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六章 送椅子
  • 第四十六章 送椅子

    作品:《匹夫的逆袭

        段二炮终于苏醒了,抓着詹子羽的手说:“报仇!替我报仇,是刘汉东和王星两个B养的下的手,等我养好伤,要不活剥了他俩,我都不姓段!”

        “淡定,淡定,先做手术。www.00ksw.org”詹子羽将段二炮送进了手术室,叹了口气,段二炮废了,其实人伤了不要紧,重要的是精神不能垮,可伤到需要造瘘挂粪袋子的地步,还怎么做江湖大哥,怎么拿刀砍人?开玩笑,丢不起这个脸啊。

        詹子羽还算够义气,又帮他交了手术费用,打电话到防暴大队找常进,把巡特警抓走的血魂堂小弟捞回来,继续在医院陪护,一问才知道,这把爆炸的破椅子真是小弟们自带的,没法赖到医院头上只能自认倒霉,

        做完这些,詹子羽自认也算仁至义尽了,回到办公室依然意兴阑珊,有朋友约他晚上喝酒唱歌也给推掉了。

        忽然手机响了,显示是金市长的大秘打来的,他赶紧接了,原来是吴庆宇约他晚上吃饭谈点事。

        很多事情领导不方面出面,就让秘书传话,或者安排身边亲近可靠的人去办,金沐尘的身边人就是吴庆宇,詹树森信得过的人则是亲儿子詹子羽,两人经常打交道,年龄也接近,又有共同利益,虽然算不上朋友,但却称得上盟友。

        没到下班的时间,詹子羽就开车出去了,行驶在马路上他总有一种错觉,认为有人在盯自己的梢,可是仔细观察后视镜,又没发现任何端倪。

        可能是神经过敏吧,詹子羽自嘲的笑笑,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近江对付自己?公安局就是自家开的,全市一百多个派出所长,一多半都是自己的好哥们,黑道上的朋友更多,随便一个电话就能招呼来几百号小弟,要是玩偷袭暗杀,皮包里时刻上膛的九二式手枪可不是吃素的。

        来到江边的香樟酒家,要了一个幽静的包房,等了半小时,吴庆宇来了,进门就说不好意思,堵车来晚了,詹子羽忙说没关系,我也刚到一会儿,吴秘书喝点什么?

        “来点红酒吧。”吴庆宇说。

        “近江市场的红酒假的多,还是啤酒吧。”詹子羽门清的很,点了一箱进口教士纯麦啤酒,又点了几个精致的小菜,两人寒暄一阵,进入正题。

        吴庆宇说:“最近有人在找金市长的麻烦,拿着PS的视频来要挟,让金市长对非法集资案网开一面,生态城那个烂摊子,也妄想着起死回生。”

        詹子羽已经收到消息,吕建贤等集资案的嫌疑人取保候审,看来金市长受到的压力还不小,他正色道:“虽然是PS的东西,但在这种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马虎,如果没猜错,是杨庆干的吧,我早想收拾这家伙了,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办了。”

        吴庆宇又道:“还有一件事,金市长有个亲戚很难缠……”

        詹子羽呵呵笑了:“是住在锦江豪庭的那个吧。”

        吴庆宇也笑了,领导在外面包养二奶其实是公开的秘密,但事儿不能说破,心知肚明就好。

        “说吧,想怎么处理,车祸还是煤气中毒?”詹子羽点了一支烟,很随意的问道。

        “不用不用,吓唬一下就好,毕竟是亲戚。”吴庆宇赶紧劝阻,他仔细思量了一下,金市长的意思未必是要辛晓婉死,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在外面养小白脸,也罪不至死,最重要的是不值得冒险杀人,万一事发断送前程就得不偿失了。

        “那简单,对付这种女人不用费什么劲,给我一天时间就能搞定。”詹子羽端起酒杯,“走一个。”

        吴庆宇和他碰了杯,一饮而尽,忽然手机响了,是市里打来的,接了说了几句,脸色大变:“出了点紧急状况,我得回去处理一下。”

        “要紧么,我送你吧。”詹子羽站了起来,一脸关切。

        “没事儿,我打个车就行,近。”吴庆宇拿起公文包匆匆走了。

        果真出事了,而且事态很严重,有人在网上发布了金市长的不雅视频,市政府启动紧急预案,已经通过有关部门删掉了微博上的视频,封了一些帐号,但于事无补,网络太大了,有关部门也管不过来,更何况金市长只是一个正厅级干部,能量还没那么大,不是每个人都卖面子给他。

        吴庆宇迅速回到市政府,金市长正在雷霆大怒,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只要没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事情是完全可以压住的,但正是组织考察期,出了这档子事儿,升市委书记肯定要受一定影响。

        金沐尘恨透了杨庆,这是要鱼死网破啊,好,那就让你们万劫不复,死无葬身之地!

        还有辛晓婉,本来还想给她留条活路,现在看来也不用了,这女人吃里扒外,留不得。

        ……

        下午的时候,近江东郊的家具大市场,刘汉东和王星走在甲醛气味刺鼻的大厅里,四下打望,找到卖办公桌椅的地方,挑了一把最便宜的气压办公椅。

        “和二炮哥坐的那把差不多。”

        “行,就这把了。”

        一番讨价还价,终于以低得离谱的价格将椅子买走,丢到了哈弗车上。

        “走,找杨总去,送他一把椅子。”王星发动汽车说。

        “你知道他在哪儿?”刘汉东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的电脑知道,上回见他,我把追踪器安在他奔驰车下面了,他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启动追踪器,获取奔驰车的位置在蕴山脚下的龙泉山庄,这是省政府第二招待所,看来杨庆很聪明,懂得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

        杨庆身边肯定有不少保镖,但这两个人依然决定硬闯,开到龙泉山庄附近的时候发现奔驰车动了,看时间大概是去市内吃饭,王星迎头堵截,远远看见黑色奔驰和一辆金杯面包开过来。

        “哟,杨庆带了一车人。”王星冷笑,问刘汉东:“带你的链子锤了么?”

        “那叫连枷好不好。”刘汉东将防暴护甲的魔术搭扣按紧,他只穿了胸甲和护肩保护要害,腰间配着甩棍和电击器,连枷拎在手上,锤头上还残留着黑色的血迹……

        奔驰车还没意识到危险,迅速接近中,王星一打方向盘将车横在路上,拦住奔驰的去路。

        杨庆正在车里闭目养神,这几天他劳心费力,白头发都多了几十根,虽然拿住金沐尘的证据,可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一个词在脑海中来回的闪现:大势已去。

        忽然奔驰一个急刹车,杨庆惊醒,看到前面有车拦路,疾呼倒车,可是后面的金杯面包却停下了,从车上下来十个人,都拿着家伙,这些都是杨庆找来的保镖,资金紧张请不起猛人,从城乡结合部网吧台球室找了一帮小混混来凑数,可别小瞧这帮年轻人,打起来真敢玩命,老江湖都怕他们这种生瓜蛋子。

        小混混们骂骂咧咧下了车,亮出明晃晃的砍刀,哈弗车上就下来两人,都是一米八以上的壮汉,上身着黑色护甲,带着护肘和护膝,一个拎着连枷,一个拿着警拐,似笑非笑看着他们,如看土鸡瓦狗。

        “我是刘汉东,无关的人赶紧走。“刘汉东昂然喝道。

        “刘汉东来了……”小混混们交头接耳一番,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血魂堂多牛逼的帮会,被他一个人踏平了,打死打伤十几个,用的就是这种奇门兵器,钢管加链子钉锤,看着就蛋疼,这要是舞到头上,脑壳不得立刻就变烂西瓜啊。

        大家一致决定,不趟这潭浑水了,向杨总道个歉,上了金杯准备走人。

        刘汉东将连枷舞的呜呜生风,将奔驰车玻璃砸成龟裂状,接着再来一下,玻璃整块落进车里,拉开车门将司机拽了出来,钥匙搜出来丢到山下,然后又将愤怒的杨庆拉了出来,拷上丢进哈弗。

        余晓栋追上来刚要说话,刘汉东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指着他的头。

        “别冲动,你们要把杨总带到哪儿去?”余晓栋颤声道。

        “没你的事,回车里去。”刘汉东厉声喝道。

        余晓栋举着双手退回奔驰车,眼睁睁看着杨庆被这两人绑走。

        杨庆坐在车里气定神闲,说道:“不用上铐子了吧?我好歹也比你们高一辈。”

        刘汉东说:“高你妈逼,我又不是混社会的,谁和你论这个,信不信我一枪把你腮帮子打个洞。”

        “哎!怎么和杨总说话的。”王星皱眉喝止他的进一步举动,继而很无奈地说:“杨总,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是你先不讲规矩的,我们才出此下策,你不给我们留活路,我们有什么办法,我这兄弟脾气燥,他说要找你要个说法,我也拦不住。”

        杨庆冷笑道:“行了,你俩一个白脸一个红脸,我还看不出就白混三十年了,别闹,懂点事的就把我放了,要不然就把我弄死,要不然我缓过劲来,一准把你俩弄死。”

        王星和刘汉东都不言语了,姜还是老的辣,杨庆死猪不怕开水烫,难不成真弄死他?

        早有预案,王星驾车来到铁渣街东南的废弃工地,将杨庆押到了一栋烂尾楼的第六层,地面已经打扫的很干净,摆着桌椅凉席啤酒箱,这儿是他们的狡兔三窟之一。

        “杨总,你坐。”王星将杨庆按在气压椅上,用尼龙绳将他绑的结结实实,刘汉东走过来,推着椅子向前跑,渐渐加速,越跑越快。

        “你要干什么!”故作镇定的杨庆终于忍不住嚷道。

        “走你!”刘汉东刹住脚步,用力向前一推,载着杨庆的气压椅从毫无防护的楼板上掉了下去,直坠向钢筋丛生的地面。

        椅子上连着长长的尼龙绳,杨庆被坠在半空中晃悠着,三魂七魄丢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