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四章 围追堵截
  • 第五十四章 围追堵截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就这样堂而皇之的搀着蓝老师离开了村委会大院,外面一群狗围着他狂吠,但没有一只敢扑上来,狗和人一样,欺软怕硬。www.00ksw.org

        蓝老师脚都软了,嘴里喃喃道:“没天理啊,没天理啊。”

        刘汉东说:“站直了,别趴下,没有天理,那就找出一个天理来,村里没天理,乡里没天理,市里省里还能没有天理么。”

        这话给蓝老师鼓了劲。终于直起腰杆,匆匆往家走,村长豢养的打手们追出来,但不敢靠前,刘汉东一回头,就吓得他们往后退。

        刘汉东终于理解了,当年两个日本兵就能横行乡里的原因,这帮怂货,欺负老百姓在行,稍微遇到厉害的就变孬种。

        回到家里,浣溪正在锅屋烧饭,刘汉东喊道:“别做饭了,快出来,回省城!”

        浣溪紧张兮兮跑出来:“哥,咋的了?”

        “打了村长的儿子,有麻烦。”刘汉东没有解释更多,怕浣溪心理承受不住。

        蓝老师进屋去搀扶妻子,他心里有数,得罪了村长必须得走,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浣沙快速收拾着东西,家徒四壁没什么财产,主要是他上学的课本文具。

        “把户口本身份证都带上。”刘汉东道。

        蓝老师一愣:“户口本和身份证都让村里收走了,说是办农保什么的。”

        刘汉东一跺脚:“靠,早有预谋啊,浣溪,你的身份证在不?”

        “在!”浣溪答道。

        “浣沙,有趁手的家伙么?”刘汉东问道。

        “有!”浣沙跑到门后拿了一根榆木杠子,刘汉东挥舞两下,感觉非常好用,比棒球棍还有感觉,随手扔进车里。

        “拿细软就行,快上车。”刘汉东进屋,也不顾臊臭气味,将浣溪的妈妈抱起来走到门外,打开车门将她放进去,浣沙提着书包,蓝老师拿着行李也钻进了汽车,浣溪坐在副驾驶位子上,刘汉东上车,系上安全带,让大家也都把安全带系上。

        “坐好,出发!”刘汉东一踩油门,富康如同离弦之箭,向村口疾驰而去。

        赵默志等人没料到刘汉东走的这么利索,还以为他闯了祸自己跑了呢,冲进蓝家一看,人去屋空。

        “给我撵!一定要撵上!”赵默志大吼大叫,大背头都散了,一绺头发耷拉在额前。

        打手们慌忙跑回去发动汽车,二虎胳膊骨折不能参加追击,咬牙切齿:“弟兄们,逮到人帮我狠狠修理一顿,往死里打,死了我负责!”

        蓝田村的追击车队包括一辆奥迪Q5,一辆本田雅阁,刘所长的警用皮卡,还有一辆矿上通勤的北京吉普212,打手们和帮闲们钻进车里,大呼小叫着,狼烟滚滚,开始追击。

        村外的搓板路非常难走,极毁轮胎,富康是两驱家用轿车,底盘不高,走平坦道路还能斗一斗车技,走这种道路就抓瞎了,眼瞅后视镜中追兵越来越近,浣溪颤声道:“哥,咋回事?”

        “你去年就考上了,被人冒名顶替了,村长怕事情败露,不让你去上大学,设下鸿门宴给你爸施加压力,我动手了,就这样。”

        浣溪惊得语无伦次:“怎么……怎么能这样!我就觉得去年考的不差,老师也不让我查分,原来如此!”

        刘汉东单手驾车,掏出手机发送着刚才录制的音频文件,发送速度很慢,刘所长的皮卡一马当先追了过来,副驾驶上的刘忠文探出半个身子喊道:“停车!我命令你停车!”

        “停你妈逼!”刘汉东一打方向盘,将皮卡撞到了路基下面。

        奥迪Q5紧随其后,怕富康的撞击不敢贴上来,到底是几十万的豪华车,撞一下维修费可不少。

        刘汉东看看手机,发送完毕,拨了一个号码,戴上了蓝牙耳机。

        响了很多声才有人接,一个慵懒的女声:“喂,谁呀,我睡午觉呢。”

        “是我,刘汉东。”

        “呀,是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要请我吃饭?”宋双的声音依旧那么清脆甜美。

        “你听好,我现在正被人追杀,地点是平川市大墩乡蓝田村外的县乡公路,追我的是村委会主任赵默志和他的帮凶,目的是杀人灭口。”

        宋双显然是吓到了:“你你你,你没开玩笑?”

        “不是玩笑,我已经将罪证发送到你的邮箱,你等下打开听了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如果我有意外,罪犯就是赵默志!”

        “喂喂喂!”宋双抱着手机喊道,对方已经挂了电话,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手忙脚乱打开电脑,检查邮箱,果然有一封带附件的新邮件,下载了带上耳机听了,面色顿时大变,摘下耳机连拖鞋都没穿,冲到父亲书房里。

        宋剑锋正在挥毫泼墨,卸任之后只有闲职,他静下心来修身养性,没事看书练字,淡泊明志。

        “爸爸,你快来!”宋双大呼小叫。

        宋剑锋不满的瞥了女儿一眼,大夏天的女儿就穿了件长T恤,下面是两条光腿,得亏她妈不在家,不然又要唠叨了。

        来到女儿房间,宋双打开音箱,赵默志的平川口音传来:“妮儿的户籍已经转出去了,这个名字已经有人顶了,所以,今年考的再好也不能上了,我这个当大爷的也很遗憾啊,总之一句话,很抱歉,我会适当补偿的……”

        宋剑锋的眉头皱了起来。

        “**的,别给脸不要脸,我爹是仁义,讲究,才请场和你说事儿,这是给你脸知道不?要让我做主,一把火点了你家房子,烧死你们全家,谁他妈知道有你们这一户人,实话告诉你,大墩乡我们老赵家说了算,让你死你就得死,让你活,你才能活!”

        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嚣张跋扈至极。

        “别以为你省城公安就了不起,到我大墩乡来,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煤矿底下不缺你一具尸体!”随着这句话,录音戛然而止。

        “不像话!“宋剑锋怒道,“简直无法无天!”

        “爸爸,刘汉东正在人追杀,赶快救他。”宋双急切道。

        宋剑锋沉吟片刻,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弘毅,是我。”

        ……

        沈弘毅现在是省管平川市市委副书记,在刚结束的常委会上被选举为市委常委,作为专职副书记,他的排名仅次于市委书记和市长,但实际上权力有限,因为平川市的政治生态圈已经完全本土化,由几大家族把持,基本上所有政府机关,以及重要国企的重要职务,全部由这几个家族的成员或者姻亲、同学、朋友等担任,水泼不进,针插不进。

        平川新区,市委大楼第八层,916号房是沈书记的办公室,这是一个套房,外面是六十平方米的办公室,里面是休息室和洗手间,有双人席梦思和浴缸,液晶电视等设备。

        手机响起,是熟悉的号码,沈书记虽然是地方官员了,但依然保持着秘书的本色,立刻接了电话:“老领导,有什么指示。”

        来电话的是宋剑锋,他告诉沈弘毅,刘汉东在大墩乡出了事,正在被村主任黑势力追杀,情况紧急,让小沈赶紧采取措施。

        沈弘毅心里很有数,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的实职,是宋剑锋牺牲了许多东西换来的,而刘汉东不但是宋剑锋这条线上的人,而且是宋双的恩人,无论处于哪个位置,他都要伸出援手。

        “老领导,我马上安排救援。”沈弘毅放下手机,按铃让自己的秘书进来:“小孙,你联系一下公安局的老魏,让他给我回电话。”

        公安局的局长魏金发是赵默成书记的一杆枪,他根本不把新来的市委副书记放在眼里,不过大面上的工作做的很到位,立刻打电话过来请领导进行指示。

        沈弘毅说接省里通报,大墩乡正在发生一起恶性案件,蓝田村的黑恶势力在县乡公路追杀省城公安人员,请魏局长尽快处理一下。

        魏金发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大墩乡蓝田村的村主任赵默志可是市委赵书记的本族堂兄弟,省城警察难道是来查他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他赶紧向赵书记做了汇报。

        赵默成立即作出指示,掌握情况,控制局势。

        魏金发心里明白,先把人控制住再说,于是立刻安排警车进行堵截。

        与此同时,奥迪Q5停在路边,刘文忠狼狈不堪的从皮卡驾驶室里爬出来,钻进奥迪。

        “刘所,千万不能让他跑了啊,这人是省里来的,咱的事情一曝光,你也躲不了,无论如何也要把人拦下来。”赵默志急切催促道。

        刘文忠何尝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他立刻拿起手机给所里打电话:“老李,有辆白色富康马上到乡里,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拦下来,车号是江Bnq176,对176!必须拦住!”

        富康里,刘汉东也在打电话,他先打给了新上任的中队长姬扬:“中队,我回不去了,在平川被人追杀!”

        “怎么回事?报警没有?”姬扬很关切。

        “给你打电话不就是报警么,当地警察我信不过,他们都是帮凶狗腿子,弟兄们能来支援一下么?”

        “恐怕不行,今天出了几件大案子,人手太紧张了,你还是先报警,我这边帮你协调一下。”

        刘汉东挂了电话,他不怪姬扬,自己只是一个普通聘用制警察,无权无职,防暴大队又不是一般单位,不能因为个人的事情随便出动。

        他又拨了一个号码:“万林,我刘汉东,兄弟有难,需要你出手!”

        阚万林正在屠记牛肉村里和山炮喝酒,一瓶啤酒没喝完就接到了刘汉东的求救电话,当即将酒瓶子一摔,站起来喊道:“伙计们,大东出事了,平川佬欺负咱江北人,走,跟我干架去!”

        十几个黑车司机都跟着站了起来,山炮问道:“啥事儿?需要家伙么,我这有刀子有棍。”

        阚万林说:“浣溪村里的恶霸在追他们,人在平川,报警没用,咱得马上过去。”

        山炮当即进厨房抄了两把砍刀,招呼两个小舅子:“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