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一章 匹马平川
  • 第一章 匹马平川

    作品:《匹夫的逆袭

        晚上,刘汉东回到出租屋,从床底下搬出一个铁皮箱子,打开最下层的暗格,取出一个带鞘的军用多用途刺刀,这是他当兵时候从军区特大一位班长那里顺来的,不是配发品,而是浙江先锋机械厂出品的仿美式的D80虎牙军刀。www.00ksw.org

        他将刀刃抽出半截,暗色刀锋冷冽逼人,刀背上的锯齿更加森寒,他啪的一声将军刀插回刀鞘,别在后腰带上。

        衣柜里有一套崭新的警服,配上二级警司的肩章,还有警帽和腰带,对于爱顺东西的刘汉东来说,给自己弄几身行头不是难事儿。

        他将衣服叠起来塞进登山包,背包下楼,出门打车,来到长途客运站附近,有些私人客车出站之后会在路上捡客人,票价也会便宜几块钱,当然刘汉东不是图便宜,他是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踪迹。

        站在昏黄的路灯下,刘汉东终于等来了一辆破旧的中巴车,售票员拍打着车门:“平川平川,有座位,今天最后一班了。”

        刘汉东上了这辆车,付了钱,在最后一排的行李堆中坐下来,开始闭目养神,他一身打扮又脏又破,胡子拉碴,看起来就像个在城里打工没赚到钱的农民。

        凌晨,刘汉东抵达平川长途汽车客运站,他没有找旅馆下榻,而是在街心公园找了个长椅躺下,一觉到天明,背着包来到浣溪家楼下,不急着上去,而是四下观察一番。

        至少有十个人在楼宇附近转悠,看她们警惕的眼神和年纪打扮,就知道是居委会的治安积极分子,楼下还停了一辆面包车,车牌号码像政府号段,司机翻来覆去看着一张破报纸,百无聊赖的样子,虽然他打扮的很像社会人员,但身上的警察味道却骗不到刘汉东。

        蓝家已经被严密监视,无法靠近,刘汉东找了个公用电话给浣溪打电话,他相信有关方面还没紧张到监听电话的程度,但还是很谨慎。

        “是我,方便说话就咳一声。”

        过了一会儿,浣溪才轻咳一声。

        “家里有居委会的干部陪着我爸妈,我现在洗手间。”

        “听我说,当晚和浣沙一起出去的人,你能提供名单么?”

        “我不知道,弟弟上高一的时候我就进城打工了,他的同学我都不认识。”

        “那浣沙班主任你知道是谁么?”

        “知道,咱们上次在学校见过他。”

        “好的,再联系,挂了。”

        晚上,刘汉东找了个网吧包夜,住在单间的行军床上,他精神很亢奋睡不着,隔壁一对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整夜的啪啪,更让他毫无困意,爬起来上网,打开平川市区的百度地图,将每个小区,每条街道都印在脑海里。

        早上五点,刘汉东在网吧臭气熏天的厕所里用水龙头接上橡胶管冲了一个澡,刮了胡子,换上警裤和皮鞋,上衣帽子暂时放在包里,出门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才穿上全套制服,直奔平川市公安局。

        刘汉东小时候最喜欢看的一部译制片连续剧叫《加里森敢死队》,加里森中尉经常带着部下穿着德军制服深入虎穴,给他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今天他也要效仿敢死队员们,潜入刑警大队查阅蓝浣沙死亡的调查案卷。

        上回来过这地方,也算熟门熟路,大门口有保安和门卫大爷,闲杂人等一概盘问登记,虽然刘汉东身着警服,但属于生面孔不好硬闯,于是耐心等待,趁着三三两两上班的警察进门之际,跟着别人一起进去。

        进去之后,刘汉东立刻躲进厕所,掐着表计算,估计早上例会开了,才从厕所出来,假装行色匆匆的在楼里走来走去,拐进了刑警大队的门。

        刑警大队办公室空荡荡的,门都没锁,因为实在想象不到有什么贼敢跑到这儿偷鸡摸狗,刘汉东在他们的办公桌上搜寻着有用的东西,心脏砰砰跳着,他的心理素质虽然过硬,但那都是在真刀真枪的正面战场,搞这种谍报勾当还是头一遭。

        忽然外面路过一个女警察,大声喝问:“你找谁?”

        刘汉东露出满口白牙一笑:“我打火机丢在这儿了。”

        女警狐疑的看看他,走了。

        下面楼层传来散会的嘈杂声,刘汉东急忙出门,压低帽檐下楼,直接出了公安局。走出半条街才松了一口气。

        好险。

        刘汉东换了衣服,在附近找了个黑网吧,没用身份证登记,找了台破电脑上网,直接找平川一中的百度贴吧,果然不出所料,这里有价值的信息实在太多了,翻了十几页,他终于理清了线索。

        当天傍晚,浣沙和几个相熟的同学出去玩,平川虽然是县级市,但群众文化娱乐比较单调,少年们暑期无非是出没于网吧、台球室这种场合,他们几个在某网吧玩到很晚才出来,有人看到浣沙被另一伙人带走,后来死讯就传出。

        带走浣沙的这些人,也是一中的学生,但和普通学生截然不同,他们是关系生,分数很差,因为家里背景深厚硬塞进来的,在学校天不怕地不怕,形成一个小小的群体,老师都不敢管。

        学生们发帖还是有顾忌的,并没有指名道姓说什么,提到的人名也以绰号代之,带走浣沙的那伙人,为首的叫“傲少”,并且他也在贴吧出没,在下面跟帖威胁要砍死那些胡言乱语的同学。

        “就是他了。”刘汉东关上贴吧的页面,进入平川一中网站,在教师名册中查到了浣沙的班主任,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照片上的他坐在办公桌后面,为人师表的样子,确实曾经见过一面。

        刘汉东查到了想要的东西,没有立刻下机,而是随便打开游戏瞎玩够两个钟头,做到不引起别人怀疑,才结账下机,出网吧的时候还特意避开了摄像头。

        他先在小摊上买了一顶太阳帽和一副墨镜,打扮的像个平川乡下人,直奔一中而去。

        浣沙意外死亡事件之后,平川一中迅速作出反应,开办暑期补习班,除了已经毕业的高三年级,高一高二全体学生必须参加补习,班主任带班,不许请假。

        刘汉东等到晚上七点才等来了高一五班的班主任王老师,他一路尾随,跟着王老师上了一栋居民楼,在王老师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忽然现身:“王老师,有时间谈谈么?”

        “你是谁?”王老师吓了一跳。

        “我是近江刑警,关于你班上学生蓝浣沙的死,想向你了解一下情况。”刘汉东摘下帽子,露出真面目,王老师松了一口气,从记忆中找到了关于刘汉东的印象,这人好像是浣沙的亲戚,确实是警察。

        “请进吧,家里乱见笑了。”王老师的家很小,一室一厅的格局,老婆孩子都不在,确实有些凌乱。

        见王老师忙着烧水泡茶,刘汉东道:“别客气,我就问几个问题。”

        “好,你问,我全力配合。”

        “傲少是谁?”

        “是班上一个学生,名字叫高傲,名如其人,不太合群,但品行还是不错的。”

        “他住在哪里?”

        “这个我不清楚。”

        “联系电话有么?”

        “没有。”

        王老师的表情有些拘谨,这是说谎的表现,身为班主任,肯定是掌握全班同学的各种资料的,联系号码更是少不了。

        刘汉东伸手去拿王老师放在桌上的提包,这里面放着手机。

        王老师一把抢过提包,拿出手机说:“我要给派出所打电话。”

        刘汉东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单手提起推在墙上,王老师脸红脖子粗,憋得说不出话,徒劳的掰着刘汉东铁钳一般的大手。

        “浣沙才十七岁不到,就这么白白死了,你这个当老师的,就一点触动都没有?”刘汉东质问道,松开了手。

        王老师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咳嗽着,揉着喉咙说:“我也难过,谁都不想这样,浣沙学习那么好,指不定又是一个状元,谁能想到啊……”

        “想到什么?是高傲害死的他,对不对?我就不信你没找学生了解情况。”刘汉东步步紧逼。

        “这个我真不知道,刑警大队该问的都问过了,我该说的也都说了,浣沙这孩子平时很老实,没有仇家,和高傲他们几个也从不来往的。”

        刘汉东再次将王老师提起来:“那你心虚什么,我就找你要个号码而已。”

        王老师忽然崩溃:“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就是一个教书匠,还有老婆孩子一大家人,我不能没了这份工作啊。”

        刘汉东明白了,将他放下道:“给我号码,谁也不会知道是你提供的,就当我从没来过。”

        王老师终于屈从,拿出手机调出号码,刘汉东记了下来,又问地址。

        “我真不知道。”王老师还在撒谎。

        “没意思,真的,别逼我。”刘汉东拿出虎牙匕首,轻轻放在桌上。

        王老师立马吓尿,摸出自己的学生家长联系本,找出了高傲的家庭住址。

        刘汉东拿出手机将所有的学生家庭地址和联系电话全都拍了下来,他注意到,高傲的家庭住址是位于县城西郊的普罗旺斯玫瑰园,平川最豪华的别墅区,而高傲的家长一栏里,极其工整写着三个字“高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