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五章 国道风云
  • 第五十五章 国道风云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一伙人出了门,各自上车,正好对面有人盖楼房,路边堆满了砖头,山炮灵机一动,和房主打了声招呼:“老五,借几块砖头用用。www.00ksw.org”

        房主一摆手:“客气啥,随便拿。”

        黑车司机们打开汽车后盖,往里面扔起了砖头。

        火雷火颖兄妹各骑着一辆摩托车路过,见状奇道:“干啥呢这是?用轿车运砖头?”

        山炮道:“别问了,大东出事,弟兄们干仗去呢。”

        火雷二话不说立刻拿起手机发微信,召集暴走摩托党徒。

        铁渣街的兄弟们集结的时候,刘汉东已经赶到了镇上,这是大墩乡党委和政府所在地,乡长蓝文革和派出所副所长李大伟从酒桌上被电话叫起来,临时喊了城管队的两辆面包车和派出所的一辆桑塔纳,横在必经之路上拦截富康。

        城管队是乡政府掌握的一支强大的拳头部队,拥有正式编制工作人员十五名,临时工三十余名,装备防暴头盔和警棍,关键时刻比派出所还管用,他们据守在面包车后面,李大伟检查着老旧的五四式手枪,刚才刘所电话里说了,必要的时候可以鸣枪示警,无论如何把车拦下,不然大家都倒霉。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刘汉东望见路口停着的汽车,一脚刹车踩死,富康怪叫着停在路上,后面的奥迪、雅阁见状猛踩油门追过来。

        刘汉东下了车,打开富康后备箱,取出一支黑漆漆的自动步枪来。

        “快停!”刘所眼尖,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赶紧让奥迪停下,他本人早一骨碌出溜到车厢里,打开车门爬下去,电话铃响了,是李大伟打来的:“刘所,咋整的?咋还有枪”

        刘忠文说:“妈的,是省城特警队的人,我也不知道他带枪了啊。”

        刘汉东没有枪,这把03式自动步枪其实是橡胶训练用枪,他从中队库房里顺出来玩的,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距离相对较远,派出所又没装备望远镜,看不清楚枪的细节,不过根据刘汉东的特警身份来说,理论上是能接触到枪械的,所以李大伟等人确信这是一把真家伙。

        民警、协警、城管队员全都藏在了汽车后面,不敢露头,城管队长苦着脸说:“李所,这得呼叫武警支援啊,叫俺们城管队的干啥,帮你们挡子弹啊?”

        李大伟说:“我他妈也不知道这小子有枪啊。”说着就弯着腰跑了,城管队长在后面喊道:“李所小心,别让子弹咬到你的屁股。”

        “毛!你以为趴汽车后面就没事?那是步枪知道不,面包车的壳子就跟纸糊的一样,根本挡不住子弹。”李大伟回头说道。

        城管队长一身冷汗,脑补了一幅画面,密集的子弹穿透面包车,自己和部下们被打成马蜂窝,浑身鲜血风中乱抖,他打了个冷战,立刻招呼部下将面包车开走,队里就这两辆长安之星,打坏了就得靠两只脚走路了。

        追兵们也全都下车趴在田埂下,谁也不敢露头,据说对方是特警狙击手,把他惹急了,一枪一个,脑袋爆了,以后吃东西可就不香了。

        那边刘汉东已经上了车,右手驾车,左手平端着自动步枪伸出车外,如同中世纪的骑士一般冲了过来。

        这边堵截力量早就作鸟兽散,刘汉东收回橡胶训练枪,一踩油门从乡政府门前招摇过市,再往前就是相对平坦宽阔的省道,大墩乡经济不发达,路上汽车稀少,一马平川。

        “坐稳!”随着刘汉东一声提醒,富康降挡加速,咆哮着飞驰而去。

        赵默志等人追到镇上,会同李大伟等,纠集七八辆车继续追赶,不过不敢靠近,只是保持着二百米的车距。

        在公路上斗车技,刘汉东谁也不怕,不过车上坐满了人,富康的动力和操控受到了一定影响,他只想迅速赶回省城,不愿和这帮土霸王缠斗,平川市是绝不能去的,赵家势大,去那儿就是自投罗网。

        打定主意,刘汉东选择了一条近路,直接上国道,直奔近江。

        他却不知道,平川治安大队的警察已经在收费站设下卡子堵截自己。

        平川市公安局长魏金发根据市委主要领导指示,抽调精兵强将赶赴通往省城的各个交通要道布控,同时打电话到大墩乡派出所询问情况,所里值班人员说不清楚,又打到刘忠文手机上,刘所长语无伦次的说劫匪有枪,抓了人质逃了,自己正在追击。

        市局立刻启动了紧急预案,请县武警大队出动了应急小分队,携带八一杠,班用机枪等武器,乘着卡车赶往收费站。

        从大墩乡到平川国道收费站不过几十公里,半小时之后那辆白色富康就出现在视线中,民警和武警严阵以待。

        刘汉东看见了收费站前的警车,此时调转方向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除了赵默志等人的追兵,平川市区也有警车拉着警报赶过来。

        富康停在了路上,刘汉东编辑了一条信息群发出去,“我被平川警方包围,救援!”分别发给宋双、姬扬,耿直。

        “哥哥,咋办?”浣溪紧张兮兮的问道,一路追杀,吓得她面色苍白。

        “没事,他们不敢怎么样。”刘汉东并不害怕,毕竟到了平川市区管辖范围,赵默志怕是没这么大的能量杀人灭口。

        刘汉东下车,高举双手表示没有武器。

        穿着防弹背心的警察端着枪走过去,武警战士继续将刘汉东锁定在准星护圈内,只要他有异动就开枪击毙。

        警察走了过去,给刘汉东上了手铐,又从车里搜出一把橡胶训练枪,虚惊一场,原来是假枪。

        “我是近江巡特警支队的警察刘汉东,我们支队长是石国平,你可以打电话确认。”刘汉东说道。

        平川警察才不理他,直接押着上警车,市区方向的车队也到了,除了警车,还有一辆黑色小号段帕萨特,从车里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雪白的衬衫,笔挺的西裤,皮鞋锃亮,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成三七分,一看这气派就是大领导。

        “怎么回事?谁让你们把他铐起来的!”男子严肃的质问。

        警察们不认识他是谁,但又不敢反驳,只能干站着。

        帕萨特里另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介绍道:“这位是市委常委,副书记沈弘毅同志。”

        警察们立刻挺直了腰杆,不敢怠慢,平川市的第三号人物,仅次于书记和市长的常委副书记,即便没什么实权,想捏他们这些平头小警察还不是小菜一碟。

        “把手铐打开,他是近江的警察刘汉东,立过功受过奖的。”沈书记道。

        警察们立刻打开了手铐,但不敢放人,说这是魏局长交办的案子。

        “什么案子?立案了没有?乱搞!”沈弘毅很生气。

        他的秘书说道:“魏局长也是执行沈书记的指示,让你们保护刘汉东同志,你们怎么把他抓起来了呢?”

        警察们唯唯诺诺,知道这回摆了乌龙。

        赵默志他们没敢上前,离得远远的停下车来观望着。

        沈弘毅暗自庆幸,幸亏亲自过来了,不然真把刘汉东抓起来,是白是黑就是人家说了算的了,平川官场太黑,自己一个新来的副书记暂时还斗不过他们,必须将案子上交到省里才行。

        想到这里,他拍拍刘汉东的肩膀说:“先回近江吧,路上小心。”

        “谢谢。”刘汉东和沈弘毅握握手,从警察手里抽过自己的橡胶训练枪,返身回了富康,发动汽车,系上安全带。

        浣溪心有余悸道:“幸亏沈秘书来的及时啊。”

        刘汉东看看她:“记性不错嘛,还记得他。”

        浣溪认真地说:“帮过我的好人,我都记得。”

        刘汉东挂挡踩油门,富康通过收费口,向省城方向驶去,警报解除,警察们各自回单位,沈副书记望了望远处停着的几辆车,他知道那些人是追刘汉东来的,但他并不打算干预。

        以刘汉东的能耐,这些人根本不是对手,而且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平川政坛太安静了,需要强烈的刺激,需要搅浑这一潭死水。

        他坐进了帕萨特,平静的招呼司机:“开车,回市委。”

        车辆散尽之后,赵默志的奥迪Q5再次阴魂不散的开过来,后面跟着几辆车,依次通过收费口,继续猛追。

        他们倒不是非要弄死刘汉东,事到如今武力已经解决不了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让事情扩大化,弄的不可收拾就完了。

        所以,要追上刘汉东给他开出不能拒绝的条件来。

        上了国道,奥迪的涡轮增压发动机优势就显出来了,迅速拉近着和富康的距离,刘汉东驾驶者富康左摇右晃不让奥迪超车,场面十分惊险,社会车辆避之不及,国道空旷的道路成了他们互相追逐的赛车场。

        其余追击车辆也在逼近,本田雅阁和大墩乡派出所的桑塔纳左右夹击,Q5趁机冲到前面一个甩尾横在路上,挡住了去路。

        刘汉东猛踩刹车,富康怪叫着停了下来,轮胎在路面上磨出两道黑色的痕迹。

        前方,烟尘滚滚,三十余辆奇瑞、比亚迪、吉利黑出租与五十余辆各色摩托车组成的机械化部队正浩浩荡荡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