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九章 你们是特工
  • 第五十九章 你们是特工

    作品:《匹夫的逆袭

        詹子羽越想越生气,他自诩近江黑白两道的一哥,最近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帮金市长处理二奶撞错人,属于技术失误也就算了,自家赌船被人抄了,这才是奇耻大辱,手下最能打的两员大将也被人废了,段二炮至今躺在医院肛肠科,张宗伟双腿中枪,短期内也站不起来,剩下的都是些不上台面的虾兵蟹将,不堪大用。www.00ksw.org

        而这一切,全拜刘汉东所赐,如果不把他弄死,以后詹子羽的脸面就掉地上再也捡不起来了。”伟哥,你能确定抢赌船的就是刘汉东么?”詹子羽再一次确认。

        “绝对错不了,不光眼神像,而且太像这小子的做事风格了!”张宗伟一口咬定,其实他并不能百分百确认,但急于报仇的他不惜栽赃给刘汉东。

        詹子羽点点头:“这事儿不要给别人说,你自己知道就行。”

        “我懂。”张宗伟点点头。

        他明白詹子羽的意思,如果让那些损失了赌资的客人们知道已经找出抢匪,肯定巴望着还钱,而詹子羽根本就没有赔偿客人损失的意思,他抓到刘汉东把这千把万找回来自己吞了,神不知鬼不觉,这才是高招。

        至于那艘赌船,詹子羽已经联系朋友卖到南方去了,被抢过的船晦气,不要也罢。

        詹子羽打了几个电话,通知黑白两道有分量的朋友,重金悬赏缉拿抓刘汉东,死的五十万,活的一百万。

        另外又安排警方给刘汉东安了个寻衅滋事殴人重伤的罪名,上了警务平台追逃名单。

        忙和了半天,又有了新的收获,码头上的兄弟报告说发现一辆面包车最近几天总在附近出没,很是可疑。

        ……

        辛晓婉坐在刘汉东的车里兴奋莫名,叽叽喳喳,也不系安全带,伸头出去乱看:“呀,好漂亮的车车,还有星星装饰呢,一二三四五六七,是不是七个小矮人的意思?”

        刘汉东铁青着脸,一打方向盘避开对面来车,辛晓婉摔回车里,既然嘻嘻笑着。

        “傻笑什么呢?”刘汉东忍不住问她。

        “我笑我自己,二十几年白活了,今天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精彩。”辛晓婉**的眼神注视着刘汉东,让他一阵发毛。

        刘汉东捡了个烫手山芋,但又不能随随便便丢掉,辛晓婉本质不坏,如果刚才不是她提醒,自己肯定遭到暗算被张宗伟拿下,他身上带着从赌场抢来的手枪,肯定会被对方发现,东窗事发,小命难保,换句话说,辛晓婉救了自己的命。

        “我先送你去江北,从江北坐飞机去丽江,那地方适合你这种寻找浪漫的文艺小清新。”刘汉东说。

        “丽江好啊,鼓浪屿也行,还有**,我要去拉萨,咱们一起去吧。”辛晓婉无限憧憬,心花怒放。

        刘汉东忍不住道:“有人要杀你,难道你不知道?”

        “知道,他们想撞死我,结果错撞了琪琪。”

        “难道你不害怕?”

        “害怕有用么,再说我有你啊,那么多杀手都打不过你,我有什么可害怕的。”辛晓婉天真烂漫道。

        刘汉东不由得深深看她一眼,这娘们缺心眼啊。

        来到租住的酒店式公寓楼下,刘汉东注意到那辆奔驰面包车不在,大概白娜他们又出去暗访了,他带着辛晓婉乘电梯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王星正躺在床上翘着腿玩手机,见刘汉东领了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进来,刚要吹口哨,忽然发现是辛晓婉,惊得差点从床上翻下来。

        “怎么是你?”

        辛晓婉和王星同时问道。

        “我是他搭档。”王星解释说。

        辛晓婉记得王星是来自己家查针孔摄像机那人,怎么和刘汉东成了搭档,再看桌子上,摆着对讲机、摄影机、胡椒喷雾、甩棍、手铐以及各种不认识的电子仪器,她顿时醒悟了。

        “你们……是特工!”

        事到如今,刘汉东和王星只能默认。

        忽然手机响了,刘汉东接了,只听白娜气喘吁吁急促的说:“我们在码头被人追打,摄像机被砸了,小丁也受伤了,快来支援……救命啊……”通讯断了。

        刘汉东脸色大变,对辛晓婉说:“你在这儿等着,哪里也不许去,我们是办点事。”

        王星从枕头下摸出手枪检查一下,别在腰带上。

        辛晓婉觉得触目惊心,却又无比刺激,急道:“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也要去。”

        “老实呆着。”刘汉东也拿出手枪检查一下弹匣,对王星道:“尽量别用枪,今天见张宗伟了,他在找我,估计已经怀疑到咱们头上了,对了,家兴呢?”

        “是祸躲不过,碰上了就干,家兴回家看他妈去了。”

        “那这里也不安全,你还是跟我去吧。”刘汉东冲辛晓婉一摆手。

        “太好了!我一定不帮倒忙。”辛晓婉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三人下楼上车,刘汉东开着富康带着辛晓婉,王星驾驶哈弗在后面跟随,向货运码头驶去,快到地方的时候又接到白娜的电话,说我们已经被110民警解救,但是机器被砸人被打伤,需要进一步处理,你们暂时不用过来,来了反而露马脚。

        刘汉东靠边停车,避开辛晓婉接电话:“白记者,辛晓婉在我这里,金沐尘要杀她,这可是大爆料,你感兴趣么。”

        白娜沉默了几秒钟说:“金沐尘这个级别的官员,不是一两个爆料就能扳倒的,除非上面想处理他,否则爆料只会惹来杀身之祸,留下证据,把人送走吧,她是无辜的。”

        “知道了。”刘汉东挂了电话,用对讲机告诉王星不用去码头了,该干啥干啥去。”那我先撤了。”王星驾车离去。

        刘汉东回到车里,系上安全带,看了看辛晓婉:“是丽江还是鼓浪屿,你选吧。”

        “只要和你在一起,去哪儿都行。”辛晓婉一脸花痴状。

        刘汉东沉默了一会,说:“如果你知道实情的话,就不会这么说了,其实是我把你害成这样的,你家里的针孔摄像机和窃听器,是我装的,你和金沐尘的床上视频也是我上传到网络的,我就是干这一行的,你是我的目标,我不是你的王子,就这样。”

        辛晓婉傻了,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原来这一切都是仅存在自己幻想中的美好童话故事,自己只是被利用的可怜虫罢了。

        “谢谢你告诉我,再见。”辛晓婉推开车门下去,僵直的向前走,车水马龙汽车来往,她视若无物。

        一辆超载大货车呼啸而来,不停鸣笛,可辛晓婉置若罔闻,继续朝前走,眼瞅着就要撞上,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拉住。

        卡车擦肩而过,辛晓婉醒悟过来,冲刘汉东大喊大叫道:“拉我干什么,让我死了吧,我什么都没有了,房子车子信用卡,那么多的名牌包和鞋全没了,还有人满世界追杀我,我爸爸是老师,知道我给人家当二奶,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我没有人疼,没有人爱,金沐尘只当我是玩具,不对,是他一大堆玩具中的一个,他养女学生,包女主持人,这些我都知道,为了钱我忍了,他床上也不行,几秒钟都撑不到,我也忍了,这都是为了钱,可是现在钱也没了,我还有什么!”

        辛晓婉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马路中央,泪流满面的说着,声音被来往的大卡车轰鸣声淹没,如今的她已经洗尽铅华,身上穿的是夜市摊子买的衣服鞋子,依然丽质天成,但却没了那种二奶的奢靡之感。

        “我已经没什么可留恋的了。”辛晓婉说完最后一句话,毅然迎着一辆汽车而去。

        码头附近的道路上行驶的都是重载货柜卡车,刹车距离长,司机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瞅着辛晓婉就要香消玉殒,刘汉东箭步上前,将其拦腰抱起,继而抗在肩上走回路边,丢进富康里。

        大卡车还是刹住了车,司机冲这边骂了几句开走了,押车的人看见富康车身上的标志,拿起了手机。

        富康里,刘汉东平心静气道:“我会补偿你。”

        “你拿什么补偿?”辛晓婉抱着双臂冷哼,不屑的瞄他一眼,“我这个爱马仕的包就二十万,你买得起?我平时开什么车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开得起路虎么?你住得起锦江豪庭么?”

        刘汉东怒了:“我他妈又不是包你,只是说补偿你一部分。”

        他翻翻身上,找出一张银行卡和厚厚一卷钞票递过去:“只有这么多了,卡里有两万块,密码是卡号后六位,你先拿去用。”

        辛晓婉翻翻白眼嘲讽道:“还不够我买个包。”

        刘汉东气得不行,和这种好逸恶劳的二奶简直讲不通道理,这已经是自己全部身家了,人家连正眼都不看。

        “爱要不要,我这就送你去江北,金沐尘的手伸不到那边。”刘汉东说着就要发动汽车。

        忽然一辆金杯面包车冲到前面停下,车门拉开,下来五六条大汉,看架势应该是混码头一带的地痞。

        后面一片刹车声,四辆汽车将刘汉东的富康堵在里面。

        “坐稳!”刘汉东低喝一声。

        辛晓婉花容失色,不敢再耍脾气,手忙脚乱系上安全带,,富康已经狠狠撞在一辆宝马的车身中部。

        这辆富康经过特殊加强,前后保险杠都是钢制带撞角的,撞塌了花火村委会的围墙依然毫发无伤,撞宝马更是小菜一碟,一番左冲右突,硬是撞出一条路来,逃出生天。

        码头外公路上展开了一场追逐战,前面是一辆富康遥遥领先,后面五辆车紧追不舍,刘汉东车技虽然高明,但对方熟悉地形,从货场中包抄过去,远远堵在前面。

        刘汉东一脚刹车停下,拔出手枪上膛打开保险,将辛晓婉的脑袋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