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八章 就是他!
  • 第五十八章 就是他!

    作品:《匹夫的逆袭

        辛晓婉心急如焚,刘汉东再厉害也架不住遭人暗算,她必须赶紧通风报信才行,看起来那个梅姐似乎知道刘汉东的联系方式,等会找她报信就行。www.00ksw.org

        “花主任,那您忙吧,我就不打扰您工作了。”辛晓婉起身欲走,花得意绕过来,双手按在辛晓婉肩上,语重心长的说:“不急,你先坐着等一会,我处理一点事,回头还有事情和你谈。”

        说完向张宗伟使了个眼色,两人出门去了,办公室门卡塔一声锁上,想走都走不了,辛晓婉慌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从二楼窗户看出去,院子里有几个人正从汽车后备箱里取出棒球棍和报纸包着的开山刀,刀锋雪亮,刀背上还有铁环,一晃叮当作响。

        完了,刘汉东来了就是虎入狼群,不管谁死,今天肯定要出人命!

        花得意把辛晓婉留在办公室是有用意的,他故意想让辛晓婉看到自己处理刘汉东时候的狠辣手段,给这个看起来颇为骄傲的小娘们一点下马威,让她明白自己是花火村的土皇帝。

        过了十分钟,一辆白色富康远远开了过来,张宗伟将烟头一扔,指挥兄弟们埋伏在大门后面,待会刘汉东进来,一拥而上先把他放倒再说。

        辛晓婉看见刘汉东的车开过来,急切之下也顾不得许多了,推开窗户,双手大力摇晃着不锈钢栏杆尖叫起来:“快跑!快跑,有人要抓你!”

        刘汉东曾经给朱小强留过QQ号码,这号码和微信是绑定的,所以这边发邮件他立刻就收到了,浣溪走了几个月至今杳无音讯,关心则乱,他来不及细想其中蹊跷之处,立刻驱车前来,刚要将车停在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人尖叫,抬头一看,辛晓婉站在二楼冲自己狂呼连打手势,摇晃着栏杆如同牢房里的囚徒。

        不好!有埋伏,刘汉东当即倒车,为时已晚,一辆奥迪Q7从侧后方窜出来拦住去路。

        富康毫不犹豫的撞上去,Q7被撞得车头一歪,没把道路封死,刘汉东单手握着方向盘,快速倒车逃离,他认识这辆Q7,段二炮的人就开这个。

        煮熟的鸭子飞了,张宗伟大怒,喝令手下上车去追,亲自上楼踹开办公室的门,拽着辛晓婉的头发将她拖下来,扫脸就是两个大耳光。

        “臭娘们!敢坏我的事!”张宗伟打起女人好不怜香惜玉,花得意看了心疼:“小伟,算了,看我的面子。”

        张宗伟冷冷道:“得意,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看的场子让人抢了,已经很对不起老板,现在连个人都逮不到,你让我怎么向老板交差,这娘们肯定和刘汉东有关系,我得把她带走。”

        花得意有心想阻止,可是想到张宗伟是替詹子羽办事的人,而且这家伙翻脸无情,心狠手辣,惹恼了他可不是好玩的,于是只好讪讪退下。

        辛晓婉战栗不止,落到这帮歹徒手里的结局可想而知,她不顾一切的扑向花得意:“村长救救我,救救我。”

        花得意扭头装作没听见。

        张宗伟抬手又打了辛晓婉一记耳光,勒住她的脖子往车里拖。

        “救命啊,报警啊!”辛晓婉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抓住张宗伟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张宗伟吃痛撒手,辛晓婉趁机向大门口冲去,几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嬉笑着张开双臂,如同猫捉老鼠般戏弄着辛晓婉。

        辛晓婉披头散发,高跟鞋也丢了,在院子里尖叫着跑来跑去,撕心裂肺的喊着救命,村委会工作人员全都消失不见,这儿是花火村深处,外面只有几个退休老人在下棋打牌,他们都知道花得意的厉害,不敢多事,收拾棋牌默默走了。

        正当辛晓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忽然一声巨响,村委会的围墙被撞塌了一段,白色富康咆哮着压过残砖断瓦倒车进入院子,一个蛮横的甩尾将众人逼到墙角,车门弹开,刘汉东下车,手腕向斜下方一甩,ASP伸缩警棍甩开。

        两条大汉各持刀棍迎上去,刘汉东干脆利落的两下解决战斗,黑社会打架讲究的是一个猛字,遇上真正的练家子,一回合都过不了。

        辛晓婉热泪满眶,刘汉东竟然不顾安危回来救自己!

        “谁再来?”刘汉东勾勾手,虽然现场八个打手,但在他眼中都是土鸡瓦狗。

        哗啦一声,是手枪上膛的声音,张宗伟单手平举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刘汉东:“动一下就崩了你。”

        刘汉东愕然,不敢再动。

        “把你的烧火棍扔下。”张宗伟冷声道。

        当啷一声,刘汉东扔了甩棍。

        辛晓婉再度陷入绝望,但是心底又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衡量一个男人是否在乎自己的标准很简单,就是这个人愿不愿意拿出最珍贵的东西给自己,金沐尘可以提供爱马仕的包包,锦江豪庭的住所,瑞士滑雪巴黎购物,但那对他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刚才刘汉东分明已经逃脱,却为了自己孤身赴险对一个人来说,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的呢。

        这一刻,辛晓婉忽然领悟了,自己一直在苦苦追求的东西其实已经降临了,轰轰烈烈的爱情,生离死别、缠绵悱恻,刀光剑影,侠骨丹心。

        当一个男人愿意为你赴死,这辈子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这些只是辛晓婉一瞬间的心理活动,大家根本没注意到她,所有的眼睛都盯着张宗伟的枪口。

        张宗伟走了过去,手枪正顶着刘汉东的额头,击锤张着,手指搭在扳机上,一触即发。

        “别拿枪指着我的头。”刘汉东面无表情平静无比地说。

        他的这种镇定让张宗伟很愤怒。

        “操……”张宗伟话没说完,刘汉东头一偏,右手疾出抓住张宗伟握枪的手,同时闪身到他后方,左手勒住脖子,膝盖顶住腰眼,顺势一顶一甩,整个动作快如闪电,一气呵成。

        张宗伟活了半辈子,从没见过谁能手枪顶着头还敢反抗的,一般来说,道上纠纷,一方亮出枪来,不仅仅是摆出姿态,而是表明一种强硬态度,如果你服软认输,低声下去求饶,事情也不至于闹得太大,但是人家枪都拿出来了,你还牛逼哄哄的不给面子,那就是自寻死路了,逼得人家没台阶下,只能在你身上肉多的地方赏一颗铜头铅心花生米了。

        刘汉东这样上膛的手枪顶着额头还敢动手抢枪的,只存在于电影和小说,道上风云三十年,闻所未闻,所以张宗伟失招了,前一秒钟还手枪顶着人家耀武扬威的,下一秒就被手枪顶着太阳穴了。

        “你知道动我是什么下场么?”张宗伟也很镇定,他毕竟是见过血的人,在大牢里住了十年,一般的场面吓不住他。

        刘汉东不说话,枪口下移,朝他大腿上开了一枪。

        枪响了,所有人都无比震惊,这小子说都不说就开枪,绝对狠人一个。

        花得意颤抖了一下,以往种种传说都是真的,刘汉东在铁渣街上就杀了六个人,张宗伟虽然也是九十年代头号猛人,但一代更比一代强,怕是重出江湖也没他的位置了。

        刘汉东一手勒着张宗伟的脖子,一手举枪瞄着众人,冷冷道:“都跪下。”

        没人下跪,张宗伟带来的都是道上混了多年的狠人,刀架在脖子上不带眨眼的,岂能被他唬住。

        刘汉东又开了一枪,打在张宗伟另一条腿上。

        张宗伟惨叫一声,声嘶力竭痛骂道:“有种你就一枪崩了我。”

        “都跪下。”刘汉东重复了一遍,依然面目表情。

        大汉们慢慢跪下了,他们不顾惜自己的性命,但是拿兄弟的命要挟他们就会奏效,没办法,江湖好汉就是重义气。

        “你,上车。”刘汉东对辛晓婉说。

        “等等!”这种关键时刻,辛晓婉居然还一溜烟跑上楼,拿了自己的爱马仕皮包下来,这才钻进富康里。

        刘汉东拖着张宗伟来到车旁,一脚踹翻他,钻进车里,富康的发动机一直没停,直接挂档踩油门走人,枪交在左手,看也不看朝后面连开三枪,大汉们刚从地上爬起来又扑倒在地,等他们再爬起来,富康已经远去了。

        张宗伟两条腿都中弹了,血呼呼的往外冒,咬牙切齿道:“我知道赌船是谁抢得了!”

        弟兄们抬着张宗伟上车送医,路上他给詹子羽打了个电话:“子羽,查到了,赌船就是刘汉东带人抢得,我记得他的眼神,绝对是他干的,我敢拿命担保!”

        “伟哥,你没事吧?”詹子羽听出张宗伟声音不对劲。

        “没事,**养的打了我两枪,都在腿上。”张宗伟汗流浃背,兄弟撕了衣服帮他包扎伤口,血淌了一车。

        詹子羽让张宗伟把手机给司机,说了个地址让他马上赶过去,那里有地下医院,手术设施和血浆都有,伤员一到立刻手术,好在子弹没打中骨头和大血管,只是变成了蘑菇状钻了几个弯,取出来就没事了。

        张宗伟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向詹子羽叙述了刚才的场面,提到那个透风报信的贱女人之时,詹子羽打断他:”那女人长什么样子?有什么特征?”

        “长得不错,皮肤白,气质好,就是有点八字脚。”张宗伟记忆力很好,过目不忘,还能抓住重点。

        詹子羽一拍大腿:“靠,那不就是辛晓婉么,她跳芭蕾舞的,就是八字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