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章 一步到位
  • 第四章 一步到位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沈弘毅直接一步到位,成了平川市的一把手,这个结果让很多人大跌眼镜,官场中人对形势的把握一般不会错,沈弘毅以前是宋厅长的秘书,现在宋某人已经二线,拼了老命才把他保到这个位子上,可以说没什么深厚的根基了。www.00ksw.org

        按照预想,最大的可能是沈原地踏步,高升任书记,原来的常务副市长顶上来,这才符合常理,没想到省里主要领导不按规则出牌,直接把沈弘毅扶到了一把手的位置,这让很多人极度不满,尤其高先显。

        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在场,高市长有什么不高兴也只能憋在心里,大面上还表现的很豪迈,向副部长表了决心,一定和沈书记搭好班子,搞好平川的建设与发展。

        副部长微微颔首,开会的时候他已经强调过新班子的团结问题,至于沈弘毅能不能压住局面,就看他个人的能力了,相信徐书记是不会看走眼的,赵默成和高先显加一块儿都不是沈弘毅的对手。

        至于赵默成的下一步安置,省里并没有明确,到底是转人大政协二线工作,还是双规,悬而未决的人事安排就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挂在赵默成头上,对他是个很好的提醒,对别人也是一种警示。

        副部长没有留在平川吃午饭,宣布完就走,平川新班子将副部长送到高速入口,握手话别,各自离去,在回去的途中,沈弘毅意气风发,让市委秘书长联系常委们,下午就开个会。

        很快得到回复,高市长有些私事不能与会。

        沈弘毅有些不悦,自己召开的第一次常委会就不参加,这是给谁脸色看呢。

        “高市长忙他的,会议照旧。”沈弘毅说。

        司机开口了:“沈书记,高市长家里确实有事儿。”

        这个司机是当地人,沈弘毅亲自从小车班挑的,厚道可靠,又不失机敏,机关单位小车班驾驶员和打印室的老娘们一样,都是传播小道消息的积极分子,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他们的耳朵。

        “哦,有什么事?”沈弘毅随口问道。

        “高市长家昨晚上进贼了,儿子被打成重伤哩。”司机偷眼观察一下后视镜里的沈弘毅,书记大人脸色如常,甚至有些好奇的神情,不禁得意起来,继续卖弄:“听说贼是过来寻仇的……高少爷满嘴牙都崩了,下手真狠呐。”

        “找高市长的儿子寻仇?”沈弘毅倒不奇怪,高先显的儿子就是个坑爹货。

        “是啊,就是前段时间闹的很凶的哪个中学生吸毒自杀案。”司机什么都知道,掌握的情况比沈书记都多,这让坐在旁边的秘书有些不自然起来,这起恶**件是沈书记负责的,发生后续案件,公安部门竟然没有及时汇报,实在可气。

        沈弘毅点点头:“这样啊,舔犊情深,高市长去医院看儿子,可以理解,中午让魏金发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说完就闭目养神起来。

        平川官场是个大漩涡,外来户根本吃不开,沈弘毅虽然得到省委书记的垂青,但很多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如果事事都找领导要政策,要扶持,那就说明能力不够强,领导选中你是做事的,不是为你擦屁股的,所以如何在平川一展抱负,全在自己。

        沈弘毅不是基层干部出身,而是公安厅长的秘书,手里的资源实在有限,最好的策略是用“降将”,大胆启用地方干部,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用的,用人之道乃官场权术中的精髓,这里面的道道多了,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浸淫领悟透的。

        回到市委办公楼,魏金发并没有第一时间前来汇报,因为他正在向高市长报告昨晚的事情。

        “人已经控制起来了,高傲说这小子逼他招供了,用手机都录下来了,可我们检查了手机,没有存储卡的下落,肛门和包皮都他妈翻开检查了,也拍了X光,胃里也没有,目前干警们还在进一步审问。”魏金发小心翼翼道,据他掌握的情况,蓝浣沙的死确实和高傲有直接关系,根据目前的形势,虽然高市长没上当书记,但依然掌握着市里的实权,保住高傲,就是保住自己的乌纱帽。

        高市长说:“一派胡言!完全是丧心病狂的污蔑。”

        魏金发说:“对,威胁生命取得的供词根本不作数,所以搜没搜到影响也不是很大,只要上面压得住,就算曝出来也掀不起浪花来。”

        高市长说:“我听说犯罪分子还是被清退出公安队伍的害群之马?”

        “是的,这家伙刚被开除,就铤而走险想翻本来着,完全是赌徒心态。”

        “对这样的严重暴力犯罪分子,一定要从快从重,严肃打击,决不姑息。”

        “是,入室抢劫,杀人未遂,照我说判个死刑都够了。”魏金发道,他虽然是公安局长,但法条并不是很了解,他坐上这个位子只是因为忠诚可靠,对党忠诚,对人民忠诚,但对赵书记和高市长更加忠诚。

        “会同检察院、法院拿个处理方案出来,尽快起诉,尽快审理,尽快判决,还人民一个郎朗乾坤,清平世界。”高市长很严肃的下了指示。

        谈完案情,高市长才去医院探望了住在ICU的儿子,高傲一嘴的牙基本上全毁,年纪轻轻就要戴半口假牙,人躺在病床上呜呜的哭,脸上的青肿还没消褪,呜咽不清道:“爸爸,报仇,报仇。”

        高市长脸色极其难看,安抚了儿子几句,出了病房,在走廊里走着,忽然问陪同的魏金发,“能不能判死刑?”

        “只要证据充足,死刑也不是不可以,我重新审讯一下吧,去年平川有几个无头案,我怀疑就是这个刘汉东做的。”魏金发道。

        高市长缓缓点头:“决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咱们不能搞冤假错案,让一小撮人抓到把柄大做文章。”

        魏局长说:“放心吧高市长,要办就一定办成铁案。”

        “好了,你忙去吧。”高市长一摆手。

        魏金发退下,上了专车直奔市委,新任市委书记召见,他却延迟了几个钟头才过去,礼数上有些怠慢,但是也情有可原,毕竟本职工作才是第一位的。

        来到沈书记办公室,秘书进去通报,沈弘毅立刻会见魏金发,并无不悦之色,他开门见山的询问了关于昨晚玫瑰园的“入室抢劫”案件。

        魏金发说:“沈书记,这不是简单的入室抢劫,而是报复杀人,昨晚十一点五十八分,110报警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有一名歹徒前往西郊的经济适用小区玫瑰园行凶杀人,我们立刻出警,经过强大的政策攻心,抓住了歹徒,但受害人已经身负重伤,至今还在抢救之中。”

        沈弘毅说:“魏局长,你能否介绍的详细一些。”

        魏金发并不惊讶,他知道刘汉东和沈书记是有交集的,但这个案子牵扯到高市长的儿子,所以丝毫不能妥协,自己掌管公安机关,断不能放水。

        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道:“凶手刘汉东,是近江警方清退的聘用制人员,和前段时间吸毒过量自杀身亡的蓝浣沙一家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听信了一些谣传,深夜潜入高市长家中,企图报复杀人,如果不是我公安人员及时赶到并采取措施,这又是一起血案。”

        沈弘毅不置可否的拿手指磕着桌子,说:“把案卷拿来我看。”

        魏金发并不担心,虽然沈书记是公安口出身不好糊弄,但这案子铁证如山,没什么纰漏。

        “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案卷会安排人送过来的。”魏金发退出了办公室,竟然觉得头上微微有些汗水,不禁轻笑,区区沈弘毅,资历还没自己老,有什么可怕的。

        沈弘毅仔细思索着,这个刘汉东还真有春秋时期侠士风范,为友复仇,不惜血溅五步,可惜他生错了时代啊,这回怕是谁出面都压不住了,刘汉东起码要在监狱里渡过十年以上的时光了。

        忽然秘书走进来道:“沈书记,有个姓宋的女警官来访,近江市局法医鉴证中心的,她说是您的老朋友。”

        “快请进。”沈弘毅立刻站了起来。

        他和宋欣欣的关系可不寻常,当初刚到省厅的时候,宋剑锋帮沈弘毅做媒,安排的相亲对象就是这位冰山美人。

        沈弘毅是名牌大学毕业,一表人才,前途无量,宋欣欣也是名牌大学出身,个头高挑,脸盘也靓,两个人不但年龄接近,连身高都很搭配,在大家眼里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可是偏偏就没成。

        原因在于两个人都太强势,也太理智,经过分析认为这种组合对两人的事业没有益处,只有拖累,所以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但沈弘毅一直对宋欣欣抱有一种独特的好感,虽然他已经结婚,这种好感依然存在。

        宋欣欣走进了沈弘毅的办公室,四下打量:“哟,挺宽敞的嘛,到底是一把手的办公室,这大椅子真气派,坐着一定很舒服吧。”

        沈弘毅亲自泡茶,他一边拿茶叶,一边看着宋欣欣,女法医穿着警服,英姿飒爽,长发挽成一个髻,更显轻熟女的柔美。

        “别嘲笑我了,我可是如履薄冰,如坐针毡啊,对了,是什么风把宋主任您给吹来了?“沈弘毅笑呵呵奉茶。

        宋欣欣说:“我是为一桩谋杀案来的。”

        “是刘汉东谋杀高傲的案子吧?”沈弘毅已经猜到了宋欣欣的来意。

        “不,是高傲杀害蓝浣沙的案子,刘汉东根本不是罪犯,他是去侦破案件,抓捕凶手的民间警察,警方就不该逮捕他!”

        宋欣欣的话让沈弘毅吓了一跳:“宋主任,照你的意思,刘汉东不但没罪,还有功?”

        “一点不假,你们应该立刻释放他,再给他颁一个好市民奖什么的。”宋欣欣的样子不像开玩笑。

        沈弘毅也严肃起来:“宋主任,咱们都是当警察的人,案件最重要的是证据,你的证据在哪里?”

        宋欣欣说:“证据在高先显家里,魏金发的人守着,我进不去,我来就是请出你这尊大神,一起去拿证据。”

        “你确定?”沈弘毅拧起了眉毛,如果真的掌握了高傲的犯罪证据,翻盘不是没有可能性。

        “人命关天,我有闲空和你开玩笑么?”宋欣欣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冲,过沈弘毅就吃她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