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七章 正确与正义冲突之时
  • 第六十七章 正确与正义冲突之时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和白娜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均感浣溪的话是对的,浣沙完全没有自杀的理由,他姐姐刚被香港科技大学录取,家搬到了城里,自己学习又好,前途远大,活的好端端的根本不可能具备自杀倾向。www.00ksw.org

        “警方怎么说?”白娜问道。

        浣溪痛苦地摇摇头:“派出所说我弟弟是自杀的,没有证据表明他杀。”

        “解剖了没有?尸体是在哪里发现的,和浣沙一起出去的几个同学调查了没有?最后一个见到浣沙的人是谁?”白娜到底是资深记者,懂得多,问的也透彻。

        浣溪说:“没解剖,他们就要拉去火化,尸体是在一栋废弃的烂尾楼下面发现的,所以没人承担责任,调查的事情我不清楚,派出所也没告诉我们。”

        刘汉东道:“那个人是你舅舅?”

        “不是亲舅舅,是我妈妈同村的,他说能帮我们的忙。”

        刘汉东明白了,浣沙死的不明不白,一帮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跑来“帮忙”其实是想借机讹政府一笔钱,蓝家人生性怯懦不敢闹事,加上对政府的不信任,被这伙人利用了。

        “浣溪,你冷静一下,认真想一想,你要的是什么,真相还是赔偿?”刘汉东问道。

        “我要真相,我要法律惩罚杀我弟弟的凶手。”浣溪咬牙启齿道。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你知道么,越闹越大,已经形成骚乱,省城的警察都出动了,如果你要真相,就不能被那个所谓的舅舅利用,和他们撇清关系,你爸妈伤心过度已经无法作出理智的判断,现在必须你顶上了。”

        听了刘汉东的话,浣溪抹一把眼泪,坚定道:“好,我相信你,现在我该怎么做。”

        刘汉东如释重负,可是突然发现白娜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他猛然想起,沈书记交给自己的任务是劝说浣溪尽快火化尸体,而不是追寻什么所谓的真相。

        事情有些难办了,如果利用浣溪的信任把尸体骗走一把火烧了,想必没什么难度,可是那样根本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但不这么做又能如何,自己只是一名小小的防暴特警,没有权力,也没有能力帮浣沙伸冤。

        他决定找沈书记建言,将浣沙的尸体运到省城去找法医解剖,查出事实真相。

        “浣溪,你等我一会。”刘汉东起身走向外面。

        沈弘毅还在和朱陶钧对峙,双方唇枪舌剑互不让步,这个朱陶钧别看土鳖,还真是个人物,面对市委副书记丝毫不落下风。

        “沈书记,我想向你单独汇报。”刘汉东道。

        沈弘毅点点头,走到一边:“有进展了么?”

        “有,浣溪很信任我,她愿意出来说话,和这帮人撇清关系,也同意将弟弟的尸体送去解剖……”刘汉东巧妙地把话说成是浣溪的意思,为自己的灵机妙想小小得意。

        沈弘毅皱起了眉头:“这样可不行,越拖越麻烦,警方已经勘测过,确实是自杀,拉去解剖是节外生枝,还是尽快火化,平息事态,不要给某些人可乘之机。”

        刘汉东说:“沈书记,难道你不觉得查明事实真相才是平息事态的唯一办法么,就是因为各种掩盖,各种不透明,才使得一些人趁机闹事,把小事闹大,大事闹上天。”

        沈弘毅认真的看了刘汉东一眼,说:“好吧,我告诉你,蓝浣沙死前吸食了毒品,他的死亡,纯属意外,并且已经超出了一般刑事案件的范畴,平川市已经闹成什么样子你没看到么,再横生枝节,拖延下去,每天的损失是天文数字,刘汉东,我希望你充分理解,什么叫做大局。”

        刘汉东哑口无言,以沈书记的角度来看,死一个少年实在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闹得全市浓烟滚滚,鸡飞狗跳,动用大批警力维稳才是大事,迅速平息事态,方能证明他的工作能力,至于真相,除了蓝家人,没人在乎。

        “小刘啊,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但人死不能复生,我想蓝浣沙活着的话,一定不希望看到今天这幅局面,在前天和昨天和骚乱中,已经有十几个人不同程度的受伤,严重的危及生命,想想自己的责任,还有头顶的警徽,这是一次契机,你个人事业的契机,一定要把握住啊。”沈弘毅语重心长,拍了拍刘汉东的肩膀。

        刘汉东的心很乱,但眼神坚定无比,沈弘毅觉得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以刘汉东的智商,岂能分不出事情的高低重要,该怎么做,他会有明智的选择。

        “沈书记,我明白了,你的决定是正确的。”刘汉东深吸一口气道。

        “很好,火葬场方面已经预备好了,待会儿看我手势行动,把尸体迅速转移,立刻火化,不要有任何停顿,明白么?”

        “明白。”刘汉东转身去了。

        回到抢救室,白娜迎上来关切的问道:“怎么说?”

        “抢尸体,立即火化,平息事态。”刘汉东道。

        白娜退后一步,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怎么能这样?真正的死因还没查出来,把尸体烧掉不就是毁尸灭迹么!”

        刘汉东道:“以大局为重。”

        白娜勃然变色:“放屁!你们的大局就是大局,人家死了口人就是小事,就得一把火烧了,凭什么!我还以为你是条汉子,没想到是条走狗!”

        刘汉东沉着脸,没有说话,以前在报纸、网络上竟然看到某地发生案件死了人,政府派遣数百特警和家属抢尸体,没想到今天竟然落实在自己身上,最悲催的是,自己还是扮演邪恶的一方。

        浣溪听到他们的对话,惊呆了,半晌才道:“哥,这是真的么?”

        刘汉东张不开这个嘴,他无法面对浣溪纯真的双眼,但时间紧迫,大厅里的沈书记在不停的看表,他只能沉默着点点头。

        浣溪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下,她最信任的人,在她最需要依靠的时候背叛了她。

        一个贫民家庭,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小少女,一边是政府强大的威压,一边是不良居心的所谓亲戚,每一个人都漠视他们的存在,无视他们的请求,求财的求财,求稳定的求稳定,最终牺牲的还是蓝家人。

        浣溪很柔弱,性子也软,但她同时也很聪明,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没了的时候,她选择了妥协。

        “好吧,我同意。”浣溪低声说,她抹了最后一把泪,竟然再不流泪

        白娜愤懑无比,蹲在浣溪身旁恨恨的盯着刘汉东冷嘲热讽:“你满意了?利用浣溪对你的信任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很自鸣得意吧?

        刘汉东冷冷看着她,丝毫没有愧疚之意。

        “既然决定了,就宣布一下吧。”刘汉东道,伸手去搀扶浣溪。

        浣溪巧妙的躲开刘汉东的手,自己爬起来走向大厅。

        大厅内,依旧剑拔弩张,朱陶钧已经降低了价码,把赔偿金降到了三百万,但沈书记依然没有同意。

        浣溪的出现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朱陶钧嚷道:“妮儿,他们没欺负你吧,有啥事和舅说,舅帮你做主。”

        浣溪根本不理他,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又拿了一瓶矿泉水,掀开尸体上面的白布,用手帕沾了水,开始给弟弟擦脸。

        “弟弟,你小时候姐就是这样给你洗脸的,以后姐不能照顾你了,这个世道太难了,你走了也好,用不着受那么多的罪了,可是把爹妈都丢给姐一个人,姐要去外地上学,照顾不过来啊。”

        她喃喃自语,仔细擦拭着尸体,浣沙是跳楼死的,后脑都摔烂了,但是面孔上并无伤痕,依旧清秀,睫毛长长的,宛如睡着了一般。

        大厅里嘈杂闷热,空调停了,大家都汗流浃背,朱陶钧雇佣来的几十个老娘们围坐在一起吃西瓜打牌,沈书记面露焦躁之色,不停看表,朱陶钧抱着膀子叼着烟,一副老子不好欺负的样子,蓝老师夫妇已经悲伤过度,人都傻了,唯有刘汉东和白娜静静的看着浣溪给弟弟擦脸。

        浣溪擦完了,抓住浣沙一绺头发,用力拽了下来,拿手帕包起来:“从今以后,姐去哪儿都带着你。”

        说完她站了起来,猛然一指朱陶钧,大声道:“我们蓝家和这个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不能代表我的父母,更不能代表我!”

        朱陶钧目瞪口呆,都傻眼了。

        沈书记等的就是这句话,他一挥手:“把尸体抬走,谁敢阻拦,立刻逮捕。”

        两个便衣上前抬起放着尸体的担架,朱陶钧刚想阻拦,立刻被警察扭住上了手铐,那些老娘们群龙无首,一时间没反映过来,尸体已经被抢运出去。

        距离最近的几个老娘们是朱陶钧的亲戚,也最为凶悍泼辣,张牙舞爪冲上去,包围了沈弘毅开始撕扯。

        刘汉东抓着浣溪的手往外走,白娜紧随其后,到了外面他大喊一声:“快去救沈书记!”

        守在大门外的增援人员哗啦一下全进去了,连同抬担架的两个特警。

        尸体已经被摆在一辆皮卡的车厢里,司机正在发动汽车,但没接到领导的进一步指示,似乎有些无所适从。

        路边停着一辆发动着的红色日产奇骏SUV,车旁站立着一个记者,T恤外面是摄影马甲,手端单反相机,有些面熟。

        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大胆的计划乍现在刘汉东的脑海里,他一把拉过浣溪,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浣溪,你还相信我么!”

        浣溪迟疑了一秒钟,便被他眼神中的炙热与真诚所打动,用力的点头:“我信!”

        “去那辆红色车里坐着。”刘汉东说完,跳上皮卡,将浣沙的尸体连同白布抱起,虽然浣沙生前体重很轻,但死了之后变得很沉,像个毫无生机的面口袋。

        “你干什么!”皮卡司机大惊。

        刘汉东抱起尸体跳下来,直奔那辆红色奇骏,浣溪已经拉开门坐了进去,刘汉东就势将浣沙的尸体放在后座,砰的一声关上门,飞速绕过来上了驾驶座,挂挡踩油门走人。

        白娜反应很迅速,径直扑过来死死抓住副驾驶车门,刘汉东一脚刹车,白娜拉开门坐了进来。

        奇骏的车主正是晚报的阮小川,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他摸不清头脑,但有一点他是清楚的,这辆车是报社配给自己的,绝不能丢,趁着白娜上车的瞬间,他也冲过来拉开后门坐了进来。

        刘汉东一脚油门,奇骏向前窜去,白娜没来得及系安全带,差点撞在风挡玻璃上,后座上的三位更是集体惯性前冲,随即落了回去,浣沙头上的白布落下,血肉模糊的后脑靠在了阮小川肩膀上。

        “妈呀!停车!”阮小川魂飞魄散,失声大喊。

        刘汉东才不停车,反而加快了车速。

        “快把他放到后备箱去!”阮小川嘶喊道。

        “你是不是疯了!”白娜厉声质问。

        “哥,你要把我弟弟送哪儿去!”浣溪也喊道。

        面对歇斯底里的三个人,刘汉东反而平静下来,从兜里摸出一支烟点了,悠悠说道:“我在警校培训的时候,教官告诉我,当正确与正义不属于同一阵营的时候,要选择站在良知一方,我已经作出了选择,现在该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