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九章 相忘于江湖
  • 第六十九章 相忘于江湖

    作品:《匹夫的逆袭

        詹子羽虽然没干过刑警,但也从事公安工作多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张老头兑换大批美元,绝对有问题,他家又没有外国亲戚,也没人在国外工作,这些美元肯定是赌船上抢来的。www.00ksw.org

        “把他缠住,我马上安排人过去。”詹子羽道。

        中国银行江东分行门口,张老头拿着刚从黄牛那里换来的十几万正要离开,忽然有人迎面过来撞了他一下,然后不依不饶拉着他要赔钱,说是把自己的劳力士手表碰坏了。

        张老头冷笑,这些碰瓷的小花招都是他八十年代玩剩下的,当即打电话报警,不到三分钟,一辆警车驶来,将他们带到了派出所,警察并不处理碰瓷案,而是质问张老头,你包里十几万现金怎么回事?不远处,给他换美元的黄牛已经被铐在不锈钢长椅上了。

        张老头心里有些打鼓,他当年干外汇黄牛的时候经常被打击,倒卖美元英镑外汇卷什么的,那可是投机倒把的罪名,现在虽然不讲投机倒把了,但是这种心理习惯还在,很自然的,谎话就滔滔不绝的出来了。

        “我大儿子在石化企业工作,常驻伊拉克,这是他发的工资,我拿来兑换成人民币,我不知道这是犯法的,民警同志,下不为例算了。”

        警察说:“外币不能随便兑换知不知道,你这是扰乱金融秩序罪,要判刑的。”

        老头也是三进宫的老油条了,并不怵这个,反而和警察套磁:“詹子羽知道不?他得喊我一声大爷,都是自己人,通融通融。”

        民警表现的半信半疑:“真的,你认识羽哥?那你给他打个电话。”

        张老头还就真打了个电话给詹子羽,过了半小时詹子羽来了,装模作样和警察谈了半天,然后问张老头:“大爷,事儿大了,你这钱来路不清楚啊,是银行金库失窃的外汇储备。”

        “不可能,这是我家里存的,早年我倒腾外汇留下的。”张老头还在嘴硬,但闪烁的眼神已经将他出卖。

        詹子羽心里恨极,老头没一句实话,这可是新版美元,你个老棺材瓤子倒腾美元的时候还没印出来呢,现在詹子羽已经确信张宗伟就是那个内鬼,就是他吃里扒外,勾结外人洗了自己的赌船,枉自己那么信任他,一口一个伟哥,把他当江湖前辈敬着,居然落了个这样结局,还自诩近江黑白两道一哥,想想都丢人!

        “大爷,我和伟哥那么铁的关系,我能骗你么,这钱是黑钱,留不得,留的越多,刑期越长,您老六七十岁的人了,不能四进宫啊。”詹子羽语重心长的劝道。

        老头想了想,终于坦白:“这钱确实不是我家的,是老伴遛狗在路上捡的,一共就这两万。”

        詹子羽简直想吐血了,心说你们老张家都是什么命啊,孙子在网吧捡巨款,奶奶遛狗又捡巨款,骗鬼呢。

        “大爷,你要这样,我也救不了你。”詹子羽甩手就走,老头子在后面喊他也不回头,张家人都这德行,不用点狠招是不行的。

        出了派出所,詹子羽立刻打电话让魏炜浩到张家去搜查,魏炜浩是他中学同学,又是法警中队长,二十年的老关系了,绝对比张宗伟这样的社会人靠谱。

        魏炜浩带了四个弟兄直接冲到张家,二话不说破门而入,摔桌子砸板凳,让老太交出美元巨款,张家老太丝毫无惧,抓着魏炜浩大喊大叫,还咬了他一口。魏炜浩吃疼,猛地一甩手,张老太向后一仰,后脑勺磕在桌角上晕死过去。

        “装,使劲装。”魏炜浩根本没当回事。

        “魏哥,找到了。”手下从大衣柜里搜出了八万美元,高高举起。

        魏炜浩掏手机向詹子羽汇报,打完电话说:“不止这点,再找。”

        继续翻箱倒柜,又找出一些现金,可远远不够,魏炜浩坐在椅子上抽烟,瞥见躺在地上的张老太,让人打了一盆凉水过来,劈头盖脸泼过去,人纹丝不动。

        魏炜浩慌了,试了试老太的鼻息,已经没气了。

        他咽了口唾沫,拿出手机给詹子羽打电话,压低声音道:“羽哥,出事了,张老太自己摔死了。”

        “**,怎么这么倒霉,先撤!”

        “弟兄们,走。”魏炜浩一摆手,带着兄弟们匆忙走了。

        詹子羽心绪不宁,不停抽烟,张宗伟他妈突然死亡,把事态搞得更加严重了,死个把人到没什么,可一个人藏的东西,一万人都不一定找到,事情陷入了僵局,眼下棘手事情太多,他只能一个个的办,先去处理牛二蛋被抓的事情。

        打了一通电话才搞清楚,牛二蛋不是送到市局,而是送省厅刑侦处去了,开路虎小娘们的老公姓郑,身份很不简单,是江北市政协委员,更重要的是他和江北重工有着密切的关系,众所周知,江北重工起家的底子是普及版巡航导弹,姓郑的在香港开的公司,就负责帮江北重工推销导弹,换句话说,人家是倒腾军火的。

        詹树森虽然挂着副厅长的职务,但基本盘在近江市局,省厅还不是他的天下,詹子羽的手也伸不了那么长,干涉不到刑侦处的办案。

        他给杜延年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跑路。

        “羽哥,我走了,这边生意咋办?”杜延年一肚子不高兴,本以为詹子羽啥都是罩得住,撞死个把人小菜一碟,没想到居然闹到要跑路的地步。

        “没事儿,等风声过去再回来,生意还是你的,跑不了。”詹子羽大包大揽,好不容易安抚了杜延年,喘了口气,又开始打听吴庆宇的事情,似乎很不妙,吴秘书人间蒸发,音讯全无。

        ……

        詹子羽和张家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刘汉东的监控之下,张家门口废弃报箱里装了移动触发式摄像头,只要有移动物体经过就会自动拍摄,而詹子羽的英菲尼迪和张小伟新买的科迈罗上都装了无线追踪器,王星这几年私家侦探可不是白干的,这些技术设备全用上了。

        一切迹象表明,计策已经完全成功,花了一百多万就祸水东引,这个代价还是值得的。

        王星在政法口熟人挺多,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他敏感的嗅觉,肇事的土方车司机牛二蛋归案,吴庆宇嫖娼事发,这两件事都直指金沐尘。

        刘汉东惦记着家里,给韩光打电话询问案情进展,韩光告诉他,贺坚的案子有些麻烦,死者家属在江北公安局门口拉了横幅要求严惩凶手,检察院也认为有防卫过当的嫌疑,现在贺坚已经进了看守所,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至于张宗伟,警方是打算给他定一个入室抢劫的罪名的,但似乎又不太成立,人已经刑拘,接下来就看检察院怎么考虑了。

        刘汉东很着急,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已,必须承担责任,把贺叔救出来才行,左思右想自己也没什么顶事的朋友,都是些社会底层的劳动人民,和华清娱乐的卓老板倒是认识,但只是一面之缘,泛泛之交,这种事儿指望不上。

        他终于想到一个人,白娜好像和江北周市长有些关系,于是一个电话打过去,把事情原委叙述一遍,抢劫赌船的事儿自然遮掩不提,就说詹子羽派人到江北找自己家人的麻烦,结果闹出了人命,白姐有没有关系能帮上忙。

        白娜很是自责,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而起。

        “我会尽力想办法,你放心好了。”

        “谢谢白姐。”

        “对了,如果手上有金沐尘的贪腐证据,现在是拿出来的最佳时机。”

        “明白。”

        打完电话,刘汉东想起了马凌,他知道马凌说的分手是气话,如今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应该打个电话过去解释一下了。

        马凌正在驾驶公交车,口袋里的手机响了,瞥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就没接,等到下一个红绿灯的时候拿出手机准备打过去,对方已经发来了信息,居然是刘汉东的新号码。

        “我没事,不要担心,过几天去找你。”

        马凌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回复什么才好,想赌气说已经分手了别来找我,又觉得不妥,对他小小惩戒就可,真闹大了就没意思了。

        红灯变绿,马凌还没想好怎么回信息,后面喇叭声一片,她赶紧挂档踩油门开车。

        刘汉东没有等到马凌的回复,抬头看见辛晓婉站在楼顶,想了想从包里取了二十万上了楼。

        秋高气爽,辛晓婉一袭白衣站在天台上眺望远方,高处风大,她微微眯了眼,听到身后脚步声响,回头嫣然一笑:“你来了。”

        刘汉东走过去,举起手中的黑色塑料袋:“这里面有二十万,用钱的地方太多,只能拿出这么多了。”

        辛晓婉不接:“你什么意思?”

        “金沐尘他们现在没精力追杀你,可以安全离开了。”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不是说好一起去闯荡江湖的么?”瞬间辛晓婉眼里就晶莹闪烁了。

        “对不起,我还有事,走不开。”刘汉东说。

        辛晓婉黯然道:“我懂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