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九章 江湖风云起
  • 第二十九章 江湖风云起

    作品:《匹夫的逆袭

        段二炮没有任何犹豫,打开后备箱拽出一把锯短枪管和枪托的双筒猎枪,上车猛追,可是他乘坐的轿车很快抛锚,前轮被卡在沟渠里,只能眼睁睁看着远处的尾灯渐渐消失,段二炮气得从车里跳出来,单手持枪朝天射了两发,悻悻回去。www.00ksw.org

        老巢损失严重,大门倒塌,屋子也塌了半边,留守的五个人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意识已经丧失,一群嗜血的恶狗在撕咬着他们,场面血腥而残忍。

        段二炮抬枪击毙了两只杜宾,其余的狗见状迅速逃走,弟兄们上前检查伤势,冲段二炮摇摇头:“怕是不行了。”

        “妈的,送去抢救,我段二炮对兄弟就两句话,不抛弃,不放弃!”段二炮将双筒猎枪抗在肩膀上,满脸的豪迈。

        伤员被抬上汽车运走,当然不会送到正规医院救治,这种严重的外伤医院方面肯定要报警的,黑社会都有自己的外科医生,有些甚至相当高端,可以实施复杂的手术,呼吸机、透析机等设备也都具备。

        忽然段二炮想到了什么,推开内室房门一看,囚禁的人质果然不见了,气得他一脚将一把单薄的木椅子踢得支离破碎,七零八落。

        自己的弟兄是什么水准,段二炮心里很清楚,能把他们五个打成半死不活的重伤,起码要出动二十人以上,看来对方实力很强啊。

        ……

        大灯坏掉的哈弗车在黑漆漆的田野上颠簸上,开出一段距离终于上了马路,王星从手套箱里拿出一瓶纯净水一口气喝完了,又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哼哼起来,也不知道是舒服的还是疼得。

        后座上的断手伤者爬了起来,战战兢兢问他们是谁。

        “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段二炮的对头就行,你这手怎么回事?”刘汉东反问他。

        原来这人叫黄家训,是浙江一个县里的企业家,还是人大代表,因为在近江投资了一项生意,和合伙人发生经济纠纷,忽然有一天就被段二炮带人绑了,要挟三千万,一天不给剁一根手指,两天不给直接剁手,三天不给再剁一只手,接下来就是挖眼,黄家训亲眼见到段二炮挖人眼,用一个不锈钢汤匙将另一个倒霉蛋的眼珠子生生挖出来,场面非常恐怖血腥。

        “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一定厚报!”黄家训劫后余生,重出生天,激动的热泪盈眶。

        刘汉东直接开回了自己的汽修厂,哈弗伤势不算严重,换保险杠、大灯,钣金喷漆一番和新的一样,来到铁渣街就觉得气氛不对,远远看见汽修厂门口大堆人围观,急忙将车停在巷口里,自己过去查看究竟。

        汽修厂门外站着一帮看闹热的,院内一片狼藉,冰柜玻璃盖全部杂碎,桌椅板凳更是变成了木板碎屑,地上还有斑斑血迹,火颖孤零零的一个人拿着扫把在清理垃圾,一见刘汉东进来,委屈的喊了一声东哥就放声大哭起来。

        “别哭,怎么回事,是不是段二炮带人过来的?”刘汉东心里明镜一般,段二炮既然先抓到了王星,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自己,只是没想到他们来的如此迅速。

        火颖抽泣着说:“来了两车不认识的人,进来就砸东西骂人,还打了我一巴掌,我哥就和他们打起来了,还有万林哥他们都抄家伙上了,结果全被砍倒了。”

        “严重么?”

        “血糊糊的大口子,背上老长一条,现在已经送医院抢救了。”火颖比划着。

        刘汉东却定了神,砍伤刺死,其实大砍刀这种武器重在威慑性,真正的高手砍人的时候很有分寸,专门往肉多血管少的部位招呼,看起来吓人,其实死不了人,皮外伤而已。

        “东哥,他们是来找你的,你赶紧走吧,我没跟着去医院就是留下等你的,你手机也打不通……派出所刚才也来了,让你去一趟接受调查呢。”火颖连珠炮一般说道。

        派出所是万万去不得了,去了等于自投罗网,刘汉东思忖片刻,从屋里拿了自己的旅行包,细软平时都放在里面,以备随时跑路之用,想了想又从包里掏出三万块钱递给火颖:“给你哥他们住院用。”

        火颖也不矫情,接了钱问:“东哥,你去哪儿?啥时候回来?”

        “我去把这事儿解决一下,办完就回来。”刘汉东上了自己的富康,猛踩油门,大灯猛闪,围在门口的群众顿时散开,富康轰鸣着冲了出去。

        哈弗不能再开了,暂时丢在铁渣街上,王星和那个不知名的伤者转到富康上,开到韩梅梅藏身的旅馆,马凌已经在这儿了,正手忙脚乱的给孩子换尿片,见伤痕累累的王星出现在门口,韩梅梅立刻扑了上去,眼泪直流。

        王星拍拍韩梅梅的后背:“给你看样好东西。”拿出手机调出照片,“这逼就是差点把咱宝宝扔下楼的那个,手筋脚筋都让我挑了,下半辈子就是残疾人了。”

        韩梅梅问:“这脸怎么回事,好恶心。”

        “火车撞的。”王星冲刘汉东狡黠的眨眨眼,蹒跚着走进洗手间,清洗了脸上身上的血污,韩梅梅安顿好孩子,帮丈夫处理伤口,敷药包扎,熟练无比。

        “嫂子是护士出身么?”刘汉东好奇道。

        “不是,以前在江北的时候,王星就经常跟人打架,我都练出来了。”韩梅梅解释说。

        刘汉东转头对马凌说:“那笔钱惹出麻烦了,我们先出去避一避,你回去上班,顺便帮我打听消息。”

        马凌执拗道:“不,我跟你走。”

        “别闹,厂子让人砸了,家里需要人镇着,你走了,谁来管这一摊子?”刘汉东轻抚马凌头发,一句话就说服了她。

        事不宜迟,趁着俩婴儿入睡,几个人收拾东西走人,马凌打车回家不提。

        刘汉东驾驶汽车,黄家训坐副驾,王星夫妇抱着孩子坐后面,连夜直奔江北,路上王星打了好几个电话安排,凌晨两点钟,富康驶出江北段高速公路收费站的时候,已经有十几辆车等在这里了。

        悍马车的司机先下来打开后门,卓二哥从车上下来,后面跟上几个马仔,专门有一个帮他拎着传说中的马刀。

        疤子、孟知秋等人也从车上下来,骂骂咧咧说很久没人敢动光哥的人了,刘汉东等人也下了车,简单寒暄,车队浩浩荡荡开往卓力旗下的五星级酒店,开了并排的四个房间给他们住宿,婴儿奶粉尿片加上保姆一应俱全,外科医生带着器械药品也赶到了,王星只是皮外伤,黄家训伤势重一些,伤口有恶化感染的趋势,再不及时救治就要连小臂也截肢了。

        众人碰了个头,了解一下具体情况,梳理完之后,卓力说:“基本明白了,到了江北就不用担心,谁也不敢动你们,这个段二炮,什么来历,谁知道?”

        孟知秋说:“我听近江的朋友提过,这人不是江东本地人,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就知道是从大西北蹲了十年出来的,这小子打架特别狠,不要命,有一回肚子都让人划了,肠子淌出来用手塞回去继续砍人,绝对的猛人一个,做事也很讲义气,聚集了一批人,起先给人看赌场,后来自己单干了。”

        “他后台是谁?”卓力打断问道,他知道这种爱惹事的狠角色背后一定有人罩,否则早就惊动公安了。

        “可能是詹子羽。”刘汉东道,他这么说有依据的,先是区法院的白吃黑,然后是段二炮黑吃黑,幕后指使者肯定是同一个人。

        “詹子羽的父亲是近江市局一把詹树森,这半年他把全市的派出所长都给换了一遍,他们爷俩在近江绝对是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王星进一步说明。

        卓力沉吟片刻道:“这事儿是段二炮先不讲规矩的,江湖事,江湖了,还是先礼后兵吧,等天亮我会找人带话,看他们给不给我这个面色。”

        “谢谢二哥。”王星立即表态,并且以眼神制止刘汉东,他心里明白,这场冲突是自己这边占了便宜,养狗场那五个人已经被刘汉东彻底废掉,而汽修厂这边的都是轻伤,没有可比性。

        刘汉东还是开口了:“那黄家训怎么办?”

        “这是另案,让他报警,回当地报警。”卓力眼皮都不眨地说道。

        ……

        第二天上午,阅江楼茶馆,近江人没有喝早茶的习惯,客人很稀少,只有几个服务员在打扫卫生,二楼上却已经坐了两桌客人,气氛略微紧张。

        一桌是皮天堂和他的四个保镖,另一桌是段二炮和七个横眉冷目的壮汉。

        “江北卓二哥托我问你一句话,这事儿有的谈么?”皮天堂首先开腔。

        “谁动我的兄弟,我就要谁的命,把人交给我,其他免谈,我不管什么二哥三哥的,我认识你老几啊。”段二炮气焰嚣张无比。

        “怎么和皮先生说话的!懂不懂江湖辈份!”皮天堂的一个保镖一拍桌子,怒容满面站了起来。

        这边八个人全都站起来,慢慢抽出雪亮的开山刀。

        皮天堂的四个保镖纹丝不动,他们在等老大的眼色。

        皮天堂站起来哈哈大笑,将自己的保镖按回座位。

        “别动气,我就是受人之托带个话,这事儿和我没关系。”

        段二炮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的生意吧,没事少帮人带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