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八章 跟往事干杯
  • 第四十八章 跟往事干杯

    作品:《匹夫的逆袭

        辛晓婉傻眼了,她的吃穿用度全靠这张信用卡,账户冻结了连饭都没得吃,银行客服热线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她只好给金沐尘打电话,可是这个号码再也打不通了,不是关机,而是停机。www.00ksw.org

        再打吴秘书的电话,打了十几遍也打不通,辛晓婉灵机一动,借了琪琪的手机打过去,居然打通了,吴秘书沉稳的声音说道:“你好,请问哪里?”

        “我是辛晓婉啊,怎么我老公的手机停机了?还有我的信用卡……”

        “不好意思,我正在开会。”吴秘书挂断了电话。

        辛晓婉似乎明白了什么,金沐尘不再使用和自己单线联系的号码,吴庆宇设置了防火墙拒接自己的电话,再加上信用卡被冻结,这些事情联系起来只有一个解释,金沐尘抛弃了自己!

        琪琪也觉察到了不妙,对销售经理说我们明天再过来,拉着失魂落魄的辛晓婉出了4S店,找了一家咖啡馆坐着商量对策。

        “不可能啊,我又没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花钱也没有大手大脚。”辛晓婉低头垂泪,喃喃自语。

        琪琪递过来一张纸巾:“别难过了,男人就是这样,喜新厌旧,有专家统计过相关数据,说小三的年龄过了二十六岁,对男人的吸引力就直线下降,再说你又没替他生个孩子母凭子贵,哎,你别这么看我,我不是说你是小三,是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你不用解释,我就是小三,我明白,可我没得选择,他对我太好了,要什么买什么,豪宅名车,卡地亚的手表,爱马仕的包包,每年都去瑞士滑雪,去巴黎购物,你说女人图什么,不就是图有人疼自己爱自己,舍得为自己花钱么,我最宝贵的青春都给了他,我愿意,他现在嫌我老了,我也不怪他,毕竟曾经有过这么一段。”辛晓婉忧伤无比道。

        琪琪眨眨眼睛:“小婉,你的心态真好,可是今后怎么生活啊?”

        辛晓婉一笑:“我才二十八岁,老金嫌我老,但别的男人不会嫌弃我。”

        “对,小婉你这么漂亮,完全可以再找一个比老金更有钱的男人。”

        辛晓婉摇摇头:“不,这回我不找有钱的了,从今以后,我要开始新的人生,你看过《北京遇上西雅图》么?我要过文佳佳那样的生活,找一个我爱他,他也爱我的男人,不一定要有钱,但是英俊、体贴、威猛……哎呀,我真有些感谢老金了,是他帮我做了决定,其实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而不是做他的金丝雀。”

        “小婉,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你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找个工薪阶层可养不起你。”琪琪担忧道。

        辛晓婉耸耸肩:“我有锦江豪庭的房子,有路虎车,有十几块名表,几十个名牌包包,一百多双鞋,整整一间房子的衣服,该有的我都有了,另外你也别小瞧我,我是艺术学院舞蹈系毕业的,这些年功夫可没拉下,当个瑜伽教练,舞蹈老师还是很轻松的,重要的是自己挣钱自己花,挣的安心,花的踏实。”

        琪琪肃然起敬:“小婉,今天我才真正认识你,为了庆祝你获得新生,咱们得喝一杯。”

        “我账户冻结了哦。”

        “我请客。”

        两个女人嘻嘻哈哈出了咖啡馆,找了家美式乡村风格的酒吧,黑人吹着萨克斯,酒吧里客人很少,英俊的服务员小哥在吧台后面擦拭着玻璃杯,空气中流动着淡淡的忧伤。

        “跟往事干杯。”辛晓婉举起酒杯,和琪琪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微醺之下,从包里拿出4S店里顺出来的杂志,醉眼迷离的看着丹尼尔克雷格。

        “怎么,想找这样的男人?”琪琪吃吃笑道。

        “切,我找的男人,比007可帅多了。”

        “是不是那天开房的?一晚上几次?”琪琪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聊了一晚上,啥也没干。”

        “榆木疙瘩啊,不解风情。”

        “我就喜欢他这一点,不像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见了漂亮女人就精虫上脑,你不知道他多酷,在电梯里几下就把那些流氓给收拾了,绝对练过散打的。”

        琪琪两眼放光:“这么拉风,啥时候带出来我看看,放心,我拐不走他。”

        辛晓婉怅然若失:“我只知道他的名字,连电话都没留一个。”

        “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打听打听,这么能打的角色,在近江道上一定有些名气。”

        “叫刘汉东,我喜欢叫他冬瓜。”

        两人唧唧呱呱谈了很久,又去超市买了牛排三文鱼螃蟹新鲜蔬菜等,回到锦江豪庭寓所,辛晓婉展示了自己的厨艺,做了一桌美食,开了一瓶人头马,破例也让小玉上桌一起吃,喝的酩酊大醉。

        吃饱喝足两个女人同床而眠,聊到半夜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中午才醒来,琪琪洗了澡,将衣服丢进洗衣机,在辛晓婉的衣柜里挑了半天,翻出一条很贵气的黑色裙子说:“借我穿两天。”

        “喜欢就拿去穿。”辛晓婉说,她和琪琪身材相仿,做的发型也一样,走在外面经常会被人家误认为是姐妹,两人的衣服也经常互相换着穿,这是常事。

        路虎4S店打来电话,说车已经修好,可以去取了,辛晓婉正忙着做饭,随口道:“琪琪,你不是喜欢路虎么,干脆折价卖给你好了。”

        “好啊,多少钱?”琪琪眼睛一亮。

        “去年花六十五万买的,加上车牌保险购置税什么的一共七十万,算你八折好了,五十六万。”

        “还是太贵了,不划算啊,不如这样,咱们换车开,我再给你三十万。”

        “那我还不如直接挂牌卖二手车呢,你先帮我提回来吧。”辛晓婉将维修单递给琪琪,“快去快回,等你吃饭。”

        琪琪下楼去了,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路虎4S店,路上想起帮辛晓婉打听的事儿,于是打电话给朋友,问认不认识一个叫刘汉东的人。

        “一米八二左右,短发,皮肤有些黑,很结实,应该是练过散打或者武术的,你有听说过么?”琪琪拿着手机说道,“什么,不认识?那你帮我打听一下,我有急事找他。”

        出租车司机说话了:“找大东啥事啊?”

        “师傅,你认识刘汉东?”

        “**,近江开出租车的哪个不认识他,大东绝对是这个!”师傅挑起大拇指赞道,“讲义气,够朋友,又能打,你知道砍手党的段二炮么,那么猛的一个人,愣是让大东削的没脾气,到现在还住院呢。”

        琪琪嘴巴张成O型,原来辛晓婉的男神这么厉害啊,待会一定要好好卖个关子。

        “师傅,你有刘汉东的电话么?”琪琪问道。

        “我找找看啊。”出租车司机拿出手机装模作样翻了翻号码,故作遗憾,“换手机把号码都弄丢了,不过我知道他住铁渣街,开了个修理厂叫汉东汽修,你想找他,我直接拉你过去。”

        “那倒不用,有地址就好。”琪琪暗暗高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来到路虎4S店,极光已经修理好,整修做了烤漆,维修费用很昂贵,琪琪拿出自己的卡垫付了费用,开着路虎出了店,向锦江豪庭方向驶去,她实在按捺不住兴奋,拿出手机给辛晓婉打电话,却没留意到后视镜中一辆渣土车逼了上来。

        辛晓婉正在炒菜,忽然小玉拿着手机进来,说是琪琪姐的电话,她急忙接了。

        “喂,车子修好了?”

        “修好了,我替你垫的修理费哦,对了,我查到刘汉东的住址了,就在……”

        话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是凄厉的惨叫声。

        “琪琪,琪琪!你怎么了!”辛晓婉大喊道,通话中断了。

        肯定是出了车祸,辛晓婉立即拿了菲亚特的车钥匙下楼开车,去4S店只有一条路,她猛踩油门风驰电掣的开过去,在半路上果然看到被撞毁的路虎,车门严重变形,气囊开了,驾驶室里有血迹,交警正在拍照取证。

        辛晓婉奔过去问交警,车里的人怎么样,受伤严重么。

        “已经送医院了,伤情还挺严重的。”交警回答说。

        “怎么回事啊,叫她开车不要打手机,从来不听。”辛晓婉泪如雨下。

        交警说:“你朋友是被渣土车撞了,肇事车辆连个刹车痕迹都没有,简直就是谋杀。”

        辛晓婉问明是哪家医院,立刻驱车前往,询问了急诊台,得知刚送来的车祸伤者已经进手术室了,于是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着。

        旁边走过两个实习医生,有说有笑。

        “你看了那个九秒视频没有?”

        “看了,金沐尘真废物,才九秒,身材那么好的妞儿,换我起码四十分钟不带休息的。”

        “那女的真不错,下面没毛,就是脸上打了马赛克,不知道长的咋样。”

        辛晓婉震惊了,这说的分明是上次金沐尘和自己在床上的事情,视频已经曝光,势必对金市长造成极为不利的负面影响,怪不得他中断了自己的经济来源,断绝包养关系。

        忽然,交警的那句话出现在脑海中:肇事车辆连刹车痕迹都没有,简直就是谋杀。

        辛晓婉打了个冷战,琪琪穿着自己的衣服,开着自己的车,分明是做了自己的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