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章 第一硬汉
  • 第六章 第一硬汉

    作品:《匹夫的逆袭

        徐功铁的表态让沈弘毅很满意,他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直爽汉子。www.00ksw.org

        “徐局长,组织上决定拿下魏金发,但我们不能搞一言堂,拿下谁就要有确凿的证据。”沈弘毅说到这里,故意沉吟了一下。

        徐功铁果然是聪明人,他立刻接口:“沈书记,魏金发的所作所为人神共愤,不光有经济上的,还贪赃枉法,制造冤假错案,我们公安局的干警们举报他无数次了,因为上面有人袒护,所以一直没有下文,现在您来了,咱们平川的天就晴了,我认识几个铁哥们,明天就安排他们去纪委实名举报!”

        沈弘毅点点头:“这样的尸位素餐之辈,早该下去了,不但要免掉他,还要双规他,法办他。”

        徐功铁乐坏了,他恨魏金发入骨,本来以为这辈子没希望逆袭一把了,没想到天降贵人,顷刻间自己就得偿所愿了。

        “魏金发下来之后,你就得顶上去了,我来平川之后,发现公安系统风气很不正,需要一次大刀阔斧的整顿,你放心大胆的去做,我给你做后盾。”沈弘毅这算是亲自许诺了。

        徐功铁频频点头:“我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还有一件事,今天凌晨发生在玫瑰园的案子,简直就是胡闹,刘汉东是来查案的,不是什么凶手,落到魏金发等人手里,我很替他担心啊。”沈弘毅长长叹了口气。

        徐功铁立刻表态:“沈书记放心,我立刻组织人手把案子接过来,把人保护起来。”

        “不用那么急,人在公安局总不至于出事的,你吃过饭没有,咱们一起去食堂边吃边聊吧。”沈弘毅发出邀请。

        徐功铁急道:“沈书记,饭就不吃了,我心里搁不住事情,公安局当然是安全的,可是架不住魏金发手下那帮小人啊,搞不好把人整残废了都有可能,我得赶紧过去处理一下。”

        沈弘毅说:“那好吧,你赶紧去处置一下,手机打开,保持联络。”

        “是!”徐功铁转身离去,下楼的时候走路都带风。

        出了市委大楼,徐副局长拿出手机开始安排,他手底下也有一帮被排挤的家伙,整天没事聚到一起发牢骚,骂魏金发,没别的事,徐功铁先打给了铁哥们胡朋:“老胡,有事!”

        “老徐,啥事?晚上我孩子家长会,不能去喝了。”

        “放屁,暑假开什么家长会,马上到局里来,有任务。”

        “你喝高了吧,我能有啥任务?”

        “我刚才被沈书记接见了,下一步可能接魏金发的局长,现在有市委领导交办的重要任务,你马上过来,不开玩笑!”

        “**!马上到!”

        “你联系一下其他人,十分钟后给我到齐!”

        “我马上打电话。”

        “保持联系,挂了。”徐功铁潇洒的挂了电话,跨上自行车蹬起来,忽然一阵心情激荡,忍不住唱起来:“嗨呀,伊尔呀,路见不平一声吼啊,风风火火闯九州哇!”

        门卫象看傻子一样看着这个骑车的中年人。

        徐功铁蹬的飞快,来到公安局门口,潇洒的将自行车随手一丢,昂首阔步进门,胡朋和一帮老部下都到齐了,正聚在一起抽烟说话,这帮货全是局里的边缘人物,年岁不小,不是普通民警就是副职。

        “老徐来了。”胡朋招呼道,掏出烟盒来抖一抖,想给徐功铁上烟。

        “把烟都掐了。”徐副局长很严肃,“我刚从市委过来,沈书记有重要指示,最近市局的人事要有重大变化,我们必须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顶起来,为市领导分忧解难。”

        胡朋眼巴巴的看着他:“老徐,多大的变化?”

        徐功铁耐人寻味的看了他一眼:“我只能说,调整力度相当大。”

        众人彼此看了一眼,隐约都明白了什么事儿,徐副局长没喝多,也没失心疯,他是领了尚方宝剑过来的。

        “伙计们,沈书记指示我们,要坚决杜绝刑讯逼供现象,扭转歪风邪气,我准备杀一杀某些害群之马的威风,你们又没有信心?”徐功铁直接做起了战前动员。

        “太他妈有了,老徐,啥也别说了,领着弟兄们干吧,憋屈好几年了。”胡朋已经迫不及待了。

        于是乎,徐功铁威风凛凛带着一帮干警上楼,大家都把工作证挂在脖子上,雄赳赳的走着,踩的楼梯咚咚响,径直来到刑警大队,这个点儿人都去吃饭了,屋里就俩实习生看着,副局长驾到,他们自然不敢阻拦。

        “把审讯室打开。”徐功铁下令道。

        实习生乖乖开门,只见一条大汉被剥了衣服赤条条挂着,双手吊在屋顶铁杆上,双脚踮着,地上一滩水,都是头上身上滴下来的汗水。

        “胡闹,把人放下来。”徐功铁一声令下,早有人上前解下犯人,仔细一看,手腕磨得都见骨头了。

        “把人送医院,老胡,你带几个人过去,轮班看护,不许出岔子。”

        “是。”胡朋在办公室里找了个雨衣,披在刘汉东身上。

        “又玩什么花样?”被折磨了二十几个小时的刘汉东依然硬气。

        “领导指示,送你去医院,没听明白还是咋滴?”胡朋道。

        刘汉东不相信他们这么好心,但被解下来总归是好的,跟着胡朋往外走,他被悬的时间太久,脚都失去了知觉,走两步差点摔倒,有人要扶他,却被拒绝,依然一个人蹒跚的走着。

        实习生不敢阻拦,眼睁睁看着犯人被带走。

        徐功铁带着其他人也跟着下楼,他另有要务,就是安排人员弹劾魏金发。

        ……

        平川第一人民医院,刘汉东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小桌板上是三盒快餐,他的两个手腕都包着纱布,拿着筷子和勺子狼吞虎咽。

        “够不,不够再叫两盒。”胡朋道,他知道这家伙就是在平川臭名昭著的刘汉东,抗命抢尸,痛殴高衙内的事儿就是他干的,不得不说,这货是条硬汉。

        “够了,再来支烟就妥妥的了。”刘汉东满嘴都是食物。说话呜呜不清。

        胡朋掏出红梅递上去,刘汉东端起茶杯将饭送下去,叼上烟,让胡朋点燃,在他手背上轻拍表示感谢,深深吸一口,陶醉其中。

        护士进来了:“不许抽烟!”

        “美女别生气,把窗户打开不就行了。”胡朋嬉皮笑脸,护士没理他,昂着头出去了。

        刘汉东忽然道:“我能打个电话么?”

        “能,这是你的权利。”胡朋将自己的手机递上去。

        刘汉东打给了宋欣欣:“宋法医,我是刘汉东。”

        “你没事了吧,没事就好,一切顺利,其余的事情我来搞定,就这样。”宋欣欣挂了电话。

        刘汉东再打给浣溪,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是个老娘们的声音:“喂,你哪里?”

        “你是谁?”刘汉东反问。

        “你别管我是谁,你是干什么的?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老娘们气势很足。

        “**的!”刘汉东挂了电话。

        “再来根烟。”

        胡朋将整盒烟拍过去,再加上打火机。

        “安心休息,没事了,我出去转转。”胡朋起身走了。

        刘汉东立刻起身,走到窗边打算跳出去,转念一想,这姓胡的哥们挺够意思,不能害他,于是又回来躺着,两眼瞪着天花板,考虑着自己的将来,这回怕是脱不了几年的牢狱之灾了。

        想着想着,他沉沉睡去,鼾声如雷。

        “妈的,犯这么大事儿还能睡着,牛。”门口的胡朋等人赞叹道。

        当夜,没人来找麻烦,平川市就这么大点地方,有啥事立刻传开,魏金发要下台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谁还替他卖命。

        徐功铁安排好了实名举报的事情,整理好了确凿的材料,连夜送纪委,忙完这些事情已经深夜一点钟了,他回到家里匆匆冲了个澡,爬到床上将老婆翻过来,哼哧哼哧一顿猛干。

        老婆看看床头柜上的夜光钟,足足干了四十分钟还没有停歇的意思,不禁奇道:“你在外面吃了多少羊鞭羊蛋,这么猛?”

        徐功铁气喘吁吁道:“我提一把了。”

        “什么一把?”老婆还糊涂着。

        “公安局一把手,明天正式任命就能下来。”

        “铁哥,真的啊,太好了!”

        “臭娘们,现在知道喊铁哥了,看我不把你办踏实了。”徐局长再次冲击起来,毫无疲态。

        当夜,徐家四邻不安。

        ……

        次日一早,纪委宣布对魏金发实行双规,相应职务也被全部撤销,垂头丧气的魏金发被纪检人员带走,市局门口有人放起了鞭炮,连绵不绝,足足放了半个钟头。

        市委书记沈弘毅召开常委会,讨论新任局长的人选,他提议副局长徐功铁顶上来,无人反对,高先显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和沈弘毅叫板,再说魏金发并不算他阵营里的人,他也没必要强出头。

        徐功铁正式担任市公安局局长,立刻着手重新调查刘汉东故意杀人案,这案子交给胡朋负责,经过一番认真调查,得出结论,刘汉东并非闯入民宅故意杀人,而是经过主人同意,合法进入,进行调查取证工作,而高傲的伤,完全是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造成的,和刘汉东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这个说法,得到高市长的承认。

        高先显没法不承认,警方掌握了高傲虐待蓝浣沙的确凿证据,经过DNA比对,浣沙嘴里的毛发就是高傲的,虽然不能直接证明是谋杀,但足以让沈弘毅借题发挥。

        不追究刘汉东的责任,换来的是高傲的自由,两害取其轻,仔细一算还是值得的。

        刘汉东并没有立刻释放,沈弘毅认为他做事太鲁莽,毫不顾及后果,为了让这家伙长点记性,安排了一个十五天的治安拘留,权当闭关反省了。

        平川市拘留所,刘汉东被带入囚室,民警拍拍他的后背:“悠着点,别弄出人命。”

        “知道,谢了。”刘汉东点点头。

        囚室里人不多,五六个儿子,其中一个秃顶老头正是昔日雄霸一方的村主任赵默志,还有一个是他的儿子赵二虎。

        “你,起来。”刘汉东冲赵默志勾勾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