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一章 抄了李随风的场子
  • 第四十一章 抄了李随风的场子

    作品:《匹夫的逆袭

        “我是毛丫的监护人。www.00ksw.org”宋欣欣凛然道。

        张小柱想了想,虽然搞不清楚监护人是个什么玩意,但可以确定,这个小孩不用自己负责任了,这倒是好事一桩。

        不过他媳妇却不这么想,眼珠一转道:“凭啥你就监护了,这是俺婆婆捡的孩子,按理说该跟俺走。”

        宋欣欣鄙夷道:“你是不是也想把毛丫卖钱?”

        妇女道:“俺不是这个意思,可你也不能就这么把孩子领走啊,让俺怎么和死去的婆婆交代?起码给个三五万的。”

        宋欣欣打开提包的拉链,从里面找东西,张小柱两口子眼巴巴的等着拿钱,哪知道拿出来的是一个黑皮工作证,上面是警徽。

        “讹人讹到我头上了是吧?”宋欣欣亮出警官证,两口子顿时哑口无言。

        宋欣欣拉着毛丫进了房间,这是一间九平方的小屋,屋里乱糟糟的,堆积着各种捡来的破烂电器、衣服、废纸,床铺是两块木板搭在椅子上,铺着草席,一床薄被,枕头上绣着鸳鸯,看样子有年头了,枕头皮已经被扯开,大概是为了寻找老人留下的存折现金等物。

        毛丫拿了一个黑乎乎的布娃娃和一个铅笔盒,这是仅有的几样属于她的东西。

        “妈妈,咱走吧。”毛丫说。

        “走。”宋欣欣和毛丫目不斜视的走出了屋子,张小柱的媳妇还想检查一下娃娃和铅笔盒,被宋欣欣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刚出院子,就看到刘汉东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抬着花圈过来。

        “咦,这不是缉毒大队的小刘么,你怎么在这儿?”宋欣欣很惊讶。

        刘汉东说:“我就住这儿,刚知道被咬死的环卫工人也住这条街,我和她也算有缘了,就买个花圈送过来,这是我女朋友,马凌,这是公安局的宋警官。”

        马凌伸出手,落落大方:“宋警官您好。”

        宋欣欣和她握了握手,很客气的打了招呼,又问刘汉东:“你认识王凤霞?”

        “不认识,那天出警我在场,藏獒是我开枪打死的,这不还惹了一身骚,上午被督察大队叫过去审了半天呢。”刘汉东说。

        “原来开枪的是你啊,好样的,我挺你!好了不说了,我们要回去了。”宋欣欣点点头,带着毛丫走了。

        刘汉东不由自主的回头去看女法医颀长的背影,忽然感到耳朵火辣辣的疼,原来是马凌在痛下杀手:“盯着人家看什么?”

        “放手放手,我不是看她,我是看那个小孩,好像是被咬死环卫工人的孙女,怎么和冰山在一起啊?”

        “什么冰山?你们管她叫冰山啊?我看一点也不冷啊,挺热情的。”马凌也瞅着宋欣欣的背景,狐疑万分,不过她看的是宋欣欣的身高,这位女警官大概有一米七六的样子,比自己还高几个厘米。

        “人家这么叫,我也跟着叫,听说她是法医,整天解剖尸体什么的。”刘汉东道。

        马凌倒吸一口凉气:“哎呀,我刚才和她握手来着。”

        刘汉东嘲笑道:“切,那又怎么了,照你这么说,人家都没法吃饭了,再说解剖都是戴手套的,算了,跑题了,送花圈去。”

        将花圈摆在门口,刘汉东和马凌进去慰问,张小柱两口子没料到还会有人来吊唁母亲,赶紧摆出一张苦大仇深的脸来应酬,刘汉东给了二百块烧纸钱就离开了。

        “马凌,今天晚上我有空,到我屋里看书去吧,我买了几本郭敬明的书,你一定喜欢。”刘汉东心怀鬼胎的说道。

        马凌哼了一声:“你咋知道我喜欢郭敬明,我喜欢的明明是韩寒。”

        刘汉东道:“韩寒的书我也有,大把的,走,看看你,喜欢就借给你两本。”

        两人来到108号,上了四楼,一进门,马凌四下张望,一间破屋,有个屁的书。

        “书呢?”

        刘汉东拦腰抱起马凌,横着丢在床上,然后扑了上去。

        ……

        连续数月的忙碌,耿大队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他伸了个懒腰,在家里的沙发上躺下,他倒是想躺在床上,不过媳妇不让,只能在客厅里栖身。

        还没一分钟呢,手机就响了,是巡特警支队打来的。

        “老耿,刘汉东在你那儿吧,让他回来,这小子捅了大篓子,人家要告他。”

        “咋回事?”耿直邹起眉头。

        “还是打死藏獒的事情,李随风一定要一个说法,现在市局给我们很大压力,顶不住了,刘汉东虽然调到缉毒去,但还是巡特警的人,得让他回来接受处理。”石支队长似乎很愤怒。

        “能怎么处理?”

        “搞不好要判刑的,听说检察院都介入了。”

        耿直从沙发上翻起来,在客厅里来回走着,心中怒火熊熊。

        “石支队,李随风要说法,那就给他一个说法,我们缉毒大队准备在全市娱乐场所开展一次突击检查,想请巡特警支队给予支援。”

        石国平答应的很爽快:“没问题,我们巡特警坚决支持禁毒工作。”随即挂上了电话。

        “这个老狐狸,明明自己能处理的事儿,非得拉我当垫背的。”耿直嘀咕道,给二拿打了个电话,“今天晚上搞个突击检查,扫一下市区的几个娱乐场所,查吸毒为主。”

        二拿奇道:“这种低端的事儿咱们也做?”

        耿直道:“没办法,撬了人家的墙角,就得帮人家擦屁股。”

        二拿问道:“具体怎么搞?”

        耿直说:“李随风找巡特警支队的麻烦,他们不方便出面,咱们上,姓李的名下好几家夜总会酒吧歌厅什么的,这些地方少不了溜冰的,先派人进去侦察,确定有人涉毒,直接进去抓捕,封门,要不了一星期,李随风就得求饶。”

        二拿想了一下说:“最近事儿挺多,实在抽不出人手来。”

        耿直说:“我知道,可是李随风是冲着奔雷手来的,这小子在防暴大队惹下的祸,得咱们帮着善后,没办法,谁让他是缉毒大队的弟兄呢。”

        二拿:“懂了,我马上安排人手。”

        耿直说:“你打算让谁去?”

        “谁惹得祸谁去。”

        “可以,事不宜迟今晚就得行动。”

        打完电话,耿大队起身穿衣服准备出去,媳妇刚洗了澡, 香喷喷的从浴室里出来,正要打发耿直去洗澡,却看见丈夫

        ……

        刘汉东和马凌两人打闹了一阵子,刚纠缠在一起热吻,手机就响了。

        “妈的!谁啊这么不长眼!”刘汉东拿起诺基亚1110,恶狠狠的按下接听键,听筒里传来二拿的声音:“小刘,赶紧回队里,有任务。”

        刘汉东说:“知道了。”

        旁边马凌掠了下乱糟糟的头发,不满道:“缉毒这么忙啊,连正常生活都没有。”

        这话被二拿听见了,质问刘汉东:“你旁边说话的是谁?”

        “是我女朋友。”

        “正好,一块儿带来,今天的任务比较简单,带你女朋友去夜总会玩。”

        “酒水饮料什么的报销么?”

        “别扯那些,赶紧的,这是任务。”

        挂了电话,刘汉东说:“马凌,走,带你潇洒去。”

        “什么?哪儿去?”马凌忙着系胸前的扣子

        “去夜总会玩儿。”刘汉东一头雾水,手中的诺基亚被马凌看见。

        “咦,怎么换手机了,我给你买的酷派呢?”

        “掉臭水沟里,报废了。”

        “好啊,我买的东西都不知道珍惜,我打!”

        ……

        半小时后,两人来到缉毒大队驻地,马凌是警察的女儿,从小就在派出所长大,要不是学习不好,当年也想考警校来着,这次要配合警方执行任务,别提多开心了。

        耿大队不知道为什么迟到了,二拿主持大局,他对参加行动的兄弟们说:“今天晚上的目标是铂乐门夜总会,查吸毒的,有一个查一个,有两个查一双,奔雷手和小马先进去侦察,获取证据后大队人马进去抓人。”

        方正举起手来:“二拿,百乐门可不好硬来,起码养着几十个打手,咱们这几个人镇不住场面。”

        二拿说:“这个你不用担心,兄弟单位会有支援,咱们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技术人员在马凌胸前装了一个伪装成胸针的微型无线发射摄像头和麦克风,试验了一下音效和影像效果,缉毒大队用的技侦设备和国家安全局是同样的,电子部件都是军用品级别,绝非世面上随处可见的普通货色。

        马凌兴奋万分,跟着刘汉东上了白色富康,直奔近江最豪华的娱乐场所,铂乐门夜总会。

        铂乐门夜总会是李随风的产业,夜夜笙歌,门庭若市,去晚了都挤不进去,每天晚上门口停满了各色豪华汽车,有人曾说,在近江想看车展随时都可以,只需夜间到铂乐门就行,除了过于逆天级别的布加迪威龙,什么劳斯莱斯宾利迈巴赫保时捷法拉第样样俱全。

        夜,十点半,一辆风尘仆仆的白色富康驶入铂乐门夜总会的停车场,岗亭里的保安赶紧跑过来摆手:“没有车位了。”

        富康里的男青年指着尽头空荡荡的车位道:“这是什么?”

        保安说:“这是预留的贵宾车位。”

        “哦,不好意思。”刘汉东开始倒车,可是此时后面灯光猛闪,一辆阿斯顿马丁堵在了后面,一人探出头来喊道:“傻逼,给爷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