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八章 直接闯入
  • 第二十八章 直接闯入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怒不可遏,拿几个月大婴儿要挟别人,这得是多丧心病狂穷凶极恶的人渣才能干出来的事情!

        苹果产品还有一个搜寻功能,可以对丢失手机进行GPS定位,实际上韩梅梅经常用这个功能监控王星,用起来驾轻就熟,结果显示,手机位置在郊区某处。www.00ksw.org

        “要不报警吧,王星不是和万处长很熟么。”刘汉东道,对方如此凶悍,不出动警察难以制服。

        韩梅梅摇摇头:“找他们没用的,宋厅长调走之后,原先熟悉的这些朋友都靠边站了,指望不上。”

        没辙,刘汉东记下地址,打电话让马凌下班过来帮韩梅梅照顾孩子,自己这就去救人。

        “可别一个人去,你打不过他们。”韩梅梅很不放心。

        “放心,我当然不会单枪匹马去干他们,我起码带一个中队过去。”刘汉东自信满满地说。

        韩梅梅将车钥匙递过来说:“开我家的车去吧,后备箱里有武器,兴许能用的着。”

        刘汉东下楼开车,先开出市区,停在路边给火雷打电话,问他知道一个叫段二炮的人不。

        电话里明显听到火雷在倒吸凉气:“东哥,你和他杠上了?千万小心,这货横空出世,谁也不知道具体来历,是目前近江最狠最黑的打手,后台又硬,一般人不敢和他对着干。”

        “有多黑?”

        “这么说吧,他上个月砍死一个人,愣是一点事没有。”

        “好,我知道了。”刘汉东不想多说,火雷毕竟是个刚出校门不久的年轻人,小混混级别的斗殴可以叫上他和他的那帮哥们,真正需要玩命,还得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警弟兄们。

        他又打电话给林连南,可是没人接,再打给队里其他人,统统没人接,这个点大概是在进行体力训练,手机都没带在身上。

        刘汉东又想到山炮和阚万林,这两位倒是能打能拼的好汉,可是人家是做小生意混饭糊口的,和段二炮不在一个层面上,就算打赢了,招惹了这种恶棍,以后有无尽的麻烦。

        还有开出租的马伟,虽然救过他的女朋友,后来喝过几次酒,但也只是泛泛之交,拉去撑场面还行,真玩命还差点交情。

        想来想去,能助拳的一个都没有,刘汉东一咬牙将手机撂了,下车打开后备箱,掀起地垫,放备胎的位置处有一堆装备,望远镜、测距仪、夜视仪、有机玻璃小圆盾,橡胶警拐,刘汉东不禁苦笑,这些只是镇暴的玩意,杀伤力有限,拿这个去救人,简直就是送死。

        孤胆英雄深入匪巢的时候,最起码的标配是一身的雷管,两把子弹永远打不完的手枪,还有墨镜和牙签,除了最后两样好找,其他都不可能弄到,没有合用趁手的家伙可不行,刘汉东想了想,驱车去了杜超兄弟来的铁艺工厂。

        新厂开张的时候刘汉东来过,熟门熟路找到杜超,提出自己的想法,杜超说好办,厂里有现成的材料,我这就给你焊起来。

        十分钟之后,一把还带着热度的兵器出炉了,杜超又找来胶皮缠在手柄上防滑,刘汉东抡了抡,手感不错。

        继续上路,半小时后来到GPS标识的地点,这儿竟然是一处养狗场,离得老远就听见猛犬们的狂吠声,大门外停着一辆本田雅阁,铁门紧闭,围墙三米多高,上面拉着电网,插着玻璃碴子。

        这种防范规格,就是特警队来了也抓瞎,刘汉东开车远远绕了一圈没发现破绽,也没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段二炮的老巢,他将车停在远远的地方用望远镜观察,过了一会大门里出来两个人,肩膀上搭着黑T恤,寸头刺青,体型彪悍。

        就是这里了!刘汉东心一横,把上衣脱了,兵器放在手边,驾驶汽车开过去,不断加速,到了养狗场大门口,降挡踩油门,一头撞了过去。

        大铁门看起来异常坚固,但只是表象而已,没有钢筋混泥土加固,仅仅是在墙上打了几个膨胀螺丝而已,大门瞬间倒塌,围墙也塌了一段,尘烟弥漫,场子里很宽敞,两边全是砖混加铁门的犬舍,各种烈性犬在狭窄的笼子里疯狂的叫着,撞击着栏杆。

        空地上摆着两个小圆桌,几个马扎子,四五个大汉正喝啤酒吃烤串,见到撞进来的汽车都惊呆了,他们后面就是办公室,一栋面积颇大的农村红砖大屋。

        刘汉东没有犹豫,冲着这几个家伙就压过去,他很清楚,任何一丝怜悯都会送掉自己的性命。

        大汉们反应还挺快,纷纷避开汽车,小圆桌被撞飞到空中,扎啤漫天挥洒,烤串天女散花。

        刘汉东继续猛踩油门,汽车径直撞进了屋里,顿时墙倒屋塌,哈弗的前脸也撞得面目全非。

        ……

        王星被抓来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他先饱受了一顿痛殴,段二炮手下的人都是专业打手,出手极狠,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肋骨断了好几根,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头上几个豁口,血流下来结成痂。

        此刻他被绑在一张椅子上,铁丝深深的勒进手腕皮肉里,有几根手指被折断了,疼得钻心,巨大的痛楚让人难以承受,酷热的天气下,几个小时没喝水让他出现脱水状况,嘴唇干裂,嗓子眼喷火。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星越来越焦躁,营救的人还没出现,难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如果妻儿再有三长两短,他将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懊悔、沮丧,焦急、恐惧重压下,王星的头颅越来越沉,一点点的低下去。

        忽然一声巨响,紧跟着又是一声巨响,一辆巨大的汽车出现在面前,车头变形扭曲,保险杠脱落,引擎盖上全是砖头瓦块木屑。

        王星眼睛瞪大了,这不是自己的哈弗么!

        段二炮的手下们围了上来,他们装备了及其强悍的武器,一水的阳江出产的大砍刀,带锯齿和铁环,雪亮无比,震慑力极高。

        车门打开,刘汉东跳了下来,赤着上身,左手持盾,右手拎着一把奇怪的武器,二尺长的钢管前头连着短短的钢环扣,环扣上焊着一颗拳头大小的钢球,球体上许多尖锐的突起,看起来就让人心惊胆战。

        王星知道,这玩意叫连枷,是中世纪时期的武器,威力极其巨大,别说刀枪了,就是重甲在它面前都形同虚设。

        刘汉东以前没耍过连枷,但他会用双截棍,懂得这种势能武器的用法精髓,一个大汉举着雪亮的长刀冲过来,被他一连枷甩过去,钢球自下而上,击中了那人的下巴,当时半张脸就烂了。

        一把长刀劈过来,刘汉东左手持盾抵挡,右手歇着将连枷甩过去,钢球带着风声飞过去,那人急忙回刀格挡,可是连枷前头是活动的,钢球还是击中了他,顿时放倒在地,刘汉东毫不留情,紧跟着砸在他背心上,这人口吐鲜血,挣扎了几下再也不动了。

        黑T恤们愣了几秒钟,同伙的血反而激发了他们狂热的斗志,怪叫着一窝蜂冲过来,刘汉东一按机关,钢管内的环扣瞬间释放出来,兵器打击范围大大增加,抡圆了挥舞过去,一扫就是一大圈,稀里哗啦倒下一大片。

        空中回响着连枷钢球呜呜的破空之声,刘汉东大开杀戒,将段二炮手下五人全部放倒,完全丧失战斗力。

        王星眯缝着眼睛完完整整看到这一幕,此刻他仿佛置身古代战场,冷兵器时代的万人敌猛将莫过于此了。

        刘汉东将蘸着血泥骨头渣的连枷丢回车里,上前解开王星的绑绳,扶着他站起来。

        “等等,隔壁屋里可能有人,你去看看。”王星勉力站起,扶着墙擦拭着脸上的血,刚才刘汉东大杀四方的时候,他又溅了一身新鲜的。

        刘汉东一脚踹开隔壁房门,里面恶臭熏天,铁架子床上绑着一个男子,最骇人的是,这人两只手都没了,手腕处齐齐剁下来,还包裹着肮脏的纱布,这人微睁着眼睛,麻木的眼神看着他。

        肯定是段二炮绑架的人质,刘汉东没有多想,将人解开抗在肩上,丢进了汽车后座。

        王星蹒跚着从那个下巴被打碎的家伙身上搜出了自己的苹果手机,还不忘给他拍个照,这小子半个脸都碎了,虽然没死,也是重度残废,吃饭说话都受影响。

        “你回避一下。”王星说。

        刘汉东上车发动,不去看他干什么。

        王星捡起一把刀,挑了那人的脚筋手筋,他干这个也是内行,即便送到医院也无法接上了。

        “快点,有人来了。”刘汉东说。

        大门外,雪亮的车灯照射过来,距离还有几百米,起码两辆轿车,估计是段二炮杀回来了。

        刘汉东继续拧着钥匙,可是汽车怎么也发动不起来,眼瞅着敌人就要杀过来了,急得他猛砸中控一拳,引擎竟然咆哮起来,发动了。

        破烂不堪的哈弗迅疾退走,倒车的过程中感到车轮轧到了人体,也顾不上看了,倒进院子,刘汉东又突发奇想,驾车撞向犬舍,整整一排犬舍被撞塌,各种猛犬从瓦砾堆中拱出来,疯狂的扑向汽车。

        哈弗落荒而走,高底盘四驱车的通过性良好,过农村沟渠田埂没有任何压力,当段二炮带着两车人赶回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有满地狼藉和远去的尾灯,以及到处乱窜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