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八章 我就是她妈!
  • 第三十八章 我就是她妈!

    作品:《匹夫的逆袭

        警务督察并没有给刘汉东戴手铐,只是例行询问调查而已,不过这种感觉总归不好,刘汉东很愤怒,耍起了态度,不但不配合调查,还质问起督察来,问他们怎么不去抓纵容猛犬伤人的坏蛋。www.00ksw.org

        “态度端正一点,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让你脱衣服。”负责调查他的督察严厉的训斥他。

        刘汉东当即将警服衬衫脱下甩过去:“脱就脱,这样的警察不当也罢!”他气得脖子上青筋乍现,两眼都红了。

        没想到督察的态度立刻和缓起来,说:“刘汉东你不要有情绪,我们也是按照程序办事,群众投诉公安人员,我们就得出警,就得调查问讯,并不是说就要处理你,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初步了解过了,现在就需要你的口供了。”

        刘汉东情绪稳定了一些,开始叙述当日事发经过,说到自己擅自开枪的时候,两个督察疑惑的对视了一眼,问他:“你没接到分队长的开枪命令?”

        “没有,姬扬没有下令,是我先开的枪,然后其他同事才跟着开枪的。”刘汉东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吧,下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开那么多枪,把子弹都打光了。”督察继续做着记录。

        刘汉东想了想说:“那两头藏獒非常凶悍,体型庞大,而且我怀疑有狂犬病,如果只开一枪的话,很可能无法将其制服,反而激怒它,周围群众很多,冲进人群,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开了五枪,然后又用手枪射击,打了十五发子弹,也未能使第二头藏獒彻底丧失行动能力,是同事们补了几枪才解决问题的。”

        督察点点头,写了一段话,合上记录本,关了摄像机,对刘汉东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这样就完了?”刘汉东很纳闷。

        督察笑了:“你还想留下来吃饭啊?走吧,再不走,耿大队该来要人了。”

        刘汉东起身捡了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督察又说道:”说句不该说的,你没给警察丢人,换了我也会开枪。”

        “谢了。”刘汉东阴霾笼罩的心灵终于透入一丝亮光,还是好人多啊。

        他走出督察办公室,手机就响了,是林连南打来的。

        “小林,啥事?”

        “找你好久了,你手机怎么关了?废话不说了,你摊上大事了,打死那两头藏獒,**价值上千万,人家天天堵着支队的门闹事,你是一走了之,大家可都倒霉了,跟着你开枪的几个伙计都离岗了,姬扬也停职了,听说狗主要起诉你呢。”

        “起诉我?这货当法院是他家开的啊。”刘汉东气笑了。

        林连南说:“哥们,你说错了,这个李随风能量很大,要不然支队能让人堵着门还不敢出声么,现在网上都是不利于咱们的帖子,你有空搜搜看。”

        “行了,我知道了。”刘汉东挂了电话,长吁一口气,天上艳阳高照,他却有一种乌云盖顶的感觉。

        ……

        宋欣欣从解剖室出来,长吁一口气,点燃了一支香烟,静静的抽了几口,压制着心中的愤懑。

        她是江东医科大学的法医学硕士,毕业后考入近江市公安局,四年后破格提拔为刑侦大队法医鉴证中心的副主任,晋升三级警督,穿上这身制服已经五年了,见过各种各样的尸体,残杀的,肢解的,**的,到现在基本免疫了,不会产生心理上的波动。

        但今天解剖的这具尸体,却让宋欣欣动容了。

        死者叫王凤霞,六十岁,市政环卫处临时工,一个月八百元工资,属于外地户籍务工人员,两日前早上工作的时候被两头藏獒咬成重伤,送医后不治身亡,伤痕累累,触目惊心,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样被畜生撕咬至死,整个过程竟然没人过问!警察来到现场也无能为力,又拖了半个小时,直到防暴警赶到击毙恶犬才救出伤者。

        解剖的时候,宋欣欣看到死者一双粗糙的手,指甲缝里都是黑泥,脸上皱纹沟壑纵横,这是一张朴实的、卑微的农妇的脸,像极了自己的外婆。

        宋欣欣是孤儿,从小被外婆带大,这也养成她孤独而偏执的性格,总是呈现要强的一面,第一次参加工作,刑警队的同事讥讽她是娇小姐,干不了活,宋欣欣硬是穿着裙子下到污水潭里,将装着腐尸的编织袋拖了上来,亲手打开,已经巨人化的腐尸因为内压巨大,**物质从嘴里喷出来,所有人都吐了,唯独宋欣欣纹丝不动,当时就把全部人给震了,从此不敢小觑这个年轻美丽带着神经质的女法医。

        死者的胃里有食物残渣,是白水面条,连咸菜都没有,这再次让宋欣欣想起了外婆,外婆没有工作,在街上摆摊卖些针头线脑养活自己,自己高考那年,外婆整天吃白水挂面,却被自己买肉补充营养,每每问外婆为什么只吃面条,她就笑呵呵的说,外婆不喜欢吃肉。

        解剖完毕,死因确定,并不是因为藏獒撕咬直接致死,而是过度惊吓导致的突发性心脏病,宋欣欣在死因鉴定报告上签了名字,出来抽烟,她本来不会抽烟,只是为了压制尸臭才学会的,每次只抽半支。

        抽了半支烟,将烟掐灭在手中的烟灰缸里,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怯生生的看着自己,身上衣服脏兮兮,两条麻花辫很蓬乱。

        “小妹妹,怎么在这里?”宋欣欣蹲下来问道。

        这里不是公安局,而是医科大附属医院的法医鉴定中心,因为设施比较齐全,公检法都喜欢借用这里做鉴定工作。

        小女孩吸了一下鼻涕,说:“奶奶在里面。”说着指了指解剖室的大门。

        宋欣欣想起来了,王凤霞重伤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就带着个孙女,民警询问过,她们祖孙俩相依为命,平时扫大街,孙女就帮***忙,如今阴阳两隔,小女孩却不知情,以为奶奶还活着,还在抢救,所在守在冷森森的解剖室门口。

        “你叫什么名字?”宋欣欣鼻子一酸。

        “我叫毛丫,阿姨,奶奶啥时候好啊。”

        “毛丫,奶奶受伤了,要住院,住很长时间。”

        “你骗人,奶奶说明天带我去吃粘玉米的,一块钱一个,我不用奶奶掏钱,我自己有,我攒的钱,好多呢。”

        毛丫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零钱,都是毛票和硬币,忽然她发觉不对劲,歪着头看了看宋欣欣,“阿姨,你怎么哭了?”

        “阿姨没哭,迷眼了。”宋欣欣将毛丫抱在怀里,泪水扑簌簌落下。

        “奶奶说,迷眼吹吹就好了。”毛丫很认真的说。

        宋欣欣强忍着不哭出声来,但眼泪却如同开闸的洪水泛滥,这里是医院最僻静的角落,偶尔经过的工作人员都好奇的看着这个穿着白大褂的女警察抱着脏兮兮的小女孩在哭泣。

        远处走来几个人,是负责此案的民警,以及社会福利院的工作人员。

        “宋警官,这是怎么了?”民警很纳闷。

        宋欣欣立刻收起泪水,站起身来,却依然紧紧拉着毛丫的手,冷冷道:“没什么。”

        “毛丫,跟这个阿姨走吧。”民警指了指福利院的工作人员。

        毛丫摇头:“不,我要奶奶。”

        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过来牵毛丫的手,她吓得躲到了宋欣欣背后。

        “你们这是干什么?”宋欣欣质问道。

        “是这样,这个孩子是被王凤霞收养的弃婴,没有户口,也没有亲人,现在她奶奶死了,就只能送社会福利院了。”民警解释道。

        毛丫哇的一声哭了:“胡说,奶奶没死!奶奶住院了!”

        宋欣欣恶狠狠瞪了那警察一眼,抱起毛丫说:“她哪儿也不去,和我在一起。”

        民警很尴尬,福利院的人却说:“收养孤儿也要走程序的,不能说收养这就抱回家去,要审核条件,办理领养手续。”

        宋欣欣说:“我会办的,但孩子绝不能跟你们走,她有家,有亲人,有妈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她妈!”

        众人很为难的彼此看了看,决定妥协:“好吧,就暂时寄养在你这儿,手续等你有空了再补办。”

        等人走了,毛丫才问宋欣欣:“阿姨,你真是我妈妈么?”

        宋欣欣严肃的点头说:“是的,我就是你的亲妈妈,你小时候妈妈有事出差,现在才回来,奶奶有病住院,现在妈妈来照顾你。”

        毛丫半信半疑,不过宋欣欣白大褂里面穿着警服,小孩子也知道警察是好人,是不会骗人的。

        “那我以后能喊你妈妈么?”毛丫想了半天才问道。

        “能,我就是妈妈。”宋欣欣再次泪奔,她也是孤儿,从小最大的愿望就是喊一声妈妈。

        “妈妈,妈妈,妈妈。”毛丫喊个不停,似乎很兴奋,宋欣欣却泪流满面,不能自已。

        毛丫身上的衣服鞋子全都是捡来的,小孩许久没洗澡,一身的馊味,脸上尽是污垢,只有一双眼睛是亮晶晶的,宋欣欣不嫌她脏,带她打车来到中央大街的帝豪商厦,直奔童装柜台。

        销售小姐见到这么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登时一副嫌恶的样子,宋欣欣才不理会她们鄙夷的眼神,掏出帝豪钻石贵宾卡和工商银行公务员信用卡往柜台上一拍,指着几件最贵的女款童装说:“这些我都要。”