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一章 最佳拍档
  • 第二十一章 最佳拍档

    作品:《匹夫的逆袭

        要搁在几天前,刘汉东这就是冒认官亲,王玉兰非骂他一个狗血喷头不可,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王玉兰没有表示任何不满。www.00ksw.org

        债主瞪着刘汉东看了一会,皱着眉头说:“我怎么看你就这么不顺眼的呢?告诉你,房证在我手上,你说什么都白搭!”

        说着示威一般扬了扬手中大红色的房屋产权证。

        刘汉东出手迅雷不及掩耳,一把抢了过来:“拿来吧你!”

        债主顿时傻眼,继而暴怒,爬过桌子要去抢回房证,却哪里抢得到,民警们纷纷上前制止,拉偏架。

        “你们都看到了,他抢我的房证,快抓他!”债主被一群协警拉着,怒不可遏的指着刘汉东喊道。

        刘汉东说:“傻逼吧你,今天我就给你科普一下,汉威欠你的钱,也欠我丈母娘的钱,你俩都是债权人,地位是相同的,哪有拿东家的钱去补西家窟窿的道理?房屋属于不动产,当事人不出面交割,属于无效交易,房产证别管在谁手上都无所谓,关键是名字是谁,最后一条,这房子是唯一住房,就算你真有理,法院都不会判你赢。”

        其实刘汉东也不大懂法,但他义正辞严的说出一番话来,大家听着都觉得有道理,孟所长打圆场道:“三角债搅不清楚,还是去找汉威公司讨债吧。”

        债主气得浑身发抖,但他也不是傻瓜,看得出继续纠缠下去没有意义,带着人悻悻走了。

        刘汉东将房证递给王玉兰:“阿姨,拿好。”

        王玉兰热泪盈眶,将房证紧紧贴在脸上:“今天多亏你了,小刘。”

        “小意思。”刘汉东潇洒的一摆手。

        忽然马凌气喘吁吁跑了进来,见父母都在,这才松了一口气,王玉兰把事情原委讲了一遍,再次夸赞刘汉东:“小刘手真快,我还没看清楚呢,房证已经抢回来了。”

        马凌亲昵的锤了刘汉东一下,以示奖励。

        警报解除,大家各自回家,出了派出所,王玉兰对讪讪跟在马凌身后的刘汉东道:“小刘,就不麻烦你了,你先回去吧。”

        “妈~~”马凌晃了晃王玉兰的胳膊。

        马国庆干咳一声,不满的看了看女儿。

        刘汉东很知趣,道声再见自己先走了。

        王玉兰带着老公女儿回家,心情波澜起伏,不幸中的万幸,好歹房子保住了,不然自己真有寻死的心,现在汉威欠自己二十万本金,利息也有好几万,现在是不敢奢望了,只求能把本金收回来,可这几天的见闻让她明白,这笔钱想收回来,难如上青天。

        丈夫马国庆虽然是警察,但一辈子循规蹈矩,不敢干任何出格的事情,根本指望不上,反而是女儿的追求者,那个被公安局开除的小刘,看起来颇有些手段,黑的白的都玩得转。

        想到这里,她将马凌叫了过来,“凌儿,妈和你说件事,如果小刘能帮咱家把那二十万追回来,妈就考虑你和他交往。”

        “妈,你说真的?”马凌惊喜万分。

        王玉兰点点头。

        马凌喜不自禁,立刻跑去打电话给刘汉东。

        马国庆走过来埋怨道:“你这不是逼人家犯法么?”

        王玉兰一瞪眼:“那我指望谁去?难不成指望你个没用的窝囊废!”

        马国庆不敢顶撞,到阳台抽烟去了,他心里有数的很,汉威公司欠了一屁股债,龙开江早跑路了,下面人也树倒猢狲散,汉威账上根本没钱,只有房地土地之类的不动产,可是哪儿轮得到自己这样的小客户啊,那些被拖欠几百万上千万的大客户早就一窝蜂的上了。

        刘汉东这小子向来爱走险路,王玉兰开出让他无法拒绝的条件,肯定铤而走险为自家索回欠款,二十万回归之时,恐怕就是小刘锒铛入狱之日,马国庆叹口气,掐了烟,去敲敲女儿房门:“凌儿,给小刘打过电话了么?让他别干犯法的事情。”

        “行了,爸,我心里有数。”马凌还在煲电话粥,随口敷衍道。

        电话粥当然是和刘汉东一起煲的,借此契机,母亲终于松口,马凌心花怒放,同时也觉得这是一个证明刘汉东能力的机会,嘱咐他一定要又快又好的办好此事,幸亏听见父亲的嘱咐,又加了一句:“可不能把自己折进去啊,那样宁可不要那二十万了。”

        “明白!”刘汉东干脆利落的回答着,讨丈母娘欢心的事儿他做不来,但是追债这事儿却是无师自通,打完电话,去杂货铺买了一卷打包用的宽胶带,一捆塑料约束带,这东西是可以代替手铐的,当然也少不了绳索、刀具之类。

        家伙准备好了,可是临出门却抓了瞎,龙开江已经跑路了,吕建贤失踪,找谁要债去?自己单枪匹马一个人,没有情报部门的支援,只能事倍功半,徒耗精力。

        汉威公司闹出这么大事件,肯定不止自己一个人在找他们,刘汉东拿出手机,调出王星的号码打过去,占线,再拨,还占线,一连拨打了七八次才打通。

        “刘汉东,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了,我实在是爱莫能助啊。”王星一接电话就道歉,但刘汉东并不怪他,“没事儿,上回是我考虑不周全,不过你小子也不仗义,算了,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我正在找龙开江,你有线索么?”

        “呵呵,我今天接了好几个单子,全都是找龙开江的,我手里有些线索,但真查起来还比较费事,我一个人怕是来不了,要不你过来帮我一起查,佣金分你一成,怎么样,有兴趣么。”

        “拉倒吧,还一究开,你上劳务市场找个民工去吧,起码五五分账。”

        “别介,二八还不行么,哥哥手头紧,就当帮我了。”

        “四六,你四我六。”

        “怕了你了,三七,不行我真找别人了。”

        “好,干了。”

        刘汉东没开车,打车来到位于中央大街延长段的物资大厦,这座破破烂烂的大楼里住着许多家皮包公司,管理混乱,装修老旧,防火通道内堆满了杂物,好不容易找到明镜调查咨询有限公司,不足二十平米的小屋里满满当当都是慕名前来的客户。

        王星正埋头签合同,见刘汉东挤进来,一努嘴道:“饮水机在那边,自己倒水喝,桌上有烟自己拿。”

        足足花了一个钟头,王星才将这群客户打发走,刘汉东过来拿起一份合同瞄了几眼:“啧啧,够黑的啊,收人家百分之十的佣金。”

        王星一把将合同抄过来:“我这是调查咨询公司,又不是专业讨债公司,收百分之十算很便宜了。”

        刘汉东奇道:“难道还有更高的?”

        “那当然,有专业讨债的,收的比例更高,最高的能到一半,不过这案子不简单,谁也不敢担保能讨回欠款,一方面龙开江的身份特殊,他本身就是黑道大哥,那些专业讨债的,都是他的徒子徒孙辈,另一方面龙氏财团欠了银行许多钱,又借给政府许多钱,银行和地方政府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一个要收账,一个要赖账,龙开江就算三头六臂,也躲不开他们的明枪暗箭啊。”

        王星说着调出电脑上的照片,“这是公安局的朋友发给我的,你看看。”

        刘汉东凑过去一看,屏幕上是汉威公司接待大厅,一群老头老太太把沙发、茶几、地毯、窗帘、空调,甚至烟灰缸和铜质的楼梯扶手都撬下来拿走,如同龙卷风刮过一般。

        “汉威公司欠了十几个亿,很多都是退休工人养老、看病、换房子、娶儿媳的钱,这些人最可怜,即便是清盘也轮不到他们,先清偿税款,职工工资,银行贷款,什么的,最后只剩下渣渣了,还分个毛啊,他们也看的明白,先把东西抢到手再说,可这些沙发空调,抢回去又有什么用。”

        “这帮大叔大妈,放债的时候就没想过风险么?”刘汉东望着屏幕上一张张愤怒的面孔奇道。

        “人呐,碰到诱惑就容易犯迷糊,别说是财大气粗的汉威了,就是平常的电话诈骗都能屡屡得手,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让他们长点记性也好。”

        “看来讨债难度很高,你有没有方案?”刘汉东道。

        王星点了一支烟,悠然道:“有,龙开江名下的不动产就不要考虑了,那是银行的菜,咱们从他带不出国的财产入手,龙开江有一辆宾利,一辆奔驰S600,还有路虎,卡宴等越野车,只要逮到两三辆,这些合同就都完成了。”

        刘汉东说:“这些车肯定被龙开江藏匿起来了,再说别人肯定也在找,咱们的优势在哪里?”

        王星道:“龙开江的车,都装有GPS定位装置,这本是为了防盗装的设备,现在正好用来寻找汽车的下落。”

        刘汉东摩拳擦掌:“好,赶紧出动吧。”

        “不急,先给祖师爷上香。”

        只见办公室里供着一个神龛,里面是张剧照。

        刘汉东奇道:“你拜何家劲干什么?”

        “我拜的不是何家劲,是展昭,知道不?”

        “不对啊,你们这一行的祖师爷应该是福尔摩斯啊。”

        “首先,是咱们这一行,其次,福尔摩斯是外国人,咱不能崇洋媚外,南侠展昭后来供职于开封府,算是六扇门中人,你我都当过警察,和展昭的人生经历是相同的。”

        “不对啊,展昭是先在社会上混,然后被吸入加入捕快队伍的,咱们是被六扇门开除之后在社会上混的……”

        “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