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四章 伶牙俐齿女法医
  • 第四十四章 伶牙俐齿女法医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宋剑锋来巡特警支队调研之前,沈秘书已经在省委组织部的一位处长陪同下前往省直管县级市平川履新去了,他的新岗位是平川市委副书记,不入常委,排名最末,主管维稳。www.00ksw.org

        这是宋剑锋能给沈弘毅争取来的最好的位子了,担任地方官比继续留在公安系统内要强,平川是省管县,凭沈弘毅的能力,想必用不了很久就能脱颖而出。

        当然,这只是宋剑锋的美好愿望,政治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而且不是以实力论英雄,决定政治前途的,往往是站队的方向。

        收回思绪,宋剑锋再次注视着面前数百名干警,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以公安厅长的身份检阅下属了,不禁有些唏嘘,眼角扫过詹树森,立刻收起感慨之情,说下面让詹局长讲几句吧。

        宋厅长已经定了调子,詹树森还有什么好说的,照本宣科的讲了几句套话就结束了。

        ……

        李抗的倔脾气完全是惯出来的,从小出生在黑道家庭,无论闯多大祸事都有人替他摆平,上小学的时候因为殴打同学,被老师批评,结果李随风派人把老师打的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上初中的时候,打死了外班一个男声,因为未成-年免于法律惩罚,家里托了关系弄了个医学证明,连少管所都不用进。

        长大之后,李抗更加嚣张跋扈,在近江地面上横着走,与其他几个恶少并称近江四少,开豪车,泡**。出没于夜店欢场,身边的妞儿走马灯一样的换,也收拢了一帮跟着他混吃混喝混逼日的小弟,年纪轻轻,已经有乃父三分之一的风采了。

        这回折进来,李抗一点都不害怕,他考虑的不是如何脱罪,如何出去的问题,那些都是老爹的事儿,他想的是出去之后怎么报复刘汉东,是杀他全家,还是零刀子剐了他。

        一整夜,李抗被关在羁押室里没人提审,甚至没有人搭理他,期待中的律师并没有出现,没人来捞自己。

        李抗有些小小的担心,不会是外面出了什么事吧?

        羁押室只有一扇很小的窗户,翘起脚来都够不到,灰色的水泥墙潮湿阴冷,天花板的角落里,摄像头对着李抗,他知道那后面一定有警察在盯着自己,脱下鞋砸过去,连声痛骂,骂的嗓子都哑了也没有人来。

        李抗颓丧的坐在地上,一种前所未有的无助感潮水般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抗正蜷缩在地上打盹,听到铁门打开的声音,睁眼一看,两个高大的警察走了进来,将自己从地上提起来,脚不着地的往外拖。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知不知道我爸爸是谁!”李抗愤怒的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脱警察铁钳一般的大手。

        李抗被带进了审讯室,关进一个不锈钢做的半人高的笼子,手铐是固定在笼子上的,警察给他戴上手铐,关上笼子,坐在对面栏杆后面的是两个警察,其中一名带三级警司肩章的正是昨晚抓捕自己的刘汉东。

        “姓名?”

        “李抗。”

        “性别?”

        “男”。

        “年龄?”

        “二十一。”

        李抗没有耍横,经过一夜的羁押,他有些惴惴不安,而且对面坐着的是刘汉东,昨晚十几个耳光抽肿了自己的脸,和他对抗,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刘汉东拿起一个塑料袋说:“李抗,你知道这是什么?”

        李抗犹豫了一下答道:“不认识。”

        刘汉东冷笑:“你搞搞清楚,这里不是治安大队,不是派出所,是缉毒大队!你这点伎俩没用的,这一包是病毒制品麻古,一共五十六粒,冰毒是什么你知道吧,我给你科普一下,这是甲基苯丙胺类毒品,属于硬毒品,危害相当之大,这些麻古,每一粒净重是0.09克,五十六粒的总重量是五点零四克,贩卖毒品五十克以上可以枪毙,你说五克能判多少年?”

        李抗失声叫道:“那不是我贩卖的,我就是自己用的!”

        “你自己用的!你用的了这么多么!从哪儿进的货,你又卖给谁了!”刘汉东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李抗冷汗都下来了,他开始狡辩:“这不是我的货,你们少栽赃陷害我。”

        刘汉东指了指旁边的摄像机:“你刚说的话就往回吞,你觉得法官会信你么?好吧,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这些毒品是从你的车里搜来的,上面有你的指纹,你的同伙已经把你卖了,你向他们兜售毒品。”

        李抗咬牙切齿道:“我要见律师,我要打电话给我爸爸。”

        刘汉东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这会儿你爸爸恐怕不能接电话,他因过失杀人罪被捕了。”

        李抗一听这话,脊梁骨一股冷流通过,如同烂泥般瘫软下来,额头冷汗直冒,不停舔着嘴唇,开始招供,一五一十的。

        刘汉东暗笑,这小子的猖狂劲儿都是充话费送的吧。

        ……

        其实刘汉东是在吓唬他,逮捕一位省政协委员级别的企业家没这么简单,此时市公安局正在召开案情发布会,会场上云集各路记者,长枪短炮密布,大家都憋足了劲准备提问。

        台上坐着五个人,有公安局政治部的领导,新闻发言人,法医鉴证中心的法医,以及巡特警支队的一位大队长等。

        发言人叙述案情,说两头藏獒在无人看管的状态下自行从犬舍中走出,因为天气炎热导致犬类性情暴躁,在受到攻击的情况下对环卫工人王凤霞进行了撕咬,双方都有责任,最终伤者送院就医,死因是心脏病突发,而藏獒则被我警方当场击毙,为避免再次伤害群众,警方发射了多发子弹,鉴于藏獒体型巨大,这不属于过度使用暴力。

        记者们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和稀泥啊,谁也不得罪,纷纷举手提问。

        新闻发言人并不急着回答问题,而是向大家播放当天事发现场治安摄像头拍下的场景,两头藏獒在路上溜达,忽然环卫工人王凤霞用大扫帚挥舞,做出击打的姿态,藏獒被激怒,扑倒了王凤霞进行撕咬,镜头似乎经过了剪接,有些不太连贯。

        有记者提问:“王凤霞为什么要主动攻击藏獒,我们要看完整的视频。”

        发言人顾左右而言他:“警方采取了适当的措施,击毙藏獒,及时将伤者送医,经过解剖分析,死者的主要死因并非撕咬,而是心肌梗塞,下面由法医鉴证中心的宋警官来回答大家的提问。”

        宋欣欣穿着笔挺的警服,头发挽起来,显得干练而冷艳,她先出示了法医鉴定结果,列举了一些专业名词,然后接受记者提问。

        “请问法医,死者的死亡和藏獒攻击有没有直接联系?”一个男记者大声问道。

        “当然有,虽然藏獒没有对死者的咽喉部位进行撕咬,但是身上肌肉筋腱多处严重撕裂,失血过多,心脏病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宋欣欣坦然答道。

        “我不太明白,你刚才说死者是死于心脏病,现在又说和藏獒攻击有直接联系,那么为什么送医院后这么久才死?”一个女记者提了个愚蠢的问题。

        宋欣欣说:“我想请问你,比如我捅了你一刀,你到医院挨了三天才死,那么你到底是死于刀伤还是医院的救治不力?”

        一阵肆无忌惮笑声响起,随即是热烈的掌声,笑声为女记者的无知,掌声是赞美女法医的伶牙俐齿。

        宋欣欣完全脱离领导的授意,自行发挥回答,让发布会有些失控,领导们面色铁青,因为他们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差,只能一言不发,倒是有些经验的发言人赶紧草草收场,宣布发布会结束。

        离开会场的时候,政治部的领导冷着脸,没和宋欣欣打招呼,不过宋法医的脸比他还冷,宛如一座冰山。

        发布会后,藏獒饲养员投案自首,警方依法对其进行了刑事拘留,罪名是过失致人死亡。

        由于有关部门打了招呼,近江的媒体对这起案件没有过多报道,倒是网络上颇多微词,有人爆出原始视频录像,证明王凤霞为为了保护孙女才主动向藏獒挥动大扫帚的,而这两头藏獒,也没有办理养犬证,属于无证饲养。

        不过与此同时,不一样的声音也出来了,有人爆出死者王凤霞的私生活极不检点,所谓捡来的小孙女其实是她和一个拾荒老头生的,而且王凤霞在农村是钉子户,耽误国家重点工程好几年之久,开出五百万的天价讹诈政府什么什么的,言之凿凿,立刻有大批的转帖和跟帖,对王凤霞疯狂攻击,说她死有余辜,藏獒为民除害,当然也有很多人反驳,双方战成一团,从一边倒变成了一潭浑水。

        又过了一天,李随风被警方传唤。

        前段时间围堵巡特警支队大门的社会人员,警方早已掌握了他们的个人资料,一声令下,全部抓捕归案,罪名是围攻政府机关,妨碍司法。

        警方自相矛盾的各种做法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哗然,各级有关部门的舆情管理机构迅速介入,删帖洗地,尽量消除负面影响,连新上任的省委书记徐红兵都做出批示,处理相关责任人,严禁市区豢养大型烈性犬。

        一场轰轰烈烈的打狗行动展开了。

        李抗被缉毒大队正式立案调查,铂乐门夜总会因消防设施不全等问题被有关部门查封。

        正当一切事情向正轨靠拢的时候,一则爆炸性消息突然传来,宋剑锋被免去公安厅长职务,担任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