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四季酒店之夜
  • 第三十八章 四季酒店之夜

    作品:《匹夫的逆袭

        市中心寸土寸金,连停车场都设计的极为紧凑,进出只有一条道路,等刘汉东开到出入口的时候,正好有一辆车要进来,路虎被迫停下,血魂堂的小弟们追上来,用砍刀猛砸车窗,还有人爬到引擎盖上,高高举起了雪亮的砍刀。www.00ksw.org

        辛晓婉尖叫一声捂住了脸,忽然一股大力传来,差点被甩在中控台上,原来是刘汉东在迅速倒车,就听车后咣当一声,有人被撞飞,站在引擎盖上的人也不见了,估计是没站稳掉下去了。

        又是一把刀砍在驾驶席的车窗上,狰狞的面孔在停车场明亮的碘钨灯下照的分明,这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已,瘦骨嶙峋的上身上刺着虎豹,戾气十足。

        刘汉东猛然推开车门,将那小子撞开,没料到又是一把刀砍过来,胳膊上吃疼,中招了!

        他不敢再逞强,撇一眼停车场布局,猛打方向盘爬上台阶,直接压过花坛出去了,后视镜里,血魂堂的小弟们依然紧追不舍,怎奈两条腿跑不过四个轮子,很快就将他们甩开。

        路虎慌不择路,行驶在反向车道上,对面来车大灯闪亮,喇叭齐鸣,辛晓婉吓得尖叫不止。

        刘汉东在下一个路口来了个甩尾摆正了方向,差点把辛晓婉甩到后排去,气的她嚷道:“你能不能开稳点!”

        “你能不能系上安全带?”刘汉东正眼都不看她。

        “你!”辛晓婉气鼓鼓系上了安全带,偷眼看刘汉东,线条硬朗的侧影简直帅到没边,尤其是他紧绷着嘴唇用手掌搓动方向盘的时候,简直让人目眩神迷。

        “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刘汉东瞥一眼辛晓婉道。

        “不行,你这个样子不能去我家。”辛晓婉皱眉道,家里俩保姆四只眼睛盯着,带个精壮汉子回去滚床单肯定是不行滴。

        “我有要说去你家么?”刘汉东奇道。

        辛晓婉知道口误了,心直口快不小心把真话说出来了,不过她很有急智:“他们肯定在追杀咱们,我家也不安全。”

        “你家住哪儿?”刘汉东又重复了一遍,晚上的行动超出计划太多了,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忽然对讲机的灯亮了了,他和王星为通讯方便,配备了摩托罗拉对讲机,用的是空气耳麦,耳机里传来王星的声音:“伙计,英雄救美,行啊,别回头,我在你后面跟着呢,今晚直捣黄龙,就看你的了,别说话,知道你说话不方便。”

        刘汉东干咳了一声,悄悄将耳筒摘下,这玩意太高端,看起来像特工,他怕把辛晓婉吓到,怀疑自己的身份。

        “好吧,我住锦江豪庭。”辛晓婉并不死心,自己不争一夕之欢,只要留个电话或者微信什么的,机会多得是。

        ……

        段二炮伤的很重,鼻梁骨被打碎,弄了个满脸花,他被小弟们架上车,还不忘交代一句:“打电话喊人去锦江豪庭堵他们!那娘们住那里。”

        倒不是段二炮未卜先知,而是“寂寞”在微信上晒了不少照片,许多都是以锦江豪庭为背景,傻子都能看出她家住哪儿。

        二炮哥先送医院急救,小弟们迅速打电话喊人,几辆车满载刀手直奔锦江豪庭,将小区的两个门都堵上了,坐在车内,专等那辆白色路虎。

        刘汉东多绕了一圈,所以比他们来的晚,距离锦江豪庭正门还有几百米就看见门口的人了,一辆奥迪Q7横在人行道上,几个痞子打扮的人在四下晃悠,门卫敢怒不敢言,大半夜的极其醒目。

        “他们在大门口!”辛晓婉的声音在颤抖。

        “看见了。”刘汉东加快速度,从大门前经过,晚上车流稀少,白路虎很醒目,Q7立刻追了过来。

        “他们追来了!”辛晓婉不停回头看。

        “坐稳!”刘汉东降挡加速,路虎极光的排量虽然不如Q7,但道路追逐更考验的是车技,刘汉东自信整个近江市没几个人能追得上自己,尤其是在市内道路上。

        五分钟后,Q7就撞上了行道树,因为驾驶者太过心急,转弯的时候没减速导致侧翻,在地上擦出一串火花撞到了两棵梧桐树

        “耶!”辛晓婉兴奋的叫起来,坐在刘汉东驾驶的车里她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一种刺激的愉悦感。

        辛晓婉伸手要和刘汉东击掌庆贺,却遭到白眼:“坐稳,别乱动。”

        “好凶。”辛晓婉撅起了嘴。

        刘汉东没理她,他在考虑怎么把这个烫手山芋送出去,左思右想没有好去处,忽听一声惊呼:“呀,你受伤了!”

        “不碍事。”刘汉东说,他的左臂被划了一刀,血淋淋的看着挺吓人,其实并不严重。

        “不行,要立刻包扎,不然你会死的。”辛晓婉急了,拍打着中控,“停车,快停车!”

        刘汉东一脚刹车停下,辛晓婉拎着包下车,甩开高跟鞋奔向路边的24小时药店,买了碘酒红药水纱布绷带等一堆东西,拎着塑料袋回来,急切道:“不能去医院,警察肯定也在抓你,找个地方我替你包扎。”

        “这里就行。”刘汉东说。

        “车里不行,去那儿。”辛晓婉指着远处一栋高耸入云的大厦,那是四季大酒店,近江最豪华的五星级宾馆。

        “好吧。”刘汉东也不矫情,驾车直奔四季酒店,到了门口自有服务生过来拉门,辛晓婉将钥匙抛给他说:“把车停好。”拿了块披肩很自然的挡住刘汉东左臂的血迹,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大厅。

        “你在这稍作等我,我去check-in。”辛晓婉将刘汉东按在沙发上,很镇定优雅的走到前台,拿出身份证、白金信用卡迅速办理了入住手续,拿了房卡,挽着刘汉东进电梯,插卡上楼。

        房间在十八楼,豪华大床房,辛晓婉欲盖弥彰道:“如果要两张床的标间,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刘汉东耸耸肩,说的好像在搞间谍活动一样,谁没事怀疑你啊。

        他径直走到窗边沙发坐下,窗外俯瞰江景,沿岸灯火通明,景色怡人,房间宽敞,色调温馨,房价起码两千以上。

        辛晓婉拿出绷带帮他包扎伤口,她显然没干过这个,笨手笨脚的弄不好,刘汉东索性自己包扎,单手将左臂伤口缠上,用牙齿将绷系紧,站起来说:“我该走了。”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辛晓婉有些震惊,鸭子都煮熟一半快能吃了,怎么又要飞。

        “回去。”刘汉东拔腿就走,丝毫没有留下保护这个无助弱女子的意思。

        就在他的手搭上门把手的时候,辛晓婉忽然不顾矜持赤脚跑了过来,从背后紧紧抱住刘汉东,将脸贴在他宽厚的后背上,哭道:“别走好不好,我怕。”

        刘汉东迟疑了一下,觉得自己就这样一走了之,很不便于日后开展工作,一心软,手就放下了。

        辛晓婉继续趴在他背上哭泣,刘汉东忙了一天也没洗澡,满身的臭汗,但在辛晓婉闻起来,却是纯正的男人荷尔蒙味道,简直上瘾。

        “好了,你别哭了,把我衣服都打湿了。”刘汉东说。

        “你不走了。”辛晓婉破涕为笑,“把衣服脱了,我帮你洗。”

        刘汉东穿一件很普通的没牌子的夜市摊子买的T恤,浸透汗水不说,还沾了血和辛晓婉的眼泪,他将衣服脱了下来,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腱子肉,差点没把辛晓婉晃得晕过去。

        太有型了,这种健硕而英俊的男人,只有韩剧里才出现的啊。

        若只是单纯的肌肉男加帅哥倒也不奇怪,健身房里的小白脸可不少,但这汉子的线条分明不是机械加类固醇练出来的,而是体力劳动加训练形成的,他的身手如此利落,对付流氓混混只用一招,绝不拖泥带水,这种人要不是特种兵,辛晓婉把自己的名字倒着写。

        “你是军人吧?”辛晓婉问道。

        刘汉东点点头:“曾经是。”

        辛晓婉一阵狂喜,自己没猜错,果然是个“兵王”。

        “那你现在做什么?”

        “汽车修理工。”

        这倒是出乎辛晓婉的意料之外,不由得一阵心酸,埋没英才啊。

        “我叫辛晓婉,你叫什么名字?”

        “刘汉东。”

        “刘汉东……很阳刚的名字,你先去洗澡吧,一身的汗味。”

        刘汉东进了浴室,四季酒店的浴室很大,大理石浴缸豪华无比,他开始冲澡,同时考虑着如何脱身。

        外面,辛晓婉坐在沙发上,心里小鹿乱撞,脸颊绯红,今晚的奇遇简直是老天爷恩赐给自己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浪漫而传奇。

        过了五分钟,刘汉东穿着浴袍出来了,短茬头发还沾着水珠亮晶晶的,浴袍下一双肌肉结实的腿,汗毛很黑很长,很有男人味。

        忽然辛晓婉如遭雷击,讷讷道:“我肯定在哪里见过你。”

        “我去年八月才退役回来,你记错了吧。”刘汉东说。

        “那就对了,去年八月底九月初,你去过大润发超市吧,在地下停车场帮我倒车入位,就是这辆白色极光,想起来了么,你还带着一个小妹妹。”

        刘汉东呆了片刻,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啊。”

        辛晓婉无比欣喜,这场邂逅绝对是老天爷安排的,这就叫缘分天注定,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哎呀好热,我先去洗澡,你看电视吧。”辛晓婉走进浴室之前,风情万种的瞟了刘汉东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