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八章 雪崩
  • 第十八章 雪崩

    作品:《匹夫的逆袭

        朱小强出来的匆忙,脸都没洗,蓬头垢面衣服肮脏,活像个盲流,白娜起了恻隐之心,掏出钱包拿了几百块钱递给他:“先拿着吃饭。www.00ksw.org”

        朱小强摇摇头,泪水扑簌簌落下,他想起父亲昨晚递给他五百块钱的场景了,父爱如山,可自己却从不知道珍惜,如今一切都晚了。

        刘汉东说:“趁着小强在,抓紧调查一下吧。”

        三人又走访了一些工友,逐渐将当时场景复原了一下,龙开江的北岸生态城项目在招标的时候就收了大量的保证金至今不退,施工队垫资入场,血本无归,讨债不果,反被甲方纠集的社会人员殴打,矛盾积累到临界点终于爆发,朱大有本不是这个工地的人,但却卷入冲突被当场击毙,确实比较蹊跷。

        白娜再打听朱大有的朋友是谁,兴许从他那里可以得到线索,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在医院找到了这位工友。

        医院走廊里支着加床,躺着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旁边坐着个妇女正拿着汤勺给他喂饭,朱小强一看认识,这人是自己的本家堂叔,叫朱广运。

        朱广运眼泪啪啪的,向他们讲述了事情原委,前几天他们围堵售楼处讨债,甲方找来几卡车人,都带着刀枪棍棒,冲进人群大打出手,打伤几十个人扬长而去,自己的的胳膊被打断,身上挨了几刀差点死了,早上朱大有来医院看过,气得不行,说一定给兄弟讨个说法,结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报案了没有?”白娜问。

        “报了,派出所说这是经济纠纷,是群殴,不但不给立案,还要拘留我。”朱广运抹一把眼泪,“俺招谁惹谁了?就是讨要自己的工钱都不行,派出所长和他们好的穿一条裤子,俺们上哪儿讲理去。”

        大家都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安慰朱广运几句,各自回去。

        刘汉东带着朱小强回到铁渣街,朱小强拖着疲惫的步伐上楼,枯坐许久,还是打开了电脑,他手无缚鸡之力,只能通过自己的方式为父亲讨回公道。

        QQ上闪个不停,是水军公司上线发来的留言和离线文件,让他为生态城事件引导一下舆论走向,朱小强没搭理。

        一则帖子吸引了朱小强的目光,这是一个“目击者”的亲身经历,他自称是生态城工地的一名施工员,亲眼目睹了当时的场面,大批暴徒在包工头的教唆下围攻项目处,打人砸东西还要放火,公安人员赶到现场劝阻无效,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嚷着我砍死你之类的话,挥舞瓦刀扑向警察,要不是警察果断开枪,死的很可能是警察,并且此人还说死者乃工地一霸,平时开一辆丰田霸道,垄断了工地的土方运输生意,绝对不是好人,警察开枪乃是为民除害。

        这些谎言并没有让朱小强愤怒,他生气的是,发帖的ID竟然是自己的一个马甲!

        水军公司注册了许多马甲供评论员们公用,朱小强自己就掌握了不下数百ID,密码都是内部公开的,他不用,别人自然可以用。

        这一招果然有效,网上舆论迅速一边倒,游移不定的群众都被“丰田霸道”刺激到了,你当混混恶霸也就算了,居然开日本车!妥妥的卖国贼!

        朱小强忍着怒火,泣血写了一篇长微博,讲述了自己掌握的事实。

        这条微博迅速被人举报,说他造谣抹黑,大批人在下面谩骂,让他滚出中国。

        “臭公知,太平洋没加盖子,有本事你就游过去,少在这儿污蔑我的祖国!”

        朱小强凄然一笑,这些都是他以前骂别人的话,没想到今天落到自己头上,网上骂架他还没怕过谁,但这次不同,他是为父亲而战。

        一场酣畅淋漓的网上骂战之后,朱小强被禁言了。

        ……

        泛亚大厦办公室内,龙开江正拍桌子大骂手下:“办点事有这么难么!就知道打打杀杀,***脑子里都是猪油么!”

        被骂的是工地的保安主管钱振虎,他也算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了,但在龙开江面前也只能低头挨骂,不敢还嘴。

        坐在旁边的杨庆看不下去了,钱振虎是跟他混的,骂钱振虎等于不给他面子。

        “大哥,至于么,不就是死一个民工么,再说又不是咱们打死的,是警察打死的,妨碍公务,袭警抢枪,这案子翻不了天。”杨庆悠悠道。

        “老三,你也跟虎子一样不懂事!我骂他是因为打死工人么?别说打死一个,打死一群都不是大事,那是他们该死,现在是什么状况,一双双眼睛都盯着呢,社会舆论一炒起来,客户都来提款,汉威立马就得垮!”

        这下杨庆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大哥,有那么严重么?”

        “资金链压力确实很大,不过咱们手里还有地,现在就看市里的态度了,金市长愿意保咱们,啥事没有,撒手不管,咱们就一块死吧。”龙开江叹口气,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清清嗓子。

        “金市长,我开江啊,明天有没有时间?不是喝酒,就是想邀请您到我们工地视察一下,给职工们鼓鼓劲……哦,找秘书预约,好的,您先忙,不打扰了。”

        打完电话,龙开江脸色阴沉:“金沐尘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怕是顾不了我们了。”

        钱振虎跳起来:“操***,姓紧的吃干抹净想不认账!门都没有,我知道他小三住哪里,平时开个白路虎拽的要命,我这就绑了她去。”

        “站住!”龙开江怒喝,抄起茶杯砸过去。“你***就会添乱是不?现在能救咱们的只有他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懂不?”

        杨庆也骂道:“虎子,你吃顶了吧,还不快滚,就知道惹大哥生气。”

        钱振虎灰溜溜的走了,杨庆给龙开江泡了一杯茶端过来,帮他捶背:“大哥,别担心,想想咱们以前在火车站拉三轮的日子,啥苦啥累没吃过,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只要舍得花钱,小鬼都能推磨。”

        龙开江笑笑:“老三,你说的对,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那我先回去了,大哥你保重。”杨庆也退出了办公室。

        龙开江静静坐了一会儿,起身出门,保镖紧随其后,护着他下电梯,上了一辆灰色宾利。

        “去老火车站。”龙开江吩咐道。

        老火车站位于市区西部,自从高铁通车后客流量大减,但依然是繁华所在,车站大楼重建过,但依稀能找到当年的影子,宾利车悄悄停在路边,龙开江一个人下来,在广场上慢慢走着,保镖远远跟在后面。

        忽然一个人迎面走来,撞在龙开江身上,眼镜掉在地上摔碎了。

        “你走路不长眼么,赔我的眼镜!”那人四五十岁年纪,胳膊上有刺青,看起来不是善类,旁边的店铺里出来几个汉子拉架:“算了,你眼镜多少钱买的,让他赔你就是,别打人啊。”

        汉子气势汹汹道:“一千多买的进口眼镜,才戴了三个月就坏了,起码赔一千,少一分都不行”

        龙开江笑笑,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八十年代中期,他和杨庆混火车站一带,拉三轮的闲暇时间,也会互相配合用一副玻璃平光眼镜碰瓷讹外地旅客,没想到时光荏苒这么多年了,这些老伙计一点不长进,还玩老一套。

        保镖迅速上前,将碰瓷的老流氓推开,厉声喝道:“**的不长眼是不?认识这是谁不?”

        “别难为他,都不容易。”龙开江向保镖要了二百块钱,走上去塞在汉子手里,“伙计,现在都是树脂镜片了,摔不碎的,这一招不灵了。”

        汉子愕然看他离去,与旁人交换一下目光:“那谁呀?”

        “好像是龙爷,龙开江。”

        “妈呀,是他老人家啊。”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龙开江郁闷的心情稍微得以缓解,不过他没高兴太久,因为他顺手买了一张晚报,看到今日头版报道的就是生态城事件,报道指向并不是警察开枪打死人,而是对生态城项目的质疑。

        北岸生态城项目疑似资金链断裂,硕大的黑字标题让龙开江心里一疼,怕什么来什么,媒体公开报道,这不是催命么。

        再打金市长的手机,对方不在服务区,龙开江大怒,这是把自己划到黑名单里去了啊,他再打市长秘书的电话,也没人接。

        “去机场。”龙开江当机立断,他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对危险有着敏锐的嗅觉,这时候必须躲起来,不能当出头鸟。

        次日一早,汉威公司门前就排起了长队,一夜之间谣言传遍全城,龙氏财团资金吃紧,汉威的客户们忐忑不安,纷纷前来提款,公司电话更是被打爆,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

        吕建贤听说消息后驱车赶到公司,离得老远就看见门前聚集上千人,顿时冷汗直冒,他继任总裁之后才知道事态有多严重,公司拆东墙补西墙,账上根本没钱了,只有依靠高息揽来的新资金去堵老窟窿,可是窟窿那么大,怎么堵得过来。

        现在过去,还不被客户们活活撕了啊,吕建贤调头离开,手机一直在响,都是客户的追债电话,他索性关机,拿起另一部手机,打给龙老板。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