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四章 傻逼中的战斗机
  • 第二十四章 傻逼中的战斗机

    作品:《匹夫的逆袭

        屋里气氛沉闷而哀伤,刘汉东不想久留,想了想掏出二百块钱算是给朱大叔的烧纸钱,朱小强推辞了一下还是接受了。www.00ksw.org

        回到汽修厂,徒弟们依然在热火朝天的忙着生意,洗车,批发冷饮,一群穿着热裤的大白腿跑来跑去,养眼倒是养眼,可冷饮卖的还没她们吃的多,不过没这群大白腿,生意可没这么红火。

        八月底的天气依然酷热难当,刘汉东发动富康,带着一大盒饮料冰淇淋前往公交终点站接马凌下班。

        马凌今天开早班,下班比较早,从520上下来就瞅见树荫下刘汉东的富康了,跑过来钻进车里吹空调,大呼热死了。

        刘汉东献上冰镇脉动:“还没换空调车啊?”

        马凌拧开盖子狂饮,换了一口气说:“公交公司没钱换那么多车,谁能想到今年这么热,热到座位都没人坐,晒的跟铁板一样,坐下去就烫起来,乘客还好,坐几站路就下去了,我们驾驶员一开就是个把小时,出汗跟下雨一样,我衣服都快结成板子了,一层层白花花的汗碱啊。”

        “你受苦了,要不咱别干了,一起开厂吧。”刘汉东爱怜的看着马凌,一个夏天下来,她黑瘦了许多,为了防暑降温,标志性的马尾巴也剪成了齐耳短发,更显英姿飒爽。

        “别,正经工作不干跟你去瞎混,我妈还不活剥了我。”马凌一口拒绝,“开车,回厂去冲个澡。”

        刘汉东开动汽车,往前开了几十米,忽然马凌坐直了叫停车,下了车在路边和买西瓜的老汉讨价还价半天,把他剩下的西瓜全都包圆了。

        十几个大西瓜塞进车里,马凌很兴奋:“快,付钱。”

        西瓜虽多,价钱便宜,不过五毛钱一斤,刘汉东付了款,老汉千恩万谢的拉着三轮车走了。

        “怎么样,我善良吧,看他可怜就把瓜都买了让人家赶紧回家休息免得被城管活活打死。”马凌得意洋洋的得瑟着。

        “做好事就别说出来,学人家雷锋,记在日记本上。”刘汉东调侃一句,开车回厂,如今王玉兰整天忙于四下打探讨债信息,暂时没空管女儿,正给了他俩相处的机会。

        来到厂里,火颖等一帮小丫头齐刷刷喊道:“老板娘来了。”

        马凌心中得意,嘴上却凶的很:“我听说你们卖的还没吃的多,进多少冰糕都不够你们吃的,一帮馋嘴的东西。”

        大家嘻嘻哈哈才不当真,其实刘汉东和马凌都是粗枝大叶豪爽性格的人,正因为这样才能聚拢一帮朋友免费帮忙,不图别的,就是一个好玩。

        马凌冲了个澡,舒舒服服躺在空调房间的躺椅上,刘汉东献宝一样递上银行卡:“里面一万八,是我刚挣得。”然后将挣钱的经历说了一遍,马凌大惊:“这不就是偷车么。”

        “那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指望政府的话,黄花菜都凉了。”刘汉东道。

        马凌点点头:“说的也是,听我妈说那些债主把汉威公司的地毯都给卷走了,公安局法院都不给立案,老百姓只能自救了。”

        刘汉东说:“过几天宾利车出手的话,咱妈的债就能还掉了,到时候……”

        “皮厚,什么咱妈,别套近乎,是我妈。”马凌笑道,“如果真能还上,我重重奖励你。”

        “奖励什么,透露一下先。”

        “保密。”

        ……

        过了一周,九月初学生们都开学了,刘汉东正在琢磨浣溪怎么到了香港也不打个电话过来,忽然手机就响了,满心以为是浣溪,结果却是马超打来的。

        “小刘哥,该你走运,正好有个客户要豪车,宾利已经出手,你过来拿一下款子吧。”

        刘汉东大喜:“谢了,还要去提款?转账不行么?”

        “不行,都是现款交割,银行走账太麻烦。”

        “行,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刘汉东立刻通知王星,两人驱车前往江北提款,往日要开三四个小时的路程,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来到马超的汽修厂,两口旅行箱展现在面前,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钞票,而且是半旧的那种。

        “扣掉我的佣金,货款二百万,点点吧。”马超道。

        王星咽一口唾沫,手有些颤抖,他以前在江北当派出所民警的时候就认识马超,知道对方做走私车的买卖,只是没想到生意越老越大,连宾利这样的车都能迅速出手,可见实力之强。

        “那车马马虎虎,保养的还不错,不过毕竟是没手续的车,价钱上不去,三百万已经不错了。”马超大大咧咧的说。

        “二百万可以了。”刘汉东和王星异口同声道,宾利这样的豪车可不比帕萨特雅阁之类的中档轿车那么容易销赃,换了他们来处理,很可能就烂在手里了,得亏马超路子野,二百万就二百万,没啥不满意的。

        “卖到哪儿去了?”刘汉东随口问了一句,忽然想到这应该属于商业机密,赶紧道:“随便问问,别在意。”

        马超满不在乎道:“卖给外蒙古开铜矿的土包子了,他们买也不是自己开,行贿用的,所以也不大在乎二手不二手,捯饬的像新车就行。”

        二百万车款就在面前,两人还像做梦一样,幸福来的太突然,简直不敢相信。

        事不宜迟,带着这么多钱在身边不安全,两人立刻驱车返回近江,来的时候恨不得开的飞起来,走的时候就慢了许多,速度保持在110公里慢慢往前开,王星坐在后排保护着两个装满钱的旅行箱,时不时爱抚一把,心都醉了。

        “有没有一种钞票在手,江山我有的豪迈感觉?”王星问道。

        正在开车的刘汉东冷笑:“倒是有一种押款员的感觉,这钱是客户的,百分之十的佣金是二十万,三七开给我,就是六万,还不至于那么兴奋。”

        王星说:“你脑子怎么这么死板,那些客户又不知道咱们弄了龙开江的宾利,依我看这二百万咱俩分了算了,也别三七四六的了,公平公道,五五对半,一人一百万,跑步进入**。”

        这么一说,刘汉东也怦然心动,一百万,一辈子上班也赚不到这么多的钱啊,不但能立刻清偿丈母娘的亏空,还能买个一百平米的大房子,再买辆新车,添置设备,和马凌结婚,老婆也不用盯着烈日酷暑开没空调的大公交了,这钱省着点花,后半辈子都够了。

        “咋样,想好了么?”王星的声音此时极具诱惑力,“据我估计,龙开江这回是彻底完蛋了,他连命都保不住,哪里还顾得上追车的下落,这事儿咱俩不说,马超那边不曝光,谁也不知道。”

        “我想想……”刘汉东还是有些犹豫,虽然他想不出自己还在顾虑什么。

        很快车就到了近江收费站,远远的看见闸口处站了许多警察在临检,两人立刻紧张起来,车里带着二百万现钞,被查到说不清楚啊,此时倒车也晚了,下车藏箱子更是欲盖弥彰,王星迅速将两个箱子扔到后面,让刘汉东匀速前进,不要有任何紧张神情。

        刘汉东根本不紧张,因为查车的是他防暴大队的伙计们,溜过去降下车窗打招呼,戴着钢盔拿着冲锋枪的林连南告诉他,警方在堵截两名带着巨款的毒贩子。

        “你们忙,注意安全,我先走了。”刘汉东开车过了闸口,一身冷汗,回望王星,也是一脸惊愕:“不会这么巧吧,要是遇到别人,这回真是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话不假,两个人高马大凶光毕露的汉子驾驶着体形庞大的SUV,怎么看都值得搜查一下,真遇到不认识的警察,俩人就栽进去了。

        车到南郊铁渣街附近,王星再次问他:“想好了没有?”

        “先分了再说吧。”刘汉东还是经不住金钱的诱惑,拿了属于自己的一箱子钞票。

        “这就对了,和谁过不去,和别和钱过不去。”王星换上驾驶位,继续开车,把刘汉东送回汽修厂。

        来到铁渣街上,忽见一侧巷子里围了大群人,一辆捷达出租车停在边上,车门都没关,看号牌是张爱民的车。

        “停车,张师傅家出事了。”刘汉东急忙下车跑过去,王星喊了一声:“你的箱子忘了拿。”

        “等我一下。”刘汉东头也不回的跑过去,挤进一处民房,张师傅抱着一个中年大嫂,正给她拍后背掐人中,再看屋顶上,竟然悬着上吊绳。

        邻居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原来张爱民的老婆是纺织厂的下岗工人,这几年一直在夜市摆摊子买些针头线脑,省吃俭用攒下来五万块钱,为了供儿子上大学,年初听了别人的蛊惑,把钱从银行取出来,全投进汉威了,结果自然是血本无归,婆娘走投无路,求告无门,心急如焚加上强烈的内疚,干脆悬梁自尽了。

        “幸亏邻居来借酱油,看见张大嫂挂在房梁上,赶紧叫人救命,要不然这孩子可就没娘了。”大婶阿姨们啧啧连声,带着怜悯和同情。

        张大嫂缓过一口气,精神却恍惚的很,喃喃道:“我的五万块钱,法院判了么……我也不要利息了,本金给我就行,小伟刚考上大学,用钱的地方多了,老张你把烟戒了吧……”

        话说的莫名其妙,法院根本还没立案,小伟也正在上高二,可见张大嫂被刺激的精神出现问题了。

        张爱民抱着妻子,这个坚韧的汉子时刻都保持着乐观和积极,他只是小声劝着:“判了,法院说本金都还给咱。”

        “爱民,你别哄我,我为了给孩子攒学费,再热的天都不敢开空调,十天半月才吃一回肉,那都是我的血汗钱啊,你说判了,钱呢?”

        刘汉东回头便走,王星依然坐在车里等他,押着二百万巨款,他可不敢下去看热闹。

        “听他们说,有汉威的客户自杀?”王星在路边也听了不少议论。

        “嗯。”刘汉东打开箱子,点了五捆票子。

        王星大惊:“你要干什么,千万别一时冲动傻逼了啊!”

        刘汉东推开他下车走向张爱民家。

        “刘汉东,你不但是个傻逼,简直是傻逼中的战斗机!”王星在后面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