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六章 黑车军团
  • 第五十六章 黑车军团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一直和阚万林等人保持着手机联络,知道救兵即刻就到,但没想到出动这么大场面,近江市郊江北籍的黑车倾巢出动,黑摩托也来了二十几辆,加上暴走E族的哥们,整个一个摩托化部队,起码是加强连级编制的。www.00ksw.org

        “哈哈哈哈。”刘汉东咧开嘴笑了,点燃一支香烟抽起来,拿出手机发出命令:“一个都不要放走。”

        阚万林一马当先冲了过来,他驾驶的是一辆比亚迪F3,平时总被山炮称之为逼养的,一怒之下改了车标,挂了个丰田的标志冒充卡罗拉,后来钓鱼岛反日大运动,又把丰田标扣下来,贴了个不干胶的五星红旗上去,从此没人敢说啥了。

        比亚迪在距离奥迪Q5十米处停下,山炮从副驾驶位子上弹出来,掀开后盖箱,抄起砖头就砸过去,两个小舅子各持斧头菜刀出来,也有样学样,抄起砖头往奥迪车上扔。

        黑车们都停了下来,司机下车抛砖头,国道交通顿时堵塞,奥迪被砸的坑坑洼洼,玻璃都裂了,车身惨不忍睹,赵默志和刘忠文趴在车上大呼小叫,呼叫增援。

        后面还跟了好几辆车,满载着矿上的打手和乡里的帮闲,此时纷纷下车,抄起棍棒走过来,嘴里不干不净骂骂咧咧。

        火雷将手指伸进嘴里打了个唿哨,摩托军团如同下山猛虎一般黑压压冲了过来,引擎声震天动地,戴着全封闭头盔的车手们猛轰油门,前轮高高抬起压过去,吓得乡下土鳖们连连后退。

        火颖坐在摩托后座上,一手揽着哥哥的腰,一手挥舞着链子锁,如同流星锤一般专砸汽车玻璃,一时间警报声四起,没保玻璃险的车主们倒霉了。

        摩托车来回穿梭冲突,就像古代骑兵冲击步兵,如入无人之境,山炮看的心急,抄起大菜刀嗷嗷叫着冲过来,刘汉东也从车上下来,将烟蒂一弹,倒拖着榆木杠子杀入敌阵。

        国道成了战场,到处是惨叫声和钝器击打人体的闷声,来往车主纷纷停车观看,有人拿起手机拍摄,但更多的人还是绕道离开,避免被飞来飞去的砖头砸到。

        阚万林很机灵,上前拉开富康的车门,掩护浣溪一家人转移到自己车上。

        一场混战终于结束,赵默志带来的打手们全军覆灭,不是逃跑就是被放倒,村主任和刘所长都被困在奥迪Q5里,瑟瑟发抖不敢下车。

        “妈了个逼的,下来!”刘汉东挥起榆木杠子,敲碎了一块玻璃。

        山炮跳上Q5的引擎盖,用大菜刀的尖端猛嗑,玻璃慢慢龟裂。

        赵默志终于下车:“别动手,我有话说。”

        刘汉东扫脸给他一个大嘴巴:“说你妈逼,带走!”

        山炮两个小舅子上前将赵默志按在地上,捆了个结结实实。

        刘忠文强自镇定道:“你这是犯法行为。”

        刘汉东说:“你才是犯法,给我抓起来。”

        刘忠文喊道:“凭什么抓我,我是警察。”

        “凭什么?就凭你袭警!”刘汉东指了指自己带有警徽的腰带扣,“看清楚,我也是警察。”

        赵村长,刘所长,还有村里的会计都被捆起来塞进后备箱,刘汉东大手一挥:“开拔,回省城!”

        刚要发动富康,火颖一屁股坐了进来,小热裤配皮靴,白花花的大腿亮瞎人的眼。

        “你这样,我挂挡的时候会分神。”刘汉东说。

        “没事,想摸你就摸。”火颖抛了个媚眼过来。

        刘汉东无言以对,发动汽车离开了乱糟糟的战场。

        ……

        平川市委书记赵默成今天右眼皮老跳,他觉得不是个好兆头,赵书记是个兴趣广泛的人,喜爱研究玄学,周易八卦什么的都有涉猎,不过文化水平限制,研究的不是很透彻,只能弄个卦筒自己抽签玩。

        市政大楼的选址、设计、施工,办公室的家具布置乃至门牌号码,都是请大师看过的,光咨询费就花了几十万,年初冬天去泰国考察的时候,他还专门去拜访过算命大师白龙王,大师说他今年有灾,必须小心,所以每逢右眼皮跳,他就心惊肉跳。

        莫非是小人作祟?赵默成暗道,他心中的小人不是别人,正是新任市委副书记沈弘毅,本来出了缺,赵默成是想让自己的嫡系部下,宣传部长顶上来的,哪知道半路杀出个沈弘毅,生生抢了这个位置,打乱了自己的部署,实在可气。

        赵书记拿起签筒摇了摇,出了一支签子,是下下签,他顿时大怒。

        秘书走进来说:“赵书记,大墩乡出了点事,蓝田村的村主任在国道上和人发生了冲突。”

        赵默成心里一惊,这个赵默志算起来是自己的本家兄弟,虽然隔了五福,但还是亲戚,况且他逢年过节都很有表示,是个可栽培的人才,应该照顾着点。

        “是不是魏金发汇报的那个事?”赵默成心念一动,联想起来,立即让秘书打到魏金发的手机上,亲自和他说话。

        “金发,中午那个事儿怎么办的,就是沈副书记交办的事情。”

        “报告赵书记,沈弘毅亲自过来了,下面人不好驳他的面子,就把车放了。”

        赵默成勃然大怒:“**你妈的大血逼,魏金发你个***到底脑子里有没有数,公安局是姓沈的分管的么?他说啥就是啥?你心眼都让狗吃了吧,你说你办的这叫什么事儿?你能干么,不能干我换人!”

        魏局长被骂的狗血淋头,心里却是一点不生气,能被领导骂是一种荣耀,是领导把你当作心腹的表现,如果领导对你客客气气的,那就说明你的政治前途基本到此为止了。

        “是是是,我马上派人追。”

        魏金发打完电话,立刻派出治安大队和交警中队沿着国道追赶,要求务必在平川境内把人拦下来。

        ……

        今天近江警方很忙,一连出了几个案子,把全市的警察都折腾的不轻,先是一个疯子拿刀当街砍人,造成一死五伤的严重后果,然后又是淮江出租公司报警称本公司一名女司机遭劫,GPS已经搜索不到,警方迅速投入警力进行侦破。

        巡特警支队立即出动,全市布控,搜寻失踪出租车,可是毫无踪迹。

        被劫持的司机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据说她父亲也是开出租的,而且在同一家公司,淮江是近江市最大的出租车公司,旗下千辆出租车,司机们很团结,车里装载了GPS设备和车载电台,平时都用电台互相联络,女司机出事,同事们立刻行动起来,也不拉活儿了,开着车大街小巷的乱窜,搜寻被劫车辆。

        刘汉东驾驶着富康行驶在国道上,旁边是火雷的摩托车,大家凯旋而归,斗志昂扬,忽然对面车道上试过一辆蓝绿相间的出租车,开车的是个青年人,穿着花T恤,后坐着似乎有三个人,两个男的夹着一个女的,女的穿着白衬衣,而白衬衣则是淮江出租公司的司机制服。

        只是惊鸿一瞥,出租车就过去了,刘汉东当了几天警察,养成了凡事都要怀疑的习惯,拿起手机打给阚万林:“万林,觉不觉得刚才那辆车有点奇怪?”

        阚万林说:“有啥怪的,出租车跑远路很正常。”

        刘汉东说:“司机不开车,让乘客开车,难道不正常?”

        “大东,你自己的稀饭还没吹冷呢,管人家什么闲事。”阚万林素来对正规出租车没啥好印象。

        刘汉东猛然一拉手刹,富康来了个漂移甩尾,一百八十度大调头,把火颖差点甩出去。

        “万林,我怀疑出租车被劫持了,过去看看。”刘汉东迅速换挡加油门,富康朝着平川方向追去。

        阚万林只好舍命陪君子,停下来慢慢调头,跟着追过去。

        摩托党徒们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但不管什么事他们都乐于参加,也都调头跟过来。

        这是一辆半旧的捷达出租车,司机紧张兮兮的看着后视镜,生怕警车追来,后座上两个小子手里都捏着利刃,刀锋顶着女司机的腰眼。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钱给你们,车也给你们,还不行么?”女司机苦苦哀求。

        “闭嘴,再废话一刀捅死你!”劫持她的是三个毛头小子,大概是初次作案,兴奋之余是紧张和恐惧,拿刀的手都在发抖,但这种人往往最凶残,因为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

        后面没有警车,一切正常。

        忽然一辆白色富康发疯一般冲过来,从侧后方撞击出租车,驾车的小子车技很有限,努力掌握着方向盘却不得要领,被富康连续撞击之下终于冲下路基。

        国道旁边是河沟,夏天沟里蓄了水,不深,淹不死人,出租车一头扎进沟里,车里的人摔了个七荤八素,车门打开,一个小子爬了出来,手里还握着刀。

        女司机也爬了出来,披头散发的,惊恐万分,她后面是另一个拿刀的小子,雪亮的刀锋架在女司机脖子上,嘶喊道:“别过来!”

        刘汉东从车上下来,理都不理他,低头检查自己富康的伤势,右前灯撞坏了,保险杠废了,水箱叶片也变形,翼子板上全是撞击的痕迹。

        “妈了个逼的,你得赔偿我的损失!”刘汉东指着劫匪骂道。

        “**的,知道我们东哥这车值多少钱么,割了你的腰子都赔不起!”火颖也抱着膀子骂道。

        第三个劫匪也从驾驶室里爬出来了,他没系安全带,头撞破了,血留下来糊住眼睛,一头的雾水,这白富康什么来头,上来就撞,撞了还骂人,不讲道理啊。

        “住嘴!给我一辆新车,五万块钱不连号的半旧钞票,不然我撕票!”拿刀的小子气急败坏的大喊道,台词挺唬人,一听就是预备好的,不过台词是面对警察包围时候说的,对刘汉东不起作用。

        “我草你妈的,你香港烂片看多了吧,还***五万块钱不连号的半旧钞票,你以为你抢银行啊?五万……五万点钞纸我都不给你!”刘汉东破口大骂,继续吸引着劫匪的注意力。

        阚万林已经悄悄从后面摸了上去,一把抱住了拿刀的劫匪,众人趁机一拥而上,棍子拳头链子锁可劲的招呼,三个劫匪被打的满地乱滚,杀猪一般惨叫。

        “大哥,你受伤了。”被劫女司机惊呼一声,原来阚万林动手的一霎那,被劫匪捅了一刀,血淋淋的口子不断往外喷血,甚是骇人。

        刘汉东急忙撕下衣服给他包扎,阚万林很快脸色就发白了,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犹自嘴硬道:“没事,我没事。”

        女司机扑进出租车驾驶室,拿起电台带着哭腔喊道:“我是小玲,我是小玲,快来救人啊!”

        无线电波飞越天空,传到每一辆淮江出租车的电台里。

        几乎是同一瞬间,淮江公司上千辆出租车全都作出了统一行动,正在拉客的请客人下车,空车翻下空车灯,不约而同的驶向事发地点。

        一时间,近江市出租车变得极其难打,而通往平川的公路上,成群结队全是蓝绿相间的出租车,打着双闪鸣着喇叭,浩浩荡荡,宛如大军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