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三章 捞到大鱼
  • 第四十三章 捞到大鱼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李抗很硬气,脸都肿了就是不道歉。www.00ksw.org

        “挺倔啊,等到了缉毒大队,我看你能硬多久?”刘汉东停了手不再打他。

        铂乐门夜总会彻底安静下来,只有楼道中警察急促的脚步声,警方动用了数百警力,三只缉毒犬,彻底搜查每一个房间,只要发现有涉毒迹象,包间内所有客人都要带走尿检,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要拘留。

        一楼大厅内,数十名鼻青脸肿的黑衣特保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手持防暴枪的特警在一旁监视着他们,每一个楼梯口都站着警察,从顶楼开始,一层层的往下押人。

        外面马路上的汽车都停了下来,欣赏只有香港电影里才有的景象,夜总会的客人们排成长龙,后面的人扶着前面人的肩膀,依次登上警用大巴,其中不乏衣衫不整的男女。

        也有一些吸毒吸嗨了的人,被警方上了手铐,戴了头套,直接提到警车上去的。

        夜总会豢养的打手们,基本上都是警方挂了号的刺头,治安拘留的常客,他们也被单独押走,严肃处理,暴力对抗执法,就这一条罪名就够他们受的。

        楼上包间,刘汉东点燃一支烟,翘着二郎腿等着,缉毒大队的同事们走了进来,举起单反相机啪啪的拍照,将桌上的吸毒用具全都装进塑料袋,抗少和他的伙伴们被戴上手铐,蒙上黑头罩带走。

        “奔雷手,你逮了条大鱼啊。”二拿脸上一丝笑意若隐若现。

        “领导指挥的英明。”刘汉东得意的笑了,别看他表面上一副愣头青的样子,心里有数的很,缉毒大队突然抄了李随风的场子,肯定是因为李随风派人堵巡特警支队大门的事情,黑社会想和警方斗,还嫩点。

        涉案人员被押了下去,刘汉东发现桌上放着阿斯顿马丁的钥匙,捡起来放进口袋和马凌也跟在后面下楼,忽然看见谭帅等人也被警察押着,愁眉苦脸的一幅倒霉相。

        “哎,那是自己人。”刘汉东上前说道。

        他现在是缉毒的人,但在巡特警这边更熟,弟兄们都认识刘汉东,当即就把谭帅等人给放了。

        “以后别到李随风的场子来玩,不安全,赶紧走吧。”刘汉东说。

        “谢谢东哥。”谭帅等人如蒙大赦,赶紧跑了。

        刘汉东带着马凌来到停车场,看到阿斯顿马丁依然当着富康的路,拿钥匙开了车门,心念一动,拿出手机喊了一个缉毒大队的同事,戴上手套钻进车里搜索了一番,果然颇有斩获,座位下面藏了上百粒麻古,甚至还有几颗高纯度的“缅麻。”

        “这下够枪毙那小子的了。”同事拍拍刘汉东的肩膀,大有赞赏之色。

        这次行动动静很大,交警总队也派了大队人马配合,其中有两辆拖车此时正好派上用场,将阿 斯顿马丁作为证物拖走,刘汉东指挥拖车倒车:“倒倒倒,好了。锁住,拖走!”

        停车场的保安目瞪口呆的看着刘汉东。

        “其实我是警察。”刘汉东凛然道。

        马路对面一辆临时指挥车里,石国平满意的笑了:“今天差不多了,明天去扫李随风的洗浴中心,一天一家,我就不信他不肉疼。”

        ……

        江心洲名流会所内,李随风正在听取手下军师吴兴发的汇报。

        “大哥,公关公司已经找好了,是国内水平最高的,策划炒作过好几个著名的案子,旗下几十万水军,在微博、贴吧、天涯、猫扑、人人上都有大批账号,造势铲事儿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

        “不错,要价多少?”

        “五十万。”

        “我靠,他们怎么不去抢!”李随风大怒,“在网上发几个帖子就要我五十万!宰人也不是这个宰法。”

        “大哥,人家说了,咱们这个案子比较难办,藏獒咬死环卫工人,这地太难洗了,一般的大V、公知都不愿意接招,开价再高都不行。”

        李随风想了想说:“不是还有自干五么,听说他们洗地的本事比公知还厉害。”

        吴兴发苦笑道:“大哥,自干五洗地也分对象的,不是什么地都洗的。”

        李随风说:“好,五十万就五十万,得把地给我洗干净了,他们有什么方案?”

        吴兴发说:“公关公司还真有不少高人,他们制定了一套迂回战略,不直接洗地,而是从死者方面入手,把这个死掉的环卫工人说成是在农村钉子户,漫天要价勒索政府的刁民,而且年轻时候生活不检点,是个破鞋,她不是捡了个女童么,其实不是捡的,是她五十多岁的时候跟拾破烂的老头子生的……”

        李随风一拍大腿:“高,实在是高!妈了个逼的,五十万真不是白拿的,人家有这个本事!”

        吴兴发笑道:“就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除了这一招,还有其他的呢,从技术角度进行剖析,王凤霞的死和藏獒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就是讹人!然后再大力渲染警察滥用警械的事情,这样三管齐下,把水搅浑了,网上这帮吃饱了没事干的家伙就会各取所需,自动扑上去咬,公知帮咱们骂政府,自干五帮咱们骂王凤霞 ,网上舆论一边倒,我就不信咱们赢不了。”

        李随风兴奋起来:“五十万值!马上给钱签合同,办好这件事,请他们到我会所来坐坐,大家交个朋友,以后有用得到的机会。”

        忽然电话响了,吴兴发帮着接了,捂着听筒道:“大哥,出事了,铂乐门让巡特警和缉毒大队给抄了,抓了几百人,李抗也进去了。”

        李随风勃然大怒:“操***石国平,敢阴我!打电话给詹子羽,让他把我儿子先弄出来。”

        吴兴发点点头,拿着电话说:“你们几个出去避避风头,钱会打到卡上,就这样。”挂了电话,又打给詹子羽:“子羽老弟,我老吴,出点事得麻烦你……”

        ……

        从铂乐门抓来的人经过甄别,只留下三种人,涉嫌吸毒的,涉嫌卖-淫的,以及夜总会的打手,他们的罪名是阻碍执法和袭警,吸毒人员从戒毒所,卖-淫的送派出所罚款,打手交巡特警支队处理,缉毒大队只留下了李随风的儿子李抗,罪名是涉嫌贩毒。

        这一招打到了李随风的七寸,第二天巡特警支队门口的示威人员烟消云散,好像从没来过一样。

        李随风是老江湖了,这一次也不免胆寒,儿子车上发现大批麻古,如果真的立案处理,那可是枪毙的死罪!他开始后悔和警察叫板了,但是骑虎难下,眼下只有请詹树森出面往下压。

        近江市公安局长詹树森,就职只有不到一年时间,人事部署还没理顺,下面有些人很不服他,所以想借着这次机会扳倒几个人,可是事情发展到一半的时候就觉察不妙,不但无法打压到对手,还激起了反弹,巡特警支队和缉毒支队联手行动,扫了铂乐门夜总会,还把李随风的儿子给抓了,表面上是针对李随风,其实打得是自己的脸。

        “备车,我要去缉毒大队视察。”詹树森对秘书说。

        所谓视察,就是施加压力,大发雷霆,台词都想好了,缉毒警察不去抓毒枭,反而盯着一些本市娱乐场所,这是没有主观能动性的表现,也是没有大局观的表现。

        秘书立刻着手安排,打电话给缉毒支队说詹局长今天要过去看看,对方回答,是不是和宋厅长一起过来?

        “没有啊,稍等一下吧,我再确认一下。”秘书挂了电话,问詹树森:“詹局,宋厅今天到缉毒那边去调研,咱们要不要一起过去?”

        詹树森顿时明白了,宋剑锋肯定是去给他们撑腰打气的,虽然姓宋的快下台了,但目前还是厅长,还不能和他正面交锋,去了只能跟他当陪衬,自找难堪。

        “不去了。”詹树森冷冷道。

        秘书点点头,回复了缉毒支队。

        可是电话又响起来,是省厅办公室打来的,说宋厅长下基层调研,请詹树森局长陪同。

        “我没有时间!”詹树森愤怒的一挥手。

        秘书小声劝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好吧,我去。”詹树森从善如流。

        ……

        省厅一把手宋剑锋在詹树森等厅局领导的陪同下视察了缉毒大队、巡特警支队等单位,对干警们一不怕死而不怕苦的顽强精神给予了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

        巡特警支队的操场上,两个大队的备勤干警静静肃立,听宋厅长讲话。

        “同志们,你们辛苦了,我代表省厅、市局机关来看望你们……”宋剑锋讲话从来不念稿子,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他先提到了昨晚的多警钟联合行动,大力赞扬了这次行动,说打得好,打掉了犯罪分子的气焰,对近江的社会治安有着积极正面的作用。

        “像这样的娱乐场所,涉黄涉毒涉赌,从而成为犯罪的温床,警方必须严加管控,不能眼睛只盯着经济效应,我们需要一个良好的投资软环境,但是不需要毒品!”

        下面一片掌声,石国平微笑着鼓掌,瞟了一眼詹树森,詹局长脸色如常,笑容可掬,果然是厚黑高手。

        宋剑锋伸手四下压了压,又说:“最近一段时间,烈性犬伤人事件频频发生,我们不禁要问,是谁允许这些人在市区豢养藏獒、杜宾之类的烈性犬,市区禁止豢养大型犬,烈性犬的规定早就制定出来,为什么有人能钻空子?前几天巡特警支队击毙两头伤人的藏獒,这枪开的好!”

        下面一阵热烈无比的掌声,民警们这些天憋屈坏了,昨晚上才扬眉吐气了一把,今天又得到省厅领导的肯定,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我听说,藏獒的主人还雇佣了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打着横幅在巡特警支队门口示威,网上也发布了一些颠倒黑白的帖子,这很不正常,公安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被严重影响,这属于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一定要严肃处理!我还听说,狗主人之所以这么猖狂,是因为有背景,有身份,有钱,但我要说,任何人都不能逃脱法律的严惩!”

        又是一阵掌声,石国平慢条斯理的鼓着掌,心里在考虑是不是以“过失杀人罪”把李随风给办了。

        偶然间注意到,宋厅长身边似乎少了一个人,以往如影随形的沈秘书这次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