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七章 逝去的江湖
  • 第四十七章 逝去的江湖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杨庆破口大骂,豪气不减当年,别说这种小儿科了,就是真把他杀了,也未必能让他害怕,这是混了三十年的老流氓独有的硬气,要不然龙开江也不会派他来处理善后事宜了。www.00ksw.org

        刘汉东把他拉了上来,问他:“杨庆,你知道错在哪儿了么?”

        杨庆还是那句话:“有种你就把我弄死,要不然我剩一口气也得把你弄死。”

        “那就下去再想想。”刘汉东一脚又把他踹了下去,这回绳子放长了一些,从六层坠到三层,尼龙绳没有弹性,整个人连着椅子如同秤砣一般往下掉,也搞不清楚是不是会掉到底摔死,而杨庆面色丝毫不变,果然是条硬汉。

        刘汉东又把他拉了上来,再度问他:“杨庆,你知道错在哪儿了么?”

        “**的,有种就把我弄死,折腾这些花样算什么!”杨庆脖子上青筋乍现,怒不可遏,他是江湖成名已久的大哥,被两个小辈这样玩,面子上挂不住。

        刘汉东要踹飞椅子,却被王星拦住。

        “别拦我,我今天真就弄死他!”刘汉东嚷道。

        “你不能吃独食,让我也玩一把。”王星说,飞起一脚踹在杨庆身上,新买的气压转椅的轮子上足了润滑油,在光滑的水泥地面上飞快打着转,杨庆被转的晕头转向,飞速接近楼板边缘,再次跌了下去,这回坠到了一楼的位置,还差一米五就会戳在下面钢筋上。

        到底是五十岁的人了,他被晃悠的头晕眼花,整个人倒垂着,夕阳余晖照在脸上,满头都是臭汗,**苦咸的汗水流到眼睛里,迷得睁不开,这回楼上俩恶棍没有急着拉上去,而是把自己晾在这儿了。

        杨庆很想自救,可是王星捆绳子很有一套,打得都是死扣,根本解不开,举目四望,荒凉的工地杂草丛生,足有一人多高,很远的地方能看到锈迹斑斑的铁丝网,这儿人迹罕至,除了野猫出没,呼救是没有用的。

        忽然杨庆发现不远处有个新挖的土坑,长方形,长度在一米八左右,深度正好能躺下一个人,旁边放着两口袋水泥,丢着两把铁锨。

        他的心立刻变得拔凉拔凉,不经意的发现彻底击垮了他的斗志,人家不是闹着玩吓唬自己的,是真要弄死自己啊,连坑都预备好了,弄死自己之后灌上水泥,浇成一整块混凝土,半夜往淮江里一丢,神不知鬼不觉,一万年都发现不了。

        混了几十年的江湖,第一次感觉死亡距离自己如此之近,杨庆在半空中晃悠着,看着自己的墓穴,不由得想起十八岁那年大逮捕,小伙伴们枪毙的枪毙,劳改的劳改,父亲流着泪对自己说,庆儿,别在外面瞎混了,接爸的班进锅炉厂当工人吧。

        杨庆最后还是没进锅炉厂,而是在火车站拉起了三轮车,从此结识龙开江,走上一条江湖不归路,他们这一波赶上好时候,上一代大哥被打击的差不多了,国家改革开放,搞活市场,他和龙开江借钱买了一辆黄面的,两人24小时轮着开,赚了第一桶金。

        多少年过去了,黄面的已经成为历史,火车站前的小混混也成为名震江湖的大哥,挨过刀蹲过大牢,什么好酒都喝过,什么好妞儿都上过,也该死而无憾了,但杨庆不甘心,他不能这么个死法,江湖大哥可以被人乱刀砍死,可以被一枪爆头,但不能被人浇灌成混凝土,无声无息丢江里去。

        这一刻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恐惧。

        尼龙绳在向上提升,杨庆再次被提到了六楼上,这俩货劲真大,杨庆体重接近二百斤,又没有滑轮之类工具,两人轻轻松松就把他提了上去。

        这回刘汉东没逼问他知不知道错在哪里了,而是解开他手上的绳子,递给他一双筷子。

        简陋的破桌子上摆着几个塑料袋,装着凉拌豆角、猪耳朵之类的凉菜,还有三瓶最便宜的雪花啤酒,王星递给他一瓶啤酒。

        杨庆瞬间明白了,这是要喝断头酒了,他接过瓶子咣咣咣一饮而尽,抹一把脸上的臭汗说:“痛快,动手吧!”

        刘汉东说:“看不出你也是条硬汉,我改主意了,留你一条命。”

        王星接着说:“想来杀我们,随时奉陪。”

        然后两人哈哈大笑着下楼去了。

        金色夕阳下,刘汉东和王星的背影渐渐变成了年轻的龙开江和杨庆,杨庆忽然觉得眼眶湿润了,不是因为死里逃生,而是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小子让他想到了当年的自己,也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一腔豪情驰骋江湖。

        老了,真老了,杨庆喃喃自语道,桌上有一把美工刀,他拿过来割断了绳索,坐下来又喝了一瓶啤酒,吃了几口菜,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他哭泣,是因为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消逝。

        ……

        夜,金沐尘怀着忐忑的心情给朱省长的大秘戴嘉铭打电话,询问今天省委常委会上的情况。

        戴秘书爽朗的笑道:“有老板给你做后盾,有什么可担心的。”

        “最近不是闹出个不雅视频么,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针对我,搞得我很被动。”金沐尘心中稍微有了底,虽说书记才是大班长,但朱省长在江东为官多年,还是有很强的发言权的。

        “不用担心,那只不过是别有用心的境外敌对势力搞的小伎俩罢了,邪不胜正,身正不怕影子斜,金市长你说对不对。”

        “对,感谢老板的信任。”金沐尘高兴起来,挂了电话,仔细想想,还是觉得不踏实,于是又给市委曹书记打电话打探消息。

        近江市委书记曹斌是个老好人,他和金沐尘合作多年,一直没发生过冲突,倒不是他好欺负,而是深谙为官之道,懂得放权,这些年金沐尘主抓经济,搞的近江有声有色,遍地都是大工地,政府卖地收入节节高,功劳两人分享,可谓双赢。

        “老金啊,没大事,咱们继续搭班子。”曹书记一句话就浇灭了金沐尘的希望,这视频曝光的太不是时候了,看样子不光自己升市委书记的事儿黄了,连曹书记更进一步当副省长的好事也被影响到了。

        金市长是个有信仰的人,而且信仰很广泛,除了马列之外,还信佛、研究过密宗,信风水,办公室乃至市政府的布局,都请道门大师来看过,此外还信各路杂七杂八的狐仙黄鼠狼神汉巫婆之类,总之是个很虔诚的信徒。

        失落而又不死心的情况下,金沐尘决定找大师咨询一下。

        吴秘书立刻联系了黄大师的助理,金市长连夜前往大师的神堂,助理前来迎接,说大师正在闭关,暂时不能见客。

        金市长一点脾气没有,大师不是凡夫俗子,别说厅局级干部了,就是正部级的来了,照样得等。

        一直等到凌晨时分,大师才出了关,满脸疲惫,一袭黄衫,仙风道骨,见到金沐尘便道:“老夫神游阿美利加,刚越洋归来,身心俱疲,元气大伤……你的来意,老夫在路上已经知晓,可是为了仕途受阻?”

        “还请大师指点迷津!”金沐尘精神一振,大师就是大师,元神出窍到美国铲事儿去了,回来的途中就能掐指一算知道自己的来意,这神通,没得说!

        黄大师念念有词,忽然抬眼盯着金沐尘,炯炯眼神让他如沐阳光,很温暖很舒服的感觉。

        “你身边有白虎!对不对!”大师一拍桌子喝道。

        金沐尘一个激灵,冷汗都下来了,辛晓婉下面没毛,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虎,这个大师都能算出来,神啊!

        “的确有,大师救我。”金沐尘就差跪下了。

        黄大师摇头叹息道:“你属龙,身边养着白虎怎么能行,这只白虎,留不得了。”

        金沐尘还想再问其他,大师摆摆手说:“老夫倦了,改日再说吧。”

        吴秘书奉上银行卡,黄大师的费用很高,问事儿起步价五万,铲事儿没固定价格,当然钱是小事,今天大师累了,法力就不济了,还是改天再来请教为好。

        金沐尘毕恭毕敬出了神堂,回去的路上认真考虑许久,终于下定了杀心,一切不顺的根源都在于辛晓婉这个贱人,花了上千万养了她六年,原来是养了个隐患啊,只要除了她,自己的仕途就能一帆风顺了。

        他并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问吴庆宇:“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吴秘书默默点点头。

        ……

        又是崭新的一天,辛晓婉约了闺蜜琪琪一起去买新车,路虎还在维修,她坐着琪琪的菲亚特500来到JEEP的4S店,点名要买两门版的牧马人,销售经理亲自接待,饮料糖果杂志伺候着,给两位姑奶奶讲解牧马人的历史和性能参数。

        女人对这些知识才不感兴趣,只认好看就行,辛晓婉用纤纤素手遮着脸打了个娇弱无比的哈欠,顺手拿起杂志,封底是欧米茄腕表的广告,丹尼尔克雷格穿着西装拿着枪,手腕上带着欧米茄海洋宇宙的潜水表,顿时让她想起了刘汉东。

        “不要废话了,我们已经在网上了解过了的,直接开票刷卡吧。”琪琪帮辛晓婉下了决定,这个小少妇嫁了个香港富商,老公不常来,一直住在近江,其实也是个二奶,所以和辛晓婉情投意合成了好姐妹。

        销售员开了单子,奉上POS机,辛晓婉拿出白金卡来刷,却刷不出钱来,再试一次,还不行。

        辛晓婉拿出手机拨打银行客服热线,却被告知,您的卡已经被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