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二章 干他一票
  • 第五十二章 干他一票

    作品:《匹夫的逆袭

        白娜一锤定音,明晚就去暗访洋酒造假窝点,明天是周六,出货量比较大,可以获得确凿的证据。www.00ksw.org

        有一个白天的时间用来策划和准备行动器材,货轮停泊在淮江里,只有乘船才能接近,但船舷极高,登船的舷梯处肯定有武装人员守卫,如何上船是个难题,最后是王星出了个主意,用橡皮艇加登山器材,从船舷另一侧爬上去,**一番获取证据就行。

        出发地点选择在淮江西岸荒滩上,此次行动比较危险,难度太大,丁波和白娜就不用参与了,刘汉东王星和谭家兴三人上。

        次日夜晚十点,两辆汽车开到人迹罕至的淮江西岸,王星从哈弗里拿出橡皮艇,用车载气泵充气,挂上雅马哈柴油马达,刘汉东和谭家兴换上防水服,外面罩着防弹背心,上面的POLICE白色字迹用记号笔涂黑,带上反恐头套遮住面孔,摄影机固定在头上和胸前,调整对讲机频道,检查武器。

        洋酒造假窝点肯定有打手,刘汉东带了把狼狗,王星带了把猎刀,这只是威慑性的家伙,真动起手来,还是要靠甩棍上阵。

        按照计划,刘汉东第一个登船,王星拿出一个类似小型网球拍的东西递给他,掂了掂,很沉,是牛皮做成,还有八一五星徽记。

        “这玩意叫皮拍子,侦察兵捕俘用的,里面灌了铅,照头就拍,一下就倒。”王星介绍道。

        刘汉东将皮拍子塞在腰带上。

        “小心行事,安全第一。”白娜和三人握手,表情郑重,宛如送君出征。

        九月底的天气还很温暖,穿着防水服有些闷热,江面上起了雾,三人抬着橡皮艇下水,发动发达,向货轮驶去,距离还有二百米的时候关闭引擎用船桨划过去。

        雾气笼罩,能见度很差,橡皮艇静悄悄划过去,贴在货轮边上,仰头望去,黑色涂装的货轮犹如一座大厦,吃水线之下是红色的,露出很多,说明货轮是轻载的。

        王星拿出发射器,将连着绳索的钩子抛射到船舷上,用力拉了拉,确定安全,刘汉东先上,他戴着半指战术手套,蹭蹭就爬了上去,货轮上空荡荡的,江风呼啸,远远看见一个人走过来。

        刘汉东急忙蹲在黑暗处,轻声提醒下方两人注意,喉麦靠的是声带震动,空气耳筒传导,适合用于噪杂场所,货轮上风很大,走过来那家伙根本没意识到有人偷偷上船,找了个地方开始撒尿。

        刘汉东摸了过去,从腰后拽出皮拍子,照着后脑拍下去,那人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就倒了,小便失禁尿了一地,把他拖到角落里检查身上,竟然发现一把枪管和枪托都锯短的五连发霰弹枪,以及一部对讲机。

        看来没让白娜上是正确的,假酒窝点的打手武装到了牙齿,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伤亡啊。

        刘汉东将枪拎在手里,戴上微光夜视仪仔细观察了一圈,确定安全,发信号让王星和谭家兴爬了上来。

        三人弓着身子,互相掩护着朝货轮生活区入口快速移动,担任尖兵的刘汉东忽然示意停下,三人趴在甲板上,看到有人打着手电从舷梯下上来,前头引路的穿着黑色BDU,肩膀上挂着对讲机,腰间是电击器和甩棍。

        后面跟着的几个家伙都穿的很随意,T恤衫,沙滩裤,人字拖,脖子上挂着檀木珠串,腕子上金表闪亮,手里捏着真皮小包,估计是来采购洋酒的分销商。

        这群人直接进了船舱,可以看到里面也有守卫,同样的装备和服装,但警惕性并不是很高,甚至连门都没锁,直接推门就进去了,互相打招呼,上烟,都被刘汉东看在眼里,也被摄影机记录下来。

        按照计划,先等人提货出来,形成证据链条,如果能进去拍摄自然最好,实在进不去也就算了,毕竟不能拿生命冒险。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见人出来,却见又有好几拨分销商进去。

        “怎么都不出来了,是不是在里面开大会?”刘汉东嘀咕道。

        “再等等。”王星说。

        岸上传来白娜的询问:“情况怎么样?”

        刘汉东回答:“情况很复杂,我们进不去。”

        “见机行事,不要硬来。”白娜叮嘱了一句。

        忽然王星拍拍他,示意里面有人出来了,果见两人从舱里出来,骂骂咧咧的,在甲板上走了几步,掏出烟来抽着,交谈了几句,又继续进了船舱。

        “不对啊,我看不像造假酒的地方。”刘汉东扭头看着王星,目光炯炯。

        夜色中,王星的眼睛也是闪亮无比,显然猜到了什么。

        “干不干?”刘汉东压抑着激动问道。

        “干他一票!”王星没有犹豫。

        “他怎么办?”刘汉东指了指谭家兴。

        “你问问吧,别勉强人家。”王星说。

        刘汉东爬过去,问谭家兴:“我们准备硬上了,你在外面望风就行,别让人家把我们堵在里头。”

        谭家兴点了点头。

        刘汉东将狼狗递给他,换了一个对讲频道,切断了和岸上的联系,冲王星做了个OK的手势,从黑暗中走出来,径直走向舱门,猛然拉开门,里面有俩打手正抽烟呢,愕然看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不速之客,还没反应过来,两只44码的大鞋底就扑面而来。

        两个打手瘫倒在地,腋下居然挂着手枪,还是道上很少见的美式M9,估计是从东南亚那边走私来的货。

        刘汉东和王星各拿了一把手枪,有真铁在手,胆气为之一壮,将外舱门反锁,推开内舱门继续向前走,地上居然铺着厚厚地毯,壁灯是宫灯式样,看不出李随风格调挺高,还古色古香哩。

        这是一艘五千吨级散装货轮,内部已经经过大幅度改装,搞的很是奢华,沿着地毯往前走,下旋梯,是一个玄关,冷气开的挺足,两个穿黑西装的男子站在大门两侧,看到外人出现,立刻伸手入怀。

        刘汉东举起五连发:“别动,不然脑袋就没了。”

        两人不敢再掏家伙,怒喝道:“你他妈知道这是谁的场子么!”

        刘汉东拿枪指着他们,王星上前喝令他们趴在地上,电击器往脖颈上一戳,巨大的电流通过,两个打手筛糠一般抖了抖,不动了,但王星还是将他俩的双手用塑料手铐反绑起来,脚上也绑了一道,又从身上搜出两把枪,也是美**用制式的M9。

        面对着巴洛克风格的豪华大门,两个不速之客有些拘谨,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要不你先来。”王星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客气啥,一起吧。”刘汉东说。

        两人并肩站好,枪械上膛,保险打开,干咳几声清清嗓子,互相对视一眼,齐齐抬脚踹过去。

        两扇大门同时被踹开,两个全身黑衣头戴反恐头套的健硕男子冲了进去,里面是富丽堂皇的大厅,装潢奢华,中西合璧,灯光璀璨,一张张赌桌旁,坐满了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客人,还有穿着制服的荷官,以及端着饮料来回穿梭的服务员。

        刘汉东举起五连发,砰的一枪将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给打了下来,王星手持双枪,连发八枪,大厅内花瓶、鱼缸、灯饰被打得碎片横飞,顿时尖叫声此起彼伏。

        厅内也有看场子的,一人伸手掏枪,被王星一枪撂倒,血飙起老高。

        “要钱要是要命,自己选!”王星吼道,一口带大茬子味的东北话让人胆战心惊。

        所有人都不敢动,虽然他们都是有头有脸,在社会上很有面子的角色,但遇上悍匪,也和普通老百姓一个样。

        “穿黑西服的,都过来,面对墙站着,手举高点。”刘汉东故意操着一口河南话说道。

        大厅里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发牌的荷官,端茶倒水的服务员,还有就是穿黑西装的护卫,除了被打倒的那个,还剩四个人,都是彪悍无比的壮汉,虽然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却毫无惧色,纹丝不动。

        王星抬手一枪,喝道:“聋是咋滴?”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体态中等,头发花白,黑衬衫敞开三粒扣,脸上线条非常硬朗,还没说话,一股威压就逼过来,这人想必就是赌场的管理者了。

        “我是张宗伟,客人的钱你们不能动,我送二百万给你们。”男子很淡定无比的说道,手伸进口袋,摸出一支雪茄,很潇洒的咬掉前头,擦着火柴自顾自点上。

        他镇定自若的态度让护卫们有了底气,抱着膀子,冷冷看着两个不开眼的劫匪。

        刘汉东知道如果不制服这个家伙,下面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不等张宗伟把烟点上,一枪托就砸了过去,打得他面门开花,倒在地上,雪茄也飞了,紧跟着刘汉东将枪筒塞进张宗伟的嘴里一阵猛捣,最后照头一脚,张宗伟四仰八叉晕死过去。

        “叫你吸烟不招呼人。”刘汉东骂道。

        四个护卫顿时不再嚣张,乖乖靠墙站好,举起双手,王星上前搜了他们,身上只有手电和甩棍,没有枪械。

        “那俩妮子,把袋子拿起来,桌上值钱的全都给我放进去。”刘汉东指挥两个女荷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