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五章 龙爷的电话
  • 第三十五章 龙爷的电话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帮老人是市政府的常客,他们全是汉威非法集资的受害者,隔三岔五就来闹腾一回,其中不乏离休干部以及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的慢性病人,打不得骂不得,稍微动作粗暴点,人家来个当场犯病就赖上你了,所以便衣们束手无策,立刻退的远远的。www.00ksw.org

        老人们倒也很有分寸,不往大门里冲,不堵路,而是站在大门两侧,张开标语向马路上的行人展示,这回的主题是民间讨债英雄黄花大侠,老人们还特地请人绘制了大侠的形象,一身古装,仗剑飞檐走壁,看的路人们莫名其妙,老人就给他们讲解,讲的口沫横飞,义愤填膺,说政府怎么能把这样的大侠抓起来呢。

        一辆小号段的奥迪A6驶了过来,车上坐的是金市长和秘书,司机很机灵,看到大门口有情况立刻改走后门,金沐尘瞥见老人们拿的标语牌,有些纳闷:“什么黄花大侠,这是怎么个情况?”

        秘书一头汗,他也不掌握情况,赶紧打电话让人查。

        市政府有三个门,平时只有大门开,侧门和后门用来应付突发情况,今天就属于这种情况,金市长进了大院,秘书那边也收到汇报,向市长报告说:“所谓的黄花大侠就是一个民间讨债人,帮人讨回汉威集资款的一个人。”

        金沐尘冷哼一声:“什么大侠,分明是犯罪分子,对这种人一定要运用法律武器狠狠打击,这人被依法逮捕了没有?”

        “已经被逮捕了。”

        “一定要从严,从重,从快打击。”

        “是。”

        马凌开回程的时候,天已经下起了雨,市政府门口的老人们撑起雨伞,穿上雨衣,继续无声抗议着,他们手中黄花大侠的标语让女司机鼻子一酸,这些人中,没有一个人认识刘汉东,全都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母亲那些讨回了部分欠款的老同事,则没有一个凑热闹的。

        刘汉东被捕的经历马凌已经知道,是父亲打电话把他引到家里,在楼下逮捕的,父亲是公安,他有自己的苦衷,但马凌还是无法原谅父亲,这些天她都是住在朋友家的,她不愿意再回那个家。

        ……

        公安厅家属院,王星正在宋剑锋家的客厅里坐着喝茶,他现在也是戴罪之身,经人指点投案自首,加上有人说情,所以保释在外,有机会为刘汉东奔走。

        宋剑锋现在是省委政策研究室的主任,级别还在,但权力大不如以前,空闲时间倒是大把的有,在家练起了书法,泡起了功夫茶,对于王星的来访他并不吃惊,不让他说话,先喝功夫茶。

        王星耐着性子喝了几杯功夫茶,忍不住说:“宋主任,您得出面压一下啊,这案子分明就是冤案。”

        宋剑锋气定神闲道:“人走茶凉,我说话不管用喽。”

        王星又磨了半天,宋剑锋才正色道:“你们两人只能保一个。”

        “花钱疏通还不行么,大不了我把房子卖了。”王星下了血本了,下定决心不让刘汉东蹲监狱。

        宋剑锋摇摇头:“不是钱的问题,有人要针对刘汉东,无论如何都要让他把牢底坐穿,本来还能想想办法,少判几年,现在又闹出一个黄花大侠的事情,把某些人惹怒了,发了话一定要严办,你可以按照从犯处理,判二缓三这样,刘汉东起码十年徒刑。”

        “什么黄花大侠?”王星一头雾水。

        客厅外支着耳朵偷听的宋双也溜回屋子,打开电脑百度黄花大侠,可是没有任何线索,只能再去偷听他们说话。

        宋剑锋解释道:“自古以来,咱们中国老百姓就期盼三种人的出现,明君、清官、侠客,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明君就不说了,清官这种东西就和下水道里的鱼一样难以存活,所以老百姓就渴望能有侠客出现,黄花大侠其实只是一个由退休老人,社会底层人士口口相传,虚拟出来的人物,但原型却是落在刘汉东身上,侠以武犯禁,自古就是和官府作对的,自然触动当权者的神经,所以刘汉东无辜中枪,这回真的是谁也救不了他了。”

        王星叹口气,没说话。

        宋剑锋继续说:“负责这案子的是机场分局刑警大队的魏炜洁,她弟弟是临江区法院的魏炜浩,魏炜浩是詹子羽的把兄弟,詹子羽又是李随风的座上客,而李随风最近筹集了大笔资金,准备从市政府手里把北岸生态城这快地接过来,这里面的关系你绕清楚了没有?”

        王星点点头:“我懂,我们挡了别人的财路,新仇旧恨,撞枪口上了。”

        “你回去吧,取保候审期间,别到处瞎跑,不然自己也保不住,你孩子还小,不能没有父亲啊。”宋剑锋语重心长的说道。

        ……

        机场分局的魏炜洁向来有女神探之美誉,这回破获了所谓的“黄花大侠”盗窃案,更加得到市局领导的欣赏,从偏远的机场分局调到了市局刑警支队,荣升副支队长。

        砍手党的案子交给女神探侦办,经过一番操作,血魂堂的几个倒霉蛋当了替死鬼,真正的元凶段二炮却堂而皇之的保外就医了。

        刘汉东在看守所住了一个月了,这回他不是治安拘留,也不是刑事拘留,而是羁押候审,据说这案子要在临江区法院审理,检察院方面已经取得了充分的证据,政法委也牵头召集公检法开了会,定了调子。

        王星是同案犯,只不过罪行较轻保释在外,他请了律师来辩护,律师也没什么好招,按理说这案子很有辩护空间,但上面铁了心要办成铁案,换什么律师都一个吊样,所以干劲也不是很大。

        刘汉东的妈妈在贺叔的陪同下来到看守所探视儿子,马凌也陪在旁边,一家人隔着有机玻璃窗户相对无言,唯有泪两行。

        “你不该做傻事啊,挣钱要走正道……”母亲说了一句就哽咽了,儿子将在监狱里渡过漫长的时光,做老人的心里不好受。

        贺坚叹气,走到一旁将两条烟几件衣服交给警察,却被告知,看守所不收东西,只收钱,于是又拿了三千块钱出来,存到刘汉东的户头上,供他在看守所里买烟、打牙祭之用。

        “小马,你来说吧。”妈妈含泪将位置让给马凌。

        马凌坐过来,两眼红通通,拿着电话说:“我等你,不管多少年都等你。”

        探视时间到了,刘汉东被押回了监室,坐在铺上心情复杂,屋里二三十个犯人没人敢来触他的霉头。

        忽然铁门开了,警察带进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青年,夹着铺盖卷,眉眼似笑非笑,贱兮兮贼溜溜的,一看就让人不舒服。

        “老大,来新人了,要不要过个堂,开心一下。”一个犯人凑过来,在刘汉东耳旁低语。

        刘汉东打量一下新来的人,这小子一副欠修理的嘴脸,便道:“先让他蹲一边去,等我心情好了再过堂。”

        没想到新人还挺懂规矩,立正报告说:“报告,我叫余晓栋,酒驾进来的,各位老大给个面子,我大哥是城南刘汉东,人称黄花大侠!”

        犯人们就都哄笑了。

        “拉几吧倒吧,叫你装,黄花大侠在这儿坐着呢。”

        “这逼欠修理,老大,让我揍他一顿吧。”

        余晓栋眼珠一转:“我可不是吹牛,东哥的事儿我都知道,他是江北人,当年高考全市第二名,后来放着大学不上当兵去了,在十四军汽车团,干了整整八年,因为惹了当官的被提前退伍,今年初当了特警,因为打死人家的藏獒被清退……”

        刘汉东一抬手:“别说了,你过来。”

        余晓栋嬉皮笑脸的走过去,刘汉东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按在水泥大铺上,犯人们自动散开,帮老大望风。

        “说,谁派你来的。”刘汉东咬牙切齿道。

        “大哥,别发飙,我没恶意,确实有人派我来,你接个电话行不?”余晓栋丝毫无惧,淡定无比。

        刘汉东放开了他。

        余晓栋身上的手机响了,拿出来接了:“是,我到地方了,刘汉东就在我面前,好的。”

        将手机递过来,示意刘汉东接电话。

        刘汉东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接过手机:“我是刘汉东,你哪里?”

        “我是龙开江。”对方的声音沉稳有力。

        “你找我什么事”刘汉东一摆手,所有犯人鸦雀无声,不影响老大通电话。

        “你把我的宾利车给开走了是吧。”

        “对。”

        “你知道那车值多少钱么?”

        “没你欠的债多。”

        “小子挺横啊,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死,一句话也能让你活,你信不?”

        刘汉东深吸一口气:“你想干什么,直接说。”

        “宾利车,是我放在机场车库,后来委托你变卖的,你不是盗窃犯,是经过我授权合法处理我的资产。”

        刘汉东就觉得脑子懵了一下,龙开江几个意思?这是要给自己脱罪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老王八蛋肯定憋着什么坏主意等着自己往坑里跳。

        可是事到如今,就算万丈深渊也得往里跳了。

        他镇定无比道:“你需要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