报复已经死亡,你儿子小伟涉嫌故意伤人被刑拘。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张宗伟和刘汉东本来就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如今仇怨更深,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报仇雪恨,把刘汉东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