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三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
  • 第四十三章 解铃还需系铃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金沐尘沉吟片刻,拿起了电话机直接拨到公安局找詹树森,问他非法集资案的几个当事人检察院批捕了没有。www.00ksw.org

        “能不能取保候审?说到底都是为了振兴近江的经济嘛,要和那些暴力犯罪区别对待……好,先这样。”金市长当着杨庆的面打了这个电话,情绪也镇定了许多,“这视频,你传播出去了么?”

        “怎么会呢,只有我手上这一份。”杨庆道,“当然了,国外服务器上是还有备份的,如果我出事,就会放开下载,听说金市长最近要荣升市委书记,这个节骨眼上闹出丑闻可不大好。”

        金沐尘冷笑道:“杨庆,你以为这样就能要挟到我?且不说你这视频的真假,就算是真的又能怎么样,组织上会因为私生活不检点而放弃一名有能力有水平的高级干部么?”

        杨庆满脸堆笑:“金书记,您是官,我们是民,自古民不与官斗,我们这不是急眼了么,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人,当然了,您倒了对我们也没好处,大家和和气气,花开富贵,我们赚钱您步步高升,双赢不好么。”

        金沐尘点点头:“你回去吧,龙氏财团清盘的事情我会考虑的。”

        “谢谢金书记。”杨庆故意称呼金沐尘还没达到的官衔,在金市长看来这就是一种讽刺,但此时什么都得忍着,小不忍则乱大谋。

        杨庆走了,金沐尘很愤怒的坐了一会,手指在桌上敲击着,摄像头都装到家里去了,领导的**大白于天下,可这事儿又不好让詹树森出面解决,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将秘书吴庆宇叫了进来。

        “小吴,有人在我家里装了针孔摄像机,大概车里和办公室里都有。”

        “啊!让二处来查一下吧。”吴秘书道。

        公安局二处专干这种活儿,但事情捅到他们那里就等于自我曝光了,吴秘书很快醒悟过来,“这事儿还不好麻烦二处,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公司,专门处理类似的事情,帮人查车里和家里的窃听器什么的。”

        “可靠么?”金市长心里一动,民间力量倒是可以用,大不了不让对方知道自己身份就是。

        “可靠,这家公司信誉很好,对客户的**保护的也很到位,听说老板以前是刑警。”

        “好,你去联系一下,务必保密。”

        ……

        王星正在车里打盹,忽然手机响了,是个老客户打来的。

        “王总,最近生意忙不?有个活儿介绍给你,不难,查窃听器什么的,我把号码给你,你自己联系一下吧。”

        “好,谢谢了。”

        随即王星收到短信,按照号码打过去,是个陌生男子接的,说话干脆利落没半句废话,直接问开价多少钱。

        “查车是五千,查家里是一万起步,按照房屋面积来计算。“王星狮子大开口,他很有经验,一般来说这种客户非富即贵,万把块钱对他们来说就是毛毛雨,根本不在乎。

        果然,对方立刻答应下来,不过要求多开一倍的**。

        “没问题。”王星暗暗得意,又做成一桩大买卖,得亏上回接青石高科的生意时办了**,不然现在就得抓瞎。

        按照约定,王星来到铁路某废弃货场,一辆黑色奥迪A6静静停着,牌照已经被取下,大概是车主不想让人知道真实身份,车上有两个人,一个三十来岁很干练的司机,另一个自称姓吴文质彬彬的男子也不像是车主,看气质应该是车主身边的工作人员。

        王星没有多问,干这一行就得有眼色,这辆车是政府版的奥迪A6,车主肯定是厅局级以上干部,被政敌盯上安装窃听器也属正常情况,以前他接过类似的活儿。

        他拿出探测器开始在车内搜寻,一番查找后卸下一个小黑盒子,但并不是窃听设备,而是统一安装的GPS定位装置。

        “现在科技发达,窃听器会作的很小,和纽扣电池一般大,可能藏在任何位置,我需要拆开一些内饰,可以么?”王星问姓吴的男子。

        “可以,尽管拆。”男子显然对车是不是会被拆的乱七八糟并不在意。

        于是王星又拿出各种工具,把奥迪的中控拆了,座椅拆了,顶棚内饰蒙皮,车内夜灯全都无一幸免,拆车的时候小吴一直在旁观看,对王星的娴熟技术和专业态度非常欣赏。

        “没有窃听器,这辆车是干净的。”王星拍拍巴掌,满头大汗。

        “麻烦你了,王师傅。”小吴拿出一个信封递过来,里面是五千元钞票。

        “客气了。”王星将信封塞进包里,拿起螺丝刀,“我给你们原样装好。”

        “不急,先放着吧,你跟我去另一个地方。”小吴坐上王星的车,系上安全带说:“去锦江豪庭。”

        王星一愣,几个意思?不会这么巧吧,难道这是金沐尘的专车?细想起来逻辑完全说得通,视频交给杨庆,杨庆威胁金沐尘,金沐尘找人查窃听器和针孔探头,以绝后患,而自己又是近江最有名气的私家侦探,如果不动用公安口的力量,那就只有找自己出马了。

        这辆哈弗已经几次出入锦江豪庭,门卫都认识王星了,没办法,硬着头皮进吧。

        “师傅,又来了。”门卫笑呵呵和王星打着招呼。

        王星只能干笑一下应付过去,好在吴秘书并没有察觉到什么。

        来到楼上,敲门进屋,小玉开的门,她没认出王星来,因为上次王星冒充煤气公司检修工进来的时候,她正在打扫卫生,是霞姐一路陪同,而且那天王星戴着安全帽穿着工作服,今天则是便装打扮。

        辛晓婉在家,她是认识吴秘书的,而且刚才金沐尘打来电话,让是让小吴带人来找点东西,让她配合一下。

        王星拿出探测器装模作样四下扫描,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果然在客厅沙发背面找到窃听器一个,在电话机里又找出一个,在卧室天花板射灯罩子里拉出一个针孔摄像头,洗手间里也有一个,这些都是他亲自安装的,找出来自然不费劲。

        辛晓婉吓傻了,她虽然胸大无脑,但也能猜出这些不是好玩意。

        吴秘书将这些电子玩意装进一个档案袋,对辛晓婉说:“嫂子打扰了,你好好休息。”就和王星一起出去了,又付给他一万五千块现金,收了四万块的**,握手致谢:“合作愉快。”

        “谢谢照顾生意。”王星笑的很开心,其实心里不断叫苦,金沐尘追查下去,一定查到自己头上,

        王星开车走了,吴秘书打电话向金市长汇报,说小嫂子家里已经清理干净。

        金沐尘松了一口气,问辛晓婉那天究竟和谁在一起的事情查清楚没有,吴秘书说还没来得及,现在就去查。

        “你先回来,把经过详细说一下。”金沐尘召回吴秘书,仔细问了摄像头安装的位置,安装角度和视频拍摄的角度一致,他拿出塑料袋里的摄像头端详着,上面没有积灰,说明是最近才装上的,他心中充满愤恨和后怕,龙开江果然狗急跳墙,不灭了他,后患无穷。

        摄像头肯定是杨庆派人装的,至于辛晓婉有没有参与其中,金沐尘并未生疑,因为自己对辛晓婉很好,每月零花钱十万以上,要什么给买什么,这个女人没理由背叛自己,更没理由为龙开江这样走下坡路的人背叛自己。

        家里搜出窃听器和摄像头毕竟不是好事,得安抚一下辛晓婉,不过锦江豪庭是不敢再去了,那地方肯定被人盯上了,金沐尘让吴秘书打电话约辛晓婉到一家不对外营业的私房菜馆见面。

        饭桌上,辛晓婉如同受惊的小鸟,双眼雾蒙蒙的:“老公,到底怎么回事?吓死我了。”

        “没事,有些人想对付我,最近家里有没有进什么外人?”金沐尘依然风轻云淡,在女人面前他永远成熟稳重。

        “没有啊,家里一直没断过人,我出门的时候,小玉和霞姐就在家看门,怎么会进来外人呢。”

        金沐尘心中有数了,八成是两个保姆出了问题,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

        “回头把她俩都辞了,以防万一。”金沐尘道。

        这顿饭吃的很没有滋味,辛晓婉担惊受怕,金沐尘心事重重,吃完饭之后,辛晓婉怯生生道:“还去我那么?”

        “最近就不去了,安全起见,还是减少联系吧。”金沐尘实在提不起兴致,那段视频把他憋屈的不轻,他金沐尘可不是早泄患者,而是面对辛晓婉根本提不起兴趣,那晚只是象征性的蹭了几下而已,就推说太累早早休息了,如今事发,对辛晓婉就更没感觉了。

        “那我也不敢回去睡了。”辛晓婉楚楚可怜道。

        “这几天先去酒店住也行,家里需要重新装修。”金沐尘看看手表,决定去林格格那里过夜。

        打发了辛晓婉,金市长坐进汽车,吩咐司机去仁恒临江,路过花店还买了一大束粉色玫瑰,来到林格格的住处敲门,半天才开门,林格格头发蓬乱,小脸红晕:“干爹,你怎么来了?”

        “这是干爹的行宫,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送给你的。”金沐尘将鲜花递给林格格。

        “好漂亮!谢谢老公。”林格格惊喜万分。

        “你吃过饭了么?”金市长一边解开衣服一边往卧室里走,“真热,冲个澡先。”

        “用外面洗手间的浴盆吧,够大,我帮你搓背。”林格格将金沐尘拖进了大洗手间,拿起莲蓬头将他淋湿,两人打起了水仗,林格格夸张的尖叫声充斥着房间。

        卧室大衣柜的门开了,一个瘦瘦高高的长发少年钻了出来,将凌乱的床单捋平,套上裤子,拿着衣服踮着脚尖走进客厅,捡起鞋子打开大门,悄无声息的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