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自首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暗道不好,疏忽大意,过于相信高小蝶了,这个农村丫头看起来粗苯,其实一点都不傻,十分钟前还说让自己带她走,后脚就打电话报警了。www.00ksw.org

    警察们不敢冲进来,只在外面拿着喇叭大喊:“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如果你伤害人质,性质就不一样了!”

    刘汉东心中稍定,起码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投鼠忌器,他迅速拿出手机想把刚才录的证据发出去,可是地下室信号很差,而且视频文件过大,发送缓慢还不一定成功。

    证据必须传出去,否则落在平川警察手中,就是两个字:灭口!

    刘汉东瞅一眼高傲,这小子还在昏迷之中,他迅速上一层厨房,打开煤气总闸门,让房间里弥漫煤气,然后冲外面大喝一声:“屋里全是煤气,谁敢进来我就点火!”

    外面一阵骚动,本来打算突入的几个民警全都退了回去。

    刘汉东再下地下室的时候,忽然发现小蝶藏在门后瑟瑟发抖,一把将她揪出来:“你敢报警!”

    “我没有,不是我!”小蝶惊叫道,可她的手机屏幕还在发光。

    刘汉东抢过手机,查了一下最新拨出的电话,别说没有110了,三个小时之内都没打过任何电话。

    “你拿着手机干什么?”

    “发微信。”小蝶嗫嚅道。

    “给谁发!”

    “给同村的小莲。”

    刘汉东检查一下微信帐号,小蝶果然在和同村的女孩聊天,说什么马上辞职不干之类的话。

    “我真服了你了。”刘汉东由衷感叹,小蝶吊带下一对大面团晃眼的很,果真应了那句话,胸大无脑,不过正好可以利用一下,缓解当前的局面。

    “小蝶,警察在外面,你现在出去,告诉他们,我有枪有炸弹,屋里全是煤气,高傲在我手上,谁敢乱来我就炸了这个房子,大家一起完蛋,记清楚了么?”

    “记住了!”小蝶点头如捣蒜。

    “去吧!”

    小蝶跌跌撞撞出门,刚出来就被十几道强光手电发出的光柱锁定,保安认识她,忙道:“别开枪,是高市长家的保姆!”

    警察立刻将小蝶保护起来,询问她房内的情况。

    “歹徒有几个人?什么武器?有几个人质?”

    “不知道有几个人,有枪有炮有炸弹,屋里都是煤气,他说谁来进去就炸了房子大家一起完蛋,对了,少爷在他手上。”小蝶连珠炮一般说道。

    警察不敢轻举妄动,加强包围,请示上级,同时向歹徒喊话,展开心理攻势。

    这些警察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十分钟前接到市局110指挥中心的命令,让他们迅速到高市长家执行保护任务,说是有亡命之徒报复杀人之类的,所以有了刚才那一幕。

    警方反应极快,因为报警人是高市长儿子的班主任,这种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考虑到案件的特殊性,警察没有直接冲进来,而是在外面喊话劝降,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对的,丧心病狂的歹徒已经打开了煤气开关,企图来个鱼死网破。

    案情复杂,带队的派出所长急忙向市局一把手魏金发报告,魏局长觉得这案子非常棘手,因为涉及人物太敏感了,是高市长的儿子。

    最近平川的政治格局要有一个大的变动,**引发社会各界关注,省领导对平川领导班子很不满意,目前市里最大的三个人全都在省城开会,据小道消息称,这回赵书记是铁定要下课了,最有希望顶上去的是高市长,而新来的沈副书记则可能接任代市长。

    这个节骨眼上发生这样的案子,对魏局长来说是一个契机,他本来是赵书记的铁杆部下,但和高市长方面关系也维持的不错,趁着这个案子递上投名状,还能继续高枕无忧的当他的局长。

    “马上联系高市长!”魏金发沉着下令。

    现在已经是子夜时分,远在省城的高市长肯定进入了梦乡,要在平时,这样打电话惊扰领导清梦是打死都不敢做的事情,可眼下顾不得那么多了。

    电话打到高市长大秘的手机上,身为秘书手机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张秘书接到魏局长的通报,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拨通了高先显的房间分机。

    “高市长,打扰了,家里出事,有人绑架了小傲。”张秘书低声捂着话筒说。

    被吵醒的高市长紧皱眉头:“到我屋里来说。”

    张秘书穿着睡衣就过去了,将手机递给高市长。

    “我是高先显。”高市长虽然精神不太好,但威严依旧如常。

    “高市长,我魏金发,一名歹徒闯入玫瑰园,绑架了您儿子,我也刚到现场,先向您汇报一下情况,请领导指示。”

    “歹徒什么动机?”

    “据说是寻仇的,关于前段时间中学生意外死亡的案子。”魏金发擦了一把汗,七月的天气酷热难当,白衬衣的后背都湿透了。

    高市长心中一惊,对于这个案子,他和魏金发都是心知肚明,自家儿子逃不开干系,要不是自己施加了压力,高傲这回肯定要受到牵连,不是说死者已经火化,事态平息了么,怎么又横生枝节。

    “魏局长,首先确保高傲的生命安全,其他都可以谈,保持联络,随时报告进展。”高市长沉着的说道。

    “是!”

    魏金发将手机交给部下,亲自去问小保姆:“高傲还活着么?”

    “没死。”高小蝶很确定,她看到刘汉东痛殴高傲的场景,但没用刀子捅,所以觉得肯定没死。

    魏金发松了一口气。

    ……

    事到如今,刘汉东反而不紧张了,横竖是死,有什么可怕的,屋里弥漫着煤气,不能抽烟,他摸出香烟又放下,想给家里打个电话,硬生生忍住了,他知道听到妈妈的声音,自己就不能狠下心来做这件事。

    他给浣溪打了电话。

    浣溪很快接了,声音很紧张:“哥,你在哪儿呢?”

    “浣溪,听我说,害死浣沙的是人叫高傲,是高市长的儿子,我今晚就帮浣沙报仇了,我死以后,你……”

    “不要!”浣溪在那边失声惊呼起来。

    “听我说,好好上学,走出去,永远别回来,别回这个城市,别回这个国家!”刘汉东说完毅然挂了电话,紧接着拨打宋法医的手机。

    宋法医的作息时间很乱,这个点还没睡觉,立刻就接了,声音冷静无比:“刘汉东,有什么新发现?”

    “我找到凶手了,你仔细听清楚,杀人者是平川市长高先显的儿子高傲,也是蓝浣沙的高中同学,我现在就在他家里,我死以后,你把真相告知于天下。”

    “刘汉东,你不要做傻事!你提取高傲的毛发样本就是铁证,官司可以打赢的!”宋欣欣急切道。

    “恐怕不可能了,外面全是平川的警察,恐怕我一出去就要被打成马蜂窝。”

    “你胡扯什么呢,现在是法治社会,谁敢杀人灭口!”

    “宋法医,你不了解基层的情况,什么事情都会出现的。”

    “那你想怎么样?”

    “我先把高傲宰了,然后炸了房子,大家一起玩完。”

    “刘汉东,匹夫之怒,血溅五步,你就这点出息?听你口气还没杀人吧,听我的指挥,你现在取得证据藏匿好……然后出来自首,我保证你不会被灭口。”

    “好吧,我听你的。”刘汉东觉得这个计划可行,挂了电话取下手机里的存储卡藏好,再次拨通宋欣欣的电话。

    外面灯火通明,谈判专家拿起喇叭,中气十足的喊道:“再次正告你们,悬崖勒马,中止犯罪,不要在犯罪道路上越走越远。”

    里面有人回答:“我是近江巡特警支队的刘汉东,是来调查中学生蓝浣沙死因的,高傲就是罪魁祸首,我有充足的证据!现在我要出来了!”

    警察们面露惊愕之色,刘汉东的名头他们是知道的,这货胆大包天,抢尸体的事儿就是他干的,现在又闯入市长家里行凶,还真是无法无天啊。

    魏金发立刻向高市长报告:“罪犯是刘汉东,就是抢尸体的那个,他说掌握了高傲杀人的证据。”

    高市长倒吸一口凉气,脑子迅速转动,说:“金发,这种罪行已经危害到社会公共安全,必要的时候采取断然措施,一定要保护好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

    魏金发心领神会:“明白!”

    他冲心腹部下使了个眼色:“对劫持人质的罪犯,可以当场击毙。”

    心腹点点头,打开了手枪保险,平川小地方,没有狙击步枪什么的,只能抵近射击,藏在门口宝马汽车后面,等刘汉东出门,正好对着他的侧面,照头打几枪,绝对死的透透的,写报告也容易,反正高市长顶着呢。

    别墅的大门开了,刘汉东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来,而是高声道:“我没有武器,我拿的这个手机正在和新闻界的朋友通话,这里的一举一动他们都能知道,顺便告诉你们,我的这些朋友,和省委书记是有联系的,所以你们不要动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我死不要紧,别给我当垫背的。”

    这话一出口,魏金发慌了,赶紧如实向高市长报告,这话要搁在前天说,高市长只会嗤之以鼻,但他昨天下午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挨训的时候,切切实实听徐书记提过,关注网络舆论,大力建设政务微博,信息透明,工作公开什么的,而且特别提到有几个记者朋友,给他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新闻线索……

    “金发,不要鲁莽从事,先把人控制起来。”

    “是。”魏金发冲埋伏在汽车后面的干警摇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刘汉东举着手机,慢慢出现在大门口,十几道光柱射在他的身上,耀的他睁不开眼。

    四五名干警冲上去,将刘汉东按倒在地,搜查全身,上了手铐押走,另有一队人冲进别墅,从地下室救出了满嘴流血的高傲,还好,没断气。

    “送医院抢救!”魏金发大手一挥,转而向高市长报告:“万幸,高傲没有生命危险。”

    高市长也松了一口气:“金发,辛苦你了,明天我回去再说。”

    刘汉东被押到公安局,连夜讯问,魏金发亲自上阵,什么招都用上了,先是吊起来,只能脚尖触地站着,然后又是经典的老虎凳伺候,可一点用都没有,还遭到了对方的鄙视。

    “就这点本事?咱不能来点新鲜的么?”刘汉东面带微笑,酷刑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魏金发很生气,多年不在一线工作,他都不太掌握新技术了。

    部下献策,学美国人审恐怖分子的招儿,找了个毛巾铺在刘汉东脸上,拿水往上倒,制造出一种窒息的感觉,据说生不如死,塔利班都抗不住。

    依然无效。

    “说,你所谓的的证据藏在哪儿了?”魏金发喝问道,他们已经搜遍了屋子,也搜遍了刘汉东的全身上下,一无所获。

    “魏局,我今天晚上本来没打算活着回去的,你要是觉得玩这套有用就再换花样来,我接着。”刘汉东道。

    魏金发真没招了,以他多年公安经验来看,最怕的就是这种连死都不怕的角色。

    “算了,先关起来,等高书记回来再说。”魏金发道,反正孙猴子已经被压在五指山下,怎么也翻不出去了。

    在魏金发看来,高先显升任书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

    第二天,赵书记、高市长、还有沈副书记在省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的陪同下回到了平川市,上午召集常委开会,宣布新的组织任免。

    赵默成被免去平川市委书记的职务,暂无其他任命,副书记沈弘毅,担任平川市委书记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