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七章 最美邂逅
  • 第三十七章 最美邂逅

    作品:《匹夫的逆袭

        段二炮是保外就医出来的,詹子羽向他保证过,只要不出人命就没事儿,果然说到做到,不过血魂堂的班底被巡特警抓了许多,元气大伤,现在跟在段老大身旁的都是新招的小弟。www.00ksw.org

        糖果迪吧的老板也是道上混的,颇有经济头脑,他非常欢迎段二炮常驻这里,一方面能提高迪吧的声誉,另一方面也能镇得住场子,段二炮在这儿玩,哪个不开眼的敢捣乱?

        这一招效果奇佳,迪吧这种地方向来鱼龙混杂,每天都有打架斗殴事件发生,为此老板特聘了好几个退伍特种兵看场子,别着电击器和胡椒喷雾,每月光工资就几万块,还不如段二炮往哪里一戳来的管用,花销还小,一天三四瓶假芝华士就管够。

        段二炮喜欢迪吧这种喧嚣的所在,因为他在大西北蹲苦窑的时候实在是憋坏了,迪吧里有他迫切渴求的一切元素,酒,暴力,骚浪的女人,在这里他所有压抑的**都可以得到尽情的释放,想揍人了,随时找茬剁手,想搞女人,满大厅都是穿着淘宝小礼服,摇动着身体拿着苹果手机摇微信找艳遇的浪货。

        这种女人通常姿色还都不赖,也放的开,买几棵摇头丸就跟你走,段二炮夜夜换新娘,起初玩得挺痛快,一度还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后来发现那娘们前脚从自己床上下来,后脚就搭上一个小白脸男模,气得二炮哥挑了小白脸的脚筋,花了女人的脸,再往后,二炮哥也就学的拔**无情,游戏花丛了。

        这会儿段二炮正在药手机,他也弄了个微信帐号,名字叫“与寂寞有染”,头像是大金链子和奥迪车钥匙,正摇的起劲,忽然发现外面进来一个女子顿时整个世界就安静下来,一抹亮光从心底升起。

        辛晓婉是江东艺术学院舞蹈系毕业的,学跳舞的人有种独特的气质,绝非那些迪吧里的庸脂俗粉可以比拟,她身材极佳,肤若凝脂,在拥挤喧嚣的迪吧中艰难的向前挤着,眉头微蹙,似乎有些不高兴。

        段二炮不是文化人,不晓得“我见犹怜”这种成语,但他也明白,自己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打动,一瞬间他感觉以前日的那些娘们简直都不叫娘们,那叫母猪!只有这个小娘们才够味,才能让他段二炮神魂颠倒,哪怕为她砍一百只手,都他妈值!

        ……

        辛晓婉喜欢迪吧这种喧嚣的所在,因为她的日子过的实在太平淡无奇,每天就是吃饭睡觉逛街购物美容跳舞,对着两个农村来的保姆根本没有任何交流的**,微博微信QQ上也找不到知心的人儿聊天,老公是政府高官,公务非常繁忙,又要注意影响,十天半个月能来一次就不错了,而且每次来都不能尽兴,哪怕服用了伟哥也不行,辛晓婉正是不到三十岁的轻熟女年纪,正常需求得不到满足,焉能没有怨气。

        所以她喜欢夜里到迪吧来玩,越闹越好,喝点酒,抽点烟,再来点摇头丸,让郁闷的心情得以发泄,如果能钓到一个年轻英俊的帅哥,那就完美了。

        不过这种闹吧里金链大哥和社会青年比较多,符合辛晓婉口味的菜不多,而且她不敢乱来,如果偷吃的事儿被老公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正好角落里有一张台子刚空下来,辛晓婉走过去占住位置,旋即酒保送上芝华士和红茶冰桶,冲她指了指不远处的段二炮。

        二炮哥潇洒的挥挥手,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在射灯的照耀下流光溢彩。

        辛晓婉一阵不舒服,她最不喜欢这种粗俗不堪的痞子,赶紧将头低下玩手机,她也在玩微信,名字叫“寂寞”。

        突然有陌生人加她的微信,名字居然叫“与寂寞有染”看头像不就是那位给自己送酒水的金链大哥么。

        辛晓婉觉得危险在逼近,拎起包就要走,可是段二炮已经端着酒杯过来了,四五个小弟也跟过来,将他们围在中间,在音乐强力节奏下扭动着身体。

        迪吧里太吵,面对面说话都听不到,段二炮将酒杯塞给辛晓婉,自己也拿了一杯,一仰脖先干了,然后示意辛晓婉也干了。

        辛晓婉吓坏了,她不能确定这杯陌生人递来的酒里有没有麻醉药,或许一杯下去自己就昏倒了,然后被这帮人抬进一辆没牌照的破面包车,拉到城乡结合部的小旅馆,轮番糟蹋自己,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充斥着辛晓婉的内心,她开始后悔不该耍脾气来迪吧散心,老实呆在锦江豪庭的家里看韩剧多好,她将求救的眼神投向不远处的保安,可保安视若无睹,根本不搭理。

        段二炮目光炯炯盯着辛晓婉,他又相信世界上有真爱了,这小娘们眼神闪烁,吓得跟小鹌鹑一样,真有趣,真可爱,恐怕她还不晓得二炮哥和血魂堂的威名吧,等她知道真相之后,肯定惊喜万分,打都打不走。

        话说回来,血魂堂确实需要一个大嫂了。

        总之,二炮哥这回是当真的。

        辛晓婉最终还是没敢喝这杯酒,她面带冰霜,将酒杯放在台子上,转身就走。

        段二炮一把拉住她的胳膊,用力有些猛,二炮哥是糙人,不懂得怜香惜玉,辛晓婉的胳膊被抓的生疼,心中本来就有火儿,这回更被激怒,虽然她胆子小,但也知道自家老公是什么级别的大官,捏死一个混混和捏死蚂蚁没区别,冲动之下,拿起酒杯将满满一杯假芝华士兑冰红茶全泼在段二炮脸上。

        二炮哥和血魂堂的小弟们全傻了,万没想到一个小娘们敢蹬鼻子上脸,泼炮哥一身,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小娘们拎着包挺着小胸脯就走了。

        段二炮的火噌的上来了,立刻追了过去,辛晓婉加速向前走,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眼一看,挺直的鼻梁,坚毅的嘴唇,宽肩细腰,朴素的白T恤和带破洞的牛仔裤,不羁中带着潇洒,狂放中带着一丝温柔,正是辛晓琪梦幻中最理想的男子。

        “救我!”辛晓婉紧紧抓住男子,眼眶中立刻就含了泪。

        刘汉东是跟踪辛晓婉进来的,绕了一圈没找到人,得来却全不费功夫,而且还向自己呼救,这是闹哪样?

        紧接着后面就过来几个混混,为首的是个金链大汉,看金链子的粗细就知道档次不低,这种英雄救美的狗血段子居然让自己碰上了,真是晦气。

        段二炮很愤怒,本以为这女人是单独来的,没想到是有男人的,今天非把这个不开眼的货剁了不可,他气势汹汹就上去了。

        刘汉东不想惹事,更主要的是不想暴露了自己,他将辛晓婉一把推开,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段二炮心说这货还挺有眼色的,也不为难他,上前一把拦腰抱起辛晓婉向外面走去。

        辛晓婉奋力挣扎着,哀怨又失望的看了刘汉东最后一眼,便被段二炮抱走了。

        这伙人走了之后,门口保安才心有余悸道:“伙计,幸亏你没多事,不然手就没了。”

        “那傻逼是谁?”刘汉东问。

        “他你都不认识,他就是段二炮。”保安略带不屑看着刘汉东。

        刘汉东虽然和血魂堂交过手,但一直没和段二炮面对面过,此刻恍然大悟,没有犹豫立马跟了出去。

        段二炮抱着辛晓婉在等电梯,今晚他就要来个霸王硬上弓,征服这个小娘们,他相信一个真理,女人就是**,干多了没感情也有感情了,这就叫日久生情。

        电梯到了,刚来的顾客们惊惶的看着他们。

        “再看把你眼抠了!”小弟恶狠狠骂道。

        一行人进了电梯,按了1层,电梯门缓缓关闭,辛晓婉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忽然一只手伸进电梯门,阻止了门的合拢,紧跟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和善的笑笑:“不好意思。”

        正是刚才那个人,段二炮并不担心这家伙横刀夺爱,鄙夷的瞪他一眼:“出去!”

        刘汉东一记直拳打在段二炮脸上,他带着钢制的指节套,前端是尖刺,杀伤力巨大,可怜段二炮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一拳打昏,临昏迷前似乎还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那是他的鼻梁骨在支离破碎。

        接下来的十几秒钟,辛晓婉一辈子都忘不掉,狭窄的电梯内,刘汉东左冲右突,拳脚膝盖并用,段二炮手下四个张牙舞爪的小弟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全被放倒。

        叮咚,电梯到一楼了,刘汉东拉起辛晓婉就走:“快跑!”

        辛晓婉急匆匆跑着,忽然觉得身子一轻,原来被男子抱了起来,大步流星进了停车场,辛晓婉的心如小鹿乱撞,大喊道:“上我的车,白路虎。”

        几个血魂堂小弟跌跌撞撞追了出来,手里也多了大砍刀,辛晓婉吓得花容失色,尖叫道:“快,他们追来了!”

        路虎极光是无钥匙进入的,刘汉东奔到车前,车锁自动打开,拉开门将辛晓婉丢进去,自己坐上驾驶席,启动汽车,档位旋钮冉冉升起。

        “**,这么高档,怎么用的?”刘汉东问。

        “转就可以了!”辛晓婉喊道。

        刘汉东迅速倒车,一个甩尾车头对准血魂堂的小弟们,雪亮的大灯照的他们睁不开眼。

        “坐稳!”话音未落,路虎就咆哮者冲了出去,挡路者四散逃开,刘汉东猛踩刹车,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股轮胎焦糊味飘进鼻腔,被颠的东倒西歪的辛晓婉觉得肾上腺素极度分泌。

        兴奋!刺激!浪漫!无与伦比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