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章 说好不流泪
  • 第七章 说好不流泪

    作品:《匹夫的逆袭

        赵村长父子已经被拘起来有些日子了,花了不少钱上下打点疏通,小日子过得不错,囚室里犯人不多,都是轻微犯罪诸如醉驾之类的人员,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的很。www.00ksw.org

        哪知道刘汉东突然进来,瞬间打破了囚室的和平相处友好氛围。

        赵二虎在乡里也算一条五毒俱全的好汉,到了拘留所依然霸气无边,岂能容得一个外乡人在自己地面上撒野,他当即站起迎上去,横眉冷目:“咋滴,你想干啥?”

        刘汉东一拳就将赵二虎轰飞到墙上。

        轰飞这个词儿,是从同囚室的一位散打俱乐部教练嘴里出来的,他是因为酗酒打架被治安拘留的,据他说,搞散打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谁一拳能爆发出这么大的力量。

        “妈的,这得多大的仇,一拳轰飞啊。”出来以后,每次酒局教练都会拿这个说事儿,当作酒桌上的谈资。

        再说赵二虎,飞到墙上砰的一声又落下来,当场丧失战斗力,肋骨断了好几根,外加脑震荡,再也横不起来了。

        赵默志心如死灰,自打市委书记换人的消息传来,他就明白自己的下场将会多么凄惨了,市里肯定要把所有的板子都打在自个儿父子俩身上,改户口冒名上学这些都是小事,打死外地矿工毁尸灭迹也不是啥大不了的罪过,关键是破坏了和谐平川的大好局面,就这一条罪名,枪毙都不为过。

        几乎是一夜之间,他油乎乎的大背头就消失了,头发成片的往下掉,中间秃了一块,变成了地中海。

        赵村长可怜巴巴的像个乡下老汉,刘汉东才不会被他蒙蔽,直接从水泥铺位上拽下来,掼在地上,一脚踏在赵默志脸上来回碾压。

        老村长的脸都变形了,喉咙里发出野兽临死前的嘶吼,刘汉东一脚踢在他肚子上,疼得他抽搐痉挛,满地打滚。

        “有啥事你冲我来,别打我爹。”赵二虎嘴角流血,还逞英雄,哆哆嗦嗦要过来,被刘汉东一脚踢在裆里,顿时脸色青紫,捂着传家宝蹲在地上。

        刘汉东继续殴打赵默志,同囚室的人看不下去了,纷纷劝解:“大哥,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赵默志被打得呕吐,脸色青紫,恐怕再来几脚真得见阎王了,刘汉东悻悻然收手,坐在台子上气哼哼的:“谁有烟?”

        立刻有那眼头活的敬上香烟,帮这尊瘟神点燃。

        刘汉东抽着烟,开始讲述赵家父子的罪行,他打人有一套,讲段子的水平也不差,不大工夫,本来还同情这俩倒霉货的犯人们就义愤填膺起来,纷纷痛斥他们的无耻罪行。

        “这种人打死都不屈,不过咱这儿出了人命很麻烦,还得让政府判他们。”一个犯人劝道。

        “看你们面子,先饶了他们。”刘汉东哼了一声。

        最后的结果是赵氏父子送院治疗,刘汉东被关禁闭,拘留所里的禁闭室很狭窄逼仄,正常人关几天都能发疯,不过刘汉东住的禁闭室就是一间普通囚室,每天有吃有喝有烟抽,惬意的很。

        有些干警不理解了,问领导这是咋回事,领导心里明镜似的,徐局长扶正靠的就是这案子,再说这么重的罪行才整了个治安拘留,说明人家后台硬的很,关几天走人拉倒,何苦给自己找不自在。

        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事实上刘汉东暴揍赵氏父子也是沈书记的私下授意,他知道刘汉东胸中戾气太多,如果不适当发泄一下,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乱子来,眼下平川局势已经稳定,不宜再生枝节。

        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把刘汉东关上半个月,让这头发疯的老虎冷静一下,方便市里处理其他问题。

        刘汉东的手机被公安拆成零件,SIM卡也被暂扣,但这不妨碍他打电话,他借了手机打给马凌,犹豫半天到底该怎么说。

        ……

        黄花小区,马家,马国庆刚下班,饭也不吃就将女儿叫到了阳台上,直接问她:“刘汉东被开除了你知道么?”

        马凌一脸茫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闯什么祸了?”

        “这回把天都捅出一个窟窿来,平川事件,是他抢得尸体。”

        “啊!”马凌大惊失色,最近几天一直眼皮跳,原来真的出事了。

        “我原以为他进了警队能安分一些,没想到闯祸的本事更大了,凌儿,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吧。”马国庆叹口气,走了。

        马凌呆了一会,忽然手机响了,是刘汉东打来的。

        “干啥呢?”这家伙依然一副没事人的口气。

        “在家吃饭。”

        “我还在平川执行任务,恐怕起码要半个月才能回去,手机不能开机,有事回去再说。”

        “哦,知道了,你小心。”马凌挂了电话,心中一阵翻腾,刘汉东已经被开除,还执行个毛的任务,他为什么不能坦诚面对自己呢……

        “凌儿,快来吃饭。”王玉兰招呼道,最近她的投资事业大获丰收,赚了不少钱,每个月的利息已经不再取出,而是直接投进去,不光家里的钱全投了,还借了亲戚的十万块,买了利息最高的理财产品。

        马凌吃不下饭,她心里藏着事儿,又怕母亲看出来,草草扒了几口,躲进自己屋里想事儿去了。

        ……

        拘留所里的饭菜没有油水,每天重复着馒头和白菜汤,半个月下来,刘汉东瘦了一圈,脸上胡子拉碴,但人却更精神了。

        他的拘留期到了,警方发还了他的手机SIM卡和钱包钥匙等杂物,但那把虎牙刺刀被没收,再也要不回来了。

        走出拘留所,外面阳光灿烂,蝉鸣不断,水泥地被晒得发烫,没人来接,刘汉东背着行囊孤独的走着,走出老远才打了一辆三轮,直奔浣溪家。

        蓝家在市区的房子人去楼空,监控人员也都撤了,问邻居,邻居们都以警惕怀疑的眼神看着他,摇头不语。

        刘汉东在街上买了点平川特产的桂花糕,去了汽车站,买了一张回近江的车票,经过三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回到省城,他先来到520路终点站,蹲在阴凉处抽烟,等着马凌的车来。

        足足等了四十分钟,马凌的车才过来,刘汉东立刻腆着脸上去了,献上桂花糕:“我回来了,给你带点小零食。”

        “谢谢,我不喜欢吃甜食。”马凌冷冰冰的答道。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刘汉东道。

        几个同事老娘们都竖起了耳朵,倾听八卦。

        马凌径直走到远处,刘汉东跟了过去。

        “你执行完任务了?”马凌冷冷问道。

        “其实……我被解聘了。”刘汉东猜出马凌已经知道了真相,于是实话实说。

        “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要不是我爸消息灵通,我至今还蒙在鼓里,说,还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马凌,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没告诉你,是怕你承受不了。”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承受不了?”

        “好吧,我告诉你。”刘汉东心一横,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捡重要情节叙述了一遍,马凌果然震惊万分,眼眶中盈满了泪水,她没想到刘汉东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完全不顾性命乱来,若不是机缘巧合,这回不枪毙也得十年以上徒刑,但最气人的是,他在最危险的时候,居然首先想到的是别的女人。

        “刘汉东,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生死关头你都不想着给我打个电话!”

        “这个……“刘汉东无言以对,当时的形势不允许他打太多电话,他连自己亲妈的电话都没打,遑论马凌,不过这种事情没法辩解,越辩越乱。

        正好休息时间到了,马凌扭头就走,刘汉东上前拉她,被一把甩开:“找你的宋法医去吧。”

        刘汉东苦笑,这吃的哪门子醋啊,马凌的脾气他了解,生一会儿气就没事了。

        天色阴沉,乌云盖顶,要下雨了,刘汉东匆匆离去,走到半路就下起暴雨,豆大的雨滴砸在地上,冒起一股股尘烟,继而变成瀑布般的雨帘,天地间连成一线,行人纷纷躲避疾走,狂风呼啸,广告牌摇摇欲坠,路边停放的自行车被吹倒,汽车被雨点打得警报齐鸣。

        刘汉东却冒雨前行,一边走一边长啸:“啊啊啊啊~~~~”这段时间的愤懑全都喊了出来。

        喊声被雨声掩盖,谁也听不到他的怒吼。

        就这样一路走到了铁渣街,路过梅姐洗头房的时候,忽然从门内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举着小花伞踩着积水跑过来,到了近前将伞一丢,不顾一切的扑到了刘汉东身上。

        是浣溪,她一直在这里守候。

        “哥,你回来了,你没死!”浣溪趴在刘汉东肩头嚎啕大哭,暴雨浇下,瞬间全身湿透。

        “傻丫头,哥怎么会死呢,别哭,不是说好以后不哭的么。”刘汉东拍打着浣溪的后背劝说着,自己的鼻子却酸了,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好在有雨水做掩饰。

        暴雨如注,两人紧紧相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