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五章 噩耗
  • 第六十五章 噩耗

    作品:《匹夫的逆袭

        蓝老师虽然是读书人,但常年住在穷乡僻壤,看的书少,也不会上网,见识有限,在他心目中只有北清、人大、复旦、南大、武大、江大这些大学才是一流的,港台日新欧美的大学完全没有概念,尤其是香港,丁大点地方,怎么可能有好大学。www.00ksw.org

        浣溪一脸黑线,香港人也有些尴尬:“蓝先生,我们香港科技大学在亚洲的排名还是比较靠前的。”

        蓝老师很疑惑:“这么说是一本了?”

        香港人哭笑不得:“按照内地的算法应该是一类本科。”

        浣溪道:“爸,你就别说了,香港科技大学是亚洲排名第一的大学。”

        蓝老师这才恍然大悟:“哎呀,是我坐井观天了,丢人了丢人了。”

        大学确定,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不过香港科技大学承诺的一百万港币助学金不会立刻到账,要等浣溪入学之后分期支付,考虑到蓝家的经济情况,大学预先支付了一万元,用于办理出境手续、购置衣物等用场。

        事情传开,平川为之轰动,到香港上学是其次,一百万港币这个数字着实刺激到不少人,各所高中都以蓝浣溪的事迹激励学生,书中自有黄金屋的道理得到完美诠释,只要考得好,不等大学毕业就有滚滚金钱而来,一时间各学校纷纷邀请浣溪去传授学习经验,各类营养品厂家也请她做代言人,虽然代言费不高只有几千块,但对于蓝家来说也是一笔丰厚的收入了。

        蓝家一步登天,人逢喜事精神爽,蓝老师的慢性病都有了好转,浣溪妈这个旧病卧床的病秧子也是红光满面的,弄了几团子毛线给女儿织起了毛衣,说怕女儿在外地读书冬天没衣服穿。

        为了女儿体面的去香港念书,蓝老师这回也豁出去了,斥资五千元给浣溪买了一堆时髦衣服,都是大商场里的牌子货,连运动服都买的是美特斯邦威这样的名牌,还特地在专营店买了一部苹果手机,不过被浣溪偷偷给弟弟用了,现在中学生之间流行攀比,苹果手机是必备的。

        一中还没正式放暑假,浣沙回到学校,顿感老师同学对待自己和以往截然不同了,嫌贫爱富是一中的传统,如今浣沙家里也趁钱了,一百万港币的事儿谁不知道,不管男女同学,都爱和他搭讪套近乎,浣沙毕竟是少年心性,也有些飘飘然了。

        蓝田村的乡亲们也来了,成群结队的,来攀亲戚,打秋风,平川虽然是省管县级市,但老百姓收入水平不高,谁都想攀个阔亲戚,拉上个海外关系。

        家里宾朋不断,大多是这些不相干的人,偶尔有记者来采访,每天光茶叶都消耗的不少,不接待还不行,人家会说你忘本,没良心。

        起初蓝家人还乐在其中,过了一段时间就有些不胜其烦了,但已经骑虎难下了。

        这天中午,家里又来了客人,是个三十来岁的魁梧男子,秃头锃亮,大金链子挂脖子,乍一看是混社会的,但仔细一瞧,难掩一股乡土气息,这人拎了两个西瓜一塑料袋桃子,进门就喊姐夫,把蓝老师弄的一愣。

        “姐夫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四狗子啊。”来人拿出名片,上面印着平川广厦房地产公司项目经理的头衔,名字叫朱陶钧。

        “哦,是四狗子啊。”蓝老师恍然大悟,浣溪的母亲是朱家营村的人,似乎有这么一号堂弟,不过自家贫困,这些亲戚根本不屑来往,没想到浣溪考了状元,连多年不走动的亲戚都上门了。

        朱陶钧先是夸赞了外甥女的好成绩,说我这个当舅舅的脸上都有光什么的,说着说着就提到了自己的事业。

        “姐夫,我在我们公司大小也是有股份的,前段时间在开发区拿了一块地,准备上个大项目,投入资金这个数。”朱陶钧夹着红梅的粗壮大手翘起了大拇指和小拇指。

        “六百万?”蓝老师小心翼翼问道。

        “六千万!”朱陶钧猛抽一口香烟,意犹未尽:“项目做成了,起码挣三千万,对半的利润,那啥,姐夫,咱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现在公司资金上有点小缺口,贷款随时可以到位,但我想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如让姐夫你入股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发财,除了分红,再给你家两套房子,你看咋样?”

        蓝老师苦笑:“我家没钱投资。”

        朱陶钧笑道:“姐夫别哭穷,全县谁不知道你家空手套白狼弄了一百万港币。”

        这几天为了钱的事情蓝老师已经解释过无数次,这次不得不再次耗费唇舌,将助学金分期支付的原委到来,朱陶钧才悻悻然离去,不过话还是说的蛮漂亮。

        “姐夫,以后都住市里,有事你就招呼一声,你有我名片哈,留好,行,你不要送了。”

        目送朱陶钧夹着小皮包颠颠下楼,钻进一辆霸气无比的比亚迪S6,蓝老师不禁唏嘘,真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啊,仔细一想不大对,现在自己是住在闹市的,不过道理还是一样的。

        忽然家里的电话铃响了,这是为了便于接受采访,市政府出钱安装的固定电话,蓝老师拿起话筒说了声喂,表情就僵住了。

        ……

        这几天刘汉东过的很舒坦,因为被停职放假不用上班,正好和朋友吃喝玩乐,马凌把攒起来的公休假一并放了,两人出双入对,整天黏在一起,除了最后底线没突破,该做的都做的。

        富康送修,暂时没车开,刘汉东骑着摩托车带着马凌来到市中心逛街,烈日当空,骄阳似火,两人逛了一会儿热得受不了,到商场地下一层的沃尔玛超市乘凉,顺便吃午饭。

        超市外面是美食一条街,什么日本料理韩国烤肉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样样俱全,刘汉东手上有一笔丰厚的退伍费,花起钱来阔绰的很,请马凌吃韩国烤肉,生菜叶子卷五花肉,吃的满嘴流油,不亦乐乎。

        “对了,你准备啥时候买房子啊?”马凌忽然抛出一个尖锐无比的问题,近江的房价这几年涨的很快,一类地段要三万一平米,就连黄花小区那样的近郊都要六千元一平米了,以刘汉东的工资水平,八辈子都买不起房。

        “吃肉都堵不上你的嘴啊。”对于买房子的大计,刘汉东实在没心情探讨。

        马凌说:“我妈最近态度有所松动,不再坚持什么公务员、副科级什么的,但房子是必须有的,我觉得咱们可以先贷款买个二手房,六七十平方的,凑个首付,每月慢慢还按揭。”

        “七十平方也要四十来万,首付是能凑出来,可是以后每月生活就紧张了。”刘汉东虽然不愿意面对,但事到临头逃避不是他的风格,未来的丈母娘都松口了,自己也得拿出点态度了。

        “大家都是这么过的,工资少有少的过法,你爸妈资助一部分,我爸妈也能赞助一些,吃饭可以回家吃,又能省一笔,平时少买点衣服鞋子化妆品,少在外面应酬,还有你的香烟也少抽一些,不就行了?”马凌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盘算起未来的小日子,还是颇有小女人风情的。

        忽然刘汉东的手机响了,是中队长姬扬打来的,让他赶紧回队里报到。

        “**,不是说停职放大假么。”刘汉东满腹牢骚,只能结账走人,先送马凌回去,自己再骑摩托去巡特警支队上班,可是一出商厦才发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出租车很难打,拦了半天一辆空车都没有。

        “没事儿,你忙你的去,我坐公交回去,有职工卡能免费乘车的。”马凌说道,正要冒着大雨往公交站台跑,忽然一辆已经载了客的出租车停在面前,司机大叔探出头来:“你是刘汉东么?”

        “我是,你认识我?”刘汉东奇道。

        “**,近江开出租的谁不认识你啊,打车么,上来吧。”大叔豪爽无比。

        后座客人提出异议:“哎,不能拼车啊。”

        司机大叔回头说道:“下这么大雨你就不能发扬一下人道主义精神,现在国家提倡精神文明建设,大家共同构建和谐社会,尊老爱幼,八荣八耻……”

        乘客说:“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刘汉东说:“大叔谢了,您把我女朋友送回去吧,我骑摩托车。”

        “行,上来吧。”大叔推开了副驾驶车门,马凌坐进去,大叔眼睛一亮:“你不是520路的女司机么?”

        马凌很惊讶:“是啊。”

        大叔说:“可不是么,你开公交车太野了,仗着车身大经常欺负我们开出租的。”

        马凌不好意思起来:“真对不住,我记住你的车号了,下回不挤你了。”

        后排乘客忍不住插言道:“师傅,你怎么谁都认识?”

        司机道:“近江名人我都认识,对了你有微博么,咱们互粉一个,我叫苤蓝丝。”

        那边刘汉东已经冒雨骑着摩托车远去了,虽然摩托尾箱里有雨披,骑到支队的时候还是浑身湿透,这场雨太大了,估计市政排水系统又要出故障。

        巡特警支队停车场上停满了盖着篷布的卡车,弟兄们已经整装待发,防暴头盔、盾牌、应急棍,催泪瓦斯,还有全套的镇暴防护服,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战斗气氛。

        “怎么回事?哪儿出事。”刘汉东停好摩托就跑了过来。

        “平川出现骚乱,当地警方已经压不住了,向省里求援了。”林连南道,他正在检查武器,03式自动步枪,配发实弹。

        “什么原因?”

        “听说死了一个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