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八章 焦头烂额
  • 第六十八章 焦头烂额

    作品:《匹夫的逆袭

        詹子羽立刻赶到抓了张小伟的派出所,看到一辆造型硬朗的黄色雪佛兰跑车停在外面,下车围着转了几圈,啧啧连声:“变形金刚,大黄蜂,可以啊,我他妈混了多少年都没混上这样拉风的跑车,这车多少钱来着?”

        手下答道:“加上保险牌照购置税什么的,五十来万。www.00ksw.org”

        “***,老子十九岁的时候还在骑跑车,他十九岁就开跑车了,真不能比啊。”詹子羽冷笑道。

        手下不明所以:“羽哥,你那时候开的是什么牌子的跑车?”

        詹子羽道:“捷安特。”转身进了派出所。

        所长听说詹子羽来了,急忙出来迎接,递烟道歉:“不知道那小子是羽哥的人,不好意思。”

        “一个朋友的儿子,怎么个情况,出人命了么?”詹子羽轻描淡写的问道。

        “伤者还在医院,脑袋让开瓢了,不死也得重伤。”

        “哦,闹得还挺大,我给他交代几句。”

        张小伟被铐在走廊里,大大咧咧坐着,一副没事人的样子,见詹子羽进来赶紧喊了声叔。

        詹子羽装模作样问了几句案情,然后问他哪里来的科迈罗。

        张小伟从小跟随祖父母长大,瞎话张嘴就来:“朋友的车,借给我开的。”

        “我怎么听说是你买的啊?还到处跟人显摆。”詹子羽似笑非笑。

        “是我爸给我买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张小伟立刻改口。

        詹子羽盯着他:“小伟,别给你叔瞎扯那些没用的,这车到底哪来的?”

        张小伟咽了口唾沫:“叔,我中彩票了,就奖励了一下自己。”

        詹子羽强忍怒火,这小流氓满嘴没一句实话,这是把自己当傻子耍呢。

        “小伟,你拿砖头把人脑袋开了,那人正在医院做开颅手术,死不死都是两说,真死了人,你不是枪毙就是死缓,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和你叔逗闷子,昨天某小区丢了一辆科迈罗,是不是你偷的?”

        张小伟这才知道害怕:“叔,你得救我啊,我不想坐牢,这车也不是我偷的,是我自己买的。”

        “你他妈哪来的五十万?别给我说路上捡的钱!”

        “真是捡的,不是路上,是网吧里,有个丫头偷了家里的钱,被我顺走了。”

        詹子羽真生气了,一个耳光甩过去:“我替你爸教训你,都他妈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给我扯谎!你说了半天有一句实话么,说!钱是不是你偷你爸的!”

        张小伟被打懵了,捂着脸哭道:“叔,真是我自己偷得,我爸一个多月没回家了,我上哪儿偷他去。”

        詹子羽扭头就走,这事儿蹊跷!

        所长迎过来:“羽哥,要不人你先带走?”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管他了。”詹子羽丢下一句话气冲冲走了。

        回到住处,詹子羽左思右想都觉得张宗伟嫌疑最大,赌船防守严密,唯有内鬼才能如此顺利的进行洗劫,而且整个过程没有死人,如果真的是哪路悍匪干的怎么可能不死人,里应外合演一场戏的可能性太大了。

        张宗伟勾结外人,抢了赌船,为了掩人耳目,诬陷是刘汉东干的,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真凭实据,仅凭眼神像,风格像就推给刘汉东,自己也是傻逼了,居然就信了。

        不对,等等,或许是刘汉东反过来用计栽赃张宗伟,五六十万就让自己内乱,这也很有可能,不过按照刘汉东的粗暴直接风格,应该是直接反击才对啊,用计不符合他的一贯做派。

        詹子羽糊涂了,在辗转反侧中睡着。

        几个小时后,睡得迷迷糊糊的詹子羽被手机吵醒,先看夜光闹钟,才他妈夜里三点,再看手机号码,居然是吴庆宇打来的,心中一动,赶紧接了。

        “子羽,我在水都大酒店嫖娼让警察抓了,快来捞我,快!”吴庆宇声音很低,背景音噪杂,电话戛然而止。

        詹子羽立刻清醒了许多,吴庆宇是金市长的秘书,也是自己的好友,嫖娼只是一般违法,但对公务人员来说可大可小,断不能因此小事断送了吴秘书的锦绣前程。

        他再拨打水都大酒店总经理商贵民的电话,无人应答。

        情况有些不对劲,水都大酒店很有背景,非常安全,警察从不会去查嫖娼,今天这是怎么了,詹子羽想了想,一个电话打到蕴山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手机上。

        “老王,怎么把水都抄了?”

        “子羽,你搞什么名堂,我正睡觉呢,抄什么水都。”

        “水都大酒店被人抄了,你赶紧打听打听哪个部门干的,我马上赶过去。”

        “我也马上过去。”

        詹子羽睡意全无,赶到温泉镇水都大酒店的时候,蕴山治安大队长王强也到了,见他进门急忙迎上来低声道:“是特警大队查的,没和分局打招呼,有蹊跷。”

        “我明白了。”詹子羽心中一沉,这是人家直接奔着吴庆宇去的啊。

        好在詹子羽在巡特警支队也认识人,防暴大队的常进是他亲戚的亲戚,也是走他的路子才进公安系统的,可是电话打过去对方关机。

        巡特警支队是唯一詹家父子没有染指的单位,支队长石国平不尿詹树森那一壶,打狗还要看主人,抓了吴庆宇就是和金市长过不去,石国平要么是无心之举,要么是失心疯了想咬金沐尘一口。

        ……

        早上八点,詹子羽先去了巡特警支队捞人,得知吴庆宇已经放了,是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把他领回去的。

        詹子羽心中略定,驱车去了张宗伟家,张家二老正为孙子被抓的事情发愁,见詹子羽来了急忙热情招待,问长问短。

        “把人打成重伤,起码要判个十年八年的,我尽量想办法,可是检察院、法院那边都需要打点,这年头没钱什么事儿也干不成。”詹子羽说道,这也是实话,并非他夸大其词。

        张家老头很着急:“小詹,你说个数字,家里凑一凑,先把孩子放出来再说。”

        老太太却说:“小詹啊,宗伟跟你干活的,这个忙你不帮谁帮,俺们家里没什么钱,就几万块棺材本,那也不顶事啊。”

        詹子羽道:“小伟买了辆四五十万的好车,这钱不是你们给他的?”

        老太太明显紧张起来:“我们老两口就那点退休工资,哪能攒下来四五十万,可能是宗伟给的钱。”

        老头插话了:“宗伟也没那么多钱啊,可能是孩子自己打工赚的,小伟可聪明了,整天在网吧里打电脑,研究黑客,一黑就是几十万。”

        詹子羽受够了,张家人都是满嘴跑火车的货色,他敷衍两句就告辞了,出来之后给临江区法院的法警中队长魏炜浩打电话,让他想办法弄一张法院的介绍信,调查张家人的银行账号。

        同时他又安排了两个小弟,日夜盯着张家老两口的动向。

        詹子羽走后,张家老两口就开始争吵,老头子说拿钱搭救孙子,老太太说这事儿不应该咱出钱,宗伟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跟姓詹的干活,小伟出事他就应该帮忙。

        老头说:“宗伟电话打不通,咱不能不管孙子啊,那是老张家的血脉,我做主,把美元拿去兑换了,救孙子要紧。”

        老太太执意不肯,说那是自己挣的钱,谁也不能拿走,拌了两个小时的嘴终于松口,愿意先拿一部分出来救急。

        “去大银行兑啊,千万别被人骗了。”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

        老头不屑道:“八五年我就在中央大街中国银行门口倒腾外汇了,现在那些黄牛都是我的徒子徒孙。”

        ……

        詹子羽最近赶时髦,也开了个微博关注国家大事,他打开手机刷了刷微博,脸色大变,实名认证的江东纪检微博发布消息称,昨晚警方在例行检查中查获一名在职政府高级工作人员从事聚众淫-乱活动,纪检部门将不护短,不捂盖子,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这是一个很不好的迹象,上面要办哪个领导干部,往往是从他的身边人先入手,秘书就是最好的切入点,詹子羽冷汗直冒,忽然手机响了,居然把他吓了一跳。

        “老杜,什么事?喝酒我可没时间!”詹子羽没好气的问道。

        打来电话这家伙叫杜延年,靠詹子羽的关系垄断了近江土方市场近乎30%的份额,旗下土方车,挖掘机数十台,更养着一批敢打敢拼的好兄弟。

        “羽哥,二蛋让抓了。”杜延年的语气有些紧张。

        “哪个二蛋?”詹子羽一头雾水,他经手的事儿太多太杂,记不清楚人名。

        “就是我派去撞人的那个牛二蛋,前一段时间把个开路虎的小娘们撞成重伤,对,就他。”

        詹子羽头皮发麻,那个灭口案子是自己安排的,按说牛二蛋跑了也就一了百了,警方断不会为了一起车祸动用宝贵的警力资源全世界追逃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杜,二蛋被谁抓的?是近江的公安,还是他老家那边的?”

        “都不是,是伤者家属请的私人侦探,把他从广东押回来了,现在人已经送公安局了,你赶紧想想办法,二蛋这小子一根筋,要是把我咬出来就完了。”

        “我知道了,你别急,这事儿好解决。”詹子羽好言安慰。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詹子羽简直都有手机恐惧症了,这一个个全不是好事儿,今天怎么回事,早上没拜关公还是咋地?

        他还是接了,是跟踪张家人的手下打来的。

        “羽哥,张宗伟他爸在银行门口找黄牛兑了两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