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夜色撩人
  • 第六十二章 夜色撩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辛晓婉的身材完美到了极致,月光打在酮体上,罩上一层柔和的光辉,除了一头乌亮如瀑的秀发外,全身再无毛发,整个人如同瓷雕玉塑,凹凸有致,浑然天成。www.00ksw.org

        刘汉东完全呆住了,看毛片儿和看真人还是很有差距的,说起来他也算见多识广了,十七八岁时候的荒唐事儿先不提,就是现在的女朋友马凌,也是身材绝佳的类型,但是和辛晓婉相比还是差了些东西,仔细想,应该是缺了一股骨子里的妩媚。

        辛晓婉很得意,她见多了这种震惊眼神,当初在艺术学院上学的时候,有一次被美术系的教授拉去当模特,走出幕布的那一瞬间,全画室的人,连教授带学生全都惊若天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曾经感叹说自己从事艺术工作多年,就没见过如此完美的人体,这老头后来想潜规则辛晓婉来着,不过没得逞,因为他根本拿不出足够的诱惑。

        任何东西都是明码标价的,不卖只是因为你出的价码不够,心高气傲的辛晓婉明白自己的优势所在,她给自己的定位是最低一天一万块,必须长包,她不在乎当二奶,但是绝对不**。

        当然,事无绝对,在必要的条件下,倒贴也是可以的,比如四季酒店那一晚,比如现在,刘汉东赤着上身拎着手枪站在烂尾楼里,四下一片寂静,正是纵情欢乐,挥霍青春的大好时机。

        刘汉东还愣着,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又喝了点酒,哪能受得了这个,不过他没流鼻血,血都涌到丹田去了,小腹一股滚热的铁流升腾起来,就觉得蠢蠢欲动,无法自制。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柳下惠之所以是柳下惠,绝对是因为他没遇到辛晓婉这样的尤物。

        辛晓婉一手遮胸,娇羞无限,可是等了几秒钟,那傻小子还站着不动,气得她也不装纯情了,轻轻撩起头发,小舌头舔着嘴唇,眼神却是无比鄙夷,意思分明就是:你还是不是男人?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刘汉东终于反应过来,杀气腾腾走过来,将辛晓婉夹在腋下朝凉席走去,辛晓婉夸张的大喊大叫,像蛇一样扭动着:“不要啊,不要。”反而更加火上浇油,激起刘汉东的无名邪火。

        今日不同往时,当年在洗头房里浣溪也是唾手可得,但刘汉东对她只有怜,没有欲,而今辛晓婉一举一动都极其的撩拨人的神经,就算再德高望重、道貌岸然,以德服人的谦谦君子都忍不住要硬上一回。

        辛晓婉被丢在了席子上,夹着腿,捂着胸,不断往后退着,看起来楚楚可怜,可脸上分明写着来啊来啊的诱惑,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把她往死里干都对不起党中央。

        刘汉东三下五除二把衣服扒了,一个饿虎扑食就上去了,一切前奏都省略,直接长驱直入,这才发现辛晓婉下面早就洪水滔天,江河泛滥。

        辛晓婉高举两腿,承接着刘汉东一次次的冲击,这种感觉是她有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刘汉东就像一台永不停歇的打桩机般撞击着她,每一次都顶到**口,相比金沐尘那种近乎于变态的把玩欣赏又舔又抠,这才是真正的男欢女爱!

        刘汉东也很吃惊,辛晓婉在床上的活力和她平时表现截然不同,想象不出这么苗条的身躯竟然藏着无尽的野性,她两只手在刘汉东背上又抓又挠,挖出一道道血痕,又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还试图吸血,被刘汉东反咬回去,两人像吸血鬼一样在对方脖颈上又吸又咬,所有的压抑的**在这一刻尽情释放。

        清晨时分,刘汉东一个激灵醒过来,伸手去摸枪,却摸到一堆软软的东西,抬眼一看,原来是辛晓婉的胸部,再一看,两个人交颈而眠,一丝不挂。

        辛晓婉也醒了,媚眼如丝,头发蓬乱,看看刘汉东:“你醒了?咦,怎么这样?”

        刘汉东有些尴尬。

        “还怕羞呢,晨勃是很正常的事情,你生理卫生课没认真上过。”辛晓婉嘻嘻一笑,骑了上去……

        一小时后,祁大哥在楼下喊:“别娱乐了,该吃早饭了。”

        又过了十分钟,两人下楼,祁庆雨看看辛晓婉的膝盖,问道:“怎么,摔着了?”

        “晚上太黑跌了一跤。”辛晓婉很自然的答道。

        祁庆雨又看看刘汉东背上的血痕:“怎么,被野猫抓了?”

        刘汉东嘿嘿一笑,不置可否。

        早饭是豆浆油条,祁庆雨走了半小时的路在铁渣街上买的,三人坐在工棚里吃了,祁庆雨问刘汉东:“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躲不是办法。”刘汉东说,“我在想怎么把这事儿解决,还没想好从哪儿入手。”

        祁庆雨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我有句话送给你,有舍才有得。”

        刘汉东沉思起来。

        ……

        江心岛会所,李随风正在发飙,他的假洋酒生产基地一直隐藏的很好,昨天却被三辆集装箱卡车撞成了废墟,这事儿说起来还得怨詹子羽,要不是他悬赏重金捉拿刘汉东,混码头的杨竹松就不会兴师动众,就不会大打出手,结果是损失惨重,报废五辆车,损失超过五十万,最后还没抓到人。

        杨竹松说了,就算不为了钱,也要抓到刘汉东活剥了他,可李随风不答应,找人带话说你撞坏我的厂子得有个说法,杨竹松回话说要赔偿找刘汉东去,找我干什么,两下里互相不服气,差点干起来。

        詹子羽身为近江黑白两道的一哥,自然要出来调解,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讲数,都是道上有身份的人,把话说开就行了。

        “李总不要动怒,多大的事儿,你那厂子我又不是不知道,机器设备又没全坏,修修就行了,商标酒瓶子也没多少成本,大不了我包赔,这总行了吧。”詹子羽的姿态摆的很高。

        李随风就坡下驴:“我就是那么一说,损失再大,也不能让你出钱,最重要的是不能见光,闹大了我的销路就完蛋了,这才是大头。”

        詹子羽说:“广电报刊这边都是自己人,一句话的事儿,绝对能压住,就怕网络上有人爆料,昨天现场的记者我已经查清楚了,是白娜这个骚B,一心想挖负面新闻,给咱们近江抹黑,我早晚干死她。”

        吴兴发插言道:“网络上也好办,找水军就是,我们有经验,担心的是江北的媒体进行报道,那可就压不住了。”

        詹子羽说:“小意思,我找人给江北宣传口打个招呼就是。”

        事情基本解决,大家相对满意,杨竹松也不再摆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架势,拍着胸脯说到码头那边我安排,又问詹子羽:“你那船,真是刘汉东抢得?”

        詹子羽摆摆手:“不是,那案子还在查,我和刘汉东是其他恩怨,早想办他了。”

        杨竹松道:“我觉得也不像他干的。”

        詹子羽心中一动:“怎么说?”

        杨竹松道:“换了我,抢了***一千多万,早跑南边享福去了,还等在近江找死啊。”

        这话说到詹子羽心里去了,其实他一直认为这案子是内鬼做的,因为办的实在太利索太漂亮了,没有内线不可能成功。

        可是这个内鬼究竟是谁呢,每个服务员和所有的客人都有嫌疑。

        可是能做出如此周密部署,又有如此魄力的人,又能有几个?这样一想,范围就缩小了许多,最终他在心里锁定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赌船的保安主管张宗伟。

        他是今年才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家里父母尚在,妻子早就离婚改嫁,儿子跟着祖父母生活,日子过的很拮据,他最有做内鬼的嫌疑。

        张宗伟信誓旦旦说这案子是刘汉东做的,所谓的证据不过是他的感觉而已,而刘汉东又是出了名的猛人恶汉,惹了他就等于捅了马蜂窝,这一招借刀杀人用的妙啊。

        “子羽,想什么呢?”杨竹松道,将苹果手机递过来,“你上微博了。”

        詹子羽接过手机,原来是微博上有人爆料说自己酒驾打人,警察包庇,全程视频证据,从酒店到道路冲突全有,可谓铁证如山。

        “***有人阴我。”詹子羽大怒,不顺心的事儿接连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居然有人设计陷害自己,

        转瞬他就镇定下来,近江黑白两道一哥怎么可能因为区区小事失态呢,他冷笑道:“我知道是谁干的了,现在网络谣言推手可不少,马上就办他们。”

        说完拿起手机安排:“给我监控那个姓谭的小交警,上技侦手段,全家的手机电脑都要监控,还有那天故意擦碰我车的那小子,查他的底细。”

        李随风道:“敢动子羽,纯粹是找死,小事一桩,不必介意,来,喝酒。”

        ……

        国庆长假快结束了,金市长忙碌操劳好几天,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傍晚时分,他没带司机和秘书,独自驾车来到仁恒临江,用钥匙打开房门,踢掉皮鞋笑呵呵道:“宝宝,看我给你带什么礼物了。”

        卧室里一阵鸡飞狗跳,大衣柜砰地一声关上,金沐尘心中疑惑,走过去一看,床上凌乱不堪,林格格小脸潮红,睡衣虚掩,神情不安。

        金沐尘脸色大变,猛然拉开了大衣柜门,里面赫然站着一个没穿衣服的小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